《恶魔的宠儿》

第04章 移花接木

作者:横沟正史

1 他杀的证物

当水上三太再度走迸发现尸体的房间时,只见石川宏依旧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坐在枕头旁边的早苗不断用手帕拭去眼角的泪水。

美树子已经被四个女人穿好衣服,躺在房间中央的床塾上头。她身穿一袭淡绿色的和服,身上系了一条和服专用的绣花带子,看她一脸安详的模样,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死了。

水上三太仔细凝视着美树子的容貌,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的很美。

她美得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即使已经三十五岁,岁月却不曾在她脸上刻划出痕迹。加上刚才三位老板娘为美树子略施薄粉之后,她的容颜变得更加吸引人。

想到这里,水上三太不禁怀疑风间欣吾既然拥有这么动人的老婆,为何还在女人花丛间流连忘返呢?

风间欣吾站在美树子枕边默祷一会儿之后,回头看着水上三太说:“水上先生,麻烦你帮我把内人的遗体抬到车上。”

“好的。”

就在水上三太弯腰准备抬起死者的双脚之际

“啊!爸爸桑,等一等!”

宫武益枝赫然出声阻止道。

“益枝,怎么了?”

“什么地方奇怪?”

“你们看这里……”

宫武益枝皱起眉头,指着美树子和服上的腰带,不过风间欣吾和水上三太并不了解那儿有什么奇怪之处。

“益枝,美树子的腰带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到处找都找不到她腰带上的细绳……”

“是啊!这真的是很奇怪。”

这时候,保坂君代也皱着眉头说道:“我也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难道夫人没有系细绳就出门了?”

“这怎么可能!夫人绝对不可能做出这么愚蠢的事。”

听到这里,早苗也不禁胀红脸说:“天底下哪有这么可笑的事!”

“那么,为什么找不到那条细绳呢?”

城妙子一脸不解地问道。

“可能是因为夫人曾经在外解下腰带上的细绳,之后才被带到这里。嗯,一定是这样。”

“早苗……”城妙子正想反驳早苗的说法,却被一旁的风间欣吾制止道:“不要阻止她,让她说下去。早苗,你先冷静一下再说。”

“爸爸桑,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大声说话。但是,我绝对不相信我哥哥会和夫人发生这种事,所以,我认为这—切不过是凶手故布疑阵的手法。我想,等我哥哥清醒之后,我们就会知道究竟是谁为杀害夫人而故意隐害我哥哥的。我哥哥一定是被人陷害的,证据就是……”

“证据?”

“这是我刚才发现的……水上先生,这是不是注射的针孔?”

早苗抬起石川宏的左手臂,只见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小斑点,看起来果真像是注射时留下的针孔,

“我哥哥有时候会服用安眠葯,但是他绝对不会随便注射禁葯之类的东西,他从小最讨厌打针,一看到针筒就会发抖,哪可能会选择用这种方式自杀呢?再说,我哥哥的房里也没有注射器。”

“那么,早苗……”

水上三太表情非常兴奋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强行对你哥哥注射葯物,让他昏睡不醒,然后再把夫人的尸体带到这里,布置成两人殉情而此的样子吗?”

早苗还来不及点头,保坂君代已经嘀嘀咕咕地说:“哪会有这种事!”

一听到这句话,早苗忍不住满脸通红,转身着着保坂君代问道:“那么老板娘,你怎么解释夫人腰带上的细绳不见的事情呢?而我哥哥手臂上注射过的痕迹又做何解释?总之,我相信哥哥一定是被人冤枉、陷害的!”

“水上先生……”

风间欣吾突然回头对水上三太说:“请你牢记住刚才早苗所说的话,以后我会再找个时间跟你讨论。不过眼前我们要做的是把尸体抬到车上,你来帮我的忙吧!”

“好的。”

于是风间欣吾抬着美树子的头部,水上三太抬着她的脚,宫武益枝则在一旁注意美树子的裙摆有没有弄乱。

城妙子先一步到外头确认,看看外面是否还有其他不明人士。

她张望一下四周,只见外面依然下着绵绵细雨,周遭一片漆黑。

保坂君代则负责点打火机,在树林里带路。

当他们一行人穿过树林时,叶梢的雨水正巧滴落在水上三太的颈部,他不禁吓了一大跳。

当时的水上三太还不知道,在这样的雨夜中偷偷抬着一具尸体,将会对自己的命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2 谎言

“那么,明天见。”

风间欣吾与水上三太约好见面时间后,便启动车子,消失在暗夜的朦朦细雨中,而三位老板娘也各自回到自己的车上。

水上三太驻足在原地,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凉飕飕的感觉。

无庸置疑的,风间欣吾是个非常不好对付的人,水上三太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因此被拖下水。

其实水上三太大可以跟他们一块儿走,可是他又不忍心留下早苗一个人孤伶伶地守着她哥哥,因此他只好强压住心中的不安,舍命陪佳人喽!

当大家纷纷离去之后,早苗立刻到隔壁的房东家借电话,找医生来医治她的哥哥。

然而早苗已经出去三十分钟了,水上三太依然没看见医生的人影。百无聊赖之余,他只好开始研究起石川宏的长相。

虽然石川宏有时也会去卡斯迪洛,水上三太却一直到今天晚上才第一次见到他。

老实说,石川宏的身材只能用骨瘦如柴四个字来形容,他没有留长发,却将全部的头发往后梳,年纪大概和水上三太差不多。

观察过石川宏的长相后,水上三太找不到其他事情可以做,只好脑袋一片空白地坐在石川宏的枕边。

他看看手表,时间将近凌晨一点,外面依旧下着绵绵细雨。

好不容易,屋子外面传来一阵引擎声,早苗终于将医生带来了。

医生进门后什么也没说,就开始诊疗石川宏的病况,过了一会儿,医生说必须马上送医院,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早苗,既然医生这么说,我们就赶紧把你哥哥送去医院吧!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

“对不起,水上先生,都是我拖累了你!”

“别这么说。时候也不早了,你今晚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陪在我哥哥的身边。”

“那么,我就在这儿过夜吧!如果有什么事就立刻来找我。”

“谢谢你,还好有你在,不然……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看到早苗泪眼汪汪、一脸无助的模样,水上三太真有股想将她紧紧抱在怀中的冲动。

但是,他又极力克制住内心这股慾望。

后来在医生的帮忙下,他们一起把百川宏抬上车。

“水上先生,之后的事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

车子驶离之后,水上三太便将玄关的大门关上,接着脱下上衣,准备在这里将就过这一夜。

水上三太算不上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然而今晚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心里始终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了结。

突然间,水上三太从床上猛然坐起。

(刚才水上三太说他是在大阪的饭店收到那张明信片的,如果真是这样,这张明信片就必须在前天投递,而三位老板娘也应该在昨天收到明信片才对,怎么会到今天才收到呢,看来……是风间欣吾在说谎喽!可是这么一来,他又是在哪里收到那张明信片的呢?明信片只寄出五张,而且这五张里面有三张是寄给水上三太的三位小老婆,那么其他的明信片会不会也是寄给他的小老婆呢?)

之前水上三太曾听说风间欣吾除了这三位公开承认的小老婆之外,还有不少地下情妇。

因此,他开始怀疑风间欣吾是不是提前结束关西之旅,转而去看其他情妇,又不敢让三位小老婆知道,所以才会编出这样的谎言。

想通了这一点,水上三太才觉得比较安心,至少他发现风间欣吾在撒谎,那么只要针对这些漏洞逼问他,就不怕再被他欺骗了。

六月二十九日早上十点,水上三太依约前往风间欣吾的接待室会晤风间欣吾。

“早苗的哥哥情况怎么样?”

风间欣吾看起来好像刚起床不久,他连胡子都还没有刮,身上也只用一条宽布带围着。

“情况相当严重,据说目前仍未脱离险境,对了,风间夫人呢?”

“内人……”

风间欣吾说话吞吞吐吐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内人不在。”

“不在,是什么意思?”

“消失了,她就像是一阵烟般消失在这个房子里。哈哈!”

风间欣吾用一种比哭还难听的声音笑了起来。

水上三太听了,不禁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他想,风间欣吾一定是发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