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05章 化敌为友

作者:横沟正史

1 尸体消失了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吓你的。你先坐好,我再慢慢告诉你。”

一会儿之后,风间欣吾恢复轻松的语气,指着前面的椅子说道。

水上三太十分不解地盯着风间欣吾看,过了半晌,才慢慢坐回椅子上。

“你说夫人的尸体突然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部份我待会儿再慢慢告诉你。咱们先来谈谈石川宏的事吧!你刚才说他还没有脱离险境?”

“是的,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医生说还得再观察一阵子。”

“再观察一阵子?”

“嗯,因为他的体内被注射了一些葯物。”

“果然……”

“目前虽然还没有检验出是什么葯物,不过医生从他的瞳孔和其他检查结果来判断,大致可以知道是吗啡之类的葯物。比较糟糕的是,他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就算清醒过来,恐怕无法恢复正常意识。换言之,他有可能丧失心智……”

“你的意思是说,他可能会疯喽?”

“医生也不敢肯定,只说这种可能性满大的。”

“那么,你们事后在现场找到注射用的针筒和我内人和服腰带上的细绳了吗?”

“没有。今天早上我再次仔细检查过那个房间,结查仍然一无所获。”

“啊!你昨天晚上在那里过夜吗?”

“是的。”

“和早苗在一块儿?”

“怎么可能!早苗昨晚就去医院照顾她哥哥了,我才留下来在她哥哥的房里过一夜。”

“原来如此。所以今天早你再检查一遍房间,还是没有发现我内人和服上的细绳和注射器!”

“是的。”

“这就麻烦了……”

“对了,你刚才说夫人怎样了?”

水上三太好不容易逮到机会,问出憋在心中许久的问题。

“这件事啊……水上先生,我想我内人大概是真的死了……至少我们认为她已经死了。”

闻言,水上三太不由得吃惊地看着风间欣吾。

“你的意思是……”

“我内人的尸体凭空消失了!就在昨天晚上医生来家里之前消失了。”

水上三太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脸狐疑地看着对方。

风间欣吾看出他的怀疑,不禁苦笑着说:“水上先生,我不怪你对我说的话产生怀疑。但是,我真的没有说谎,也没有精神失常,让你听我把昨晚的情况从头叙述一遍。”

风间欣吾从桌上的雪茄烟盒中取出一支雪茄,递给水上三太之后,才喘一口气说道:“昨天晚上我回到家时已经一点钟左右了。我对下人说,夫人在外面,她觉得身体不太舒服,想好好休息一下,之后便支开女佣,把我内人的尸体抱进房间里。”

“后来呢?”

“为了避免引起女佣的怀疑,我还替内人更衣,替她换上一件长衬衣躺在床上。接着我再打电话给医生……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们家的家庭医生是乡田医生,内人从小就给他看病,乡田医生……你认识吗?”

“嗯,我久仰他的大名。”

“但是很不凑巧,昨天晚上乡田医生不在医院里,他太太告诉我说,两天前他应信州一位有钱人邀请,前去信州替人看病,要到今天早上才会回来。于是我交代她,等医生回来之后,一定要尽快赶来这里,毕竟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我实在不愿意再找别的医生,这种心情你应该可以体会吧!”

“是的,接下来呢?”

“由于必须等到隔天早上,因此我决定先睡一觉再说,我特别在内人的床前放置一座屏风挡着,以免佣人不小心闯进来,撞见她已经死亡的事实。待一切布置妥当,我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等我一觉醒来,已经是今天早上了。”

“嗯。”

“我一起床,立刻到我内人的房间瞧一瞧,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走到床边,只是从屏风那儿望过去,见到床上鼓鼓的,便放心地关上纸拉门。对了,昨天晚上临睡前,我还特别交代下人们别靠近内人睡觉的那个房间,一直到今天早上九点钟左右,乡田医生来了,我带着他到内人的床边,没想到她却……”

“你和医生一起走到床边吗?”

“是的,结果床上竟然空无一物,也就是说,我内人的尸体不见了!”

“尸体不见了?”

水上三太的语气透露出一股怀疑的意味。

“是的,不但我内人的尸体消失了,就连她昨晚外出时身上穿的和服、雨衣……等,所有的东西全都不见了,甚至连她的球宝首饰也都不翼而飞。水上先生,你认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2 秘道

“风间先生……”

水上三太停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一点声音,但是他仍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沉稳一些。

“别开玩笑了!也许你只是想隐瞒自己的家丑,所以才把夫人的尸体藏起,但是这么一来,反而更容易引发再大的丑闻呢!我劝你还是快点把夫人的尸体交出来吧!”

“不,我并没有把她的尸体藏起来。”

“可是,风间先生。”

水上三太笑了笑,继续说道:“昨晚我们在早苗家发现夫人的时候,她的确已经死了,不是吗?已经死了的人怎么还会穿着衣服从这里消失呢?世间会有这么荒谬的事吗?还是有人故意盗走尸体?那么,对方的动机又是什么?另外,盗走尸体的人用会用什么方法法移尸呢?你家里有这么多下人,要是有人存心盗走尸体,不怕被人撞见吗?”

听了水上三太的一连串质问,风间欣吾突然把香烟捻熄,然后倏地站起来身来。

水上三太见状,立刻本能地握住椅子的扶手。

“别担心我不是想揍你,只想请你去看一样东西。”

“原来如此……不论什么东西我都愿意看。”

水上三太如释重负地站起身。

两人走出接待室,朝后走廊走去。

屋外的阴雨依旧连绵,天空也显得十分阴沉,整栋建筑物都笼罩在阴霾的气氛下。而偌大的建筑物里,竟然看不到一个下人的影子。

风间欣吾带水上三太来到一间十叠大的和式房间,他一打开拉门,水上三太立刻发现这个房间和另一间二十叠大的房间是相通的,中间以纸拉门隔开,在后面那个十二叠大的房间里还摆了一座屏风,屏风的一边摆着一张床铺,床上的寝具看起来鼓鼓的,仿佛真的有人睡在里面似的。

水上三太走近掀开棉被一看,才知道棉被下面塞了一套寝具和一个座塾。

风间欣吾朝水上三太点点头,接着又一语不发地走出房间,沿着走廊来到一栋西式建筑。

西方建筑的周遭依然看不见任何人影。只见风间欣吾在其中一个房间的前面停下脚步。

“对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我内人的皮包里面有一串钥匙……”

“不,我并没有看夫人皮包里的东西。”

“哦。事实上,这个房间里的钥匙原本是在我内人的皮包里,我把那个皮包放在刚才那间房里。”

风间欣吾打开门让水上三太看内部的情形,只见房里就像遭小偷光顾过一般,衣橱的抽屉全都被拉出来了。

“这是我内人的私人房间,衣橱的抽屉里装有她的珠宝首饰,另外有一些特别贵重的珠宝首饰,全都存放在银行的保险柜里。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抽屉?”

“检查抽屉?”

“是的。”

水上三太依言拉出抽屉,没想抽屉上所有的锁已经全部被撬开了。

“如果是我内人要打开抽屉,她应该知道钥匙放在哪里才对。”

风间欣吾侧着头说道:“还有,我们夫妻两人的房间是从这间算起来的第三间。我昨天晚上就睡在那个房间,不过,那个房间有隔音装置,如果隔壁房间发生了什么状况,我也听不到。”

风间欣吾直直盯着水上三太的眼睛,一脸真诚地说。

然而,水上三太仍然对他的说法存疑。

“你先带我去看一下那个房间吧!”

风间欣吾点点头,率先离开房间,回到走廊上。

这条走廊的一侧是一间铺了磁砖的盥洗室,另一侧是厕所。

他们两人接着来到一间和式房间的门口,风间欣吾立刻指着门边的壁橱说道:“你要不要检查一下锁头?”

水上三太稍微看了一下,发现这个锁头也被人弄坏了。

“请打开门吧?”

水上三太一打开壁橱,不由得屏住气息。

原来立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座壁橱,而是通往地下的密道入口。

“这是……”

“你先进去看看再说。我在前面带路,你跟在我后面走。”

风间欣吾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一把手电筒,带领水上三太往密道走去。

密道里一共有十六阶用水泥砌成的阶梯,由于阶梯还算平顺,所以走起来不太吃力。

阶梯的尽头是一条用水泥铺成的地下道。

“你看这个。”

风间欣吾把手电筒照向地面,中见地面上清楚印着两种鞋印。

水上三太这才渐渐明白风间欣吾话中的真实性。

3 意外的恋情

两人继续往前走,来到地下道的尽头——一扇铁门的前面。

水上三太仔细一看,发现门上的锁头已经被人破坏,不禁困惑地皱起眉头。

风间欣吾一言不发地打开铁门,一间八叠大的房间随即呈现在眼前。

“这又是什么?”

这下子水上三太更惊讶了。

风间欣吾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默默地走进漆黑的房间,掀开另一个密道的盖子。

两人顺着密道往上爬,又看见一扇铁板门。风间欣吾打开那扇门,外面的光线立刻直射进来。

“嘶,你看这个。”

风间欣吾指着不远处一片被雨水淋湿的土地,只见上面也清楚印着两种不同的鞋印,一直延伸到对面的水泥墙边。

水上三太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说:“这个地下道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你不知道吗?这就是美树子的前夫——有岛忠弘在战争期间建造的防空洞啊!”

不知道为什么,当风间欣吾提到有岛忠弘的名字时,他的声音竟显得有些沙哑。

“怎么样?我真的没有骗你吧!”

两人回到接待室之后,风间欣吾叹了一口气说道。

“刚才你也说过,殉情者若有一人消失无踪的话,反而会导致更大的丑闻。这一点我不是不明白,所以昨天晚上我才想到请乡田医生来家里诊断,证明我太太是死于服葯过量,没想到……”

闻言,水上三太不禁同情地点点头,如今他已经可以接受风间欣吾的说法了。

“这么说,有两个男人盗走夫人的尸体喽!”

“这不是不可能,但是我还想到另一种可能——美树子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死?”

“可是我们昨天晚上明明……”

“你要知道,我们毕竟不是医生,如果她蓄意欺骗我们……”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这就是我找你来商量的原因。”

风间欣吾看着水上三太,眼中燃起一股奇特的光芒。

“老实说,即使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我仍不打算报警。”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凶手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昨天晚上,早苗说这或许是有人杀了美树子,却故意布置成美树子和人殉情的样子,藉以掩人耳目。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他要盗走美树子的尸体呢?所以我认为,凶手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杀害美树子,而是想杀害我。至于你看到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他故布疑阵的手法罢了,这个隐形敌人愈是难缠,我愈想跟他好好地斗一斗!”

“你究竟要跟我商量什么?”

“我想找你一起解开这个谜底。”

水上三太静静地看着风间欣吾,过一会儿才面带微笑地说:“风间先生,昨天晚上我之所以会让步,是因为担心早苗的哥哥涉案。现在,既然他们很有可能是遭人陷害的受害者,我也就不必担这个心了,不过,你是不是仍希望我能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呢?”

“是的。”

“有什么条件?”

“没有条件,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可以用金钱收买的人,所以我只好从你的职业着手,目前警方什么也不知道,若是你能暂时帮我封锁这个消息,那么我将会提供你各种资料,以便你日后发表独家报导。反之,如果你现在就报导这件事的话,我势必会跟你划清界线。”

“但是不报警,你要如何调查这件事呢?”

“我打算请私家侦探来调查。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是我提供给私家侦探的资料,必定也会提供给你,你考虑一下吧!”

此刻,他的心里实在很矛盾。

他并不担心自己会被风间欣吾欺骗,只是担心这么做会怠忽新闻记者的职守。

经过一阵心理挣扎,水上三太叹了一口气,开口道:“风间先生,你的确说动我了。好吧!我答应,我会保守这个秘密。”

“啊!那真是太好了。”

风间欣吾嘴上这么说,脸上地没有任何笑容。

水上三太看他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禁问道:“风间先生,如果凶手的目标是你,你认为他会有什么企图呢?”

“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或许对方想藉此给我一个严重的打击。”

“那么,你觉得对方可能是谁?”

“唉!大概是我事业上的敌人吧!在商场上混久了,难免得罪人而不自知……”

水上三太静静地凝视风间欣吾的脸,认真地思考着。

风间欣吾一脸闷闷不乐,水上三太又继续问:“刚才你说那个地下道和防空洞是夫人的前夫——有岛忠弘建造的,你认为他有没有嫌疑?”

“他……或许吧!不过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很恨我。”

“是谁?”

“我的前妻。”

“你的前妻现在从事什么工作?你有她的消息吗?”

“你是新闻记者,应该知道她现在正在上野附近经营一家蜡像馆。”

“啊!你说的是望月种子?”

水上三太不禁大叫出声,再度看着风间欣吾的脸说:“她不就是当年被当作a级战犯处死……望月大将的女儿吗?”

“是的。我年轻的时候被功名利禄冲昏了头,一心想要出人头地,所以我娶她为妻,以为从此就能够平步青云,谁知道战后,我前妻的一言一行都让我受不了,最后终于跟她离婚。当时我给了她许多东西,本想当作补偿,要让她不要太恨我,可是……”

“可是什么?”

“我这样做似乎仍无法消除她对我的恨意,听说望月蜡像馆里陈列了许多我的尸体,甚至还用蜡制作我的首级。”

“这样啊!对了,我还想请教你一个问题,请你老实回答我。”

“什么问题?”

“你究竟是在哪里收到那张画着框的明信片?”

风间欣吾先是不解地看着水上三太,过了一会儿才眨眨眼睛说:“我不是告诉过你,是在大孤的饭店收到的吗?”

“这是不可能的。”

“哦?为什么?”

水上三太说出自己的看法,并大胆揣测另外的明信片是寄给风间欣吾不为人知的情妇那儿。

“但是,如果那种明信片一共两百张的话,是不是就表示凶手寄出一百零五张呢?”

“要查证这件事不难,只要去吉祥寺的日月堂一问就明白了!”

“是啊!”

风间欣吾看着水上三太,眼中满是佩服的神情。

“你真是厉害!”

“千万别这么说。”

“好吧!我告诉你……”

风间欣吾将身子向前挨近说道:“那些明信片的确只用了五张,但其中一张也许是写错了,并没有寄出去,而且我不为人知的情妇只有一位。”

“原来如此。”

水上三太紧盯着风间欣吾,似乎想看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么,你那位不为人知的情妇究竟是何方神圣?”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保守这个秘密吗?这么做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那个女人着想。”

“我知道,请你快说吧!”

“汤浅朱实……你听说过吗?”

一听到这个名字,水上三太几乎整个人从椅子上弹起来。

他的眼中除了充满惊叹的神色之外,还交杂着一种敬畏的情绪。

“她可是个大人物呢!”

水上三太说的没错,汤浅朱实现在已是音乐界的女王,更是一位妖滴滴的性感尤物,就连水上三太本身也是她的歌迷。

“事实上,我和朱实的缘份实在很奇妙,”

风间欣吾微笑着说。

“我所渭的奇妙缘份是指……”

“你不知道朱实现在是有岛忠弘的妻子吗?”

刹那间,水上三太又是一惊,他张大了嘴,愣愣地看着风间欣吾。

“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她一直刻意封锁自己已经结婚的消息,而且,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就是夺走她先生前妻的男人。”

听完风间欣吾这番话,水上三太惊讶得直点头。

(是的,汤浅朱实现年二十三岁,十年前那宗丑闻曝光的时候,她也才十三岁,应该不会对社会新闻感兴趣。)

传闻是耐不住时间冲刷的,现在除了几个特定的当事人之外,一般人几乎都已经忘记这件事,也难怪汤浅朱实不知道这件事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