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06章 蜡像馆的秘密

作者:横沟正史

1 单独行动

当天下午,水上三太来到报社,他以健康情形不佳、需要在家静养为由向安藤文化部长(注:部长相当于经理的职位)告假一个礼拜。

打从他进入报社以来,从来没有休过假,更不会因为任何病痛而请假。因此,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让部长感到十分惊讶。

“你突然请假,势必会耽误到工作进度,但是……唉!好吧!你就好好地静养一阵子吧!”

获得部长的许可之后,水上三太进入报社的资料室,汇集一些有岛忠弘、望月种子的相关纪录和照片。

有岛忠弘只有昭和二十三年发生丑闻时的照片,当时他才三十二岁左右,皮肤白皙、脸长长的,一副公子哥儿的模样,另外,他眼中散发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眼种,水上三太一看就没什么好感。

根据风间欣吾的说法,丑闻曝光之后,他曾经给有岛忠弘一笔钱。不过,那笔钱他早就花光了,现在是靠汤浅朱实嫌钱来养他。

换句话说,有岛忠弘到现在还认为自己是贵族,一般的平民百姓自然得供养他,以示尊敬。

“哼!这个讨厌的家伙!”

水上三太忍不住骂了一声。

至于望月种子,可说是一位丑妇。

水上三太从一堆旧档案里找出她的照片,发现她长得确实非常酷似已被处决的a级战犯——望月岩太郎大将。

照片上望月种子的头发中分,身穿一件全黑的洋装,脖子上还戴了一串长长的珍珠项链,她那有棱有角的下巴和已故的望月大将非常相像。

再者,他的眼窝深邃,炯炯有神的眼睛就像向秃鹰般锐利,严肃的表情仿佛看到猎物就会跳起来,迅速用利爪扑杀猎物的猛兽一般。

(也难怪美男子风间欣吾无法忍受这段婚姻而另结新欢了。)

水上三太不禁有点同情风间欣吾的境遇。

看完望月种子和有岛忠弘的相关资料后,水上三太接着又到吉祥寺的日月堂书店,确认那张明信片究竟印多少张。

结果不出所料,明信片果然印了一百张,但是关于顾客的长相,老板娘回忆了老半天,仍旧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位顾客的身高大约五尺六寸,体格非常棒。

回程的时候,水上三太又特别绕到经堂的绪方医院探望早苗。

虽然石川宏还没有清醒过来,但是脉搏和呼吸已经渐渐恢复正常,早苗因此不再眉头深锁。

“对了,刚才爸爸桑来过电话。”

早苗忽然想这件事,对水上三太说道。

“哦?他怎么说?”

“爸爸桑说,他相信我哥哥是清白的,所以不论花多少钱都不要紧,一定要请最好的医生、用最贵的葯让哥哥快点好起来。他还说等哥哥出院以后,他会负起照顾我们的责任,要我不必耽心。只是我不相信,天底下真有这么好的事吗?”

“当然有可能啊!你就别再多想了。”

“可是,水上先生,究竟是谁陷害我哥哥呢?”

“我不知道,早苗,你是不是在怀疑那三位老板娘?”

“不……当然不是!”

早苗一脸狼狈,急忙说道:“昨天晚上我的情绪太激动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留给我们老板娘为不好的印象。”

“你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再说,她们三人不也对我说了一些失礼的话吗?”

“哈哈!说的也是。”

早苗的笑容中有一丝落寞。

“对了,风间先生还有没有交代什么?”

“没有,他只是要我绝对不可以把这件事说出去。”

“是吗?那么,早苗……”

水上三太轻轻拉起早苗的手说:“你一定要照风间先生的话去做,绝对不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别人,而且你最好快点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否则……”

“否则什么?”

“说不定会有什么灾难继续降临到你或你哥哥身上。”

早苗凝望着水上三太好一会儿,接着突然投入水上三太的怀抱里说道:“不要,不要!不要再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了,光是昨天晚上发生那件事,我就已经快吃不消了。”

水上三太感受到早苗心中强烈的不安,心疼地拥着早苗的肩头。

“放心吧!早苗,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嗯,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不可以离开我哦!”

早苗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令年轻气盛的水上三太意乱情迷,他不禁低下头,轻轻吻着早苗的粉颈,而早苗也抬起头看着他。

这时,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会儿,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的护士走了进来。

水上三太觉得十分不好意思,早苗也羞红了脸。

水上三太愣愣地看着早苗帮护士把温度计夹在石川宏腋下的身影,再看看昏迷不醒的石川宏,这才发现石川宏的轮廓真的和早苗十分相像。

水上三太离开医院,再回到市中心的时候,街灯已经亮起,细雨依旧下个不停。

他先朝着汤浅朱实经常出现的丸内东洋剧场走去。

只可惜今天的剧场十分冷清,水上三太探问后得知汤浅朱实休假,后天才会再度登台跟观众见面。

水上三太灵光一闪,又想到望月种子经营的蜡像馆。

(侦探小说里不是经常出现蜡像里面藏着一具尸体的情节吗)

不知道为什么,美树子尸体被盗的事情令他忍不住把尸体和蜡像馆联想在一块儿。

晚上八点左右,水上三太在西银座简单吃过饭之后,便驱车前往位于上野莺谷的望月蜡像馆。

这栋望月蜡像馆的外观就跟住家没什么两样。比较特别的是蜡像馆的内部大厅相当宽敞,据说里头不时陈列一些流行、有趣的蜡像。

水上三太站在玄关处按了一下门铃,没一会儿,一位五十几岁左右、长得颇像黑猩猩的男子身穿一件花俏的夏威夷衫,踩着低沉的脚步出来开门。

水上三太曾要以望月蜡像馆的报导上看过关于这名男子的记载。听说他叫猿丸猿太夫,目前在望月蜡像馆里面工作。

“蜡像馆今天休息吗?”

“是的。你有什么事吗?”

猿丸猿太夫一边点头回答,一边怀疑地看着水上三太。

“我想见见望月女士。”

“老师不在。”

不知为什么,猿丸猿太夫竟然称望月种子为老师。

“请问她上哪儿去了?或者我可以等她……”

“别等了,她今天晚上不会回来的。快滚回去了吧!”

他露齿朝水上三太吐了一口口水,接着便用力关上大门,留下一脸错愕的水上三太愣在当场。

由于猿丸猿太大的眼神看起十分骇人,水上三太只得悻悻然离开望月蜡像馆的大门。

但是,如果他就这么空手回去的话,未免有损新闻记者的尊严。

因此四个小时之后,也就是深夜十二点,水上三太再度潜入望月蜡象馆的内部。

2 秘密恋人

外观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望月蜡像馆,是战后改建的廉价建筑物,因此并没有周密的保全措施,水上三太用螺丝起子便轻易撬开了会客室的窗户。

他一打开窗户,立刻脱下鞋子,穿上滑雪用的厚底袜子。

这么一来,不但不会留下鞋印,走路时也比较不会发出声响。这是他今天早上在风间家的地下道学到的技巧。

水上三太穿好厚底袜子之后,又取出一顶黑色鸭舌帽,将帽沿压到足以遮住眼睛的位置,然后再戴上一副太阳眼镜和一个预防感冒用的大型口罩,最后才从口袋里取出一把手电筒。

这些道具是他被猿丸猿太大赶出望月蜡像馆之后,到上野一条热闹的街上买的。

除此之外,他还不忘戴上手套,以免留下指纹。

待一切准备就绪,水上三太突然感到一阵尿意。

(唉!大概是太紧张了吧)

不过紧张归紧张,水上三太并不认为潜入蜡像馆会有什么危险性。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身手颇具信心,另一方面,他刚才被猿丸猿太夫赶走之后,已经到附近辖区的警察局收集许多相关资料。

根据他收集到的资料显示,这栋望月蜡像馆里只住着望月种子和猿丸猿太夫两个人。

至于白天在里面工作的年轻小姐和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煮饭欧巴桑,差不多在十点左右就会各自回家去。

“喂!水上老弟,你不觉得望月种子和黑猩猩两人住在那儿,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当时上村老刑警一边翻阅资料给水上三太看,一边笑着说。

“有什么好奇怪的?”

水上三太故意装蒜。

上村老刑警看他一副懵懂的样子,又开始笑道:“喂!你的观察力也未免太差了吧!你不觉得黑猩猩的长相和体格看起来很性感吗?”

“哦,你是说望月种子和那个精力充沛的黑猩猩有一腿?”

“是啊、是啊!那个老太婆在人前总是一副尊贵、不可侵犯的样子,可是到了晚上,就会跟黑猩猩两人快乐地翻云覆雨哩!”

“是吗?你怎么会这样想?”

“这种事还用得着想吗?附近的居民都这么说喁!”

“真的啊!那么,这个黑猩猩究竟是什么人?他的名字好奇怪,是真名吗?”

“不,那是望月种子为他取的名字。其实他的本名叫黑田龟吉,是个做蜡像的名人。”

“原来如此。这么说,那栋蜡像馆里的蜡像都是出自黑猩猩之手喽!”

“是的。他本来有老婆、孩子,但是自从在蜡像馆认识望月种子之后,就不可自拔地爱上她,并且心甘情愿抛妻弃子。”

“嘿!真看不出来望月种子究竟哪一点迷人!”

“这个嘛!水上老弟……”

上村老刑警压低嗓门说:“听说黑田龟吉这个人相当变态呢!你别看他长得面目狰狞的样子,其实他有被虐待狂,而望月种子正好又是虐待狂,两人因此一拍即合,宛如干柴烈火哩!这可不是我凭空猜测的哦!住在望月蜡像馆附近的居民都说,每到半夜经常可以听到蜡像馆里面传来咻咻的皮鞭声,以及掺杂痛苦和快感的男人呻吟声,就连我们同事在巡逻的时候也常听到那种声音。”

“原来如此。”

水上三太从学校毕业已经四年了,况且又从事记者工作,因此听过很多男欢女爱的种种情事,所以不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

不过,他一想到猿丸猿太夫全身赤躶,在望月种子挥起的鞭子下享受那种异于常人的乐趣,不禁打了个冷颤。

“对了,水上老弟……”

饶舌的老刑警以为眼前这位年轻的新闻记者非常佩服他知道得这么详细,所以越讲越得意,最后还好心地给了这位年轻晚辈一个忠告:“你别瞧望月种子那老太婆长得不怎么样,人家天生就拥有漂亮的肌肤,所以黑田龟吉在挨了她一顿毒打之后,仍然心甘情愿地融化在她那赛雪的肌肤里。至于望月种子呢!黑田龟吉对她来说,就像是一条忠实的狗,好用得很,只要她一下令,他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咬住对方不放。因此,如果你对那间蜡像馆深感兴趣的话,绝对绝对要注意那头黑猩猩!”

3 偷偷潜入

此刻,水上三太已经越过窗子来到会客室,他藉着手电筒检查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间会客室大约有十二叠大,天花板和墙壁都涂上黑色油漆,窗帘也使用黑得发亮的天鹅绒布,整个房间看起来十分怪异。

水上三太不禁想起先前上村刑警告诉他的话——

“望月种子一方面经营蜡像馆,另一方面也从事扑克牌占卜,增加蜡像馆的收入。”

(看来这里应该是望月种子用来占卜的房间,所以才故意用黑色的材料来布置,藉此加强她的神秘感。)

接着,水上三太又打开会客室的门来到走廊上,这才发现会客室的隔壁还有一间用三夹板隔成的房间。不过,水上三太用手电筒探测的结果,里面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物。

水上三太继续沿着走廊前进,来到一扇前门。

(这大概就是通向展示厅的通道吧!)

为了预防万一,在进入那扇门这这前,水上三太先关掉手电筒的灯光,在黑暗中侧耳倾听。

外面依旧下着连绵不断的细雨,雨滴落在屋檐上,发出滴滴签答的声响。

水上三太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什么特别奇怪的声音,正打算开门进入展示厅的时候,走廊的另一侧却突然传来一阵男人的呻吟声,他不禁停下脚步。

(现在是十二点三十分,望月种子和黑猩猩是不是正在享受异于常人的“性趣”呢)

虽然没有听见抽打鞭子的声音,可是男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仍令躲在暗处的水上三太感到如坐针毡,强烈的好奇心催促着他往声音传来的方面走去。

转了两个弯之后,水上三太来到一个房间门前。从门缝透出的微弱灯光,以及比刚才还要清楚的男人呻吟声来判断,这里应该就是黑猩猩和望月种子做爱的地方。

水上三太在门前站了一会儿,耳中不断听见床铺摇晃的声响和男人的嘶吼声,但是却听不到女人的声音。

(咦?那个女人怎么如此安静)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女人应该也会很激动才对,所以水上三太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对他来说,这并不是重点,因此他只是微微耸个肩,便往展示厅的方向走去。

但是,水上三太错了!

两个人在做爱的时候,只听见男人呻吟声,却不闻女人声音,这就是整个过程最可怕之处,而他竟然疏忽了。

水上三太一回到通往展示厅的门前,立刻检查那扇门是否上锁,但就在接下来的那一瞬间,他吓得几乎忘了呼吸。

因为门锁已经被人破坏,如今那扇门是开着的。

尽管如此,水上三太仍然决定按照原定计划,继续进入展示大厅进行勘察。

他用手电筒检查四周,由于现在是休馆状态,所以陈列在宽广大厅里的蜡像金都用黑色的布覆盖着。

水上三太一面走,一面大略估计一下蜡像的数目,只见里面大约陈列了三十尊左右的蜡像,其中还不乏群体蜡像。

他特别挑了一个群体蜡像看,但是,当他掀开覆盖在蜡像上面的黑布时,整个人吓得呆愣在原地。

数年前,日本曾经发生过一宗离奇案件——一位年轻少妇勒死喝得烂醉如泥的丈夫,事后,她的母亲不但帮她一起分尸,母女两人还到处弃尸。

现在呈现在水上三太手电筒灯光下的,正是那对母女打算割下丈夫头部的画面。

令人倍觉诡异的是,水上三太的眼前的三尊蜡像都赤身躶体,连下体都赤躶躶地呈出来。

至于按住丈夫头部的年轻少妇,以及手持锯子、面容衰老的母亲脸上的恐怖表情,教人看了忍不住打起寒颤,

虽然这只是静态的蜡像,但是只要曾经听过此事的人,一看到这个画面,就不难想像出事发当时那副骇人的情景。

水上三太连忙放下黑而,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他突然发现一件事——

(这虽然是一宗惨绝人寰的凶杀案,但那个被杀的男蜡像脸上,似乎露出无限喜悦和幸福的感受……)

这一刻,水上三太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可以了解让黑田龟吉做出这种蜡像的原因,以及潜藏在黑田龟吉心中的秘密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