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宠儿》

第08章 雨中男子

作者:横沟正史

1 性表演

今年出梅(注:梅雨季结束之意)的时间相当晚,都已经七月十日了,每天依旧下着连绵不绝的阴雨。

往年这个时候,南部的海水浴场早就挤满戏水的游客,然而今年由于雨水持续不断地下着,各地的海水浴场都显得空荡荡的,另一方面,天候也受到美国、苏联从事原子弹试爆的影响,变得十分反常。

七月十三日傍晚,同样是阴雨连绵的天气。

在丝丝细雨中出现一名男子,那名男子身穿雨衣、头戴雨帽,并用连在雨帽上的护颈布围着鼻以下的部分,脸上还戴了一副大墨境。

位在上野莺谷的望月蜡像馆旁,有一间制人和蜡像的名人——黑田龟吉(也就是猿丸猿太夫)的蜡像工作室。

这间蜡像工作室大约有十二叠大,里面放满了制作蜡像的工具。由于房子的方位朝北,即使是好天气,室内的光线仍不太明亮,若是遇到阴雨连绵的日子,就会更加阴暗、潮湿。

在这间阴暗的工作室里,有一个刚做好、披头散发的女性蜡像脸型,天花板上还吊着蜡像的手脚,蜡像脑袋滚了一地。

一个身穿夏威夷衫,身材、长相都有如黑猩猩的男人在如此阴暗、诡异的工作环境中,用一块布在躶体的女性蜡像身上摆弄,确实显得有些怪异。

黑田龟吉之前的蜡像工作室位于浅草马道,身边还跟着四、五名学徒,他也工作得非常起劲。

但自从他和望月种子有了非比寻常的关系之后,整个人变得容易动怒,最后还抛妻弃子,徒弟们也相继离开他,就这样,他将工作室搬迁到望月蜡像馆旁边,从此生活在孤寂之中。

对他而言,每晚和望月种子耳鬓厮磨已成为他人生唯一的乐趣。平常,他除了制作蜡像以外,对其他事物都不感兴趣。

以前在浅草马道的蜡介工作室采光良好,即使下雨也不会有光线不足的问题,反观他现在的工作室,天花板的照明设备只是随便拉一条电线,然后在电线的前端加一个电灯泡罢了,四周看起来昏昏暗暗的。

不知道是不是工作进行得不太顺利,黑田龟吉从刚才开始,嘴里就不断念念有词。

仰躺在他面前的那尊躶女蜡像大腿内侧的肉声,似乎是让他不悦的原因。

他非常贴近蜡像,仿佛在舔蜡像私处一般,然后用小滚筒修整该处,尽管那只是一尊蜡像,仍然给人一抹怪异的感觉,

现在的时间大约是下午四点。

夏天是一年当中白昼最长的季节,光线应该非常明亮。但由于阴雨不断,以及黑出龟吉不喜欢在工作时遭人偷窥,所以他只留一扇很小的窗户,窗户外面还种植几株树木,室内的光线因而变得更加阴暗。

现在室内的光线又比先前昏暗一些,因此黑田龟吉回头往窗户望去,只见一名男子站在窗外。

黑田龟吉最讨厌他工作时有人在一旁观看,所以才把窗子做得既小又高,如今他只看到那男人肩部以上的部分。

那个男子戴着雨帽、围着护颈布、戴一副大墨镜的脸正从窗户往屋内瞧,雨滴不断从他的雨帽上滴落。

黑田龟吉狠狼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嘴里咒骂几声,便转身继续做他的工作。

男子现在所站的地方是上野公园通向莺谷车站的一条小径,平常不太有人经过这里,不过负责这一区的巡警都知道有这么一条捷径,因此黑田龟吉以为那个男子是刑警。

这一带的巡警对他和望月种子之间的关系十分好奇,不时到这里窥探两人交欢的情形,黑田龟吉因此大为光火。

这时,他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暗自在心底偷笑了起来。

黑田龟吉手边正好有个与真人同比例的躶女蜡像,他打算好好捉弄一下这名年轻巡警。

只见他轻轻地将蜡像抱在膝盖上,用左手揽着蜡像的腰部,然后把自己的脸颊贴在蜡像的脸颊上,右手就像毛毛虫似地开始在蜡像身上游走。

黑田龟吉一边加快手指的速度,一边偷瞄着窗边男子的脸。

尽管黑田龟吉不知道窗外戴着雨帽、大墨镜的男子此刻脸上有什么表情,但是他知道那个男人依然站在雨中,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演戏”。

黑田龟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原本想捉弄站在窗边偷窥他工作的年轻巡警,才故意演出这火辣辣的一幕,不料居然由体内窜起一股快感。

不论他以前是否有此怪癖,但是在这一瞬间,他竟变成一个有强姦蜡像怪癖的男人。

黑田龟吉脱去身上的夏威夷衫,只穿着一件内衣,露出浓密的汗毛,这也是别人叫他“黑猩猩”的原因。

他的手臂、胸部和背部,全都长满了浓密的汗毛,因此在昏暗的灯光下,根本看不到他身上被望月种子挥鞭抽打的伤痕。

黑田龟吉仰躺在地上,并把蜡像抱在自己的腹部上面。

蜡像僵硬的肢体和冰冷的触感并不会让黑田龟吉引以为苦,全身毛茸茸的他抱起蜡像在昏暗的工作室里交欢的动作愈演愈烈。

最后,黑田龟吉已经到了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兴奋状态,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指解开皮带。

当他正要脱下裤子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阴沉的声音:“喂!你闹够了吧!”

那阴沉的声音和湿答答的雨滴构成十分奇妙的组合。

2 特别的订单

“你说什么?”

黑田龟吉的脸上毫无俱色,准备回头和那个男子大吵一架。

他原先之所以沉浸在变态的喜悦中,是想藉此挑起对方的性慾,然而这名男子的声音冷冰冰的,听不出任何一丝兴奋的感觉。

男子不仅说话声十分低沉,呼吸声也非常规律,似乎对黑田龟吉的性表演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说什么?”

黑田龟吉从略脏的薄垫上坐起身,他抱着蜡像对窗外的男子龇牙咧嘴地怒吼,嘴里还流着口水。

“喂!你凭什么叫我停下来!你不想看可以滚开啊!”

黑田龟吉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再度和蜡像一起躺下来。

“喂!师傅,你还没闹够吗?”

男子还是不改阴森森的说话语气。

“你说什么?竟敢管老子的事!还不快滚,要是被你们局长知道你在这儿不务正业的话,小心饭碗不保。哼!你最好少管大爷的闲事。”

“局长?”

男子这才发现黑田龟吉认错人了。

“师傅,你以为我是谁呀?”

“不过是个小巡警,难道是警官吗?”

“哈哈哈!”

男子从喉咙深处发出刺耳的笑声,

“不对,我什么也不是。”

“什么?那么你是谁?”

“我啊……我是‘雨男’。”

“雨男?”

黑田龟吉一听,不禁吃惊地问道:“雨男是什么东西?”

“我只在连绵不断的雨天夜里出来溜达,所以叫做雨男。”

这个男人的声音始终阴沉沉的,又净说些令人不舒服的话,惹得黑田龟吉更加不高兴。

“你为什么要偷窥我的工作室?”

“哦,因为我有事想要拜托你。”

“有事拜托我?”

“是的,我想请你制作一尊蜡像。”

黑田龟吉不以为意地说:“哼!这么说,你是我的客户喽!”

“是的,你说的没错。”

“既然是我的客户,你干嘛不进来。”

“我想在进去之前先把雨衣上的雨水滴干,才会先在窗外站一会儿。想不到站在这里刚好可以看见你做那种事,我一时之间也看呆了,哈……”

雨男的笑声听起来十分深沉不过,黑田龟吉最近比较喜欢个性阴沉的人。

“哈哈!我还以为你是年轻的巡警,所以打算捉弄你一下,才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好了。先别管这些,进来再说吧!”

望月蜡像馆的蜡像全都现自黑田龟吉之手,可是黑田龟吉却不是这间蜡像馆的专属师傅,他也接蜡像馆以外的订单。

望月种子是一个小器、吝啬的人,从来不给黑田龟吉工资,要是他不设法谋求赚钱门路,根本无法生存。

因此,黑田龟吉简陋的工作室里附设一间接待室,以便他接订单、和客户谈事情。

“喂!你干嘛不把那个像头巾的东西拿下来?”

雨男像小狗似的,一边抖动身体,一边走进接待室,两手依然插在口袋里。

“不,我还是这个样子比较好。”

“哼!你要我做什么样的蜡像?”

黑田龟吉不屑地冷哼一声,狐疑地看着男子墨镜下的眼睛问道:“我有模特儿,希望你能做得跟这个模特儿一模一样。”

“没问题,你的模特儿是……”

“嗯,这里有五、六张照片,照片背面写着身高等资料。”

当黑田龟吉看到男子从口袋里伸出来的右手时,不禁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又咧嘴一笑。

天气这么热,这个叫雨男的人竟然还戴着黑色皮手套。

“就是这个。”

雨男把一个白色信封扔在桌上,黑田龟吉站起来去拿那个信封。

“我可以看看里面的内容吗?”

“当然。”

黑田龟吉撕开信封一看,里面有六张明信片般大小的照片。

这些照片中的主角是同一个女人,有两张是脸部特写,剩余四张是全身躶体照,其申两张是正面站着,另外两张是背面站着。

从照片里的人物没有特别摆姿势这一点来看,想必这些照片是被偷拍下来的。

黑田龟吉对这些躶体照片嗤之以鼻,但是当他看到脸部特写的照片时,不禁屏住气息看着雨男。

“这、这女人……”

“怎么,你认识这个女人?”

雨男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死气沉沉的。

“不,我怎么可能认识照片中的女人。你想以这个女人为模特儿,制作一个一模一样的蜡像?”

“如果我不说明一下,你可能没办法做出我要的蜡像吧!”

黑田龟吉一语不发地看着雨男。

“你的意思是……连姿势和衣服也在指定之内?”

“嗯,就仰躺的样子吧!不需要衣服,但是身体各个部位都要跟照片里的模特儿一模一样。对了,两腿稍微张开一点好了。”

“两膝直立,嘻嘻……两只手这样摆如何?”

黑田龟吉一边说,一边摆出姿势。

戴着墨镜的雨男盯着黑田龟吉看。

“嗯,这个点子不错。好吧!就照你说的去做,但是我赶着要。”

“你什么时候要?”

“我二十日左右来取货。”

“一个礼拜……”

黑田龟吉歪着头想了想才回答:“好吧!但是你得以急件的方式付费。”

“多少钱?”

黑田龟吉故意抬高价钱试试对方的反应,结果雨男想了一下便说:“这简直是敲竹杠!算了,我得付你多少订金?”

“总价的四成。”

雨男默默地点点头,然后拿出好几张崭新的五千圆大钞放在粗糙的桌子上。

“不必开收据,我二十日左右会亲自来取货。”

雨男死气沉沉地说完,便转身走向屋外的阴雨中。

面对这名男子如此干脆的作风,黑田龟吉觉得不太适应。

他茫然地看着放在桌上的五张千圆大钞和六张照片,突然间,他全身直打哆嗦。

“畜生!”

黑田龟吉大叫一声后,跟着冲进雨幕中。

但呈现在他眼前的只有一片雾茫茫的雨,根本不见雨男的踪影。

黑男龟吉站在雨中喃喃自语五分钟左右,才返回工作室。虽然他刚刚和雨男对谈十五分钟,可是却不清楚对方是多大年纪的人。

他一想对这里,就感到懊恼不已。

尽管如此,他还是重新拿起放在桌上的六张照片仔细端详。

事实上,他认得照片里的女人,她就是风间欣吾的情妇之一——爱的花束的老板娘保坂君代。

黑田龟吉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望月种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宠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