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彩球歌》

序章 鬼首村的彩球歌

作者:横沟正史

开场白

我有一个朋友从事杂志编辑工作,曾经编辑一本《民间传承》的小册子,这本小册子发行数量不多,而且只发给会员。

它只是一本大小约六十四开的小册子,仔细读来还挺有趣的。

在“民间传承”这个标题下面,还有个副标题——“乡土与民俗”。也就是说,这是一本搜集日本各地遗留的奇特习俗、传说、民间故事等等的小册子,作者除了少数名人之外,还有很多是一般读者的投书。

尽管“民间传承”里多数文章的笔法显得青涩,可是文章中提及的奇风异俗都很珍贵有趣,让人备觉新鲜,可以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我把这本书保存起来,闲暇无聊时才拿出来随意翻看。

最近,我发现一篇以前从没注意到的有趣文章,十分有意思。

那篇文章原本登在昭和二十八年九月号的杂志上,标题是《鬼首村彩球歌考》,是针对当地几乎被遗忘的一首彩球歌所做的考证文章。

作者是多多罗放庵,应该也是读者投书刊载的吧!

在金田一耕助的首肯之下,我现在要讲的这个可怕故事里面,鬼首村这首彩球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而且我很幸运地发现到多多罗放庵的这篇文章,因此在这里重新登出来。

同时,我在多多罗放庵的考证文章中加上一点个人的意见,重新展现在诸君的面前。顺带一提,鬼首村的念法,其实应该是“onikoub村”,可是一般都念成“onikobe村”。

彩球歌的缘由

我家后院有三只麻雀

一只麻雀说:

我们阵屋大人

喜欢狩猎、酒和女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

升屋(注:量器店)的女孩外貌姣好,酒量也大

整日用升量、用漏斗喝

沉浸在杯酒之中

即使如此还不满足,被送还了

被送还了

第二只麻雀说:

我们阵屋大人

喜欢狩猎、酒和女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

秤层(注:秤店)的女孩外貌姣好,手指细长

大小硬币拿来往秤上放

日夜不停地计算着

就连睡觉的时间也没有,被送还了

被送还了

第三只麻雀说:

我们阵屋大人

喜欢狩猎、酒和女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

锭前屋(注:锁店)的女孩是个美娇娘

美娇娘的锁若发狂

钥匙就不合了

钥匙若不合,被送还了

被送还了

这样的事件一再重复上演着

鬼首村的彩球职还有其他不同的歌词,多多罗放庵举出的是以上三节歌词。

根据多多罗放庵所说,“彩球歌”基本上是以一、二、三等数数的形式做成的歌谣,哥词中少有统一的内容或构想,都是随着想象力,一句接一句往下发展。

鬼首村的彩球歌跟一般彩球歌相比,歌词中似乎有其一贯的思想内容。

多多罗放庵认为:或许在旧幕府时代,鬼首村的农民籍着这首彩球歌来讽刺当时统治他们的领主吧!

现在,我们来看看鬼首村的地理位置。

鬼首村位于兵库县跟冈山县的边境,沿潮户内海的海岸线走不到七里,因为四面环山,远离所有主要的交通网,是一个山间盆地。

从地图上来看,不论就地形或交通方面而言,这个地方理所当然应该被编入兵库县才对,但不知道是否因为旧幕府时代领地划分的关系,这个地方竟然被编入冈山县。

如此一来,一旦鬼首村有重大案件发生,在调查上会出现严重的障碍。

冈山县当地的警察会以地形或其他理由,用对待养子的冷漠态度看待这个地区所发生的案件。

另一方面,与鬼首村交通比较便利的兵库县,认为鬼首村不属于它的管辖范围,很容易对当地的事情视而不见。而这种现象也影响到我现在要讲这个事件的调查工作。

旧幕府时代,鬼首村这个地区是伊东信浓守的领地。

现在根据明治元年的武鉴来看,伊东信浓守、柳间、朝散大夫有一万三百四十三石的高俸禄,其办事处就设在鬼首村,因此这个村子有官邸在,但是在大名(日本封建时代的一种阶级)中,它的阶级却是最低的。

这个官邸不像城,一般都称呼为“阵屋”。所以,鬼首村的彩球歌里提及的“我们阵屋大人”,应该是指伊东家的祖先之一。

根据多多罗放庵的考证,在天明时代的领主中有个叫伊东佑之的人,他是个好色荒婬的暴君,常藉着打猎的名目巡视领地,看到长相清秀的女人,不管是少女或有夫之妇,他都毫不留情地带回自己的寝宫。

等他玩腻了,就藉口说该名女子犯错而将她杀掉。

伊东佑之在宽政年间突然暴毙,多多罗放庵推测可能是身边的人毒死他的。

如果鬼首村的彩球歌是反映伊东佑之的残酷行径,那么歌词中每一段结尾“被送还了,被送还了”这个叠句,多多罗放庵认为应该是“被杀死了,被杀死了”这样的意思。

另外,彩球歌里提到的升屋、秤屋、锭前屋,也不一定代表职业,因为在旧幕府时代,一般平民不准有名字,他们用“屋号”来区分彼此的身分。直到现在,有一些年长者之间还会用屋号来互相称呼。

以上就是从“民间传承”这本小册子里发现的鬼首村彩球歌。先了解它的内容和缘由之后,我们就可以揭开这桩杀人事件的序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彩球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