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彩球歌》

尾 声

作者:横沟正史

金田一耕助的出现,不仅解决了震惊冈山县鬼首村的彩球歌杀人事件,对我来讲,也一并终结昭和七年那桩命案,在此写下故事的后续发展——

昭和三十年八月十八日中午,我们根据仁礼嘉平的提示,在村子里的共同墓地挖出多多罗放庵的尸体。

八月七日,村里有一位农家老婆婆村崎金死亡,在八月九日下午三点举行丧礼,这附近除了外地人之外,一般都是土葬,因此村崎金也葬在位于共同墓地历代祖先的坟墓之中。

按照惯例,青池里佳是第一个跑去参加丧礼的人,所以她知道最近被挖开的墓地,哪一部分的土还很柔软,如果把那个地方重新再挖起来的话,就不会引人怀疑。而且墓地就在沼泽附近,距离多多罗放庵的住处大约只有一百公尺左右。

正如金田一耕助所说的,青池里佳是用独轮车把多多罗放庵的尸体运到那里去。

村崎家在八月十五去扫墓,当时发现墓地有点凌乱。因为十日晚上下过一场大雷雨,他们以为是大雷雨冲刷的关系,也就没有太注意。可见多多罗放庵埋葬的时间应该是在大雷雨来临以前。

大雷雨帮凶手把翻开的泥土弄紧,而且也清除掉独轮车的痕迹,等于是帮了凶手。

如果真是这样,问题就在于留在多多罗放庵住处的大蜡烛,金田一耕助认为是青池里佳故意弄的,要让人以为多多罗放庵在大雷雨来袭的时候还活着。

多多罗放庵的尸体躺在村崎的棺材里,全身赤躶,两人一副相拥而眠的姿势。他的身材不是很高大,可是两具尸体放在一个棺材里面还是有点拥挤,因此从土里面挖出尸体时,棺材盖有点往上浮,没有盖紧。

更何况时间经过那么久,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两具尸体躺在同一个棺材里,说不定互相拥抱得很舒服。没想到一生拥有八个妻子的多多罗放庵,死后还能跟村崎金相拥而眠,真是艳福不浅呢!

等人发现到尸体时,多多罗放庵的遗体意料之外的完整,只有脖子上有细细的绳子痕迹,可见他不是被毒杀,而是被勒毙的。不过根据后来解剖的结果,多多罗放庵服用过大量的有毒生物硷,即使没被勒死,也会被毒死。

同一天,立花警官一行人从“龟之汤”的大衣箱底部找到里子的丧服,很明显是里子被杀害的那天晚上穿的。从上面连一滴血、一点泥土都没有这点来看,里子确实有回来过,然后换了洋装出去。

根据女服务生御干的说法,里子有一件会让人误以为是晚礼服的洋装,可是那件洋装却没找到。不仅是这件洋装,甚至连多多罗放庵穿的衣服也还没发现,可能是青池里佳偷偷烧掉了。

在这个事件中,遭到最大打击的无疑是歌名雄。

歌名雄一直以优秀的形象受到村人的喜爱,然而不管他母亲的动机是什么,毕竟还是杀了五个人的凶手,使歌名雄深深地自责着。

我写这份记录的时候,歌名雄还没确定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不过,日下部是哉曾说过想要栽培他当歌手,我就在这里写一下吧!

八月二十四日下午,金田一耕助从中撮合,歌名雄和由佳利第一次以同父异母的兄妹见面的时候,由佳利说的话,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哥哥……请让我叫你哥哥吧!相信哥哥也知道,从我懂事开始,就一直以骗子、杀人犯的女儿这种身份生活着,为此感到很丢脸。

这段期间,有好几次我都想死,可是我没有死……我咬紧牙关忍受世人的异样眼光。

哥哥,我是个女人,连这一点都能够忍耐了,更何况哥哥是个堂堂男子汉,当然也可以忍耐了。请你坚强一点,坚强地活下去。”

不知道歌名雄是否会因为由佳利的这一番话,就把“龟之汤”让给亲戚,然后决定去东京发展?

处理好这个事件之后,我又请了假,从八月底到九月中旬这三个礼拜,跟金田一耕助一起去京版、大和、奈良玩。

九月二十日,我们在京都车站分道扬镳。

在我们各奔东西的时候,我对金田一耕助表达了最诚挚的谢意。

“金田一先生,我已经是一身老骨头了,如果还有日子可活,希望能够再跟你一起工作。

不过,我可不想再遇到这种案子了。这种令人感到悲惨、又拖着长尾巴的案子,我可不要。”

金田一耕助默默地注视着我的眼睛,然后在我耳边小声说:

“抱歉,矶川警官,你是不是爱上了青池里佳呢?”

就在我张口结舌、心绪不定之际,金田一耕助已经闪身进入发动的车子里了。

                        昭和三十年九月二十一日

                          矶川常次郎志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恶魔的彩球歌》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横沟正史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横沟正史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