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舞会》

第15章 第一现场

作者:横沟正史

停电的夜晚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天色昏暗到看不清彼此的脸。

日比野警官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说:

“立花,之前你在这栋别墅四周查看时,有没有看到这条方巾?”

立花茂树舔了舔干涩的双chún说:

“没有,我并没有在别墅四周绕一圈,只是从玄关住左侧走,因为这个方向比较接近厨房。后来我发现厨房的门也被锁上,就想绕到屋子后面看看,可是这栋别墅被茂密的锦树环绕着,崖壁又坍方了,所以有些地方没办法通行,而我最讨厌到处都是蜘蛛网的地方……”

立花茂树一说,大家才注意到日比野警官的帽子上沾到一些蜘蛛网。

“山下,这么看来,我们非得进屋瞧瞧不可。”

“好。立花,这可不同于平日津村先生招待你上他家那样哦!记住,进屋之后,千万别妨碍我们的搜查工作。”

“我知道了。”

于是一行人又回到前门的走廊上。

走廊正面有一扇门是上锁的,右手边是两片玻璃朝左右推开的玻璃窗,在两片玻璃窗交接处有一个金属栓子。立花茂树从日比野警官手中接过一把折叠式小刀,将刀子插进栓子附近的窗框里,“嘎”的一声,玻璃表面出现一道裂痕,他再稍微用点力,一部分玻璃便掉落在对面的地板上;立花茂树伸手进去打开玻璃窗内侧的栓子,然后推开窗子。

“主任、金田一先生,请用这个……”

近藤刑警做事相当细心,他为每个人准备一把手电筒。

日比野警官拿着手电筒,第一个走进屋里。

“各位进去之后,尽量不要移动里面的东西。”

当玻璃窗打开的时候,一大群飞蛾在交错闪烁的灯光中群起飞舞。

日比野警官找到电灯的开关,只可惜这一带的电力还没有恢复。所有人将屋子搜寻一遍,不久,灯光集中在客厅中央铺了一块针织桌布的桌子,桌上有烟灰缸、打火机和一只花瓶。

这些东西作都放在桌子的一角,桌子中央收拾得非常干净。

(这是不是意味着昨天晚上有人坐在这里?为什么只有津村真二那支烟斗放在桌子中央?)

津村真二虽然是个老烟枪,可是烟灰缸里却没有留下任何烟蒂。

桌上还有一个东西吸引了金田一耕助、日比野警官和近藤刑警的目光,那是一座青铜烛台,放置的位置离烟灰缸、打火机和花瓶稍远一些。

烛台里面除了留有旧的蜡滴之外,还有新的白色蜡滴。

(桌布、花瓶、烟灰缸和打火机对昨晚收拾桌面的人来说,似乎不是很必要的东西……

难道只有烛台是必要的?

这座烛台放在主要位置上,可是将烟斗放在收拾干净的桌子中央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金田一耕助把手电筒的灯光往窗边照去,并叫道:

“立花,刚才你说津村的烟斗被塞住了,没有办法抽烟吗?”

“是的,津村老师因此还很生气。”

“日比野警官,要不要试试那烟斗?”

“ok!”

近藤刑警一边回答,一边走向桌子。

这时,隔壁房的电灯突然大亮,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金田一耕助却因此大笑起来。

“日比野警官,电力已经恢复了,请你试试电灯的开关。”

日比野警官重新打开电灯开关,客厅里的灯闪了两、三下才亮起来。

山下警官笑着说:

“黑暗容易让人紧张,我刚才还在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这么说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里的电灯开关都是开着的?”

等等力警官一脸讶异地看着屋内简陋的陈设。

“由于停电的缘故,屋里的视线昏暗,因此从正门经过的人和白天来这里的立花,都没有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难道有人在停电之前来过这里,而且还围在桌旁谈话,可是因为突然停电,屋里的人就从别处拿来烛台……会是这样吗?”

两把藤椅分别放在桌子两侧,山下警官一边看着藤椅和烛台的位置,一边说:

“应该是这样没错。”

“烛台原本放在什么地方?”

“通常都是放在架子上面,可以当作装饰品。”

立花茂树指着墙上的架子,架上有一个如明信片大小的桌上型月历,月历左侧有一座和桌上的烛台一模一样的青铜烛台,这个烛台上面还插了一支新的蜡烛。

山下警官看了看这两个烛台说:

“桌上有烛台为什么没有蜡烛?”

“那支蜡遗落在矢崎的命案现场。烛台是一对的,没理由只带其中一座烛台出门。”

日比野警官终于明白其中的关联,开口说:

“原来如此,真是有意思……近藤,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

“啊!对呀!”

近藤刑警走向桌边,拿出手帕包住烟斗,放在嘴边吸了两、三口说:

“这支烟斗的确堵住了。”

“这样的话……金田一先生,不论津村真二的钥匙掉在哪里,他昨天晚上应该有回到这栋别墅才对。”

“嗯,应该是这样。”

日比野警官走到金田一耕助身边,看了一眼散在地上的三根火柴棒。这三根火柴棒中,有一根是红色,两根是绿色的,其中一根绿色火柴棒折成两半,看起来像是跟慎恭吾工作室里发现的火柴棒出于同一个火柴盒。

“慎恭吾坐在这里排火柴棒,而烛台的位置是这样的,这么一来……”

日比野警官说着又看向那把靠背和座椅部位有粗布套椅垫的简陋藤椅,他盯着椅垫许久,用手指摸着椅垫说:

“金田一先生,你看这个……”

只见日比野警官的手指头上沾着茶褐色的鳞粉。

(慎恭吾应该是在这里遇害的,他坐在这把藤椅上排火柴棒,想对坐在对面的人说明事情,但就在说明的过程中,喝下搀有氰酸钾的饮料……

既然桌上有烟斗,表示津村真二昨晚曾经回到这里;慎恭吾的死亡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津村真二应该来得及赴这个约会。

可是,津村真二现在在哪里呢?)

“立花,津村先生会不会开车?”

日比野警官问道,而这也是金田一耕助心中的疑问。

“会,老师有一辆丰田的可乐娜轿车。”

“但是那辆车不在这里。”

“事情是这样的。老师虽然住在这里,不过他经常往返东京。前阵子老师开着他最喜欢的丰田可乐娜回东京,结果和别的车撞上了……”

“一定是他撞别人,津村这个人就是这样。”

筱原克已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笑容。

“听说那次撞得不轻,车子不知送到什么地方修理。老师说不能拿这次现代音乐庆典开玩笑,所以改搭火车来轻井泽。对了,津村老师究竟怎么了?我刚才听日比野先生说慎先生昨晚被人杀害的事,难道这件事和津村老师有关?”

立花茂树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激动。

过了一会儿,日比野警官一字一字、谨慎地说:

“津村先生可能杀害慎恭吾先生……”

“这真是大荒谬了!”

立花茂树和筱原克已同时大叫出声,筱原克已抢先说:

“津村连一只小虫,不,是连一只飞蛾都不忍心杀死,怎么会……”

立花茂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激动的情绪,说道:

“而且津村老师隔了许久才见到慎先生……是我带慎先生去见老师的,所以我知道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在昨天晚上杀害一个跟他许久未谋面的朋友,除非坟老师是笨蛋,不然就是疯了!”

“津村先生有氰酸钾吗?”

一旁的金田一耕助问道。

“津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危险的东西?再说氰酸钾也不是普通人随便能拿到的。”

“这么说,慎先生是被氰酸钾毒死的罗!昨天津村老师与慎先生见面一事,是慎先生主动来访津村老师完全没有预料到慎先生会来找他;就算见面之后突然萌生杀意,也不可能随时就能取得氰酸钾,以井泽的葯房随随便便就把这种东西卖给客人吗?如果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立花,你打算怎么样?”

山下警官笑着问。

“我就要告发轻井泽的警察,说他们取缔不力……,在我告发警察之前,我还会跑去葯房买一些氰酸钾,毒死那些认为津村老师是杀人凶手的人!”

立花茂树说完,扑进筱原克已的怀里嚎啕大哭。

只贝山下警官神情严肃地说:

“立花,全国警察都极力防止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关于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日比野,这件事看来并不单纯,必须审慎处理。”

“如果……津村先生有自杀的念头,会不会因此准备氰酸钾?”

“日比野警官,你把津村和凤千代子离婚的事看得太严重了。津村是个乐天派,别人可能会以为他因此而苦恼,但那不过是他装出来的。其实津村非常自得其乐呢!”

“筱原理事说的没错。如果老师因为轻生而准备氰酸钾,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这件事呢?他是个大而化之的人,而且非常善良……”

这时,金田一耕助插嘴道:

“立花,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不要太在意,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刚才日比野先生说的话,让我想起田代信吉。”

“田代怎么了?”

“田代信吉去年跟一位女子殉情,结果对方死了,他却获救。后天就是那位女子的忌日,田代这时候来到轻井泽,你认为他是来吊祭那位女子,还是想跟随那位女子的脚步?”

“我一看到他就有这样的念头,如果他也有这种想法,很有可能会再做傻事。金田一先生,这件事和命案有关联吗?”

“去年田代因为葯物准备不充分,以致于自杀不成,他或许会因此而自责。如果他打算再度自杀的话,会不会准备一些像氰酸钾之类的剧毒?立花,我并不是说津村先生用田代带来的氰酸钾毒害慎先生,但这实在太荒谬了……田代有什么动机杀害慎先生呢?”

“田代应该不认识慎先生,至少在昨天以前……”

“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目前我们只知道这里是命案的第一现场,津村先生应该曾经回到这里,以及田代可能从窗外目击到一些事情……立花,只有你同时认识津村先生和田代,我希望你能尽力协助警方办案,若是有他们两人的消息,请尽快联络警方。”

立花茂树哽咽地说:

“金田一先生,我相信津村老师是无辜的,我在这里对你承诺,如果我有他们两人的消息,一定会跟你联络。”

“谢谢你。对了,立花,客厅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昨天以前还在,现在却不见踪影的?”

“我从刚才就一直注意这件事,架子上放月历的地方,应该有一个装着匈牙利音乐家——巴脱克照片的相框,津村老师是巴脱克的崇拜者。”

“那个相框有多大?”

“不是很大,就像一般b6的杂志那么大。”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立花茂树看看四周之后说:

“就这样了,桌上型月历通常都放在架子的角落。”

“谢谢你。日比野先生,你还有问题吗?”

日比野警官和近藤刑警商量了一会儿才说:

“我们到屋子后面确认一下是否丢了什么东西。筱原先生,请。”

主人未归

他们在客厅后面一间和式房里,发现一个手提箱扔在枕头边,里面有津村真二昨晚指挥时穿的白衬衫、蝴蝶结和黑色外套。从这点来研判,津村真二昨晚一定曾经回到这里,而且他打扮成立花茂树形容的杀手模样,就此消失无踪。

厨房里收拾得非常干净,这对单身汉来说倒是挺稀奇的。

“金田一先生,这个……”

近藤刑警从碗橱架取下一个火柴盒,为了怕破坏火柴盒上的指纹,他用手帕小心包着。火柴盒像明信片一般大小,正、背面印着赠送的商店名字和一些图案,但是商店的名字和刚才在慎恭吾家里发现的不同。

近藤刑警推开火柴盒的一端,里面的火柴棒确实是和散落在客厅里的火柴棒,以及慎恭吾工作室里发现的火柴棒属于同一种。为了慎重起见,近藤刑警还特地推开火柴盒的另一端,里面的火柴棒是绿色的头。

“近藤,把火柴盒上的指纹采下来,说不定上面有被害人的指纹。”

“客厅里一定也有留下指纹,因为被害人并没有戴手套。”

(但是打扮成杀手模样的津村真二却戴着手套。)

想到这里,金田一耕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立花,津村先生自己做饭吗?”

金田一耕助回头看着立花茂树。

“是的,老师在东京也是自己做饭吃。”

“他的厨房都弄得这么干净吗?”

“不,老师虽然在工作上要求很严格,却不喜欢做家事。”

立花茂树看着这间干净的厨房也觉得有些意外。

“这里有喝威士忌用的酒杯和一般的茶杯,却没有威士忌酒瓶,这是怎么回事?津村先生平常都喝威士忌?还是喝别的酒?”

“津村总是喝洋酒,最喜欢喝黑牌的‘约翰走路’。”

筱原克已加以说明。

“可是这里并看到威士忌的酒瓶,平常老师总是把威士忌放在碗橱架上,难道说……昨天晚上老师把酒瓶收进后面的冰柜里?”

“后面的冰柜是指……”

日比野警官立刻问道。

“储藏室的后面不是紧靠着山崖吗?山崖下面正好有一个洞穴,老师总是将生鲜食品贮藏在那里;刚才我有看了一下,因为山崖坍方,洞穴被堵起来了。”

“山崖坍方把洞穴堵起来……我们去看看吧!”

由于厨房的门上了锁,一行人必须由前门绕到后面去。

厨房门口左侧是浴缸的加热口,它的对面是一间小型储藏室,只要从后面用力推一下,整个储藏室就会向前倾倒。

储藏室的后面有一块宽约两公尺的带状空地,由于后面紧邻的山崖坍方,几乎有五公尺长的地方都埋在土堆里,还有三棵倾倒的树木掉落到山崖下。

“洞穴在哪一边?”

“在那边,就是储藏室的正后面。”

“那个洞穴很大吗?”

“稍微弯身就可以走进去,听说是天然形成的洞穴,里面就像冰窖一样冰凉,所以津村都是把这里当成冰箱使用。”

在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下,可以清楚看见那个地方因为崖壁坍方、树木倾倒,根本无法靠近。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钟了,津村真二尚未返家,一身杀手装扮的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而田代信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化妆舞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