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舞会》

第17章 有趣的众生相

作者:横沟正史

警察是骗子?

笛小路笃子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感到客厅里吹进一阵阵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冷风。

(该不会是自己年纪大了……)

刚才在饭厅用餐时,笃子并不觉得气氛如此凝重。其间,每个人都不忘奶奶长、奶奶短地招呼她,不论是从高原饭店请来的外烩师傅,还是跟自己已经没有姻亲关系的媳妇,也主动跟她聊天。

在用餐时,说最多话的莫过于樱井铁雄和村上一彦,这两人在谈笑之间还不忘把话题拉到笃子身上。现场除了的场英明是头一回见面之外,其他人笃子都认识,所以气氛还算融洽。

他们在谈论明天将要举行的高尔夫球赛,去年和今年由飞鸟忠熙主办的高尔夫球赛都是在这个月的十五日举行,笃子今天在车上有听到樱井铁雄说起这件事。

每个人都准备参加这次的高尔夫球赛,大伙谈起来都没有什么忌讳,只有美沙说她也要参加这一点,令笃子感到有些困窘。

“可以吗?奶奶,请你让我担任美沙的教练好吗?美沙实在是个打高尔夫球的人材呢!”

听到村上一彦这么说,熙子和樱井铁雄也连忙帮腔

“阿姨,你说好不好呢?美沙就由我来照顾。”

村上一彦说话的语气是那么开朗,只见风千代子微微一笑说道:

“我个人没有什么意见,因为美沙都是由她奶奶在照顾。”

他们围坐在长方形的餐桌边,飞鸟忠熙坐在餐桌的正面,对面是凤千代子,这是男女主人招待客人的正式坐法。

飞鸟忠熙的右边是笛小路笃子,旁边依序是熙子和村上一彦;笃子的对面是的场英明,接下来是樱井铁雄、美沙。

在场每个人都希望美沙能出席这场高尔夫球赛,也赞成由村上一彦担任美沙的教练,所以笃子不再坚持己见,答应让美沙参加明天的比赛。

飞鸟忠熙的眼角始终带着微笑,没有对这件事表示意见。用餐的过程中,由多岐和年轻的女佣登代子为大家服务,并没有见到秋山卓造的人影。

明天就是笛小路泰久的忌日,笃子虽然对他没有什么情感,但毕竟曾是一家人,因此她决定为笛小路泰久举行一场法会。

当话题转到“莫本桥达洛”时,的场英明又滔滔不绝地“开讲”了。

笃子注意到飞鸟忠熙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因此聚精会神地听着的场英明讲述的内容。之后她觉得飞鸟忠熙非常向往那个地方,心里不禁揣想:飞鸟忠熙若想去考古,凤千代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用餐完毕后,大家移座到客厅,笛小路笃子心想该向主人告辞了,可是才刚吃完饭就走人未免太失礼了,因此将这个念头压下来。

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僵硬,而笛小路笃子从刚才开始就对“金田一耕助”这个人感到有些纳闷。

飞鸟家的客厅十分宽敞,挑高的天花板中央有一座吊灯,墙壁上装饰着牵牛花造型的西式壁灯,室内光线有如白昼一般明亮;客厅里还有一张扇形靠背的藤制安乐椅和藤制小茶几,这样的陈设给人一种舒适、沉静的感觉。

笛小路笃子之所以不便向飞鸟忠熙告辞,是不想破坏如此恬静的气氛。

大伙从饭厅移到客厅之后,每个人自行找个聊天的对象,笛小路笃子的对象是熙子,熙子问起今天发生的交通意外。

这时候,多岐走进来对飞鸟忠彦说:

“少爷,金田一耕助先生打电话来找您。”

多岐说完,在场所有人都停止交谈,直直盯着飞鸟忠熙看。

飞鸟忠熙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

“知道了,我去那边接电话。”

客厅里的桌上型电话放在一个附轮子的推车上,可以推着电话到客厅任何角落听。然而飞鸟忠熙却决定去别的房间接电话,难免让人感到好奇,客厅里的谈话也因此告一段落。

“一彦哥哥,那位是客人吗?”

敏感的美沙察觉出现场的气氛不太对劲,压低嗓门问道。

“没什么,你不用担。”

村上一彦小声地安慰她,可是他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像先前那般开朗。

笛小路笃子出于本能地观察现场每个人的表情,她发现除了自己和美沙以外,其他人都知道金田一耕助这号人物;而且当每个人听到“金田一耕助”这个名字时,纷纷露出紧张的神色。

十分钟后,飞鸟忠熙走回自己的位置上,笛小路笃子想趁这个机会起身告辞,但是飞鸟忠熙却早一步伸出手制止她。

“笃子夫人,不好意思,请你再多待一会儿。刚才那通电话……是从你家打来的。”

“你说那通电话是从我家打来的?”

“嗯,是从你樱泽的别墅打来的。”

“从我家……这、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刚才我就想说出来,不过夫人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

“究竟是什么事?”

“今天早上有人发现慎恭吾惨死在轻井泽。”

笛小路笃子沉默了好一会儿,静静地凝视着飞鸟忠熙的脸庞,她的背脊渐渐僵硬起来,一双眼睛射出宛如秃鹰般的锐利目光。

经过一阵冗长的沉寂,笛小路笃子终于开口问:

“又是在神门水池那儿吗?”

“不,不是在神门水池,慎恭吾被人发现惨死在他自己的别墅内。”

“怎么死的?”

“被人用氰酸钾毒死。”

慎恭吾被人用氰酸钾毒死这件事,连樱井铁雄和熙子都不知道。

他们两人屏住气息,不发一语,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

“慎先生是自己服下氰酸钾,还是……”

“这个部份目前还不确定,不过警方认为很有可能是死于他杀。”

“可是这件事跟我们的别墅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嘛……因为是透过电话联系,我也不十分清楚,只知道警方想调查津村真二的事情。你知道津村先生来这里参加星野温泉音乐庆典的事吗?”

“去年他不也在这里办过音乐活动吗?”

“因此警方特地从命案现场赶到星野温泉那里,不过听说他们并没有找到津村先生。对了,一彦,你刚才说立花也在星野温泉那里?”

“是的,立花怎么了?”

“对不起,请问那个叫立花的人是……”

“立花是一彦高中时代的朋友,也是津村先生的学生。听说立花是这次音乐庆典的主持人,他知道津村先生住的别墅位于何处。津村先生好像跟去年一样,仍然住在浅间隐。”

“那里是出租别墅。”

笛小路笃子的视线一直盯着飞鸟忠熙,脸上的表情也没有改变。

“哦,是这样啊!警方已经在立花的带领下到了浅间隐,可是那里没有津村先生的踪影,因此更加深警方对津村先生的怀疑,刚才金田一先生在电话里就是提起这件事。”

飞鸟忠熙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应该不是不小心说溜嘴,他做事一向很有分寸,难道是有意让在座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件事?

“对不起,请问金田一先生是什么人?”

“您不知道金田一先生?”

“我早已不过问世事,我现在最大的快乐便是将美沙养育成人,安安静静地度完余生就心满意足了。”

笛小路笃子最后这句话似乎说得有些多余。

“啊!我没有别的意思。金田一先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是个非常有名的私家侦探……”

一谈到金田一耕助,飞鸟忠熙突然变得非常起劲。

“由于我想了解从前年到去年所有事件发生的详细经过,于是委托金田一先生调查一下,我想夫人应该也略有耳闻。两、三天前我们在这里见过面,金田一先生说他会考虑这件事,没想到今天早上又发生这件命案,我再次请求他,他这才点头接受我的委托,并且到命案现场查看。”

“你也去过命案现场吗?”

“我和千代子一起去的,因为她一个人不敢去。金田一先生也有去那里。”

“一彦也去了吗?”

“没有,我今天不是跟美沙在一起吗?”

“你只知道发生命案?”

笛小路笃子一副责备的口吻。

“是的,我是听秋山叔叔说起这件事,秋山叔叔到南原去接金田一先生……我们昨天晚上也……”

笛小路笃子打断村上一彦的话,她的声音十分尖锐。

“金田一先生住在南原吗?”

“嗯,听说他住在南原的南条诚一郎先生的别墅家,正好就在隔壁……奶奶,你怎么了?”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笛小路笃于脸上竟露出温色,当她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时,立刻将紧闭的双chún微微张开,露出一丝笑容。

“飞鸟先生,你认识或听过等等力先生吗?”

“奶奶,你说的‘等等力先生’,不就是今天跟你从长野原一块儿坐车回到这里的人吗?”

樱井铁雄按着藤椅的扶手站起来,他看到笛小路笃子的脸色十分难看。

“是的,我们从上野就坐同一班车,他还提到要去南原的南条诚一郎先生的别墅。”

“您不知道他的全名吗?”

“夫人,那个人的身高是不是跟我差不多,而且长得风度翩翩?”

的场英明在一旁说道。

“是的,的场先生认识这个人?”

“飞鸟先生不认识这个人吗?”

“我完全不认识这号人物,他很有名吗?”

“就某种意义而言,他算得上是一位有名的人物。他是金田一先生最有名的搭档——警政署搜查一课的等等力警官。”

笛小路笃子一听,登时僵坐在椅子上,只见她紧紧握住黑色购物袋的绳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我跟等等力警官有过一面之缘,听说他是个手段非常高明的人。金田一先生和等等力警官两人经常相互利用、各取所需,所以在某方面来说,他的确称得上是有名的人物。”

飞鸟忠熙似乎想说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三缄其口。

“奶奶,等等力警官在火车上跟你谈了不少话,他有没有提到他在警政署工作的事?”

笛小路笃子没有回答樱井铁雄的问题,此刻她的心中充满被骗的感觉。

“叔叔,你刚才说津村老师不在家,那么金田一先生为什么会去樱泽?”

村上一彦机灵地转移话题,现场紧张的气氛获得缓解。

“他们说想过来这里请教美沙一些事情,现在应该已经出发了,为了怕与美沙错过,所以特地先打通电话告诉我这件事。”

大家听了都忍不住转头看着美沙,只有笛小路笃子没有看她,这反而让美沙觉得不白在。

“美沙你……”

凤千代子忍不住开口询问,却被飞鸟忠熙制止。

“千代子,这个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他们只是想问美沙两、三句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俩只说了三分钟左右的话;便看见多歧站在门口说:

“金田一先生已经到了,另外还有两名警察。”

登门拜访

一听到多岐的话,飞鸟忠熙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

金田一耕助的身影旋即出现在门口,他的装扮依旧是那么“率性”。

“抱歉,打扰各位的聚会,请多包涵。”

当笛小路笃子得知这位穿着皱巴巴的裤子,加上一头乱发的男人就是金田一耕助时,整个人顿时陷入椅子里,眼里充满极不友善的眼神,表现出一副不合作的态度;她还用锐利的目光搜寻等等力警官的人影,可是却只看到日比野警官和近藤刑警。

“不好意思,金田一先生,今天辛苦你了。来,我为你介绍一下。”

笛小路笃子看着飞鸟忠熙这么显赫的人物竟对金田一耕助放下身段、大献殷勤,感到非常惊讶,她眼中的敌意也越来越深。

“这位是美沙的奶奶——笃子夫人,那一位就是你们要找的美沙。”

当飞鸟忠熙叫到美沙时,她立刻从椅子上起身,以一种迷惑的眼神看着金田一耕助的乱发。

飞鸟忠熙介绍完之后,美沙连忙低头问候一声,然后保持低头的姿势。

金田一耕助笑着准备开口时,笛小路笃子立刻出声问:

“金田一先生,你说美沙怎么了?她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孩子……”

“我们只是要请教她两、三个问题……美沙,待会儿再问你。”

“金田一先生,听说你认识的场教授?”

飞鸟忠熙没有将笛小路笃子的情绪放在心上。

“我曾经去请教过的场教授一些问题,一彦则是前不久才见过。”

“接下来是我的女婿樱井铁雄,旁边那位是我的女儿熙子。”

这时候,村上一彦心里不禁想着:

(叔叔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金田一耕助要来这里,所以刻意把相关人员都找来?如果是这样,的场教授和自己还无所谓,那么熙子姊和姊夫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俩也和这次的命案有关?)

樱井铁雄面带笑容,坐在安乐椅上看着金田一耕助;熙字则很有礼貌地跟金田一耕助点头寒暄,然后不知所措地玩弄手帕。

接下来,金田一耕助为大家介绍日比野警官和近藤刑警。

笛小路笃子记得近藤刑警,去年他曾经到吉祥寺拜访过她。近藤刑警笑着跟笛小路笃子打招呼。

“金田一先生,你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呢?如果要请大家一个一个到别的房间谈话,我已经准备好一间小房间了。”

“我想还是不要麻烦大家了,坐在这里谈感觉上比较轻松。日比野警官,你认为如何?”

“一切由金田一先生做主,我只想跟风女士私下谈一会儿。”

“没问题,我一定会全力配合警方办案。”

“那么……先从什么地方谈起呢?”

金田一耕助坐进安乐椅,抬头看着挑高的天花板。

“日比野警官,在你问美沙之前,是不是可以将发生在浅间隐的事情跟在座的人说明一下?反正明天的早报也会刊出这件事。”

“好的。今天早上飞鸟先生和凤女士曾看到慎恭吾的尸体,所以你们也知道在那样的状况下,我们一度以为那间工作室是命案的第一现场。”

飞鸟忠熙和凤千代子似乎松了一口气,在他们两人想开口说话时,日比野警官接着又说:

“但是,金田一先生认为命案的第一现场可能不在那间工作室。死者有一辆小轿车,昨天晚上六点过后,死者曾经开车去某个地方,我们怀疑他在那个地方服下氰酸钾,然后凶手利用死者的车子将他载回那间工作室。”

日比野警官深度近视眼镜后面的双眼,正目不转睛地解读飞鸟忠熙和凤千代子脸上的表情。

“我们至今仍不清楚命案的第一现场究竟在何处,飞鸟先生和凤女士也知道我们现在急于找到津村先生,但是星野温泉那边却不知津村先生的踪影,这一点连音乐庆典的主办单位也觉得很奇怪,因此筱原克巳和立花茂树……对了,一彦,立花茂树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立花有没有提到我的事情?”

“我们没有问立花,刚才金田一先生打电话给飞鸟先生时,我们才知道你们两人的关系。”

“原来如此,那么接下来呢?”

村上一彦尊重在场每个人的感受,连忙催促日比野警官继续说下去。

“我们听了筱原先生和立花的谈话后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在立花的带路下去了趟浅间隐,可是津村先生并不在那里,我们同时发现他的别墅有可能是命案的第一现场。金田一先生,这样说可以吗?”

“嗯。各位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日比野警官。”

于是,飞鸟忠熙神情严肃地问道:

“这么说来,昨晚慎先生曾经去过浅间隐的别墅喽!津村先生在那里用氰酸钾青害慎先生之后,再把他的尸体装进车里运回矢崎,好让矢崎的工作室看起来像是命案的第一现场。这样说对吗?”

“到目前为止应该是这个样子,而且时间也非常吻合。慎先生的死亡时刻是在昨晚九点到九点半之间,可是……”

接着,日比野警官简单地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立花在旧遭入口处让津村先生下车,当车子在六本过附近折返回来时,正巧碰上停电;昨晚是从八点零三分开始停电,所以立花大概是在八点左右让津村先生下车。停电之后,有人曾在旧道买了一把手电筒,这一点我们已经查出来,买手电筒的人正是津村先生,由此推论,津村先生应该是在八点三十分左右回到浅间隐,而且那里也有他曾经回去的证据。”

日比野警官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凤千代子身上。

“可是……就这样下结论的话,未免言之过早。”

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中,樱井铁雄这番言论教人备感意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化妆舞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