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舞会》

第21章 高尔夫风云

作者:横沟正史

一彦的心机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村上一彦打完外场六号洞,慢慢走回俱乐部,他的组员是樱井铁雄和熙子。

村上一彦今天的成绩并不理想,有八杆越过果岭;相反的,樱井铁雄却有很不错的成绩。熙子的成绩比村上一彦更糟,两人挥杆落空的次数相当多。

“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回事?”

由于失误次数太多,樱井铁雄不禁皱眉问道。

“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

“我是个感觉相当敏锐的人,不像姊夫那么容易‘放宽心胸’。”

“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这么紧张,当心引起金田一先生的怀疑。你是不是发现到什么事情?”

“别说那么多废话,让我静一静……啊!气死我,又完了。”

“哈哈哈!你到底想把球打到哪里去?”

村上一彦现在心浮气躁,根本没办法专心打球,小白球虽然飞向空中,可是却偏离目标甚远。

熙子什么话没说,她大半时间都在水洼地附近努力。

“你们两个打得这么糟,害我也没心思打了。昨晚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什么事……虽然我不认为叔叔会出状况,但却在半夜里醒了三次,听说秋山叔叔一夜都没睡。”

“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留在‘万山庄’过夜。”

“我不是说过了吗?”

昨天晚上村上一彦和的场英明都在“万山庄”留宿,当他们把事情告诉秋山卓造后,秋山卓造一个晚上都不敢阖眼。

“可是爸爸却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熙子,爸爸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

熙子今天跟往常不太一样,几乎没说什么话。

村上一彦也注意到她有点不对劲,不过他并没有询问缘由。

“爸爸一向沉得住气,而秋山像私人保镖一般跟他跟得紧紧的。”

“不知道爸爸的成绩如何?要是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分数却不怎么样的话,那就很奇怪了。”

熙子尽量以轻松的谈话方式掩饰内心的疑虑。

飞鸟忠熙和凤千代子、的场英明分在一组,他们应该已经打到前面的球场了,而且一路上都有私人保镖——秋山卓造陪在身边。

尽管这座球场只有十二洞,但由于附近都是高低起伏的地形,所以算得上是高难度的球场。

“啊!那不是美沙吗?”

打完六号洞后,熙子小声地说着。

美沙此刻站在俱乐部前面向他们挥手,她今天穿着一件红底黄条纹的毛衣,围上一条粉红色的围巾,看起来非常可爱。

尽管美沙和他们三人挥手打招呼,可是她的表情还是有些顾忌。

村上一彦走在最前面,他一看见美沙,原本严肃的脸庞立刻露出笑容。

“嗨!美沙,你来啦!”

村上一彦赶紧看看四周,不过并没有发现任何“保镖”。

“真可怜,那孩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听樱井铁雄这么说,熙子连忙问道:

“你是指津村先生的事吗?”

“嗯。”

“那根本是无稽之谈,津村先生怎么可能对美沙下毒手?”

熙子没留意樱井铁雄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正用力地向美沙挥手。

不久,他们一行人来到俱乐部前面。

“美沙,你来啦!奶奶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奶奶只说:‘你去吧!’”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熙子嘴上这么说,却给人一种不诚恳的感觉。

顷刻间,她也注意到这一点,连忙又说:

“美沙,你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我在家吃的。”

这个俱乐部有二十个会员,大部份会员都在草坪上练习挥杆,另外有三名便衣刑警在俱乐部外面监视,其中一人便是古川刑警。

目前只有飞鸟忠熙这一组人还在餐厅里用餐,秋山卓造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吃着香喷喷的咖哩饭。

坐在飞鸟忠熙对面的是金田一耕助和一位身形高大的人物。村上一彦看见金田一耕助边喝咖啡边抽烟时,不禁张大眼睛看着他说:

“金田一先生,你也来啦!”

“既然你那么诚恳地邀请,我们岂有不来之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用餐了。”

凤千代子一张脸正埋在眼前的盘子里,而飞鸟忠熙已经用餐完毕。

“没什么,我已经吃完了,的场先生大概还没……”

“我还好,倒是凤女士,你可别被饭噎到了。”

“呵呵呵……我没事。”

“真是不好意思。樱井先生,听说这位警官昨天承蒙你照顾了。”

村上一彦和熙子吃惊地看着坐在金田一耕助旁边的男子。

等等为警官穿着一件白衬衫,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像是警察。

“樱井先生,昨天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是我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您是警政署的人员。”

“关于这件事,昨天晚上我已经被金田一先生数落好一阵子。其实我不是有意隐瞒身分,只是没机会作自我介绍,总之……真的是很抱歉。”

“他这个人对身为一名警政人员非常自豪,这件事还请你多包涵。各位请继续用餐,一彦,你们正要去吃饭吧!那我们先离开一会儿。”

“金田一先生,没关系,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餐。姊姊,我们在这里吃饭;美沙,过来这里,我去帮你拿红茶和蛋糕。”

“一彦哥哥,谢谢你。”

这时,樱井铁雄坐在等等力警官旁边问:

“警官,有什么收获吗?”

“你说的‘收获’是……”

“我是指昨天你和笛小路奶奶、我,三人一起坐车回到这里,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收获?”

“这个……樱井先生,这里发生这么重大的案件,我得具备千里眼和顺风耳的能耐,以及狗鼻子一般的灵敏嗅觉才能找到线索,可是到日前为止,我还是一无所获。”

“我是无所谓,可是笛小路奶奶气得不得了,她怀疑你故意跟踪她。”

“怎么可能!”

“不论是或不是我都不在意,因为我有非常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姊夫,也难怪你会这么说,因为你是‘快乐蜻蜒’嘛!”

“快乐蜻蜒”是樱井铁雄的绰号,坐在对面的村上一彦对他调侃道。由此可以看出,村上一彦虽然正在用餐,却也相当注意周遭的一切。

“这跟‘快乐蜻蜓’有什么关联吗?”

“我是个推理小说迷,依据我看推理小说的心得,在命案发生时,愈是有充分不在场证明的人愈可疑。”

“根据爱因斯坦的说法,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时空。如果我灵魂出窍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飞鸟忠熙吃完饭后,一边轻松地抽着烟,一边不露痕迹地观察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当他听见樱井铁雄的论调时,不禁开怀大笑。

“铁雄,你又在提起那个老掉牙的法则了,没有人会相信你有灵魂出窍的本事。”

“所以我根本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要是我真的像六条御息所(注:传说中鬼魂出没之处。)里的灵魂出现在各位面前,肯定大家都会被我吓坏了。”

所有人一听都忍不住捧腹大笑。飞鸟忠熙静静地观察熙子的反应,而美沙则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的场英明开口说:

“警官,你知道笃子夫人吗?”

等等力警官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的,我曾经见过她一面,所以有些印象,当时我还在想怎么会这么巧。凤女士……”

“是。”

“下回你遇到你婆婆的时候,麻烦代我向她说声对不起。”

“好的。”

“这样你不是对我们大家都有印象了吗?”

樱井铁雄担心地说着,大伙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只有村上一彦严肃地说:

“姊姊,你得把姊夫管紧一点,要是放任他这么说下去,我看他什么话都会说出来呢!”

“不要紧。一彦,铁雄就喜欢说些笑话逗大家开心,你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彦,你应该了解他。”

这个时候,熙子突然变得开朗起来。她继续说道:

“金田一先生,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要不要下场挥几杆?”

“樱井太太,不瞒你说,坐在这里的等等力警官的运动细胞比我发达,我跟他提起今天这里会有一场比赛,因此他决定前来负荆请罪,于是我就自作主张带他来这里。还好,南条先生也打高尔夫球,我们自备了一套球具,只是不知道警官的球技如何。”

“金田一先生不下场挥几杆吗?”

“我只想静静地当一名观众,欣赏各位的球技。”

“唉哟!这挺可怕的。一彦,你这位总干事打算把金田一先生安排在哪一组?”

“就在我们这一组吧!反正我们是最后一组,无所谓啦!我可以一边追赶各位的分数,一边教美沙打高尔夫球。”

“一彦,我看金田一先生还是跟我们同一组吧!”

飞鸟忠熙一脸纳闷地说。

“叔叔,已经有秋山跟在你身边,所以我们都比较放心。我想金田一先生还是跟警官同一组比较好。”

“这么说来,他们不就会看到我‘不怎么样’的球技了吗?”

“姊夫放心,反正你又不能变成六条御息所里的幽灵。”

现场没有一个人因为这个笑话而笑出声。

这样的分法实在非常奇怪,飞鸟忠熙向来不会将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但是凤千代子脸上的表情就僵硬多了。

他们心里都在质疑金田一耕助和村上一彦从昨天晚上就非常有默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色盲

下午一点多,第一组人走向球场了。参加的人员除了新加入的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和美沙之外,总共是二十一人,分成六组。

飞鸟忠熙的对手是凤千代子、的场英明和秋山卓造。由于每一队出发的时间相隔六分钟,所以从第一组出发后,到最后一组出发的时间大约隔了三十分钟。

村上一彦是个开朗的大男孩,他在打球的时候相当照顾美沙,并从俱乐部准备的球具中,为美沙选择适合的球杆、运动鞋。

“一彦,那就麻烦你照顾美沙……”

凤千代子来到美沙身边为她整理衣服。

“美沙跟去年比起来,又长大许多了。”

“嘻嘻……”

美沙很高兴地笑着。她一离开笃子的身边就显得非常快乐,总给人一种活在阴影下的感觉。

轻井泽的天气相当靠不住,明明早上天气还那么晴朗,但当他们走到内场时,竟看见一朵乌云飘过来,近在眼前的离山已经笼罩在浓雾里。

“一彦,美沙就拜托你罗!”

凤千代子和飞鸟忠熙、的场英明大约一点半左右一起出发打球,秋山卓造和球憧跟随在一旁,两名便衣刑警也不露痕迹地跟在后面。

六分钟后,另一组人员出发了,古川刑警加人这一组。

金田一耕助目前还弄不清楚村上一彦的意图。

(他为何叫我今天来参加这场高尔夫球赛呢?)

“当你观看别人打高尔夫球的时候,说不定会给你一些启发……”

这是村上一彦昨天晚上说的话。

(难道村上一彦故意叫我观察这些人打高氏夫球的姿态,从中了解每个人的个性,进而推测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可是在高尔夫球场中,根本不容易做到这一点啊!因为打高尔夫球不同于下象棋、围棋,与赛者并非齐聚一堂,而是分成好几组……)

与这些命案最有关系的凤千代子、飞鸟忠熙编在同一组,他们又早六分钟出发,根本无法观察他们两人打球的姿态。

金田一耕助与村上一彦、樱井铁雄、熙子编在同一组。

(莫非一彦要我观察樱井铁雄和熙子?)

下午从第七洞开始开球。根据球场简介,七号洞有三百六十八码,在两百二十码的左侧有一座树林,挥杆时最好将球朝右边水池的左边打去。

樱井铁雄把球打过果岭,所以那颗小白球已经进入禁止打球的区域;反观熙子就打得非常顺利。

村上一彦一方面要打球,另一方面还要当美沙的教练,因此格外辛苦;不过他的成绩比上午理想,这三人的球运一到下午似乎全变了。

等等力警官刚开始对场地不熟悉,不过他的球技不错,很快就恢复应有的水准。

金田一耕助穿着一双布鞋走在草坪上,细心地观察每个人,可是却一无所获。有时他还会提出一些外行人的问题,弄得等等力警官脸上无光。

当熙子打到八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1章 高尔夫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化妆舞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