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舞会》

第22章 迷雾枪击事件

作者:横沟正史

雾里的黑影

台风过境后,轻井泽的天气仿佛从夏天转变到秋天,一到晚上便开始起雾,而且越来越浓。位在树林中的“万山庄”此刻灯火通明,灯光在浓雾中显得昏暗、模糊,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

屋外的浓雾集结成水滴,开始从树梢上落下雨滴的声音,使屋里每个人心里升起一波波诡异、不安的情绪。

昭和三十五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八点,整个“万山庄”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在昏暗灯光中进进出出的人们,心情都十分凝重。

那间灯火通明的客厅里映出三道人影,其中有两人围着藤制小茶几下围棋,他们是等等力警官和山下警官,金田一耕助则坐在一旁观战。

不知道金田一耕助是真的在观战,还是另有心事,只见小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盛满了烟蒂。

这三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位警官下围棋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遥远;在明亮的客厅里,他们三人就像是正在祈福的虔诚信徒一般安静。

金田一耕助没有预料到凶手拥有手枪,可说是一项严重的失误。

但是凶手以同归于尽的决心狙击飞鸟忠熙,这一点更教金田一耕助觉得不可思议。要是飞鸟忠熙有个三长两短,金田一耕助背负的责任就更大了。

现在,金田一耕助必须将整个事件从头到尾思索一番,因此他身旁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堆积如山了。

刚才村上一彦从医院里打电话回来说,飞马忠熙已经脱离险境,不但取出子弹,也顺利输过血了。

听说飞鸟忠熙的神志清醒,手术结束后,他还回头对的场英明说:

“我欠了老师两个人情。”

当凶手开枪射击飞鸟忠熙的时候,他正站在十二号洞的果岭上,他是那一组最后一个挥杆的人。

小白球到洞口的距离不过三码,飞鸟忠熙打算一杆进洞,所以在挥杆的时候显得格外小心谨慎。他两手握着球杆,身体稍微向前倾的姿势,正好给凶手最佳射击的机会。

的场英明就在他身边,另外两名刑警则站在果岭下面。那一带的雾气似乎特别浓,教人伸手不见五指。

那时,秋山卓造的对面有一道黑影,但由于雾很浓,那道影子移动得非常缓慢,他们以为是便衣刑警,因此没有人将那道黑影放在心上。

就在飞鸟忠熙准备挥杆之际,果岭尽头先是响起一声枪响,接着一道白色闪光划破浓雾,迎面射来。

下一秒钟,只见飞鸟忠熙的身子稍微倾斜了一下,随即倒下来。

站在飞鸟忠熙身边的的场英明低叫一声:“危险!”然后飞身将飞鸟忠熙扑倒在草坪上,若不是这样,第二发子弹肯定会夺走飞鸟忠熙的性命。

飞鸟忠熙说他欠的场英明两个人情,这就是其中一个。

第二声枪响和飞鸟忠熙倒在草地上几乎是同时发生,所以凶手或许以为自己狙击成功;在他转身逃跑的时候,凤千代子本能地向前跑了两、三步,她在雾中看到狙击手的装扮。

那个人戴了顶黑帽子,一副黑色太阳眼镜,围着黑色围巾,手上还戴着一双黑色手套,从头到脚俨然一副杀手装扮。

尽管如此,凤千代子无法辨认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津村真二,那道黑影就像浓雾中的一道黑烟,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秋山!回来……秋山,快回来……”

当凤千代子猛然回神之际,秋山卓造已经胀红着脸,发狂地撞倒凤千代子,朝枪声响起的方向冲出去。两名刑警也跟在秋山卓造后面追上去。

“畜牲!畜……性!”

当秋山卓造撞到凤千代子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吼出的骂人字眼,如暴风般地传进凤千代子的耳中。他并不是故意要撞倒凤千代子,口中怒骂的“畜牲”或许是针对狙击主人的凶手所发出,也说不定是因为责怪自己怠忽职守,才如此自责道。

“千代子……快制止秋山……对方有枪啊!”

这时,飞鸟忠熙的一声叫唤给了她无限的勇气。

“秋山、秋山,快回来!少爷担心你的安危呀……”

凤千代子从湿漉漉的草坪上站起来对着浓雾大叫几声后,连忙跑到飞鸟忠熙的身边。的场英明将飞鸟忠熙扶起来,并用白手帕按住他的左腹;很快地,手帕已经染成一片鲜红。

凤千代子看到这一幕,尖声叫道:

“忠熙、忠熙,你要振作啊!”

飞鸟忠熙紧紧地握着凤千代子的手说:

“千代子,放心吧……他……他……”

飞鸟忠熙说到这里,便昏倒在的场英明的臂弯里。

整个经过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当时最沉得住气的就是的场英明。他让飞鸟忠熙平躺在果岭上,避免失血过多,同时还叫唤愣在一旁的球僮说:

“你在发什么呆啊?还不快点去叫人来这里,他们应该在十一号洞或十号洞那里。”

就在球僮发疯似地跑出去的同时,浓雾里又传来第三、第四声枪响。

“秋山……”

凤千代子神情痛苦地叫着秋山的名字。

不安的血液

村上一彦听到呼喊声后,很快就赶来了。

飞鸟忠熙实在是非常幸运,他身受枪伤的时候,的场英明非常熟悉急救方法,而村上一彦和樱井铁雄也能有条不紊地做一些紧急处理。

等等力警官得知的场英明已经做好急救时,便根据球僮提供的讯息赶到俱乐部,因为参加比赛的人员中,有一位飞鸟忠熙熟识的知名外科医生。

没多久,日比野警官和救护车一起赶到现场,医护人员动作迅速地用担架把飞鸟忠熙送上救护车。除了外科医生之外,凤千代子也上车陪伴飞鸟忠熙。

这时,的场英明很不好意思地说:

“对不起,能不能让我一起上救护车?”

“教授您……”

看到村上一彦满脸狐疑的样子,的场英明不禁胀红了脸。

“一彦,飞鸟先生倒下时,我问过他的血型,他说是ab型,你知道我的血型也是ab型,说不定到时候能帮上一点忙。”

村上一彦闻言非常感动,就连金田一耕助也不禁对这位沉着的考古学家致上最深的敬意。这就是飞鸟忠熙欠的场英明的第二个人情。

“这样啊……那么我就不上车了。”

原本已经坐进救护车里的凤千代子连忙下车。

“教授,一切就拜托你了。忠熙受枪伤的时候,只有教授和我在现场,现在希望有人能留下来帮忠熙的忙……熙子,那就麻烦你了。”

“熙子,我也一起去,因为我也是ab型。一彦,你随后赶来。”

在这种情况下,“快乐蜻蜒”——樱井铁雄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

没一会儿,救护车消失在浓雾中,刺耳的呜笛声渐行渐远。

现场只留下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凤千代子和村上一彦四个人,村上一彦决定随着闻讯赶来果岭的宾客回到俱乐部,他回头对凤千代子说:

“凤阿姨,待会儿警察结束问话后,请你立刻赶来俱乐部,我们一起去医院。叔叔清醒过来时,要是发现你不在他身边,一定会很寂寞的。”

凤千代子对村上一彦深深一鞠躬,然后说:

“谢谢你,我会立刻赶去的。”

当村上一彦跟着其他宾客消失在果岭后,果岭上只剩下凤千代子、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三人。

日比野警官迅速展开行动,督促属下搜查高尔夫球场。

过了许久,金田一耕助开口说:

“凤女士,刚才你一知道飞鸟先生是ab型,便匆匆下车……”

“是的,因为我是a型。”

“昨晚听你说起美沙幼年需要输血时,是阿久津诱二输血给她的。”

“是的。”

“他是什么血型?”

“b型。”

凤千代子回答之后,等等力警官便蹙起眉头。

“有什么……”

等等力警官话还没说完,便满脸困窘地转过身去。

他今天早上和金田一耕助一起去轻井泽警局,亲自调阅去年在这里离奇死亡的笛小路泰久的专家鉴定报告书,因此得知笛小路泰久的血型是o型。

o型男子和a型女子无论如何是生不出b型的孩子,这一点等等力警官也知道。那么,美沙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金田一耕助难过地看着在浓雾中渐渐朝这里逼近的黑影,问道:

“凤女士,有件事想请教你,请问你知不知道笛小路先生的血型?”

“他……他……”

凤干代子感觉好像有只黑爪正伸向她,不由得看着金田一耕助的脸。

“是o型……没错!他是o型,金田一先生……这有什么不对吗?”

(这女人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她也不忌讳告诉别人自己的不忠贞。

凤千代子虽然是笛小路泰久的妻子,背地里却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所以才会生下美沙,要不然美沙的血型不可能是b型啊!

她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血型的秘密,因此无从防范金田一先生设下的圈套,才会泄露自己红杏出墙的行为,可是……这件事和美沙的色盲有什么关系?难道金田一耕助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与色盲有关?)

等等力警官想着想着,呼吸变得相当急促。

(昨天晚上一回到南条诚一郎位于南原的别墅,金田一耕助就翻阅别墅里的百科全书,他会不会是在找寻这方面的资料呢?)

凤千代子声音颤抖地说:

“金田一先生,有什么事与血型有关吗?”

等等力警官一回头,看见金田一耕助把手放在凤千代子的肩上说:

“凤女士,这件事今天晚上我再慢慢说给你听,现在我还有两、三个地方不太明白,但是我相信你。关于血型的事,你先不要跟别人提起,今天晚上……啊!朝这里走来的好像是日比野警官,你把刚才的事跟日比野警官说明之后,就马上赶到俱乐部,和一彦一起去医院吧!飞鸟先生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你。”

金田一耕助说完离开风千代子身边时,日比野警官正好从浓雾中走过来。他此刻的情绪十分激动,无论看到谁都觉得非常可疑。

凤千代子将当时的状况仔细地说了一遍,她说狙击手就是昨晚大伙提到一副杀手装扮的男子,可是她并没有看清那男子的长相,因此不确定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津村真二。

当她说到这里,日比野警官心中的疑问达到最高点,因此接下来的质问相当严苛。尽管如此,凤千代子还是非常温和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并很有耐心地重述一遍当时的情况。

日比野警官认为的场英明也是目击者,他决定去询问的场英明;此外,他还质疑飞鸟忠熙是否看见凶手的长相。

飞鸟忠熙好像有话想说,可是却在送医途中昏迷了。因此日比野警官希望在飞鸟忠熙清醒之后,能向他确认这件事。

凤千代子听到这里,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她柔弱的身躯摇摇慾坠,只怕飞鸟忠熙就此永远都没有办法清醒过来。

金田一耕助看到凤千代子无法再承受打击,赶紧从旁伸出援手。

“日比野警官,可以了,的场老师当时也在场,你不妨问问他,若是两人的说词有出入,你再详细询问也来得及啊!”

说完,他便转身对凤千代子说:

“凤女士,一彦还在俱乐部等你,你们快点赶去医院。”

既然金田一耕助都这么说了,日比野警官只好命令一名便衣刑警护送凤千代子到俱乐部,以免途中发生意外状况。

金田一耕助那颗鸟窝头被雾水浸湿,他和等等力警官在日比野警官的带领下,走到离十二号洞口一百公尺远的林子外。球场外围的草地上留有血迹,几名神情严肃的刑警和警官正在附近严加戒备。

其中一名刑警激动地说:

“我和山口跟在秋山先生后面追凶手,当时凶手连开两枪,其中一枪打中秋山先生的脚,凶手趁我照顾秋山先生的时候逃入那片树林里,山口继续追下去……”

刑警所说的那片树林淹没在一片雾海中,耸立在树林后面的离山此时根本无法一窥其貌。

“我叫秋山先生千万别离开这里,便跟在山口后面一路追下去,我没有发现凶手的踪迹,却突然听见那边传来一声枪响,所以就赶紧朝那个方向跑去,最后还是没有看到凶手的踪影,不过我发现草地上有血迹,便急忙赶回这里,这才发现秋山先生已经不知去向。没一会儿,山口也回来了。”

这位便衣刑警叫木村,他刚才已经向日比野警官报告过相同的事情。他的情绪相当激动,说话像在背书似的。

金田一耕助听了木村刑警的报告之后,得知秋山卓造的左脚踝受了点擦伤,他本人虽说没伤及脚踝,可是从地上和树林里残留的血迹来看,应该是流了不少血。

尽管如此,秋山卓造依然奋不顾身地冲进树林里追缉凶手。

事情已演变至此,日比野警官只能采取两种方式:一是在整个镇上布下天罗地网,再者是展开搜山行动。

目前第一个方法已经展开,至于搜山行动……虽然现在才五点钟,然而四周已经起浓雾,实在不利于作地毯式搜索。

离山虽然算不上是座大山,却经常有熊出没;加上凶手握有枪枝,警方无法掌握他目前还剩多少发子弹。

所以首要之务,必须重新部署警力。

日比野警官留下两名警官负责看守现场,其余人员都撤到俱乐部。

当他们回到俱乐部的时候,里面只有一名警官在等候日比野警官,根据这名警官的报告,位于樱泽的笛小路别墅目前只有笃子和女佣里校在,没有发现美沙的人影。

她们说美沙中午去了球场之后就没有回家,她应该是在十号洞口附近消失无踪。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在日比野警官的专车接送下,直接从高尔夫球场赶往医院。

医院里有村上一彦照料着,他说飞鸟忠熙一到医院就恢复神智,精神状况良好,输血也进行得非常顺利,大家不需要担心。

他还说希望今后的联络场所和今晚的住宿地方都选在“万山庄”,这样他比较放心。

金田一耕助也请村上一彦转告飞鸟忠熙一些话:

“请你转告飞鸟先生,整个事件已经快要收尾了,我们希望能在明天中午以前解开这些谜团、抓到凶手,所以期盼飞鸟先生能尽快恢复健康。”

据说飞鸟忠熙一听到这些话,神情显得非常愉快。

当时风千代子和熙子也都守在飞鸟忠熙的床边。

之后,村上一彦开着凯迪拉克送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回“万山庄”;在等等力警官的要求下,车于顺道开往警局去接山下警官。

现在是昭和三十五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半。

雾越来越浓,“万山庄”所有的玻璃窗都关得非常紧密,但还是感觉到风从窗缝里吹进来;宽敞的客厅也因为薄雾弥漫其间,视线变得非常模糊。

八点半刚过,日比野警官带来一份报告,警方不但找不到杀手装扮的凶手,就连秋山卓造和美沙也都失去踪影。

秋山卓造是去追缉凶手,他的安危令人担心。但美沙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她和凶手之间有什么关联?

“现在必须等到天亮之后,才能展开搜山行动。”

日比野警官看了一眼窗外的浓雾,口中喃喃说着:

“若在镇上发现可疑人物,警方就会全力缉捕。接下来,就是‘白桦营’十七号小屋里的刻字了……目前还在鉴识中,我想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我会立刻向各位报告。”

“十七号小屋的投宿名单呢?”

金田一耕助问道。

“那个部份目前也在着手进行中。幸好立花茂树留有津村真二写的信,所以只要津村真二曾在去年笛小路命案后到‘白桦营’投宿,并且在住宿名单上留名,我们很快就可以查出一些眉目。”

金田一耕助听到日比野警官这么说,表情依旧没有松懈下来。

他神情难过地看着棋局,手持白子的山下警官正处于不利的局势。

八点四十五分,电话铃声响起。

这通电话是熙子打来的,她指名要找金田一耕助听电话。

“金田一先生吗?我是樱井熙子,现在在医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除了我之外,还有日比野警官、山下警官和你认识的等等力警官都在这里。”

熙于想了一会儿之后说:

“很好,那我立刻赶回去,请你们大家等我一下,我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

熙子说话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平静而坚决。

金田一耕助挂上话筒后,不禁叹了一口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化妆舞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