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舞会》

第23章 罪恶的十字架

作者:横沟正史

遗落的打火机

“金田一先生,你对这个打火机有没有印象?”

熙子直接在金田一耕助面前从手帕里取出一个东西,那是一只金壳的打火机,表面还有金字塔浮雕。

金田一耕助接过那只打火机后,不禁望着日比野警官。

“这应该是令尊的打火机。”

“我父亲有没有对这件事发表意见?他目前虽然不能开口说太多话,不过却用眼神示意,他好像想跟你说这只打火机的事……我父亲究竟有跟你说过什么?”

熙子说话的语气像在兴师问罪,她的嘴角露出一抹挑衅的微笑,眼睛露出不友善的神色。

“令尊说他前天晚上将这只打火机遗失在大雾之中。”

“遗失?这是我父亲最宝贝的打火机,再说我父亲又不是个粗心大意的人……他有说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遗失这只打火机的吗?”

“这、这个嘛……。前天晚上八点多,令尊去了高原饭店,后来碰上停电,当时令尊和凤女士在饭店的大厅,因为突然停电的缘故,于是……不知是谁先抱着对方亲了一下,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接吻,接、接下来……”

“我父亲接下来怎么了?”

日比野警官接着说:

“樱井夫人,请你先告诉我们,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这只打火机?”

熙子不理会日比野警官的问题,继续问道:

“我父亲到底怎么了?”

日比野警官脸上一阵潮红,他原本想出声说话,却被山下警官的眼神制止。

等等力警官的手中依然握着一颗棋子,两眼直盯着棋盘,陷入一场艰难的棋局;而金田一耕助面对凶悍的照子,只能腼腆地猛抓自己的脑袋。

“这、这个嘛……事、事情是这样的,哈哈……令尊接下来离开饭店,由于当时停电,外面一片漆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令尊说他当时的情绪非常兴奋,不记得自己走到什么地方去,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半……快十点了。换句话说,令尊沉浸在幸福的感觉中,在旧轻井泽一带漫步一个半至两个钟头,而且记不得自己曾经走到什么地方,也没有说中途遇见什么人,大致的情形就是这样。”

“我父亲有没有提到打火机的事?”

“关、关于打火机的事……”

金田一耕助又开始口吃了。日比野警官不服气,想代金田一耕助回答这个问题,可是山下警官极力制止日比野警官不要轻举妄动。

等等力警官依然气定神闲地下着围棋,一摆好棋子,便开始抽烟。

金田一耕助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只好拚命地抓着脑袋。

“令尊说他走在黑暗中突然想抽烟,于是停下脚步,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烟,可是当天晚上风太大,他点了好几次都被强风吹熄,最后只好放弃抽烟的念头。没一会儿他又想抽烟,便伸手进口袋里拿打火机,然而却追寻不着,他说大概是刚才把打火机放进口袋时,不小心掉出来了;他还告诉我们打火机上面有什么样的图案,要是我们找到那只打火机,就知道他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真是最糟糕的谎言!”

“如你所说,它的确是个非常拙劣的谎言。”

“金田一先生,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非常奇怪,在慎恭吾先生服下氰酸钾的时候,令尊并没有确实的不在场证明。当令尊兴奋地漫步在黑暗中时,会不会是走向矢崎,让慎先生服下氰酸钾呢?后来我们发现命案现场是在浅间隐,那他所需的时间就更短了,因此……”

“我父亲为什么要杀害慎先生?”

“这是占有慾的问题。令尊的占有慾比一般人都强,他想完全占有凤女士,因此只要曾经跟她在一起的男性自然就成了令尊的眼中钉……”

“呵呵!氰酸钾的部份又怎么说?我父亲从什么地方取得氨酸钾?”

“樱井夫人,像令尊这样的人物别说是一吨、两吨,就算是一卡车、两卡车的氰酸钾,他都有办法弄到手。”

金田一耕助睡眼惺忪地说着。

“这怎么可能!金田一先生,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离谱的想法?”

熙子说这句话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可见她的心已经开始动摇。

“樱井夫人,身为侦探的人,本来就是专想一些离谱的事情,你甚至可以藉由一个人是否有诡异的想法,来推断他是不是一位好侦探。就拿坐在这里的等等力警官来说,他这个人总是被一些世俗的观念束缚住,在他的观念里,飞鸟先生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呢?这也是他当警官十年如一日的原因。而山下警官在发表言论时非常保守,至于金田一耕助的话……哎呀!现在不是谈论本人观点的时候,还是说说这只打火机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吧!”

“就放在我家别墅走廊的扶手处。”

熙子或许被金田一耕助的气势震慑住,刚开始的气焰都消失不见了。

“你说打火机放在扶手那里……”

沉不住气的日比野警官还想说下去时,却被金田一耕助伸手制止。

“这是‘神门土地’的员工发现之后交给我的。”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中午,那个人告诉我说打火机好端端地放在扶手处。”

“这么说来,令尊前天晚上离开高原饭店之后便到你家的别墅去喽!”

“我想也是这样。为了慎重起见,刚才我在医院还请凤阿姨看一下这只打火机,她说前天晚上爸爸去饭店看她的时候,确实是带着它。”

“可是,令尊为什么不提这件事呢?他为什么不说曾经去过你家,却把打火机留在你家别墅走廊的扶手上?”

熙子的眼里再度充满凶恶的眼神,嘴角露出不友善的笑容。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神门土地’的员工把打火机交给我之前,我也不知道父亲前天晚上曾经到过我家。”

“令尊有可能到府上之后,基于某种理由没有叫你,所以才把打火机留在那边吗?”

“我想你大概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吧!”

在熙子咄咄逼人的情况下,金田一耕助还是一脸大梦初醒的样子。

金田一耕助沉默了好一会儿,接着轻叹一声说:

“樱井夫人,你这个人真差劲。”

“我是飞鸟忠熙的女儿,如果想弄到氰酸钾,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弄到一、两吨,不是吗?金田一先生,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自己难以启齿的事,却想让别人代你发言。好吧!反正我是出了名会胡思乱想的人,那就由我来说。”

金田一耕助这一次没有抓头,他难过地看着熙子说:

“令尊亲了凤女士,这是一种求婚方式,而凤女士也欣然接受,就是表示他们两人已经同意步上红毯的那一端。令尊也许因为太兴奋,想立刻告诉你这件事,或是想得到你的谅解;另一方面,令尊前天晚上就知道樱井先生不回来的事,停电之后四周一片漆黑,他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会害怕,所以特地到你的别墅看看,这就是所谓的父爱。”

“请你别跟我提什么父爱不父爱的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所以……你才会背着丈夫跟别的男人约会。”

熙子杀气腾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张脸气得通红。

日比野警官闻言也跟着站起来,山下警官和等等力警官则依然神情自若地看着这两个人。

熙子脱视着金田一耕助,当她看见金田一耕助难过的神情,眼中渐渐盈满柔和的光彩。不久便跌坐进椅子里,呻吟般地说道:

“金田一先生,我似乎错看你了。”

“怎么说?”

“我父亲那么信任你,让我以为你是一个非常能体谅别人的人。”

金田一耕助轻轻地向熙子点点头。

“不好意思,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说明一切,既然如此,我就不该泼你冷水。不过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对你父亲很反感?”

“这怎么可能!我尊敬父亲。……不,应该说我喜欢父亲胜过尊敬他,这么好的父亲在这世上可不多见,所以我才会气我自己,不该让父亲为我如此操心。”

“你想令尊可能看到什么样的情景?”

“不,当时视线太暗了,我想爸爸一定是听到某些声音。”

“你觉得令尊听到什么呢?”

“钢琴的声音。”

“钢琴……是谁在弹钢琴?”

“当然是津村先生。”

“津村先生去你家弹钢琴?”

“当时光线那么暗,除了弹钢琴,我们还能做什么?”

听到一脸怨怼的熙子说出这番话,金田一耕助不由得笑出声音。

不一会儿,等等力警官和山下警官的嘴角都扬起笑容,脸上一度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了,只有日比野警官还是一脸“莫宰羊”。

同床异梦

“煕子……”

金田一耕助直呼对方的名字之后,不好意思地抓抓头说:

“对不起,请容我叫你照了吧!”

“我不介意,您就叫我熙子吧!这样比较自然些。”

“谢谢你。那么我想请教你,是不是你先诱惑津村先生?”

熙子沉默不语地看着金田一耕助,不久,她羞赧地说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就老实告诉您。星期六傍晚五点半左右,我打电话到星野温泉时,我的确是想这么做……我不是意气用事,因为那天中午过后铁雄打电话回来,他说有事情走不开,所以当天晚上不能回来。之前的星期六他也是说好要回来,后来又爽约,不过那时候他好像真的有事,因为爸爸那阵子也很忙……可是前天晚上他未免做得太过分了!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您知道铁雄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事吧!”

“嗯,我听等等力警官提过这件事,可是樱井先生不是很爱你吗?”

“你是说他迷恋我?是我不好,我怀有身孕却没有把自己照顾好,以至于发生交通意外,导致流产,我因此无法再生育,铁雄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在外面花天酒地。”

“你不能生育?”

看到金田一耕助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熙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不起,因为看到你这么担心,我忍不住就笑出来了。可是,这实在是很奇怪……发生交通意外之后,医生说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机率无法生育,铁雄因此开始在外面胡来;后来我渐渐回复健康,医生说我有百分之五十的受孕机会,不过铁雄并不知道这件事。”

“你没有告诉他这件事?”

“我并不是没有告诉他。我对他说,医生说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怀孕机率,希望他能全心全意对我一个人,不要再到外面花心了;可是我们努力半年还是没有任何成果,这下子我真的没有自信了,于是我对他的花心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他快乐,因为铁雄真的非常喜欢小孩,可是我们却连一丝希望都没有。”

“这件事飞鸟先生知道吗?我是指你有百分之五十受孕机率的事。”

“爸爸不知道,所以才特别担心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你应该把这件事明明白白地告诉飞鸟先生,让他好好训斥你先生一番,让他回头……”

“那么就麻烦金田一先生告诉我父亲一声,请他去间k大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吉村医生。”

“好的,k大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吉村医生是吧……”

看到金田一耕助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名字,日比野警官不禁露出诧异的神情。等等力和山下两位警官神情严肃地互看对方一眼之后,再度看着金田一耕助和熙子。

“这么说,你不可能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因为你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怀孕机率?”

“五点半左右,我打电话去星野温泉的确是想引诱津村先生。铁雄一旦在外面打野食,总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因此我立刻就能察觉出来。星期六中午他打电话回来时就是这个样子,因此当时我便下定决心——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我们互不相欠。”

“请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津村先生交往?”

“这个……昨天晚上铁雄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在去年秋天的一个画展上见到他,我们还和朋友一块儿喝茶、聊天。那次见面后,某天我们在某一个画展上碰面,又一起去喝茶、聊天;从那次之后不是他打电话给我,就是我打电话给他,我们总是约在咖啡厅、画廊或百货公司见面。”

“这些事你没有告诉樱井先生吧!”

“我一点也不觉得内疚,可是我不喜欢别人认为我是个不安于室的女人,津村先生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我们都没有告诉任何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3章 罪恶的十字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化妆舞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