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发鬼》

第6章 死里逃生

作者:横沟正史

神秘救星

眼看房间里的水已经淹到御子柴进的腰部,月丘瞳也软趴趴地倒在他的怀里,救星却始终没有出现。

到了这个地步,“白蜡假面”也只能靠在墙壁上,无力地闭起眼睛。

(我真的会死在这里吗?)

御子柴进的心中充满难以言喻的恐惧与悲哀。

“不!我不要死!”

他忍不住大喊出来。

“白蜡假面”闻声,随即张开茫然的眼睛。

“哈哈哈!侦探小子,你还活着啊?”

接着,他又故意笑道:

“就算你再不想死,也已经没救了。你看,房间里的水愈来愈多,等会儿我们都会被水淹死的。哈哈哈!”

“不!我还不想死。‘白蜡假面’,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可以离开这里吗?”

“如果有办法的话,我早就行动了。”

“‘白蜡假面’,请你想想办法吧!至少也要让小瞳平安离开。”

“少罗嗦!”

“白蜡假面”露出恶狠狠的目光瞪着御子柴进。

“侦探小子,你是不是很怕死?既然如此,我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说着,“白蜡假面”立刻往御子柴进的方向靠近。

“啊!‘白蜡假面’,你、你要做什么?”

“哈哈哈!我要把你勒死,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也不会感到痛苦了。”

“救……救命……”

御子柴进脸色铁青地抱着月丘瞳跳开。

“‘白蜡假面’,我还不想死呢!”

“哼!我杀你是为你好,这样你才不会死得那么痛苦。哈哈哈!你应该感激我才对。”

“不!不要过来!”

御子柴进一面尖叫,一面抱着月丘瞳四处逃窜。

可是无论他再怎么逃,终究还是躲不过被“白蜡假面”抓到的命运。

“哈哈哈!来!我会让你死得很痛快的。”

说完,“白蜡假面”用力勒住御子柴进的脖子。

就在这时候,天花板上突然传来一阵吓阻声:

“放开他!”

“白蜡假面”跟御子柴进两人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

只见一个用黑布包着脸的男子正透过天花板上的洞口往下看,而且他的手中还握着一把枪。

“‘白蜡假面’,快点放开那位少年仔。如果你敢碰他或那个少女一根手指头,我一定会马上杀了你!”

“你是谁?难道你就是青发鬼?”

“白蜡假面”狐疑地问道。

“你不要管那么多,快点放开他。如果你再不放手的话,我保证子弹会马上射穿你的脑袋。”

“白蜡假面”见情势不妙,赶紧放开御子柴进。

神秘救星一面挥动手枪,一面从天花板上垂下一条粗绳子。

“少年仔,快用这条绳子绑住那个女孩。”

闻言,御子柴进不禁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说:

“先生,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是的,你快点照我说的话去做。‘白蜡假面’,我郑重警告你,不准再靠近他们一步!”

“先生,谢谢你、谢谢你。”

御子柴进感激涕零地道谢,然后用绳子把已经昏倒的月丘瞳绑住。

“少年仔,等一下我再救你上来。”

“喂!我呢?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我被水淹死吗?”

“白蜡假面”惊慌失措地问道。

“罗嗦!”

神秘救星瞪了“白蜡假面”一眼,随即用力拉起绳子,顺利将月丘瞳救出去。

“少年仔,换你了,记得要把绳子绑紧哦!”

神秘救星边说边垂下绳子。

御子柴进赶紧按照吩咐,用绳子紧紧绑住身体。

“好,我现在接你上来,不过你也要想办法使力往上爬一点。”

“好的。”

当御子柴进努力往上爬时,“白蜡假面”忍不住在底下疯狂大叫:

“喂!那我该怎么办?难道你真的要把我丢下不管吗?”

“闭嘴啦!等一下我再找你上来。”

“真的吗?”

“嗯”

“谢谢!不过,你到底是谁?该不会是警察吧?”

“我才不是警察。”

“那你到底是谁?”

“我啊!我是影子人。”

“影子人?”

“白蜡假面”不解地望着他。

“少年仔,再努力一下就到了,加油!”

“影子人,谢谢你!”

御子柴进爬出洞口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便昏倒了。

“真可怜……”

影子人露出怜悯的神情说道。

他解开御子柴进身上的绳子,再将绳子从天花板上的洞口垂下去。

可是当绳子下到距离水面约两公尺的地方时,影子人却猛然住了手。

“‘白蜡假面’,如果我现在接你上来,你一定会想办法伤害我们,所以我把绳子停在那里,等到水位再涨高一点,你就可以拉到绳子了。对了,我会把绳子的另一端绑在柱子上,到时候你一定可以攀着绳子爬上来。”

“喂、喂!不要这样啦!赶快救救我……”

“白蜡假面”激动得大喊大叫。

影子人根本不理会他,自顾自地把绳子绑在柱子上,接着抱着月丘瞳的身体离去,最后又回来抱着御子柴进离开现场。

地道淹水

三津木俊助发现珠宝大王——古家万造被五花大绑丢在游艇上后,立刻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并拿掉塞在他嘴巴里的东西。

但是古家万造的精神有些异常,三津木俊助和警官根本无法从他口中得知任何进一步的线索。

三津木俊助看到这种情景,忍不住回头对樽井说:

“既然我们在这里找不到小瞳跟阿进,那就表示他们两人应该还留在地道里。我现在带着尼罗去找他们,你留下来跟警官一起寻找青发鬼。”

“好的。”

樽井点头应道。

于是三津木俊助带着尼罗又回到地道的入口。

“尼罗,拜托你这次一定要找到阿进和小瞳。”

尼罗好象听得懂三津木俊助的话一样,一鼓作气冲到地道里面。

三津木俊助也马上打开手电筒,紧跟在尼罗的后面。

尼罗先在叉路附近不断闻着,然后跑进右边那条狭窄的地道里。

三津木俊助见状,立即追了上去。

他慢慢步下石阶,看见地板上有二、三十公分深的积水时,心里突然感到一阵不安。

(阿进踉小瞳该不会被水给淹没了吧?)

三津木俊助忐忑不安地踩着积水向前进。

最后,他跟尼罗来到死亡房间的铁门前。

“糟了!他们一定被困在这里面……阿进!小瞳!”

三津木俊助用力敲着铁门,但是房间里却完全没有回应。

突然间,三津木俊助发现铁门的旁边有一个小按钮。

情急之下,他毫不犹豫地压下按扭,只见铁门迅速往上收,房间里的水也全部一涌而出。

在被大水淹没之前,三津木俊助瞥见房间里面有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正拉着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绳子往上爬。

“啊!是‘白蜡假面’……”

敏锐的狼犬

事实上,当三津木俊助猛敲着铁门时,尼罗一面发出低吼声,一面往右边走。

这时候三律木俊助根本没有发现到尼罗已经离开。

尼罗冲上右边的楼梯,来到一间空旷的仓库。

仓库角落的地板上开了一个四方型的洞,全身湿答答的“白蜡假面”正从那里爬上来。

尼罗一看到“白蜡假面”,马上狂吠着冲过去。

“哇!救命啊!”

“白蜡假面”吓了一大跳。

正当尼罗的利齿对准“白蜡假面”的喉咙,快要用力咬下去的时候,仓库外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两个新日报社的记者出现在仓库门口。

他们连忙跑过来,拚命拉住尼罗。

“尼罗,你怎么了?为什么对三津木先生这么不礼貌?”

其中一个记者对尼罗斥责道。

“谢谢你们。唉!尼罗害得我好狼狈哦!”

“白蜡假面”苦笑地摸摸喉咙。

“三津木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尼罗一看到我就冲来乱咬,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了。对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是这样的,刚才有个‘影子人’打电话到报社,说是侦探小子跟小瞳在这里,要我们立刻来接他们回去。”

“哦!那你们找到他们俩了吗?”

“白蜡假面”的眼神亮了起来,可惜那两个记者根本没有注意到。

“我们在隔壁的玻璃工厂里找到他们两人,其他的记者已经先用车子载他们回报社了。”

“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对了,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们先把尼罗抓紧,我会马上回来这里的。记住,在我口来之前,你们千万不可以放开尼罗哦!”

“好的。”

这两个记者遵照“白蜡假面”的命令,拚命阻止尼罗追上去。

经过半分钟,真正的三津木俊助爬上仓库时,两个记者看到这一幕,着实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樽井和警官继续搜寻隅田川,却还是没有找到青发鬼的下落。

不过,他们却意外地在隅四川下游找到一具奇怪的大蜡像。

那具蜡像跟普通人一般大,身下还穿着西服,乍看之下简直跟真人没两样。

为了慎重起见,警官还是将这具蜡像运回警视厅备案。

另一方面,警方在神崎省吾掉入的玻璃池里检验出一人份的磷,换句话说,他已经变成了液态玻璃。

至于濒临发疯的珠宝大王——古家万造虽然已经被送回家里休养,可是三天之后却又突然失踪了……

那天晚上,三津木俊助回到新日报社时已经是半夜了。

御子柴进跟月丘瞳在医生的细心照料下,也终于醒了过来。

山崎立即请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月丘瞳到总编办公室开会。

月丘瞳则将她在玻璃工厂里听到的话向大家叙述一遍。

“原来如此。那么青发鬼的本名是叫鬼冢三平喽?”

月丘瞳面对三津木俊助的询问,十分害怕地点点头。

“那个鬼冢三平跟古家万造、神崎博士以及你爸爸原本一起从事各种冒险,后来你爸爸发现了钻石大宝窟……小瞳,是这样吗?”

月丘瞳默默地点点头。

“你爸爸去世之后,鬼冢三平主张将钻石大宝窟的所有权转交给你,可是古家万造不同意,于是派人抓走鬼冢三平,把他送到马来半岛上的钴矿山去……我没说错吧?”

月丘瞳又点了一下头。

“如今鬼冢三平逃回到日本,他要对古家万造、神崎博士和你展开复仇,然后拿回钻石大宝窟……神崎博士是这样说的吗?”

“嗯,没错。”

三津木俊助不由得皱起眉头喃喃说道:

“但是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闻言,山崎也在一旁皱起眉头。

“对呀!鬼冢三平恨古家万造和神崎博士是我们可以理解的事,可是他为什么要对小瞳复仇呢?更何况鬼冢三平之所以会被送到钴矿山去,就是因为他主张要把钻石大宝窟归还给小瞳啊!像鬼冢三平这么有正义感的男子,怎么会想对小瞳报仇呢?”

山崎说完这些话,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都颇有同感地直点头。

过了半晌,三津木俊助才又开口说:

“山崎先生,这一点我们以后再来讨论。小瞳!”

“什么事?”

“‘白蜡假面’是不是有拿照片给神崎博士看?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一座长得很像一顶黑色的乌帽子的岩石……”

“有!”

“那么你知不知道那座乌帽岩的正确方位?”

“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神崎博士正要说的时候就被枪打中,然后掉进玻璃池里。”

三津木俊助对月丘瞳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才说:

“嗯,现在我大致了解了。对了,阿进,你有没有看清楚影子人的长相?”

“没有耶!因为影子人用黑布包着脸,再加上我一脱险就昏倒了,所以根本来不及看到他的真面目。”

“这样啊……”

就在这当儿,三津木俊助猛然想起一件事,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

这张纸是古家万造的秘书——佐伯恭助留下来的。

当初“白蜡假面”设计抢走照片,却万万没有想到三津木俊助的手上还有一张更重要的纸。

这张纸上面画了一只大蜘蛛,以及一些符号与文字。

三津木俊助瞪着这张纸好一会儿,随即抬起头来说:

“山崎先生,我想这张纸上的文字一定是某种暗号,只要解开这些暗号,我们一定可以知道乌帽岩的正确方位。”

一个礼拜之后,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月丘陵一起搭乘三重县志摩半岛的公车,准备和另一个记者会合。

御子柴进眺望窗外的美景说:

“三津木先生,你解开那些暗号了吗?难道钻石大宝窟真的位于这座志摩半岛上?”

“嘘!小声点。”

三津木俊助慌张地看一下四周。

“阿进,这件事情我晚上再慢慢解释给你听。总之,你现在先帮我留意一下窗外,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乌帽岩。”

御子柴进只得点点头,继续凝视窗外的景物。

此时公车正行驶在海岸的峭壁上,左右两边不时出现屏风般的断崖,海面上也突起一些奇形怪状的岩石。

御子柴进跟月丘瞳看到一座岩石,就会兴奋地瞪大眼睛。

“啊!三津木先生,那好象是乌帽岩耶!”

御子柴进一喊,三律木俊助跟月丘瞳立刻探出去看个仔细。

只见在海的另一边,果然有一座像乌帽子形状的岩石耸立在海中。

他们紧盯着乌帽岩,完全没有留意到另一个乘客也一脸惊讶地望着那座岩石。

狂乱马车

他们一下公车,一个拉着马车的年轻人立刻走过来问道:

“请问你是新日报社的记者——三津木先生吗?”

“我就是。你是河野吗?”

“是的。我收到电报,特地驾马车过来接你们。”

事实上,新日报在全国各地都有许多分社,河野就是地区分社的记者。

“谢谢你。对了,清水距离这里有多远?”

“大概四公里左右。如果只有三津木先生的话,我可以骑脚踏车载你去,可是还有这两位客人……”

“啊!没关系。河野,清水那里有地方可以让我们住吗?”

“我已经拜托过‘太平寺’里的了海和尚,让你们三个人借住在那里。”

“太好了,谢谢你。那么我们也该出发了。”

当河野和三津木俊助两人在交谈时,刚才在公车上的那个怪异乘客也站在角落偷听。

那个怪异乘客头戴一顶鸭舌帽,脸上还戴了一副大墨镜。

他听完三津木俊助跟河野之间的谈话后,便带着诡异的笑容离开。

“小姐,请你先坐上去吧!”

河野扶着月丘瞳的手,让她顺利坐上马车。

霎时,一辆摩托车突然急驶过来,那个骑士还丢了一个东西到马儿的耳朵里。

“嘘嘘嘘!”

马儿惊慌得大叫,连后脚也立了起来。

下一刻,它突然像发疯似地向前狂奔。

在场的人见状,全都愣在当场。

三津木俊助正想回头找寻罪魁祸首,却发现那辆摩托车早已经呼啸离开了。

“糟了!一定是青发鬼……”

三津木俊助紧蹙着眉头说道。

“三津木先生,救命啊!”

月丘瞳不停挥着双手求救。

见到这一幕,三津木俊助、河野跟御子柴进才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

尽管他们用尽全力向前追,马车还是离三人愈来愈远。

最后,马车终于消失了踪影。

过了半个小时,三津木俊助等人才找到翻覆的马车。

那匹马儿在狂奔之后,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下来,死状非常凄惨。

三津木俊助仔细检查后,才发现原来青发鬼丢了一个铅块在马耳朵里,马儿愈是奔跑,那个铅块就愈会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所以马儿才会在极度狂乱下坠崖而死。

奇怪的是,当时发现马车的村民却没有看到月丘瞳的身影。

“这辆马车从悬崖上摔下来时,马车上并没有坐任何人呀!”

一位村民摇着头说道。

(难道小瞳在半路上就跳下马车了吗?或者她是被甩下来,正昏倒在某个地方?)

三津木俊助心中感到十分不安。

最后,大家沿着马车走过的路再找一遍,却仍然没有发现到月丘瞳的踪影。

不过,根据一个从清水来的渔夫说,他曾经在路上跟一个骑脚踏车的男子擦身而过,脚踏车后座载的正是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

当时那个男子还故意低下头,使得渔夫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的长相,只知道对方好象不是本地人。

“三津木先生,会不会是青发鬼……”

御子柴进颤抖地说。

“应该不是吧!青发鬼会骑摩托车才对。”

“那到底是谁呢?是敌人还是朋友?”

“我也不晓得。反正只要知道小瞳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说到这里,三津木俊助转头看着河野说:

“河野,我们还是先去清水吧!”

清水是一个渔村,村外有一间人烟稀少的古寺——太平寺。

他们一来到太平寺,一位年约六十岁的白眉老和尚——了海马上走出来迎接。

“欢迎你们。咦?不是说好还有一位少女的吗?”

“关于这件事情,我等一下再慢慢向你解释。”

河野轻声回道。

“哦!好的,先进来吧!我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好招待,只是稍微准备了一些酒菜……”

“了海和尚,麻烦你了。”

河野对了海行个礼,带着三津木俊助和柳子柴进走进厢房。

这时河野突然不解地朝四周张望一下。

“咦?了仙和尚呢?”

“了仙临时有事去大阪了,这两、三天都不会回寺里。你们都饿了吧!多吃点。”

了海热情地招呼。

“好,那我们就不客气喽!”

三津木俊助说着,跟河野两人毫无防各地举杯共饮,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了海的眼底闪过奇异的光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发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