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发鬼》

第8章 真相大白

作者:横沟正史

洞穴里的青发鬼

月丘瞳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黑暗中。

她吓了一跳,连忙爬起来向四周张望,却什么也看不到。

此时月丘瞳才开始回忆起她昏倒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当时马车正要跑进田园小径的时候,一个骑着脚踏车的男子忽然从路旁冲出来,对月丘瞳大喊道:

“快点跳到田里!”

听到这个声音,月丘瞳赶紧从马车上跳下来。

可是她一跳进田里就昏倒了。

(难道我现在还躺在田里吗?不对呀!如果是在田里面的话,四周怎么可能会这么暗……)

想到这里,月丘瞳不禁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她突然想起口袋里有一只钢笔型手电筒,立刻拿起手电筒来照亮四周。

只见四周到处都是潮湿的泥土墙,月丘瞳仿佛置身在一个永无止尽的洞穴中。

月丘瞳忍不住害怕得直发抖。

这时候,她眼角的余光正好瞥见不远处似乎放着一个小篮子跟水壶。

她慢慢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开篮子。

(这些三明治跟水都是要给我吃的吗?)

她又赫然发现自己刚才躺着的地方,下面居然还铺着防水布!

(一定是有人带我来这里,怕我直接躺在地上会生病,于是特地帮我铺了防水布在地上,还留下食物给我吃。)

月丘瞳喝了几口水壶里的红茶,然后开始吃起三明治。

“小姐,可以分给我一点三明治吃吗?”

黑暗中,一阵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啊!”

月丘瞳吓得当场跳起来。

“谁?是谁在那里?”

她拿起手电筒往声音的来源处照过去。

没想到青发鬼竟然就坐在距离她大约两、三公尺远的地方,还不断用可怜兮兮的口吻说:

“小姐,我肚子好饿、好饿,你能不能分我一点三明治?”

青发鬼边说边靠近月丘瞳。

月丘瞳吓得一颗心几乎要迸出来。

青发鬼坐到月丘瞳旁边,拿起一个三明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今天的青发鬼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样,他看起来很温顺,一点也不像平时那般凶狠。)

月丘瞳定定地看着他。

有趣的是,青发鬼吃完三明治后,竟然还露出十分腼腆的笑颜说:

“小姐,我可以再吃一个吗?”

(他的眼神真的跟以前的青发鬼完全不同。)

月丘瞳的心情渐渐镇定下来。

“你尽管吃吧!不过,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

闻言,青发鬼一脸悲哀地直摇头。

“小姐,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你、你不是鬼冢三平吗?”

月丘瞳害怕地说道。

“鬼冢三平?”

青发鬼神情恍惚地皱起眉头。

过一会儿,他才点着头说:

“鬼冢三平……我好象听过这个名字。对了,小姐,你又是谁呢?”

“我名叫月丘瞳,是月丘谦三的独生女。”

“月丘谦三……月丘谦三……嗯,我好象也听过这个名字。”

“对呀!你还想杀我呢!”

“什么?我要杀你?”

青发鬼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怎么可能?我才不敢杀人。”

“可是你想杀古家万造和神崎博士,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啊!”

“古家万造……神崎博士……我好象在哪里听过这此名字。古家万造……神崎……月丘瞳……还有鬼冢三平……”

青发鬼用双手抱着头,不停地自言自语。

霎时,一条人影突然从黑暗中窜出来,不由分说地往青发鬼的头部重击下去。

所幸在千钧一发之际,青发鬼躲开了袭击。

月丘瞳吓了一大跳,立刻往后退好几步。

她鼓起勇气拿起手电筒,往偷袭者的方向照过去。

月丘瞳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偷袭者竟然也是一个青发鬼!

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听到了海跟了仙的话之后,马上出发到蜘蛛网岩屋寻找月丘瞳的下落。

蜘蛛网岩屋的入口在太平寺后方的一个山崖下,只要站在那个山崖往下看,便可以看到乌帽岩耸立在海上。

了仙带着他们走到入口处,然后停下脚步。

“你们真的要进去吗?听说那下面很危险……”

“没关系,你先回去好了。”

三津木俊助善解人意地笑道。

“那我就失陪了。”

说完,了仙便逃也似地离开现场。

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小心翼翼走下山崖,发现下方有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穴。

“阿进,你敢进去里面吗?”

“当然。”

“好,那我们出发吧!”

他们各自带着手电筒,一步一步走进洞穴里。

刚开始,洞穴的高度只能让一个人勉强站立,可是走了十公尺以后,洞穴就渐渐变大了。

他们两人并不因此而松懈,反而更绷紧神经,小心前进。

不久,他们来到一条三叉路口,御子柴进当场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往哪一条路前进才好。

“阿进,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什么路标。”

“好的。”

没多久,御子柴进高兴地喊道:

“三津木先生!这里有脚踏车经过的痕迹。”

三津木俊助马上跑过去仔细一看。

“没错!我们就跟着这些痕迹走吧!”

当他们正要在某个地方转弯时,三津木俊助忽然听到前面有车轮声。

他用眼神向御子柴进示意,同时用手电筒往前方照过去。

影子人的真面目

“是谁在那里?”

三津木俊助突然这么一喊,前面那个人不禁吓了一跳,连忙丢下脚踏车想逃走。

“别跑!”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迅速追上去。

那个男子似乎很熟悉洞穴里的环境,在黑暗中跑得十分快速。

在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快要追丢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好被石块绊倒,“砰”的一声跌倒在地上。

见状,他们立刻冲上前去捉住那个男子。

那个男子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三津木俊助已经先一步用手枪抵在他的后脑勺。

“不要再抗拒了。”

“好吧!三津木先生,请你也把手枪拿开。”

“啊?”

三津木俊助压根儿没料到对方会如此温顺,而且还知道他的名字,不禁感到十分诧异。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三津木俊助质问道。

那个男子轻笑一声,旋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御子柴进看到那个男子的脸上包着黑布,忍不住开口问道:

“难道你是影子人?”

那个男子微微点了个头。

“原来你就是上回解救阿进跟小瞳的影子人啊!刚才真是抱歉。可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蒙面呢?是不是可以让我们看看你的脸?”

影子人再度点头,并且解开脸上的黑布,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神崎博士!”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两人异口同声地惊叫道。

由于事出突然,他们都讶异得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我是不是吓着你们了?”

神崎省吾露出亲切的笑容。

“其实当时我并没有跌入玻璃池里,只是假装被枪打中,故意跌落到池边的架子上,然后再从我设置在那里的地道中逃出来。”

“既然如此,警方为什么会从玻璃池中检验出一人份的磷?”

三津木俊助着实感到惊讶不已。

“那是因为我向医院买来一副人骨丢到玻璃池里的关系。”

“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三津木俊助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因为我只有伪装成死人,才能逃离青发鬼跟‘白蜡假面’的追杀,也才能拯救小瞳脱离青发鬼的魔掌。”

“这么说,昨天救小瞳的人也是你喽?”

“是的。你们放心吧!小瞳现在正安全地躲在这个洞穴里,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她。”

话声甫落,洞穴深处传来枪响和少女的尖叫声。

“糟了!三津木先生、少年仔,你们快点跟我来!”

神崎省吾跑在前面带路,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则紧跟在后。

没多久,他们来到一处死胡同的洞穴。

“我确定小瞳是在这里没错呀!”

神崎省吾气喘吁吁地解释道。

三津木俊助正想开口说话时,脚下突然一个踉跄,害他差点跌倒。

“啊!有人倒在这里耶!”

说着,三津木俊助用手电筒往地上照过去。

令人惊讶的是,青发鬼竟然倒在地上!

“神崎博士,青发鬼好象中枪了!”

神崎省吾听到三津木俊助的话,连忙低头端详青发鬼的脸,随即又很紧张地抬起头来问道:

“少年仔,你仔细瞧瞧,当时想淹死你们的是这个人吗?”

御子柴进仔细看着青发鬼的脸,然后猛摇头说:

“不!不是这个人。虽然他们的外形很相似,可是我能确定那天想淹死我们的人绝对不是他。”

“那么,这个人是你在日比谷公园里遇到的青发鬼吗?”

三津木俊助问道。

“不,我在日比谷公园里遇到的是那个想淹死我们的青发鬼。”

瞬间,三津木俊助的脑中掠过佐伯恭助留下来的那两张青发鬼照片。

“神崎博士,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两个青发鬼吗?”

“不,真正的青发男子只有一个,那就是倒在这里的鬼冢三平。”

“另一个青发鬼到底是谁呢?”

“这……我目前还无法确定。”

神崎省吾顿了一下,旋即又开口说:

“我只是觉得非常奇怪……因为鬼冢三平逃离钴矿山回到日本时,曾经来找过我和古家万造。当时我向鬼冢三平道歉,还向他说明我每年都会送钻石给小瞳的事,鬼冢三平知道以后便原谅了我。没想到不久之后,鬼冢三平却突然失踪,紧接着报纸上又刊出那三则奇怪的讣闻……”

神崎省吾忍不住轻叹一口气。

“后来古家万造看到那三则讣闻,立刻一口咬定是鬼冢三平搞的鬼,还说鬼冢三平想要取我们三人的命。我一听到他这样说,不禁觉得很奇怪,因为鬼冢三平好象不是那种会杀人的人,所以我开始计划让自己变成死人,以便暗地里保护小瞳,同时寻找鬼冢三平的下落。”

听了神崎省吾的话,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终于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神崎博士,你知道假扮鬼冢三平的青发鬼到底是谁吗?”

御子柴进直截了当地问他。

“这……”

神崎省吾正在考虑要不要说出口,洞穴里又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击声。

蜘蛛岩

“是枪声耶!三津木先生、神崎博士,我们快去看看。”

御子柴进紧张得几乎跳了起来。

“可是鬼冢三平怎么办?”

神崎省吾露出犹豫的表情。

这时候,河野刚好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

“三津木先生,对不起,我刚才醒过来之后,听了仙和尚说你们已经来到这里,于是赶紧跑过来找你们。”

河野不好意思地搔搔头。

“没关系。河野,你来得正好,请你带这个人去看医生。”

河野一看到倒在地上的鬼冢三平,惊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

“他、他怎么了?”

“你先别问这么多,快点带他去看医生。对了,你来这里的路上是不是有看到一辆脚踏车?你可以骑那辆脚踏车载鬼冢三平去医院。”

“好的。那你们呢?”

“我们还要进去洞穴里,这个人就拜托你了。神崎博士、阿进,我们走吧!”

于是他们三人急忙往洞穴里走去。

渐渐的,前方出现一点亮光。

三津木俊助转头询问神崎省吾说:

“神崎博士,那是月光吗?难道我们已经走到洞穴的出口了吗?”

“那是月光没错,可是那里不是洞穴出口。”

不久,一行人来到一个大约二十公尺见方的洞穴中。

“你们看!月光就是从上面那个洞孔照进来的。”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从神崎省吾的指示,抬头看着上方那个用玻璃封住的洞孔。

“哇!原来这个洞穴的外面是大海耶!”

御子柴进惊呼道。

此外,他们还可以透过那个玻璃洞孔看见乌帽岩。

三津木俊助见状,口中喃喃说道:

“这里果然是通往乌帽岩的通路。”

“是的。这里以前是海盗的重要据点,所以他们故意挖凿出这条复杂的通路埋藏宝藏。月丘谦三就是发现这个通路,才会利用它来作为我们的秘密工厂。”

“秘密工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8章 真相大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