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李昌钰破案实录》

第三章

作者:李昌钰

我在康州最严寒的元月重返约尔拉湖……风雪交加,地面积雪厚逾三尺……压力排山倒海而来,我不禁望湖兴叹,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海伦失踪的关键就在湖畔,“融雪收集证据!”我下定了决心。

第1节 德州鬼屋

到目前为止,我总共侦查了六千多宗刑事案件,并用科学鉴识和逻辑推理将许多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有些重大刑案还被好莱坞拍成电影和电视节目,有的编剧绘影绘声以为我能与鬼神通话,而且具有第六感和第三只眼。

有一次,一对德州老美夫妇透过各种方式找到我,跟我说他们家闹鬼并拜托我去帮忙。

原来这家人在搬入一栋豪宅不久,女儿就不幸病逝,在她死后不久,这家人每天晚上都听到走廊上有哭泣的声音,晚上也作恶梦,梦见女儿在阴间饱受折磨。他们曾经请来神父作法,四处都挂上十字架,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屋里仍闹鬼不休。他们听说我经常跟死人打交道,还听说我能“与鬼神通话”,就透过朋友四处打听,最后联络上我。我身为科学工作者,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听了他们故事,只有安慰他们:你们是过于悲伤,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出去旅行度假个几天,散散心就不会有问题了。

由于我手上待处理的案件众多,没有时间安抚这种迷信困扰。谁知道,第二天我就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这家人碰了个软钉子后,就赶紧透过关系联络到家母。我向母亲解释说,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心理作用,根本没有闹鬼这回事。

母亲不予置评,反而跟我说:“不论你有多忙,也不论你自己怎么想,人家来求你,又是能力所及之事,就算你不信鬼神,去一下可以让别人安心,不是很好吗?”

母命难违。第二个星期我刚好到德州大学演讲,就安排时间到这栋“鬼屋”看看。他们夫妻俩十分客气热情地招待我和太太妙娟,把我们当成钟馗般的上宾。我对风水素无研究,但是看到屋内门窗紧闭,空气窒闷,光线昏暗,便叫他们将门窗敞开,让新鲜的空气和阳光进来。

男主人说感觉马上就不一样,我暗地想,这下子就可以交差了,正当我和太太准备回饭店休息时,他们突然千万拜托我们在房子里住上一个晚上,顺便趁夜收妖。

帮人帮到底,我只好勉强答应住上一个晚上,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不到两分钟就睡熟了,可怜的妙娟胆子小,整个晚上都怕得辗转难眠。

第二天屋主一起床便高兴地说昨天晚上是他们过去两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晚没有听到哭声也没有恶梦一定是我与上帝沟通过让他们女儿顺利进入天堂了。

第2节 阳气之说

许多人因为我的工作性质而好奇,会问我有没有见过鬼。我不迷信,几十年来也从没有跟鬼讲过话,更不知道鬼长得什么样子。有些美国人读过一些风水气功之类的断篇残简,又知道我经年累月处理刑案,就以为我的“阳气”一定很盛。

有一次,纽约一家医学院邀请我去演讲。演讲结束后,一位美国医生等了很久,终于跟我讲上了话。他表示自己是该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神经科主治医生,想请我帮他解救一个病人。

他说,他自从哈佛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一直在注意我的破案新闻;现在,他有一位年轻的病人,车祸受伤变成植物人,不管他用任何方法治疗,病情毫无起色;他以前曾研究过中国的气功,直觉中国人的阳气应该可以让这位病人康复,同时他有预感我会是最佳发功人选。

我跟他说,我会点儿中国功夫,但是不会气功,此外就算是气功,也未必能让植物人恢复意识。

他却坚持说;“我知道您为人非常正直,一直在为社会主持公道,您的阳气一定很旺况,且病房就在附近,病人也是您的仰慕者,他父亲还说您是他儿子的偶像。”

我看推辞不了,便和这位医生一起去探访病人。一跨入病房便遇到病人的父亲。这位白发老者看到我感到十分以外,“没想到李博士您真的会来救我的儿子。他从小就崇尚正义,总是说长大后要变成和李博士一样的神探。”

他一边说,一边拉着我的手,带我到病床前,“儿子,儿子,你看是谁来了,是你的偶像亨利。李博士!是李博士!”

我看到床上躺着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却不幸失去意识,不忍之心油然而生,便紧握着他的手对他说“坚强一些,坚强一些!你可以战胜病魔的,你一定会战胜的!”

“他眼睛动了一下,他眼睛动了一下!”父亲在旁激动万分地条了起来。

紧接着,病人喉咙里咯咯的一阵响。

“他想说话,他想说话!”医生也兴奋起来。“这简直就是奇迹,过去三个月来不管如何治疗,他都没有反应,现在,他居然要睁眼,又想说话!”

因为时间关系,我只有再次握紧着病人的手,向他道别,并再次鼓励他说,“小伙子,赶快好起来,跟我一起做个好侦探。”

刚步出病房,医生将我和妙娟一同带到他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他就站到椅子上,将挂在墙上的医学院毕业证书拿下来,用双手毕恭毕敬地交给我,“李博士,我虽然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也悬壶二十多年,却无法治疗这位病人;您却让他有反应,足见您是一位阳气旺盛的世间奇人,请您收下我的文凭,表示我对您的敬意。”

我觉得病人的反应,纯属巧合,也压根没有想到这位医生有如此反应。我把他的文凭重新挂回墙上,鼓励他说,“您想方设法地帮助病人,这种医德,这种精神,就值得敬佩。”

三个多月后,我接到这位医生打来的电话,他说病人已完全恢复了知觉;小伙子的父亲随后也打来电话说,他希望儿子将来也跟着我学刑事侦查。

第3节 灵媒破案

其实,迷信并非中国人的专利。美国刑事界在案情毫无进展或头绪时,有些侦查人员也会去找灵媒,请他们指点迷津。

我认识许多自称能破案的灵媒,到底灵不灵?则莫衷一是。我处理过的几个案件曾请灵媒协助,但是都没有任何效用。

有一次,一位牙医失踪不知去向。我们到他家彻底地搜索,从天花板搜到地下室,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结果当地的警察局局长只有求助于灵媒,隔天一大早,局长就打电话给我,说灵媒通灵得到新的线索──失踪的牙医尸体就在天花板上面。我们只有再回去,将整个天花板都拆下来检查。这是一栋旧房子,隔热系统是用过时的玻璃纤维构成,刺在身上和手上都非常难受,所有侦查人员的身体和脸上都变得又红又肿;我们将天花板的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搜查过,但是仍然没有任何线索。

大家都很生气,便将那位“指点迷津”的灵媒找到现场,准备痛骂她一顿,问她在搞什么鬼,没想到她老神在在地辩解道“李博士,我是说在天花板上,可没说是在这间房子的天花板上呀,可能是其他房子的天花板也不一定。”

我们也哭笑不得。灵媒的猜测没有科学及事实根据,因而不能用于法庭。人在绝望的时候,常常会不问苍生问鬼神。警方偶尔会因为灵媒指点而破案,但是几率只有万分之一。灵媒也会借题发挥,大肆张扬其通灵法力,却避而不谈他们曾误导的案件。

第4节 第六感

在主持侦查许多重大案件时,我往往根据现场的线索而推断出侦查的方向,破案后有些人以为我有第六感,私藏一颗水晶球。

我常常告诉同事,这不是第六感,只不过是逻辑,演绎和推理的综合结果而已。天下事都有前因后果,有其因必有其果;未卜先知则要看个人的智慧和经验,一般人却以为这是第六感。

就如伟大的科学家,如杨振宁,李政道及何大一等,他们能预测其专业领域的发展,是基于自己的背景及经验。我们能预测刑事侦查的结果,也是因为我们回溯自己的经验及所学之故。

凭经验预测不一定完全准确,但是,如果多次的预测都证实准确,个人就会被神化,会被人认为能与鬼神和幽灵通话。

有些美国人常说我能与死者交谈。事实上,我的确能与死者沟通,但是并非透过言语──被害者尸体的位置会说明生前是否曾经与凶嫌打斗过;尸体僵硬程度与尸斑则告诉我死亡的时间;尸体上的微物分析则透露凶嫌剖绘。

这些皆非言语沟通,但都可以提供讯息,尸体在衣柜里,地下室,或地毯上都有不同的原因。白天公忙,没有时间深思,我通常在独自开车,或是在更深人静时静静思索。

这些时候,我的思路最活跃也最集中,才能组合所有的线索,加以解释或猜测,可能出现一种猜测,也可能是幻觉,有人就说是“托梦”,毕竟,“梦中申冤”就是古代的嫌犯剖绘。

一九九○年,康州的陪审团在一宗缺乏尸体的案件中将嫌犯定罪,这个案件后来不但被写成书,还被好莱坞拍成多部电影和电视节目;节目中我被描绘成一位有第六感的鉴识人员;是耶非耶?请我从头道来。

第5节 太太失踪了

康州有一个名叫新镇的小城市,倚山傍水,景色秀丽,离纽约很近。许多纽约上班族都住在这里。其中有一户姓克拉夫兹的家庭,先生理查是美国东方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太太海伦是来自丹麦的贵族家庭,当时是泛美航空公司的空服员。两人结婚多年,育有三子,大的八岁,小的才三岁,都非常聪明可爱,由于他们离家工作频繁,还从蒙大拿州请来一位保姆照顾孩子。

克拉夫兹夫妇往往出差一个星期后,就可以在家休假一个星期,因此他们一有空就带小孩参与社区的各项活动,与邻居保持良好的关系,理查还担任义警,协助警察巡逻,他也是社区活动中心的防身术义务教练。他们夫妻也算小有地位和名气,许多人都羡慕这个恩爱幸福的家庭。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海伦没有去上班,也没有打电话向公司请假,主管打电话到她家时,是理查接的电话,他也表示惊讶,因为感恩节前后,是航空公司最忙的季节,“海伦几天前就匆匆离家,我还以为她是在加班呢……”。

不过,他在电话里说,不必过于担心,海伦可能趁假期回丹麦娘家,因为岳母大人最近身体不好。他还笑着说海伦已经过了离家出走的年龄,一定是临时有事赶不回来。

但是当航空公司同事打电话到丹麦时,海伦的母亲却说女儿没有回娘家。海伦的主管转告理查时,他开始紧张,因为以往海伦不管出差几天,有空就会打电话回来问候家人和小孩,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杳无音讯,下落不明,现在又证实没有回娘家,那么海伦究竟在何处?

他们决定报警。警察局马上列为人口失踪案,派了一名刑警前往克拉夫兹家了解情况,理查也请求警察局全力以赴,并向刑警描述了他最后见到海伦的情形:十一月十八日下午,海伦从德国飞回美国。到家后全家人一起吃了顿晚餐。饭后保姆下班外出约会,说明很晚才会回家。他们在家里闲聊与带孩子。小孩上床睡觉后,海伦因为长途飞行疲倦,也早早就寝了。

翌日,海伦起个大早,理查还在睡觉。她没有吃早餐就匆匆离家,告诉他要赶飞机。

后来,他起床的时候家里停电,他便送小孩到他姐姐家,因为平时出差,想利用假期将家里整理一下,期间有可能海伦曾打电话回来,但是家里停电,他又忙于修缮,而不知事态严重。

刑警再进一步询问当晚海伦的情绪时,理查承认当时她并不太高兴,因为他曾迂回地指责她,叫她顾家,多顾小孩,不要到处交男朋友。

刑警问理查海伦外面是否有男朋友。理查很难为情地表示,他曾怀疑海伦有婚外情,因为海伦曾在他出差时大过多次电话到加州。

海伦会不会私奔到加州?警方在纽约的肯尼迪机场找到了海伦的汽车。汽车已经在停车场停放了几天,显示几天前海伦曾驾车到机场。

刑警马上调查海伦打往加州的电话号码,发现这位加州朋友是在搭机时结识海伦的,但仅至于普通朋友,并坚称不知海伦去向。警方再向航空公司调阅十九日飞往加州的乘客纪录,都一无所获,海伦私奔到加州的可能性近乎零。

一位身高一米七五,周游世界各地,社会经验丰富的空服员,怎么会突然间消失得无痕无迹,无影无踪。刑警在着急,海伦的孩子在纳闷,理查更是不解。

第6节 锁定目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海伦不可能凭空消失的。”海伦的同事萝拉告诉刑警。

萝拉和海伦是同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探李昌钰破案实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