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骆驼》

第19章 特纳弗罗帮忙的手段

作者:厄尔·德尔·比格斯

导演瓦尔·玛蒂诺,穿着他显眼的白色丝绸西服,扎着红领带,走下了休息室的台阶。他看起来像一些客轮上为了把尚在犹豫的游客留在热带景区而设计的宣传品的封面人物。看见了悠闲自得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对世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查理,导演马上走了过去。

“啊,探长,”他说道,“没想到会看到你这么悠闲,莫非你已经解决了昨晚的事情?”

陈摇着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谜还是谜,重要的是不要被表象骗倒。虽然我的脚一动不动,但我的脑袋在工作。”

“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玛蒂诺回答说,“我盼望你能尽快有所收获。”他坐在查理旁边的一把椅子上。“你知道昨天的事一下子就毁了我价值二十万美元的影片,我应该尽快坐下班船赶回好莱坞看看还能做点什么。不论是谁杀了希拉,这人肯定不在乎我们公司的利益,不然他会等我拍完片子再动手。唉——现在什么都完了。但我必须尽快离开,这就是为什么我盼着你能尽快破案。”

陈叹了口气。“每个人似乎都急得不得了,这可不是夏威夷的作风,我已经忙得喘不过气了。可以问一下你本人对此案有什么看法吗?”

玛蒂诺点燃了一支香烟。“我不太清楚。你有什么想法?”他把火柴扔到了地板上,那个拿着畚箕和刷子的中国老头儿立即走了过来,瞪了查理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我就知道跟你这种人在一起的不会是什么好人。”

“我的想法还没有成型,”陈说,“但我知道一件事,有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一直在跟我作对。”

导演点点头。“看来是这样,但是昨天夜里在希拉·芬的房子里可有好几个聪明的人呢。”

“你也是一个,”查理试探地说。

“谢谢,很自然你会这么说,但这确实是真的。”他笑着说,“坦诚地讲,昨夜还有一个人,我对他的聪明从未怀疑过。我不喜欢他,但我一直认为他非常圆滑,我指的是特纳弗罗大师。”

陈点了点头,“是的,他是很精明,只跟他说了一句话,我就看出来了。”

导演把烟灰弹到了地板上。那个中国老头儿马上拿来一个烟灰缸紧挨着导演摆到了小桌上。

“好莱坞式的轻信养肥了许多占卜师和算命先生,”玛蒂诺继续兑,“但这个人是这一行里最出类拔萃的。女人们都去找他,他对她们说出她们认为只有上帝才知道的事。这样——”

“他是怎样知道这些事情的呢?”查理问道,

“有卧底,”导演回答说,“我没有证据,但我确信有许多间谍日夜地为他工作。他们猎取名人的秘密,然后再传递给他。那些可怜的女演员认为他有神秘的力量,这样就把心里话说给他听。这个人知道的秘密可以把好莱坞掀个底朝天,如果他想这么做的话。我们曾试图把他赶走,但他太聪明了。你知道昨天我是很不情愿地拦住了杰伊斯没让他揍特纳弗罗一顿,我真希望看见他挨揍。但如果那样的话,希拉的名字就会牵涉进去,想到这一点,我就把他们拉开了。电影是我的职业,这一行里有很多不错的人,我不希望他们的名誉受到伤害。但不幸的是,无赖流氓做坏事总要使正直的人受到牵连。”

陈问道:“你是想暗示是特纳弗罗杀害了希拉·芬吗?”

“根本不是,”玛蒂诺说,“别误解我,我只是想说如果你在此案中感觉到有一个聪明的对手的话,你应该记住很少有人比占卜师更聪明了。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凶手。”

“昨夜八点到八点半之间,”陈告诉他,“特纳弗罗有非常可靠的不在现场证明。”

玛蒂诺站了起来,“他当然会有,我告诉过你了,他非常地滑溜。好啦,再见,祝你好运——我是真心实意的。”

他朝阳光明媚的大海走去,留下陈一个人在那儿思考着。不久,查理突然坚定地站了起来,朝门厅处的电话间走去,拨通了局长的电话。

“你现在很忙吗?”他问道。

“不太忙,查理。我约了麦克马斯特夫妇五点三十到这儿来,但那还有一个小时呢,有什么事要做吗?”

“可能吧,”陈回答说,“我不能讲,但一会儿之后,我会需要你的权威支持我在格兰特大酒店进行一次小小的搜查,如果你能马上开车过来就最好了。”

“我马上过去,查理。”局长答应说。

来到内部电话机旁,查理给阿伦·杰伊斯的房间打了电话。英国人的声音很困顿。警探告诉他自己会马上上楼同他谈一谈,然后来到了旅馆服务台。

“你能不用查房间就确定特纳弗罗是否在房间里吗?”他问道。

服务员看了一眼信报箱说,“他的钥匙不在这儿,我想这意味着他在房间里。”

“啊,好的,”陈点头说,“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大忙,给特纳弗罗先生打个电话,告诉他陈探长非常匆忙,来不及亲自找他,告诉他我在城里的青年旅馆等他,说事情非常重要,让他尽快赶过去。”

服务员盯着他重复说:“城里?”

陈点头解释道:“目的是想让他离开这里一会儿。”

“啊,”服务员笑着说,“我明白了,我想这没有问题,我会给他打电话的。”

查理上楼到了阿伦·杰伊斯的房间。英国人打着哈欠把他让进了屋。他穿着睡衣和拖鞋,床铺也乱糟糟的。

“请进,探长,我刚打了一个盹儿。天啊——这真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

“对于新来的人来说是的,”陈笑着说,“我们老居民都学会了保持清醒,不然我们什么都做不成了。”

“那么说你已经有所收获了?”英国人急切地问道。

“不能那么说,但我们进展迅速——当然是按夏威夷标准来说,”查理说,“杰伊斯先生,我是抱着开诚布公的态度来找你的,我打算毫无保留地同你谈清楚。”

“很好,”杰伊斯热切地说。

“今天早晨你告诉我你从没进过避暑小屋,也没到那附近去过?”

“是的,这是真的。”

查理取出一个信封,把一截小雪前烟蒂倒在桌上,“那么,你怎么解释在希拉·芬遇害的小屋窗下发现的这个东西呢?”

杰伊斯看了好一会儿这小小的物证,“真可恨,”他说,他转头看着陈,眼中闪着怒火。“请坐,”他说,“这我能解释,而且我会解释的。”

“很高兴听你这么说。”陈对他说。

“今天早晨,当我在洗澡间洗澡时,”英国人说,“大约在八点,是在八点,有人敲我的门。我以为是服务台,就让他进来。我听到门被打开了,然后是脚步声。我问是谁——真可恨昨晚怎么没打断他的脖子!”他恶狠狠地说。

“你是指特纳弗罗大师的脖子吗?”查理感兴趣地问。

“是的,他走进这个房间,说他要见我。我一时很惊讶,但我让他等我一会儿。我从澡盆里站起来,开始迅速地擦干身体——你跟我到洗澡间来一下好吗,陈先生?”

陈很惊讶地站起来跟了过去。

“你看,探长,洗澡间的门上镶着一块大镜子。当门稍稍打开时——像这样——站在浴盆里的人能看到卧室的一部分——包括桌子。我正匆忙地擦着身体,突然我看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桌上放着一盒已经吸掉了几支的那样的小雪前。我在镜子里看到,特纳弗罗先生走了过去,自己拿了几支,他把它们装进了他的兜里。”

“很好,”陈平静地说,“真多亏这块镜子。”

“一开始我认为这只不过是小偷小摸,但我还是非常生气,我打算走进屋把他赶出去。但当我擦干身体穿好衣服后,我想到这其中肯定有问题,我决定什么都不说,保持低调,如果可能的话看看能不能弄明白这混蛋有什么企图。我没有猜到——我的脑筋不太快,我从来没想过他要把我牵涉到希拉的凶杀案中去,我知道他对我没有好感——但——也不至如此——”

“我走了出来问他有什么事情,他毫不心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他来是劝我忘掉前嫌,他说我们没有理由不成为朋友。他觉得芬小姐也会高兴我们成为朋友的。当然,我恨不得把他从窗户里扔出去,但我控制住了自己。出于好奇,我请他吸支烟。‘哦,不,谢谢,’他说,‘我从不吸烟。’”

“他不断地提到芬小姐,又说我们最好能放弃前嫌。我对他很冷淡,但保持礼貌——我甚至跟他握了手。他走了之后,我坐下来开始琢磨。他拿那些雪茄有什么目的呢?像我说过的,我想不明白。现在,这件事当然清楚了,他打算布置一些假线索。上帝啊!探长——他为什么要费力地做这些事呢?只能有一个答案,他就是杀芬小姐的凶手。”

陈耸耸肩说:“我也希望能像你那么想,但还有几个障碍必须清除,其中之一是他有一个天衣无缝的不在现场的证据。”

“哦,见鬼——那算什么?”杰伊斯喊道,“一个聪明人总会弄到不在现场的证据的。”他又咬牙切齿地说:“我很感激特纳弗罗先生努力为我做的——我确实很感激,等我再见到他——”

“等你再见到他,你什么也别说,”查理打断他说,“那是说,如果你愿意帮我的忙的话。”

杰伊斯犹豫着说:“哦——好吧,但这可不容易,可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会保持沉默的。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别的事吗?”

“不,谢谢,你已经帮我一个大忙了。现在我的工作又有了新的动力。”

等候电梯的时候,陈想着杰伊斯的话。他说的是真的吗?或许吧。他的解释似乎没什么漏洞,但是那个英国人是否聪明到能即兴编造一席谎话呢?他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四肢发达的。思路比较慢的人。这样一个人——查理叹了口气,问题太多了。

他小心地走出电梯,躲在拐角向四周看了看。周围似乎没人,他向服务台走去。“特纳弗罗先生走了吗?”他问道。

服务员点了点头,“是的——他刚出去,很匆忙。”

“非常感谢你。”查理说。

局长走上旅馆的台阶,查理走过去同他打了招呼,他们一起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什么事?”局长问道。

“有几件事,”陈回答说,“调查显示特纳弗罗非常可疑,需要密切注视。”

“特纳弗罗?”局长点头说,“我一直觉得这家伙不对劲,他有什么问题?”

“其中一点是,”查理回答说,“他懂广东话。”他讲了那个改变他对占卜师看法的发现。“但在给你打过电话之后,又出现了更重要的证据。”他简单讲了杰伊斯所说的雪茄的事。

局长吹了个口哨,“我们快成功了,查理。”他喊道。

陈耸耸肩说:“请别忘了他的不在现场证明——”

“不,我没有忘,我过一会儿再处理那件事。顺便说一下,如果你看到那对从澳大利亚来的老两口,躲开他们。我告诉过你,我已经安排他们去我的办公室了,我不想在这儿见他们。在合适的环境下对付他们会更容易。现在说说你想做什么?”

“我希望,”陈回答说,“能彻底搜查特纳弗罗的房间。”

局长皱起了眉头,“这不合乎规矩,查理,我不清楚,我们没有许可证——”

“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来,像你这样的大人物是能够安排好这件事的。我们把一切都按原样放着,特纳弗罗是不会知道的。”

“他在哪儿?”

查理解释了占卜师出去的原因。局长点了点头,“这主意不错。等在这儿,我去同酒店管理人员淡一谈。”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旁边跟着一个瘦高个、头发黄中带红的男人。“已经办妥了,”局长说道,“你认识莫多克先生吧?查理,他同我们一起去。”

“莫多克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了。”陈说。

“你好,查理,一向可好?”莫多克说道。他以前当过警察,现在是酒店的保安。

“身体还不错。”查理说着和局长一起跟在莫多克后边向特纳弗罗的房间走去。

保安打开门之后,把他们带到了特纳弗罗的客厅,他站在那儿狐疑地看着陈。

“你不是打算让我们失去一位最尊贵的客人吧,查理?”他这样问道。

查理笑了,“这现在还不好说。”

“昨夜海滩发生了点儿小事,”莫多克继续说,“像往常一样,你又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有些人就是运气好。”

“但他们要付出代价,要承担全部烦恼,”陈提醒说,“还是你在这儿过的舒心惬意。昨天晚上的鱼不错,你尝了吗?”

“吃了。”

“我也吃了,但我只是尝了尝,”陈叹口气说,“想受人瞩目是要付出许多痛苦的代价的。”

他环顾四周说:“我们的目的是进行彻底搜查但不留痕迹。幸运的是我们有充足的时间。”

他和局长开始系统地搜查,保安舒服地坐在一把椅子上抽起了雪茄。壁橱。抽屉、桌子都彻底搜过了,最后,查理站在一个大柜子前。“锁着的,”他说。

莫多克站了起来。“这很容易,我有一把万能钥匙可以打开它。”他打开了那个大柜子,陈拿出一个抽屉,满意地叫了一声。

“发现了一点儿我们要找的东西,局长。”他喊道,拿出了一个便携式打字机。他把打字机放在桌上,插进一张信纸,打了几句话。“这是一个朋友对你的警告,你应该马上去檀香山公立图书馆一——”打完之后,他从兜中又拿出一张信纸,把两张相互比较。他带着满意的微笑把他们拿给局长看。

“你能否看看这两张纸,然后告诉我你的看法?”

局长看了一会儿说:“很明显是同一台打字机打的,字母e的上半部都模糊不清,字母t有点儿偏。”

陈咧嘴笑着把两张纸拿了回来。“长时间地呆在警局并没有让你的脑袋生锈。是的——正像你说的,这两封信一模一样,都是这台小打字机打的。真高兴我们并非一无所获。我必须把打字机放回原处,这样他就不会怀疑我们来过,如果他闻不到我们的朋友莫多克的雪前烟味儿的话。”

保安一副内疚的表情。“我说,查理——我可从来没想到这一点。”

“把你的烟抽完吧.反正危害已经造成了,但是小心别让目前这份悠闲的工作把你的脑筋变慢了。”

莫多克没有再吸烟,把烟在手中熄灭了。查理继续搜查大衣柜,都快搜完了也没有再碰上好运气。这时,在衣柜的最底层的一个角落里,他似乎找到了点儿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他朝局长走去,他的手掌上放着一枚男式戒指,一枚镶着厚金边的大钻石戒指。他的上级盯着戒指,“好好看一看,”陈建议说,“观察一下它的形状。”

“又是珠宝,查理?”

陈点点头。“办这件案子,就像闯进了珠宝店,这可能很自然,因为我们是同好莱坞的人打交道。”他把戒指放回原处,关上柜子并把它锁上。“莫多克先生,我们没事了。”

他们回到了门厅,保安离开了他们。陈陪着局长来到停车场。

“你让我看那枚戒指是什么意思,查理?”局长问道。

“我实在不太愿意重复这件小事,”陈笑着说,“为什么呢?因为它与我事业中最丢脸的事有关。你大概还记得昨晚,在海滩的房子里,我站在屋子中间,手里紧紧抓着希拉·芬写的信。突然灯灭了,我的脸被凶狠地打了一拳——脸被划破了,这证明打我的人手上戴着戒指。灯亮的时候,信已经没了。”

“是的,是的。”局长不耐烦地喊道。

“我当时马上就开始查看——屋中的男人有谁戴着戒指?贝罗和范荷恩戴着戒指,其他人没有戴,比如特纳弗罗先生就没有戴。然而昨天早上我拜访他的时候,我看到他手上戴着我刚才让你看的那枚戒指。而且,当我们在听到了凶杀的消息之后,一起开车去希拉·芬的房子的路上,在黑暗中我看到了他钻戒的闪光。当他在小屋中帮我调查,我又看到了他手上的戒指。然而在信被盗之后,灯再次亮起来时,他的戒指却不见了。你对此怎么想,局长?”

“我认为,”局长说,“黑暗中打你的是特纳弗罗。”

查理若有所思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说:“很奇怪,我也是这么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骆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