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门疑案》

第16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同一晚上 水门大厦 东幢南翼

“我要去参加710房间贸易联盟的聚会。”

“请吧。”

水门东幢公寓楼的前台人员按了一下蜂鸣器,打开了从大厅到电梯的玻璃门。劳拉·弗洛瑞斯朝大门镶有镜子的柱子上照了照,对里面的景色很满意。劳拉,27岁,标准身材,看上去漂亮整洁。她今天特意穿了刚从瑞茨克兄弟店里买的黑色真丝裤装。那个店很受全城各个外国使馆里工作人员的青睐。这套衣服超出了她的预算,不过她最近受人邀请要参加好多晚会,这让她不得不添置些更惹眼的衣服。

很少有人会注意她的衣服,她的头发才是引人注目的焦点。她那一头浓密、闪亮、黑得发点幽蓝的秀发一直让她很自豪。

她谢过了前台人员,走进等在那儿的电梯,按下七层的按钮,长舒了口气。

墨西哥力量组织位于西北m大街的一个商业大楼上。过去的一星期,办公室里混乱得如临旋风。莫林·加沙在水门停车场被害的消息让办公室里正常活动都停滞了下来,每天都有一连串的电话要接要打。还有那些让人发狂的会议,严峻的推断,都让她感到疲惫。

劳拉在公司里是研究董事,下午一直跟力量组织的总裁拉蒙·凯利开会。

凯利的父亲年轻时丧妻。他的美国妻子去世后,他于50年代到了墨西哥,在一家跨国石油公司财团找了个差事,发展恰帕斯州还处于萌芽状态的石油工业。在那里,他遇见了康秀罗·马蒂内,有了他们的孩子拉蒙。拉蒙从小跟父母在墨西哥南部的那个州生活,18岁时才到美国芝加哥大学上学,享受着奖学金。在墨西哥度过的18年让他看到了他一生都难忘记的贫困和绝望,那些活生生的总萦绕在脑海里的画面帮助他确定了一生奋斗的方向,他获得了社会工作的硕士学位后,在一些非赢利性机构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而那些非赢利性机构都是致力于改善墨西哥工人、农民及其他贫困的本土人群的状况。

恰帕斯拥有着80万印第安人、玛雅人的后代,却是情况最糟糕的地方,这一点凯利太了解了。从19世纪起,那儿一直起义不断,但都没能动摇统治着那个地区的地主阶层。1994年,两千人组成的萨帕塔国家革命军,打着革命家萨帕塔的旗号,专门挑了北美贸易协定生效的6月1日进军克利斯托瓦尔和其他三个城市,想为难为难70多年一直以铁拳驾驭墨西哥的革命制度党。在那次行动中死了很多人。革命制度党做了许多改革恰帕斯的许诺,一样也没能履行。对于拉蒙·凯利来说,恰帕斯的状况反映了国家的领导层对贫困人民的无情统治。恰帕斯是全国自然资源最丰富的一个州,它供应着全国60%的水力、电力,47%的天然气和22%的石油,而恰帕斯的居民却跟瓦哈卡和格雷罗的人民一样是全国最穷的。三分之一的家庭没有电,一半的人口没有洁净的饮用水源。凯利一年前被招进墨西哥力量组织并负责它的启动。他第一个行动的举措就是雇劳拉·弗洛瑞斯作他的研究主管。

他们俩人的背景截然不同。她是一个富有的墨西哥家庭中三个女儿中的一个。她的父亲经营着泰利维萨电视公司在墨西哥城拥有的四家电视台的一家。泰利维萨是个全能的通讯王国,其缔造者被认为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商人。他给了革命制度党500多万美元用于下届选举,而收到的回报是在墨西哥再开办62家新电视台的政府许可证。他的频道在墨西哥占有97%的观众,他的节目反映了革命制度党的导向。泰利维萨和革命制度党是一家人。劳拉和她的姐妹们在墨西哥上的私立大学,后来尽管她父亲竭力反对,她还是又上了纽约大学。她爱父亲,可父亲的哲学跟她正在发展的社会主义观念是背道而驰的。她从来没有公开地跟父亲谈过他们人生观的不同,因为她可以跟她那些具有反抗意识的朋友们一起在小酒吧里一边喝赫拉杜拉的特奎拉酒,一边对政府大加批判。

她打算从纽约大学拿到社会学的学位后就回家,结果她遇上了拉蒙·凯利。他们成了好朋友,偶尔也是情人。当凯利搬到华盛顿去启动这个力量组织时,劳拉也刚刚在联合国找到了作翻译的工作。她毫不犹豫地把这份工作抛开,也到了南方。墨西哥力量组织,按凯利所说,有充足的资金后盾,有影响美国对墨西哥政策的潜力。

“我们有非常有权力的人作后台。”凯利在给她提供这个职位的电话上说。

“谁?”

“等你来了,劳拉,我再告诉你。不能在电话上说。”

“可是……”

“你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谈这个。现在,打点行李快来吧。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

“啊,弗洛瑞斯小姐,欢迎欢迎。”

琼斯·坎帕斯领她到这套三卧室套房的起居室,那里已经有20多人走动着,手里端着酒杯,有厨房穿着白色制服的侍者在服务。“喝点什么?”他问。

劳拉知道聚会上肯定没有龙舌兰烧酒或是玛格丽塔斯。这些酒是留给有墨西哥背景的英美人在华盛顿极铺张的那些墨西哥饭店里饮用的。在华盛顿的墨西哥人则最爱喝高级威士忌、上等的科尼亚克和葡萄酒。

“请给我一杯白葡萄酒。”

坎帕斯在墨西哥-美国贸易联盟是经理韦努斯迪亚努·韦勒的特别助理。他们一个月前在时髦的u大道的恰特休息室相遇时,他就这样告诉她。在那里,他们自由自在地聊天、喝葡萄酒,还轮流吸上一口水烟袋,烟味从水袋里出来变得极清凉。劳拉怀疑这是非法的,琼斯向她保证这只是吸烟而已,没有一点不合法的地方。她也试着吸了一口,大声地咳嗽起来,让他大笑不止。

“我不会吸烟。”她说。

“所有的墨西哥人都会抽烟。”他说。

这几乎是事实。但也有例外——比如她。

那次相遇后,他们有时候就约会一下,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晚上到波利·艾思特跳舞,后来就跳到在波托马克河对岸弗吉尼亚附近水晶城他的公寓。

劳拉很喜欢琼斯·坎帕斯。尽管她怀疑他对她的感情正在超越仅仅是在一起玩玩的界限。而且跟他一起出去也是很微妙的事。所以她没有告诉拉蒙·凯利她在和琼斯约会。

墨美贸易联盟声称它的宗旨是促进两国的贸易,但在某些包括拉蒙·凯利在内的人眼里,它远没有这么光明正大。无执照地游说议员以改变美国对墨西哥政策,军队“第二梯队”的别有企图的分支机构?它的情报机构?革命制度党在华盛顿的耳目?

这无关紧要。劳拉·弗洛瑞斯享受着和坎帕斯在一起的时光。而且还有些事情她可以了解。尽管坎帕斯对他的工作及他的组织口封得很严,有时候也说点值得劳拉记录下来的有用信息,存进她的关于墨西哥与美国关系的研究档案中去。她一直是个不可救葯的笔记记录者。

“谢谢。”他把葡萄酒递过来,她说,“这套公寓不错。”“不客气。我们租下它主要是为了外地的客人,有时我们也在这儿消遣一下什么的。我很高兴你今晚能来。”

“我一直想来。我这是第一次参加你们联盟的聚会呢。”

“我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来吧,我给介绍几个人认识。”

“啊哈,”韦努斯迪亚努·韦勒对她说,“我终于找到我这个年轻朋友总是带着一双困眼上班的原因了。”

劳拉轻笑,“我可不想有这样的名声。”

“他开玩笑,”坎帕斯说,“他总是开玩笑。”

这句话引出韦勒的用西班牙语讲的一个复杂冗长的笑话。逗笑的地方他说得很不利索,不过琼斯和劳拉还是笑了。

“那就是曼纽尔·赞格瑞达。”劳拉和坎帕斯走开来去认识以下其他人时,劳拉指着对面一个个头很高、穿着无可挑剔的男子说。

“对。你见过他吗?”

“没有。”

“那好。现在你该见见他了。”

“幸会。”赞格瑞达握住她的手。

“是我的荣幸。”劳拉说,她感觉赞格瑞达在打量她全身的每个部位。

“您真是太迷人了。”

她用英语回答了他对她用西班牙语的评价,“谢谢,赞格瑞达先生。你会回墨西哥看看大选吗?”

“啊,是的,你呢?”

“我也正准备去,”她说,“我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见过我的家里人了。”

“您家住哪里?”

“墨西哥城。”

“弗洛瑞斯?尊父是不是泰利维萨的?”

赞格瑞达能认识她父亲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两个人都事业有成。另一方面,提起她父亲也让劳拉心里很不舒服,倒不是

因为她自从到纽约就跟他疏远了,而且因为这对她意味着政治、墨西哥政治。革命制度党的压迫和卑鄙,她父亲却因之而飞黄腾达。她知道赞格瑞达对那里的执政党很有影响力,他虽不是一个政客,但他的财力和幕后操纵能力在美国和墨西哥都是很有名的。

“对,他是在泰利维萨。”劳拉说。

“我跟他很熟。人非常好。他的能力对国家来说是一种财富。”

“谢谢。”她转向坎帕斯,“你再帮我拿杯葡萄酒好吗?”“当然好。还是白的?或者换个红葡萄酒?威士忌?”

“不了,就葡萄酒吧。白的。”

她并不想要另一杯葡萄酒。她只是想把话引开。可惜没有奏效。现在,坎帕斯不在她身边,她一个人跟这位数百万富翁呆着,而他则继续用他的目光脱她的衣服。

“那么您在华盛顿做什么,弗洛瑞斯小姐?”

“我是为一个私人机构工作。”

“啊,我知道它吗?”

“我不知道。”

他没说话,然后笑了,“除非您告诉我,否则我永远也无法知道。”

“墨西哥力量组织。”

“噢,我知道它。是个很新的组织。”

“有一年了。”

“那您在那儿做什么?”

“搞研究。我是研究董事。”

“很重要的工作。您做哪方面的研究呢?”

“主要是经济方面的。社会问题。”

她感觉赞格瑞达对墨西哥力量组织的任务十分清楚,只不过在耍弄她,在赞格瑞达要提出下一个问题前,坎帕斯端着她的酒杯来了。这时另有一男一女过来,向赞格瑞达问起他的生意来,劳拉就趁机走开了。劳拉和坎帕斯溜向厨房,一个年轻人正一个人端着胳膊立在厨房门口,背靠着墙,百无聊赖的样子。

“哈里,我想给你介绍劳拉·弗洛瑞斯认识。”

她伸出手,他三心二意地握住。

“我看你这是在给吧台站岗吧。”坎帕斯说着,在他朋友的胳膊上轻拍了一下。

“这一招我很久以前学的。”他说。尽管他长得很高大,他穿着的灰色西服下的身体看上去很壮实,有6英尺多高,但他的声音却让人感到意外的高尖,几近女声。

“对不起,我失陪一会儿。”坎帕斯说罢消失了。

“你跟琼斯来的?”哈里问。

“对,噢,其实也不算是。他邀请我来,不过因为他在这儿有事,所以我一个人来的。”

哈里露出一丝笑容,却暴露出他过早发黄的牙齿,劳拉猜他也就30岁。“乔斯总是有事。他工作很卖力。”

“我知道。”

“那你……是不是工作中也很卖力?”

这个问题让她一愣,她笑了笑说:“我也是,但不总是。”

“你还留出玩的时间?”

“留了一点儿,你做什么,哈里?”

“瞎玩。”

“瞎玩?你指什么?”

他又笑了,“投资,一些零碎活儿。我不喜欢吊在一件事上。”

“听上去很有意思。”

“你的工作是……你不玩的时候干什么?”

“研究工作,给一家私人机构干。”

坎帕斯回来了,说:“劳拉,你得原谅我。办公室忽然有点事,我必须马上回去。”

她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不过我把你留给让我放心的人。哈里是个绅士,除此之外,他还有许多优点。”

“他的人中只剩下我一个了。”哈里说着,轻轻地一鞠躬。

劳拉笑了。

“我这个星期再打电话给你。”琼斯在她脸颊上吻了两下。他对哈里说:“照顾好我可爱的朋友。我可是相信你的。”说罢,走了。

“再来一杯葡萄酒?”哈里问。

“这杯我还没喝完。”

“你这杯到现在都不凉了。我再去给你拿杯新的。”

坎帕斯的突然离去让劳拉决定不再多待了。可哈里拉着她,给她介绍些在使馆工作的年轻墨西哥人。话题变得让人兴奋起来,笑声也多起来了。劳拉觉得很放松。赞格瑞达走时过来祝她在这儿玩得好。琼斯的老板韦勒也过来道别,还开玩笑说:“年轻的女士,可别再让我年轻的朋友晚上玩得太晚了。”

“我保证。”劳拉说,脸上弄出了个很严肃的表情,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又“咯咯”笑起来。

她还没怎么意识到,已经是半夜了。

“我得走了。”她向仍留在公寓里的哈里和其他三个人宣布。

“你现在还不能走。”哈里说。

“不过我们可以。”其他人说着就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再喝点葡萄酒吗?”只剩下他们两人了,哈里问。

“噢,不了。我已经喝得太多了。我要回家。”

“我开车送你。”他说。

“不必了。”

“我很愿意这样做。不过你得先让我给你看这幢楼的一个特别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

“对。一个有特别景色的特别地方。”

“听上去……不错。在哪儿?”

“来吧,”他说罢,拉起她的手,把她从椅子上拖起来,“你会很喜欢。”

他领她出了公寓,到电梯上。他们上到顶层,出了电梯,沿着铺着地毯的过道走到一扇门前。哈里往门里插了钥匙,打开了门,往后一退让她先进去。

“我们这是去哪儿?”她问。

他的回答就是把他们身后的门关上,轻柔地从身后扶她爬上一小段只有一个小灯泡照明的金属扶梯。上面又是一道门。

他们走出这道门,来到这幢楼的屋顶。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墙,以防止观光者走到屋顶边上向外看。

“这是什么?”劳拉问。

“水门屋顶花园。公寓的住户可以在这里买下一块儿地方,用来种花植草,权当个小游乐场。有个女人在这儿造了个雕塑室。”

“真有意思。”劳拉说。

“我带你看看属于那个公寓的地方。”

“你住在水门吗?”她问。

“对。在另一幢楼。”

他用另一把钥匙打开了一个铁门,他们到了一个很大的地方。那儿有一打户外椅、一个带阳伞的桌子,还有一些种在特大红黏土盆里的植物。哈里立刻走到游乐场边的矮拉杆前。他转过身来,示意她也走过去。

“从这儿看夜色很美。”他说着。把胳膊很随意地搭在她肩上。“知道下面是什么吗?”他指了指。

“什么?噢,那是胡亚雷斯的雕像。”

“对。”

“我去过那儿。放假的时间,我们住在这儿的墨西哥人都去雕像前致敬呢。”

“跟我说说他。”

“说说胡亚雷斯?从哪儿说起呢?他为墨西哥人民做了很多好事。他实现了免费义务教育,还鼓励工业发展。我去过瓦哈卡他的纪念馆。”

“是吗?真好玩。”

“什么好玩?”

“在弗吉尼亚大道上,就在水门外面有个墨西哥英雄的雕像。”

“这没什么好玩。华盛顿城里还有好多伟大的外国英雄的雕像呢。”

“我觉得好玩。”

一阵风吹来,让她冷得有些发抖。风吹得哈里浅黄色如丝的头发飞扬起来。

她看着他大笑,“你的头发乱极了。”月光在他苍白幽灵般的脸上投下聚光灯般的光辉。

她转过身,靠着栏杆,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右手游向她的后颈,往前踏了一步,左手从后面探到她的双腿间,把她掀过栏杆。他没有往下看,静等着,听到了她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的闷响。然后,他慢慢地很有技巧地用手帕擦拭他拿到屋顶的她的酒杯,把它放在屋顶地面上,从口袋里抽出一支大麻雪前,点燃,猛抽几口,最后把它抛在酒杯旁。

他额头冒起密密的一层汗。他用手帕拭干,把手帕放回西服口袋里,把到屋顶和游乐场的钥匙搭在一起放在酒杯边上。接着,他离开了大楼,在弗吉尼亚大道上胡亚雷斯雕像前停下,点了一支雪茄。

“晚安。”他对胡亚雷斯说,然后迈着悠闲的步子,哼着歌,向他在水门南幢的公寓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门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