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门疑案》

第20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当天下午两点钟 白宫

马可·史密斯被一个年轻的女海员领进西翼,在那儿等候克里斯·海德斯。他10分钟后才到。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说,“在这里要严格照时间表办事并不容易,周末也是一样。”

“没关系,”史密斯说,“我听说总统也不是个特守时的人。”

海德斯没有笑,说:“副总统要发疯了。他倒是很守时,没能早到,他就算自己迟到了。来吧,他在等你呢。”

“我本以为我们会在老办公楼会面的。”史密斯边走边说。副总统正式的办公室在那儿,而不是在白宫。

“副总统这阵子经常在这边,马可。大概想在搬过来之前先找找感觉吧。”

海德斯领他来到了一层一个舒适小巧的餐厅,窗外就是玫瑰园,比那个闻名遐迩的玫瑰园要小多了。餐桌可供六个人使用。有3个位子上放着浆过的白色亚麻餐巾、沉甸甸的银器和蚀刻的玻璃杯。

“咱们要吃饭吗?”史密斯问。

“对。副总统到现在还没吃上午饭呢。”

马可很庆幸他几小时前只吃了水果。

乔·艾普赖尔从门口进来,后面跟着两位工作人员。

“马可,你好。谢谢你能来。”

“我的荣幸。”

艾普赖尔对随他一起来的年轻人说:“让那些挪威人3点钟到位,拍照。”

“他们想早点跟您会面。”一个说。

“5分钟,不能再早了。”

“好吧,先生。”

门关了。屋里只剩史密斯、艾普赖尔和海德斯三人。副总统坐在桌边示意他们也坐下。“我来替大家点菜,”他说。然后,不动声色地说,“我们今天吃不到瓜可木。”

史密斯朝海德斯望去,他的脸上什么意思也看不出来。

艾普赖尔跟海德斯说:“打电话给厨房。20分钟后上菜。”

看到他的竞选舵手到房间的一角去打电话,艾普赖尔对马可说:“在这个房间里不管说的什么,都只能呆在这儿。”

“明白。”史密斯说,意识到他朋友的紧张。

海德斯也过来了。“20分钟。”他说。

“好吧,”艾普赖尔说,听上去他想摆脱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让自己振奋起来,“我不想多占用时间。你是不是9天或者10天之后去墨西哥?”

史密斯点点头。

“我希望你能早点去。”

“噢?要多早?”

“早上一两天。”

“我想我能办到。不过我不敢肯定安娜贝尔也行。”

史密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觉得在跟如此高层的政府要员打交道的时候,自己配偶的日程安排无关紧要,或者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不过她可以晚两天再跟我会合。”他又补上一句。

艾普赖尔没有注意他所做的修正,“我想让你作为我的特使去墨西哥,马可。”他眯起眼睛看着史密斯,等着他的反应。

“这是作为选举观察员工作的一部分吗?”史密斯问。

“这是份外的事,”艾普赖尔说,“而且没有任何有关的文件。”

马可扬起双眉,“你得解释一下。”他说。

艾普赖尔回答说:“如果我说我能清楚的话,那我就是在撒谎。马可,我不得不说得含糊一些,等你从那儿回来我再把原因告诉你。”

“能说多少说多少吧,副总统先生,”史密斯说,“剩下的可以以后再告诉我。”

“好吧。”艾普赖尔说,“你一定注意到水门发生的两起谋杀案了。”

“两起谋杀?停车场的那位先生是被杀的。可从东幢摔下来的那位年轻女人?我还不知道这又是谋杀。”

艾普赖尔看看海德斯,“克里斯,你怎么没有告诉马可?”

海德斯脱下他的灰色斜纹软呢运动夹克,挂在他的椅背上。他调整了一下坐姿,面对着史密斯,跷起二郎腿。

“在水门停车场被杀的男子叫莫林·加沙,他来华盛顿是要向一个叫墨西哥力量的组织提供情报的。这个组织你听说过吗?”

马可皱了皱眉,“也只是最近才听说。不过我对此一无所知。”

“马可,这是个说客组织,尽管他们没有承认,也没有这样登记。它称自己是个智囊团。”

“加沙先生跟他们说些什么?”马可问道。

“他们想知道的东西。”海德斯说,“加沙了解不少墨西哥腐败的事情,尤其是工会的腐败情况。”

艾普赖尔插进来说:“墨西哥力量这个组织跟执政的革命制度党很敌对。这个组织很小,但在墨西哥有很多支持者。在华盛顿的办事处是由一个叫拉蒙·凯利的人领导的。这个人听说过吗?”

“没听说过。”

“革命制度党的宿敌。被剥夺了墨西哥公民权的头号种子。”

“那个摔死的年轻女子,不,是被害的姑娘,你说,她是为墨西哥力量工作的,是吗?至少我听到是这么说的。”

海德斯说:“对。她是这个组织的研究员。”

“而且你说这是宗谋杀案。警方已经下了这样的结论了?”

这时,有人敲门。海德斯开了门,让两个身着白短上衣、黑裤的侍者进来。他们端着托盘,上面的饭菜都盖着。三个人都不说话了,看着侍者们把肉炖清汤、离苣叶配炸虾球还有面包、黄油一一摆好,水杯倒满。

“还需要什么吗,先生?”一位使者问。

“不必了,很好。”艾普赖尔说,“谢谢。”

“警方?”等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了,海德斯接着说,“不,他们还没下结论,不过他们正倾向于这种看法。”

马可喝了口汤,品了品滋味,说:“她是因为像加沙一样的原因被杀的吗?是因为她也知道些什么要告诉谁吗?”

“看来是,马可。”乔·艾普赖尔说。

“那好,”史密斯说,“很明显,那下一个问题就看他们所知道的对谁最不利以至于要把他们杀掉呢?”

艾普赖尔和海德斯两人谁也没有应答。

“你是说革命制度党吗?”马可问。

“以他们的名义行动的人。”艾普赖尔说。

“哦。”马可说,“知不知道有可能是谁?”

“我想等你到了墨西哥也许能查出来。”艾普赖尔说。

马可身子向后一靠,用餐巾擦擦嘴。他看了看海德斯,又看了看艾普赖尔,然后说:“谋杀是司法机关该处理的事,而不是一个法律教授的活儿。”他想了想又说,“或者中央情报局。他们很擅长获取情报嘛。”

艾普赖尔的食指滑过嘴chún,说:“事情含糊就含糊在这里,马可。这两个谋杀案只是症状,而不是病症本身。我们现在涉及的问题远远超出找到是谁杀了这些人,还涉及到政治方面,涉及到我们跟墨西哥及其政府关系的要害。”

马可对海德斯说:“我觉得你了解不少这个墨西哥力量的事,克里斯。”

“了解一些。”

“能把你的‘一些’告诉我吗?”

艾普赖尔答道:“这么说吧,马可,这个墨西哥力量组织的工作,克里斯、我还有我的工作人员不能说不知道。我知道要求你这样做是给了你一个很沉重的负担。而且你知道你能做的就是说‘不’。”他露出来这个房间后的第一个笑容,“当然,我想你不会说‘不’。”

“很保险的想法,副总统先生。我到那儿谁会告诉我要做些什么?我到墨西哥去见谁?”

“我。”海德斯说。

“那好。”

“我希望就此事我们不再会面了,马可。”艾普赖尔说,“当然不能在白宫这里。”

这话让马可很纳闷。不过他没有吱声。

“我得走了。”艾普赖尔站了起来,“克里斯,你和马可今天下午干嘛不多聊一会儿?也许可以出去走走,喝点东西。”

马可暗暗解释为:“两人一起失踪,找个隐秘的地方谈话。”

“马可,行吗?”

“当然。想不想回公寓?”

海德斯咧嘴一笑,说:“你的还是我的?咱们俩是邻居。”

“去我的吧。”史密斯说。

副总统跟马可握了握手,离开了房间。海德斯和史密斯也出了白宫,漫漫沿着f大街向水门方向走去。

“这狗真大。”海德斯走进史密斯在南幢的公寓说。

“大,而且温顺。谁都喜欢。它也以为谁都喜欢它。它能干出来的最坏的事就是在你裤子上淌口水。要不要咖啡?还是喝点饮料?”

“要是有的话,我想喝点葡萄酒。”

“红的还是白的?”

“白的。”

他们在起居室坐下。海德斯手里端着葡萄酒,史密斯的无醇巴克勒啤酒放在他身旁的桌子上。

“这么说,”马可说,“这个叫墨西哥力量的组织看来就是这两个水门命案的根源或者说原因。副总统说是革命制度党的人指使的。”

海德斯点点头。

“你也这么看吗?克里斯?”

“我不知道。不过我不会跟老板争论此事。就我所知,是凯利和他的墨西哥力量组织确实一心一意地在搞一个反对革命制度党的卷宗,这当然……”

“当然什么?”

“这当然也支持了副总统对墨西哥的立场。”

马可嚼了一口啤酒,“我感觉你并不完全拥护他的立场。”

“也许不像他那么执著,不过我理解他的出发点。很多得失都要考虑。经费统计表明如果我们与墨西哥的贸易伙伴关系被削弱的话,这就意味着每年从边境涌入的非法移民将增加50万之多。”

“我听到总统也这么说,”史密斯说,“在一周前的一次讲话里。”

海德斯笑了,“总统和乔·艾普赖尔在用不同的望远镜看待墨西哥,这也不算什么秘密。”

“这我也听说过。”史密斯微笑着说,“克里斯,如果我说你和副总统对究竟是谁杀害了那些人比你们承认的要清楚,不离谱吧?”

“只是猜测而已,不值得讨论。马可,还是说说你的旅行吧。副总统选择了你是出于好几个考虑,首先,你是他完全信赖的人;第二,你是他研究美国和墨西哥关系委员会的一员;第三,你本来就要作为选举观察员去墨西哥;还有第四点,你说过选举后你要去圣米格尔-德阿连德。”

“这个跟他有什么关系?”马可问。

“他想让你见的人就在那个地区活动。”

“活动?不是住在那儿?”

“他是个叛军,马可,一个革命军首领,领导着从1994年在恰帕斯暴动的萨帕塔国家革命军分离出来的一个队伍。”

“我记得我读到过这个事件,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发生在新年那一天,是吧?”

“对,那支疯狂的游击队把那个国家的财政弄得人仰马翻。华尔街也恐慌了。每个国家的投资者都慌了神。美国在那里的大肥猫们在几周内就损失了上亿美元,3亿吧,甚至还多。有100万墨西哥工人突然失掉了工作,数百家公司倒闭。墨西哥公司的股票跌了7亿。”

“这都是因为恰帕斯暴动?”

“是它引发的,马可。”

“然后司各特总统出手援助。”

“我为此对他很崇敬。那是对韩国援助之前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援助活动。它使墨西哥稳定了下来。”

史密斯又喝了一口酒,注视着坐在他对面的这个漂亮的年轻人。海德斯还在援引民主党的方针——有关墨西哥的地方并不同于乔·艾普赖尔的观点。除了这一点,他还是个很引人注目的家伙,史密斯想。聪明得锋芒毕露,精力充沛,很适合他的工作,而且还是乔·艾普赖尔信任与尊敬的人。要是我有个女儿,他可以是个不错的女婿。

“跟我说说我要见的这个革命党人吧。他是谁?”

“他叫卡洛斯·安赞格,说是依哥纳西尔·德阿连德·安赞格的后人。”

“那又是谁?”史密斯说,“墨西哥历史我不在行。也是个革命家?”

“一个将军,19世纪初的一个自由理想主义者。他跟著名的法特·西迪亚哥联合起来,发动了反对西班牙统治者的暴动。为此送了命。他和其他人的头被砍了。圣米格尔-德阿连德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有意思。你一定研究过墨西哥历史。”

“只看过一点。我对圣米格尔的了解大多来自艾尔菲·多伦斯。她在那儿有座别墅。”

“我也听说了。这个卡洛斯·安赞格,他怎么会同意跟我这样的人会面呢?”

“因为你将代表乔·艾普赖尔,美国的副总统。安赞格通过渠道捎过话说他只见艾普赖尔的特使。必须是非正式接触,绝对保密。现在墨西哥政府在高额悬赏安赞格的头呢。”

“革命制度党吗?”

“党内的小集团们。这些集团的内讧不必要地消耗掉不少能量。”

“你在说革命制度党吗?”

“对。那里也有很多值得批判的东西,不过他们也使墨西哥相对稳定了70年呢。”

史密斯决定不再就墨西哥问题跟他作政治辩论了。他又把问题转移到他要秘密会见的人身上。

“你刚才说安赞格通过‘渠道’捎信说他要跟代表乔·艾普赖尔的人谈。是什么渠道?”

“这我不好说。”

“是不是墨西哥力量?”

海德斯只是表情空洞地看了看他。

史密斯问:“我怎么能跟他联系上?”

“我们说话的工夫,这事正在操作。”海德斯说,“会在一个公共场所。你和史密斯夫人会住在凯撤德西拉内瓦达吧?”

“对,每次去圣米格尔,安娜贝尔都要住在那儿。”

“计划落实后我再通知你。”

“你说我要做的只是听安赞格说吗?”

“对。他声称他有情报能让很多革命制度党领袖下台。巨额的毒品款贿赂、卑鄙的腐败,老一套,但是有凭有据的。”

史密斯皱了皱眉,他实在忍不住又回到了政治性讨论。

“老一套?克里斯,你说起来有些太轻巧了。在墨西哥关于毒品导致腐败的故事确是事实。我前几天从npr上听到一位墨西哥报纸编辑说墨西哥的毒品问题如此严重,以至于他们把它当做国家安全问题对待。”

“我并不是要轻描淡写,马可。那确实是个要命的问题。我只是想他们政府需要帮助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批评。”他笑得有些生硬,“别告诉老板我说的这些。”

“跟我说很保险,”史密斯说,“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暂时没有了,我带了一些关于安赞格的剪报。我想你大概希望多了解了解他。丰富多彩的性格,虽然年轻,却使得他的追随者——印第安人啦,农民啦,死心塌地地跟着他。那些人最容易被安赞格、委拉、西迪亚哥这类有领袖气质的人左右。在墨西哥总有人在领导革命。”他站了起来,“好了,我得走了。占用了你不少时间,我还得回白宫。我肯定你知道,马可,你能同意去做这件事,我和副总统有多感激。”

“我知道。我希望能了解更多的情况。顺便问一下,副总统有没有说什么特定的日子和地点要我跟这个安赞格碰面?”

“选举前一两天,在墨西哥城。”

“不过,我想……”

“不是安赞格本人,是他的特使。我一点也不清楚会是谁。不过他会跟你在你饭店联络,然后再安排以后在圣米格尔见安赞格本人的细节。”

“那好吧。”

马可和卢伏斯送海德斯到门口。

“在水门过得还好吧?”海德斯问。

“很好,只不过希望这里不会再有人被杀了。”

“我了解你的意思。可能对这儿的房地产价格有负面影响。”

“我想的倒不是这个。这件事让我很难过。希望能再听到一些新情况。”

下午剩下的时间史密斯都在准备星期一法律课的课程安排。尽管他的系主任已经特许他在必须履行副总统交给的职责时,可以把他的课交给一位代课教授上,可他一旦有时间,还是很急切地要跟上他的教学计划。

估摸安娜贝尔快要从艺术馆回家了,他先把晚餐的配料准备好——洗得干干净净的莴苣叶——好做凯撒色拉,色拉酱最近他就准备好了,油炸面包屑也准备好了,就等放到吐司炉里了,还有瘦鸡肉柳,可以放点葡萄酒,用大蒜炒一炒,还差法式面包家里还没有。

他下楼去购物中心,在点心店里买了面包,这回他算是成功地抵御了诱惑,没买甜点。他转回南幢,等电梯下来了,走进电梯,按下他那层的按钮,门正要关上,一个男人忽然出现在电梯口。马可本能地把手挡在门缝里,使劲把门撑开,那人走进来,没理会马可,一只手捋了捋他金黄如丝的细发,另一手按了一个键。

电梯在马可住的下面一层停下了。门开了,那男人踏进过道,转眼不见了。

“不必客气。”马可冲着他的背影咕哝了一句。

有人为你留着电梯门,说句“谢谢”是很起码的事情,以马可·史密斯的教养,他觉得像这样基本的礼貌都没有的人真是太不文明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门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