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门疑案》

第37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四小时后 墨西哥城

他们快到墨西哥城郊区的时候,克里斯·海德斯又催司机再开快些。天还黑着,还要等3个小时太阳才会出来。

他不住地扭动着脖子,自从离开圣米格尔-德阿连德,他的脖子就隐隐作痛。随之而来是让他眼晕的头痛和胃痛。他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还穿着很正式的礼服。

他们开进城里,还好这会儿交通不像往常那样拥挤。海德斯斜靠在座位靠背上说:“去火车站。”

他把从圣米格尔带来的信封锁进一个保险橱里,密码是“615,615”,他重复了几遍直到自己能记牢了,才回到出租车上,让司机开到另一个地方。

“走那条街。拐弯,傻瓜!上去。那条道!”

车子爬上一个山坡,从敞开着的窗户进来的空气清凉了许多。拐了好几个冤枉弯之后,最后,海德斯终于到了目的地,司机把车停在一座有浅色石砌围墙的房子前面。司机问海德斯他要不要等在这儿。

“不用。给你。”他给了他一沓比索,用西语牙让他赶快走开。

他走到木门前,按了好几下蜂鸣器。一会儿有人通过对讲器说:“是谁?”

“克里斯·海德斯。”

那男子骂了一句。克瑞斯又砸起蜂鸣器来。

“等一会儿。”

海德斯等着,厚重的木门的门闩被拿开了,一个矮胖的穿灰色运动衫的男子拉开了门。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带套的手枪。

克瑞斯把他一推,几乎跑着到敞开的大门前,走了进去。长走廊尽头的灯亮了。奥斯瓦尔多·弗洛瑞斯,穿着睡衣,真丝睡袍,拖着双皮制拖鞋,从一个房间走出来,手插在睡袍口袋里,嘴里叼着支雪茄。

“我很抱歉这个时候闯到这儿来。”海德斯上气不接下气他说,“可是我不能不来。情况紧急。”

“还好我的家人都不在,”弗洛瑞斯说,他走近海德斯,“要是你把她们吵醒了,你可是不受欢迎的。”

“啊,对,我也很高兴她们都不在家。”他回头扫了一眼站在几英尺外刚才为他开门的男人,“我们在哪儿能谈谈,奥斯瓦尔多?”

弗洛瑞斯默不作声地引他到他的办公室,关上了屋门。他坐到一个大写字台后面,双手交叉,接着示意海德斯在一把绿色皮椅上坐下。房间里只亮着一盏黄铜台灯。

“你看上去像刚从一个晚会来,克里斯。我想你玩得不错吧。现在说吧,是什么让你在这个不近人情的时候作我的不速之客呢?”

“他们杀了卡洛斯·安赞格。”

弗罗瑞斯听到这个新闻,仍然不动声色。

“他正跟那个美国人马可·史密斯会面,他告诉史密斯他所知道的事情——关于这里的一些情况。”

“你怎么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

“因为有人告诉我他们会面的事。是我向当局透露的他们会面的事儿。安赞格要把一个装着证据的包裹交给史密斯,不过,我抢先拿到了。安赞格找了个老助手送包裹,他很相信我,我说我能保证史密斯收到它,他就把它交给我了。”

“东西在哪里?”

“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我得先拿到我想要的东西,才能给你。”

“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你想要什么?”

“要比我以前拿到得多得多,奥斯瓦尔多。我需要一大笔钱以防备华盛顿那边事情对我不利。我不知道史密斯是否意识到是我拿了包裹,不过这总有可能。我倒不担心乔·艾普赖尔。我是他的金发男孩。但是我还是需要一笔保险费。”

“要多少保险费,克瑞斯?你已经拿到多少了?100万美金?还是更多一些?”

“不到100万。”

“我知道了。”

“这些钱我是自己挣来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挣。现在,我的处境真的很危险了。给你提供墨西哥力量的情报,帮你们利用乔·艾普赖尔竞选活动大笔洗钱是一码事儿。现在我带着能把你和你们一帮人搞垮的证据逃出来又是一码事儿。为了你们,我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奥斯瓦尔多。我这样做可值一大笔钱,今天晚上就得把钱给我。”

弗洛瑞斯又点了一支雪茄,从桌子里嵌着的一个定做的木匣子里给海德斯也取出一支。尽管海德斯从十几岁就不抽烟了,他还是痛快地接了,又接过弗洛瑞斯递来的火。“你这儿有可卡因吗?”他问。

弗洛瑞斯跟着起身到靠墙的一个保险柜前,拨了密码,从里面取出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透明塑料袋。他又从桌上拿起一块厚玻璃,还有一根吸管,把这些都放在他的客人面前。

海德斯立即打开袋子,在玻璃板上倒上细细的一条,把吸管轻放在上面,吸了起来,先从一个鼻孔吸进去,又换另一个。弗洛瑞斯坐在桌子后面平静地注视着他。

海德斯吸完,他抬起头,却发现面对的是弗洛瑞斯从另一个抽屉里取出的上了膛的45式手枪。

“嗨,放松点,奥斯瓦尔多,这是干什么?”

“我们得谈谈我女儿的事儿。”

“劳拉?”海德斯举起双手,勉强挤出一点笑,“伙计,这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都是贸易联盟的琼斯·坎帕斯捣的鬼。相信我,我做的只是告诉他她都查到了些什么——我得说,有很多是关于你和泰利维萨的事情,可是她的死……不,先生,那可不是我干的。我从没杀过人。要谈,你跟贸易联盟的那些家伙们谈吧。”

弗洛瑞斯垂下了45式手枪,把它轻轻放在桌上。“你说安赞格提供的证据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放在这儿会更安全。那包裹在哪儿?”

“你给我钱,我就告诉你它在哪儿”

“我不敢保证我家里有你要的那么多钱。”

“狗屁!”克里斯站了起来,“瞧,我可不想有什么麻烦。我从没遇上什么麻烦。所以,我告诉贸易联盟还有其他人什么时候要出什么问题。加沙、拉蒙·凯利,还有安赞格,我干的只是提供情报。我在你这儿也不是给你找麻烦。”他笑了笑,“嗨,我来这儿是帮你除掉麻烦的。安赞格提供的证据能搞垮一大批人,我要200万。”

弗洛瑞斯也笑了,“200万,就这些,克里斯?”

“对。”

“我现在可以给你一半,另一半过两天再给你。”

海德斯头已经昏了,他紧张得要命,脑子里的念头飞快地进进出出。

“哦,好吧,一半。那么,剩下的,两三天付清?”“听上去还合理。”

“噢,我还需要你的私人飞机把我送出墨西哥。也许这会儿他们正在飞机场找我呢。把我送到埃尔帕索或者圣安东尼奥都行。从那儿我再飞回家。”

弗洛瑞斯抓起电话,拨了个号码。“我是奥斯瓦尔多·弗洛瑞斯,”他说,“我一小时后需要飞机。乘客是海德斯先生。克里斯·海德斯。你带他飞到埃尔帕索或者别的他要去的地方。”

他挂上电话,“满意了?”

“对。非常好,我非常感谢!非常感谢。”(西班牙语)

弗洛瑞斯把可卡因和用具放回保险柜,又拿出两个鼓鼓的信封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他把它们推给海德斯。“这里面应该有100万美元,可能多一些,也可能少一些。不过我们就不计较几美元的账了,是吧,克里斯?你为我们工作得一直很出色,我们为此也很欣赏你。”

弗洛瑞斯笑着站了起来,转过桌子,把手放在克里斯肩上,“飞机在等着你。加斯柏开我的车送你去机场,回家一路平安。”

海德斯站起来,伸出手,弗洛瑞斯握了握他的手,海德斯又说:“瞧,我们得弄清楚,奥斯瓦尔多,你不是要把我干掉吧?我是说,我知道加斯柏是干什么的。他是个打手。我是想说……”

“克里斯,我看你变得有点像妄想狂了。是可卡因的缘故,它会给人幻觉。我建议你不要再用它了。加斯柏会送你去机场,你会舒舒服服地享用一下我的私人飞机回家。现在告诉我,装着证据的信封在哪儿?”

“城里的火车站。保险橱11号,密码是615,615。还用我写下给你吗?”

“不用了,我也不希望你搞错。我希望我派人打开橱子时,那个信封就在里面。”

“当然会在里面,你知道你完全可以相信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门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