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10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你真了不起,少校。”当玛戈特从新闻发布会回来时马可斯·拉尼说。她感到他始终在大厅内盼望着她回来。

“谢谢你。”她说。杰伊·科拉夫特从厚厚的卷宗堆上往上拱了拱。他没有向玛戈特打招呼,玛戈特也没有向平时那样问候他。

她往椅子上一靠,瞅了一眼拉尼,她眉毛往上扬了扬,问:“有什么事吗?”

“我已经被指派作你的司机了,弗克少校。”拉尼兴奋地说。脸上洋溢着笑容。

“我的司机,我不知道我还有司机,我不知道我还有车。”

“这些都由我来办,”拉尼说,“我被告知你今天下午4点钟要去马可那要塞。”

还有人也知道将与科鲍会面的事,也许比她还早知道吗?下次她与比利斯会面时她一定要问及此事。

“好,”她说,“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我整天都会听从你的调遣的。”拉尼说。

“我现在不需要你,我要3点钟去马可那,那时你跟我去好了。”

在去马可那之前,她打算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做些准备工作,然而一连串的电话打扰了她。这些电话都是记者打来的,他们中还包括楼下新闻发布会上的几个,他们绕过新闻处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她的办公室。她马上给部队新闻处打了电话,要求他们马上对此采取措施。不到一个小时,一部新的私人电话就被安装在她的办公桌上了。同时,电话控制中心大楼还为玛戈特在部队新闻处登记了一部公开的电话号码。这个大楼通过10万英里的电话电缆与五角大楼连接,每天要接转20万个电话。

下午3点,玛戈特坐进了带有蓝色空军标识的四开门的福特牌轿车的后背座上,它的门上标有着国防部的标识。当拉尼把车开向马可那时,她思绪纷乱,但她努力把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她写有问题的一张标准笔记簿上。而她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却在心中,科鲍是谁?他长得什么样?在p街的未端,拉尼把车向左边拐去,然后直接开向大门。玛戈特把她的笔记簿放回公文包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拉尼说:“41号楼,我在预审处登个记。”

拉尼跳下了车,绕过来要给她开门。但她反应更快,马上自己开门下了车。她有种预感:他想保护着她到里面去,“中尉,”她说,“我不打算跟科鲍呆多久,请站在这儿别动。”

20分钟后,玛戈特被引进了预审处一间装饰特别、满是家具的大房间。“我在这儿会见科鲍上尉?”她问了陪同人员。

“是的,弗克少校。”

“这是什么人的办公室。”她说。

“正是这样。”

“我以为我要在拘押所会见我的当事人。”

“我们想你和你的当事人在舒适的环境中也许会更好一些。”

“为什么?”

“这不是我的决定,少校。”

玛戈特走到窗前,向外望去。一辆部队警车停在了门口,6个持枪士兵分列在车的两边。后门开了,一个戴手铐的犯人被带下车来。他穿着绿色劳动服,脚底是一双黑拖鞋。跟着他下车的是两个持枪的士兵。这个犯人抬头看了看大楼。虽然玛戈特知道他不能看见她,但她感觉到了他的眼睛所看的一切。

罗伯特·科鲍上尉。

她的委托人。

带她进办公室的军官指了一下角落里的一个沙发。在沙发前边是一张玻璃面的咖啡桌,咖啡桌的两边则是两把桔黄色的靠背椅,“我想你和科鲍上尉在那边也许会更好一些,弗克少校。”

玛戈特看了看这张桌子,然后向屋内的其他部分扫视了一下,“很好。”她说。

一分钟之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进来。”预审处的军官说。门开了,两个军事警察首先进来了,他们把守在门的两边,紧接着科鲍出现了。他没精打采地站在那里,两个胳膊被绑在身后。玛戈特这时可以仔细地研究他了。她曾在科鲍的档案里看见过科鲍的照片,但他现在这个样子却跟照片上的大不一样。在照片上,他是个漂亮的年轻人。他的履历表上写明他31岁。现在,他看上去像老了10岁。他头发蓬乱,衣服肮脏不堪,一看就是被拘禁很长时间了。玛戈特很奇怪,为什么他是这个样子?在军事拘押所每日都有严明的纪律要求军事犯人,包括他们的仪表。为什么科鲍不是这样?

他的脸要比照片上的更棱角分明。粉刺布满脸颊。他的外表特征很不协调,鼻子呈方形,略有些扁平,像一个职业拳击手的鼻子,然而嘴chún却是又薄又纤细,他身体的姿势是温顺的,没有一点儿好斗的特征。

玛戈特走过去,伸出了手。“我叫玛戈特·弗克,美国空军少校。我已经被委派作你的律师。”

科鲍低下头,看了看她的手。然而他没能把手伸出来,因为它们都被绑在背后。他微微一笑,玛戈特也忍不住“噗哧”地笑出了声。她对警卫说:“请把手铐解下来。”警卫看了看预审官,预审官摇了摇头。

“上尉,我同我的当事人谈话时,不希望他处在不舒服的状态。”

上尉回答:“弗克少校,考虑到科鲍上尉被指控的实际情况,我想……”

“我明白你的意思f,上尉,但我坚持这点。你有足够的军队警察在周围监督,科鲍上尉是不会做出什么蠢事的,他根本跑不了多远。”

她迅速地把头转向了科鲍,“你不会做任何蠢事,对吧?”

“是的,女士。”他说,同时感到很惊讶,她为什么这样问。

“请,上尉。”玛戈特说。

当科鲍的手铐被拿走以后,他慢慢地把手抬向胸前,紧紧地盯了一会儿,然后用双手互搓起了手腕。

玛戈特说:“我想可以开始了。”在科鲍回答之前,她又说:“请坐在那边的一个椅子上。”

科鲍答道:“谢谢你的帮助。”

“警卫就在门外,弗克少校。”预审军官说。

“好的。”

当屋内只有他俩时,她坐在沙发上,打开了公文包,取出了两打记事簿放在咖啡桌的玻璃面上。她从包里取出了一支钢笔,打开,看了看科鲍,说:“你已经被指控谋杀了理查德·乔伊斯林博士。”

科鲍这时正用他的双眼紧盯着他的脚趾,他缓缓地抬起头来,“如果有一件事我现在能知道的,弗克少校,就是它了。”

“你接受我作为你的律师吗?”

“是的。”

“你对我了解吗?我的法律背景和法律工作的经验你都清楚吗?”

“不,女士,我都不了解。”

“相对来说,从事法律工作我是个新手,我曾为那些违规的被告做过辩护,但是我从来没为一个被指控为杀人犯的被告作过辩护,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我……不反对,少校,我感觉谁为我辩护没有多大关系。我想你肯定会尽力的,这就是我要说的一切。”

“你有许多选择的权力,上尉。你可以请别的律师为你辩护,你还可以请一个民事律师,或者要求有一个合伙的民事律师。”

“我现在不得不为此做出选择吗?”

“不,但我建议你要尽快做出选择。现在就假定我是你的律师,我们先谈一谈,好吗?”她向下瞟了一眼她要记录的笔记簿,“是你杀死乔伊斯林,对吗?”

“不是。”

“我想让你明白,当我用怀疑的语气问你问题时,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怀疑。现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对我全部讲实话。当我弄明白对你指控的全部情况后,我会对自己有充分信心的。”

“我明白。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说你没有杀死乔伊斯林博士,然而你的武器却在现场被发现,而杀死乔伊斯林的子弹又刚好来自这支武器,你对这些如何解释?”

“我不能。”

“你最好还是解释一下。”

“让我怎么解释呢?我该编个故事吗?在乔伊斯林被杀以前,我用枪在打靶场练习了3天。之后,我把它擦拭干净,放在我寝室的抽屉里。星期五晚上我到五角大楼值班之前,我检查了一下抽屉,它还在。至少我认为它在。他们说它不在了,说我用它杀死了乔伊斯林,我后来想在抽屉里的那支枪可能不是我的,有人已经把它给换了。”

“谁能够这么做?”

“我实在想不出。”

“谁能打开那个抽屉?”

“不少人,我的室友能,但我知道他不会干这事。”

“你的室友?你租房子住?”

“是的。”

“大多数军官都住在部队安置的地方。”

“我喜欢部队,弗克少校,但我想晚上最好离它远一点儿。”

玛戈特笑了,他是对的。她有时希望自己要是能挑选住所的话,她可不希望住在布鲁林。

当然,她在心中也有疑虑,他不在部队住宿是否跟宣称他是同性恋者有关。她想直接问及此事,但还是忍住了,决定把这个话题留到最后才问,“你的室友也在部队吗?”她问。

“不。”

“当乔伊斯林博士被谋杀时,你正在五角大楼值班吗?”

“是的,我在。”

“他的尸体是在地下室里发现的,当时你也在那里吗?”

“不,我在一楼的保卫室。”

“跟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房间直接对着吗?”

科鲍眨了眨眼睛,“不,不直接对着,是在大楼的侧面。”

“你看到或听到什么了吗?”

“没有。”

“在监视器上你没看到什么吗?在出事地点正好有一台监视器。”

“那天监视器坏了,至少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知道,”玛戈特说着,看了一眼笔记簿上的问题,“你了解乔伊斯林博士吗?”

科鲍摇了摇头,“他给中央情报局作任务汇报时,有几次我在场。其中有一次在场的人把我介绍给他,我们握了握手,就是这些。”

“你跟他接触的程度就是这样吗?”

“是的,女士。”

到最后一个问题了,“你听说了关于你杀死乔伊斯林博士的原因的谣言吗?谣言说:你之所以杀死他,是因为你们是恋人。”

按她的估计,他会产生强烈的反应。然而,他面不变色,淡淡地答道:“是的,我听说了。”

“是真的吗?”

“绝对不是。”

“你是同性恋者?”

“是的。”

下一个问题玛戈特不知该怎么问了。一旦她确定关于科鲍是同性恋的谣言是真的后,她马上就联想到军队对同性恋的规定。

在1981后以前,部队对同性恋的问题始终模棱两可。但1981年之后,国防部通过了1332条例,条例规定:“同性恋者不适合在部队服役。”

罗伯特·科鲍上尉公开承认他是同性恋者,她首先问他在军官中是否有他的恋人。

“不,没有。”他说。

“你知道1332条例吗?”

他笑了,“当然,在部队中的每个同性恋者都会知道到这个条例的。”

“在我之前,有谁知道你的同性恋这事?”

“我不认为‘知道’这个词很准确。我知道你用这个词的用意。显然,我比与我相似的人更愿意承认此事。”他抬起了下巴以示抗议,“在部队中,我们这类人比你想象的要多。”

“也许,但我对这没有兴趣。你在部队已服役9年了。我猜想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过同性恋的生活。为了不让你上司知道此事,你一定非常小心谨慎吧。”

“我一直做得很隐蔽。”

“难道没有人,包括你的上司察觉此事吗?”

“有。”

“那为什么……”

他一直坐在椅子边上,身子前倾着。现在,他身子向后靠去,样子看上去很放松,“我是个好军官,”他说,“有许多人,也许不多,但至少有一些,为了保留一个好军官而宁可忽视条例。”

“这样事刚好落在了你身上?”

“是的,大约在6个月前,当我跟我的室友第一次见面时,有一个人,我确定不下来他是谁,就把此事报告了我在中央情报局的上司——赖希少校。赖希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顿。他训斥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是个同性恋者,而是因为我做得不够谨慎。他告诉我说因为我的工作表现很不一般,他打算忘掉此事。当然,他也提醒我,如果他再次听到关于我性生活的报告,他就不能继续保护我了。”

“一个开通的少校。”玛戈特说。

科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非常开通。”

玛戈特把赖希这个名字写在了笔记簿上,然后请科鲍概述一下他的军事简历。

他讲得很慢、很细。当他讲完时,玛戈特问他到中央情报局工作有何感想。

“说不上来,”他回答,“我不得不承认我对此事很激动,间谍生活一般人都很难理解。”

“谈谈你的家人和朋友。”

“我父亲死了,”他说,“我母亲还活着,她一直住在长岛。”

“自从你被捕后,你同她有过接触吗?”

“没有,我知道她已经给我打了许多电话,但他们不允许我同她讲话。”

“你想同她谈一谈吗?”

“非常想。”

“我看我也许能办成此事。”他把他母亲的电话号码给了她,“我同什么人交谈能对你的辩护有所帮助,你能提个建议吗?”

“你的意思是谁能证明我不在事发现场?不,没人。当他被杀时,值班室就我一个人。”

“那就算了,我需要性格证人。”

“我能提供一些。”

“科鲍上尉,对你指控的证据是详细的、真实的。整个形势对你相当不利。一个科学界的领袖被冷酷地暗杀了。我只能诚实地告诉你:我不知道为你辩护能有多大的成功率。”

“这点我理解,弗克少校,我将很感谢你对我做的每一份努力。我想我能对你说的只有一句:那就是我没有杀死乔伊斯林博士,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任何人。”

玛戈特站了起来,她不知道能否相信他,但她知道她肯定会给他带来些帮助,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她说:“我打算在星期二让你同你母亲见面,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是否能再跟你谈一次,但星期二我肯定在这儿,同时我们要完成一个申诉,我相信:一定是无罪。”

科鲍也站了起来说:“对,无罪申诉。”

“结果怎样?”当他们在回布鲁林的路上时,马可斯·拉尼问。

“很好,马可斯。”她知道他想听到更多的内容,但她不打算满足他的长舌妇偏好。在途中他跟她谈的不多,她回答时也尽量保持礼貌,以免引起他的不快。当他把车开到她宿舍楼前时,他说他将为她时刻作好准备。

“不必了。”她说。

“明天早晨需要我来接你吗?”

“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这个吗?”

“我不知道,但是他们告诉我说:明天无论你想去哪儿我都要开车送你去。”

“你早晨不必来接我。如果明天我需要你,我会通知你的。晚安,马可斯。”

进屋后,她换上了一件粉红色运动套装进了厨房。在那儿,她喝了一杯酒。有人把一瓶伏特加当礼物送给了她,她往里加了一些带香味的果汁。

她坐在窗边,看着基地内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许多人都浮现在她眼前:杰夫、马可·史密斯,还有那些她在空军生涯中结识过的各种朋友。但早晨电话里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谈论的都是乔伊斯林的谋杀案,关于科鲍的,关于……她的情绪越来越乱,应该忘掉这些,至少今天晚上。她去体育馆锻炼了一会儿,返回宿舍后,很快地就睡着了,她真希望这一觉一直持续一个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