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16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比利斯已经取消了每天早晨的碰面,因此玛戈特现在一上班就可以会见伍斯克和西伯特。她对他们说她的办公室很狭窄,所以她想分别会见他们。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她认为这么做很明智,一般情况下,她喜欢团体作战,但她现在还确定不了这是个团体。这时,首先进来的伍斯克交给她一只装满材料的马尼拉大信封。

玛戈特笑道:“我没有期望那么多。”

“里面含有多部乔伊斯林博士的著作,一些新闻剪报,外加一本自传。”

玛戈特看着这些材料,皱了一下眉,“我明白你的意思。”她说。玛戈特看到里面还有许多先进防御项目研究处起草的报告,包括一份由理查德·乔伊斯林最近签署的一份发展x射线激光的报告。另外还有一份送交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发展和研究小组的证言复本。它的大部分证言都是由先进防御项目研究处主任提供的,但重要的部分却是出自乔伊斯林。

玛戈特合上这些材料,“看起来我要阅读的内容还很多。”他说。

伍斯克没有回答。

她说:“这些材料对这个案子很有用。”

“我想是的,女士。”

当西伯特坐在玛戈特对面时,她问:“你同科鲍的会见结果怎么样?”

“很好。他有些神经质,是不是?”

玛戈特歪了一下头,“我不这么看。”

“我同他会面时他就是这样。”

玛戈特向他提起了她同科鲍的会面。科鲍在整个过程中始终是那么温文尔雅、谦恭有礼。是什么改变了他?她问西伯特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他才变得这样。

西伯特耸了耸肩,“也许是他的母亲。对于她昨天的来访他感到很惊讶。”

“她去了?她该给我打了个电话才是。”

西伯特又耸了耸肩,“科鲍只是偶尔提起了此事。我跟他大约只呆了20分钟。说实话,我真不愿跟他呆在一起,因为我觉得自己都有些神经质了。我想这不能怪他,谁被指控犯了谋杀罪都是这样吧。”

“是的,我们不能责怪他,”玛戈特平静地说,“他告诉你什么了?”

“不是很多。他说早晨有个医生来看他。”

“一个医生?”

“是的,女士。”

“为什么?”

“我不知道,少校。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他们是怎样不让他母亲来看他,直到你介入了此事。我问他的室友的名字,他却对此很害怕。他不断问我他的室友会不会牵连进去。我告诉他可能不会有什么事,你只想要他的名字。他最后给了我。”西伯特把一张纸从桌子上推给了她,上面写着:布赖恩·梅特兰。

“还有什么?”玛戈特问。

“我还得到了你想要的赖希上校的名字。”另一张纸也推了过来:韦恩·赖希少校。

“干下去,”玛戈说,“找到他,看看能否约见他一次。”

“一定,”西伯特机灵地说,“想让我跟布赖恩·梅特兰接触一下吗?”

“以后再说,”玛戈特说,“当你离开时,科鲍的情绪怎么样?”

“与我到时一样,焦虑。”

“谢谢你,中尉。我想让你立即着手约见那些在乔伊斯林被谋杀的那天早晨在五角大楼值班的人。先设法弄到值班的花名册,然后试着甄别一下参加野餐会的人有谁认识乔伊斯林,谁进了大楼。”

当西伯特一离开,玛戈特立即给史密斯打了电话,“你考虑什么时候会见你的委托人比较好些?”她问。

“星期一就可以。”他回答。

“早晨还是下午?”

“如果可能,就下午吧。”

“肯定行。”

“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玛戈特?”

“我不知道。我的调查者昨天见了科鲍,他说科鲍的样子很激动。这很难令人相信,因为我从前和他在一起时,他始终是那么平静。”

“星期一我一定会见他的,”史密斯说,“你周未有什么打算?”

“工作。”

“好,如果你想休息一下,给我打个电话。”

“我会记住的。”

几分钟后,她的电话响了。是杰夫,“我想你。”他说。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事情。今天早晨我还没有时间想任何人,但现在你提起来我才感觉我也真的很想你。”

“在一起吃晚饭吗?”

“不行,我要阅读的材料相当多。我现在只能有吃快餐的时间了。”

“很遗憾。”他说。

“是很遗憾,明天吧。”

“一定,我晚上会给你去电话的。”

玛戈特关上了门,开始阅读伍斯克给她的乔伊斯林的材料。照片上呈现的是一位杰出的、迷人的、神秘莫测的人物。

当他被杀时,才58岁。再过几周,他就59岁了。他出生在阿根廷。他的父母都是英国人,他的父亲是作为一名工程师被所在的英国公司派驻到阿根廷的。

乔伊斯林8岁以前就读于阿根廷的教会学校,之后,他的父母就送他回英国上了一所寄宿学校。

上中学时,他对物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表现出很高的天赋。最后,乔伊斯林收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入学通知书。他的大学学习成绩相当突出,为此斯坦福大学为他继续深造提供了奖学金,他的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都是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的。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激光能领域的,那时这个领域的研究还处在一片空白。他毕业后,在加利福尼亚的两个私人研究中心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他就被聘请到了先进防御项目研究处工作。他负责的项目是利用高能量的激光发展先进的武器系统。

玛戈特合上材料,她的思维转移到西伯特告诉她的有关科鲍的事上来。她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马可那的预审处,接电话的是值班军官詹克少校。“我是玛戈特·弗克少校,科鲍上尉的辩护律师。我想知道为什么昨天医生去了他那里。”

“好吧。”詹克非常不情愿地说。

“我可以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她问。

“他感觉不舒服。”

“有什么特别反应吗?”

“我想没有,”詹克说,“他说他很难受,想让医生给他看一看,我们就满足了他的要求。”

“我可以知道这位医生的名字吗?”

詹克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自然,好像很痛苦,“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玛戈特用坚决的语气说:“请你查出给我的委托人看病的那个医生的名字,并通知我。”她把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号码给他后就挂上了电话。

詹克下午没有给她回电话。她很生气。

当玛戈特回到她的宿舍阅读材料时,两个男人正坐在罗塞林一家餐馆内大吃大喝着。一位是阿伦·普拉格——五角大楼武器的海外主要售货商,坐在他旁边的就是保罗·波特莫斯。在他们桌子上的一瓶白酒已见了底。

“我早就说过,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波特莫斯说。

普拉格大笑了起来,“我也是,但那不现实。没有人会生活在政治真空中。”

波特莫斯拿起一只匙子,眼睛盯着它说:“我们已履行了我们的承诺。但坦白地说,遇到的困难要比想象的大得多。这不是桩普通的生意,阿伦,不是简单地卖给他一件工具。很多环节都需要打通。”

“我明白你面临的困难,保罗,付给你的补偿金一定比你在打通环节上所花费的要多。”波特莫斯没有回答。普拉格又问:“行吗?”

“如果他不支付现金,补偿金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也不能做这笔买卖了。”

“我明白,这件事很过意不去,但现在已没时间商讨付款的事了。现在政治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波特莫斯把手中的匙子扔在桌子上,“今晚我始终都对你说,我对政治没有兴趣。我们的一个人已经为政治送了命。”

“我对凯勒的死感到很难过,”普拉格说,“是这个防御工程害死了他。但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到现在这笔生意。我想我的上司也非常赞同对这件事这样的处理方法。如果你能平息下来,认真商讨这件事,我想每个人的需求都会得到满足,包括你要求支付的现金。”

“阿伦,不要再做空头的许诺了。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我们是追求利润的组织。”普拉格刚要说什么,但波特莫斯打断了他,“让我补充一句,我们不解救任何人的政治生命。”

“如果这些人的政治生命与你的生意息息相关,你也不解救吗?”

“正是。”波特莫斯说。

普拉格原本在吃饭过程中一直表现出的愉快情绪一下子变成了愤怒的样子,他找寻着服务生要结账。账单送来了,波特莫斯抓住账单说:“我来付。”

“我无异议,不过账单不是问题所在,”普拉格说,“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想想更大数目的支票,你先撤一段时间,然后再去追逐你的钱财。我们一直都在支持你,我们以后还会的。”

“包括赔偿我这段时间的损失吗?”

“如果必要的话。这冒险对我们双方都很大。你可能会赔钱,而我们却准备失去一个政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