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24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在福克斯伯的房间内,他和玛戈特正在小厨房内吃着他做的意大利面条和沙拉。吃完后,他问起了玛戈特的一天经历。她向他提起了她同拉尼的午餐,福克斯伯反复地询问了他们的谈话内容。玛戈特笑了。“我不可能回忆起我们说过的每一句话。”她说,“我们只是……谈谈。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给比利斯当司机,对什么事情都感兴趣。”

“比利斯怎么能用一个中尉给他当司机?我想干这种工作,普通士兵就可以了。”

玛戈特又笑了,“如果不是在五角大楼,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这种事,但在五角大楼,中尉就是个司机。”

他们又在桌边喝起了咖啡,吃了葡萄干。玛戈特改变了话题,“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防御工程和星路公司的报道,详细的情况你了解吗?”

福克斯伯拾起了装过面条的空盘,把它沉入盛满水的水池底部,然后又把它捞了上来。他说话的声音好像是从水底传出来似的,“我了解一些幕后的情况。”

“告诉我好吗?”她请求道。

他拧上了水龙头,然后又打开了,把身子靠在了水池上。“告诉你什么?我们认为那个武器系统是个骗人的东西,我们正设法搞到证据。”

“你们一定已经得到了一些证据。”玛戈特说。

“对,把沙拉盘子递给我。”

她以为他会重新坐到桌边,但他离开了厨房没有回来。她收拾完后,发现他正呆在起居室里。他已经把这里兼作了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把脚放在了办公桌上,显然他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杰夫,”玛戈特从他后面走过来说,“出了什么事?”

他没有转过身就说:“或许。”

“我能听一听吗?”

“也许我们在一起是个错误。”他说。

“噢,你思考的就是这个。”

他把脚放在了地板上,转过身来,“瞧,玛戈特,我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

她来到了桌边,面对着他,坐在了一把黄色椅子上,“我明白,”她说,“是不是我给你带来了额外的压力?”

他耸了耸肩膀,“我感觉像被什么东西缠绊住了。”

“缠绊?被我?”

“不是,只不过……我不想谈论此事了,它让我心烦,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商店吧。”

“很好,我赞同。”

“你为什么总问我听证会的事?”

“杰夫,你整晚都在追问我一天的行踪。我很愉快地告诉了你,但我们应该互相了解。”他没有回答。她又问了一句,“是不是?”

他说他要离开一会儿。她站在起居室内看着他走向客厅的衣架,取下了他的黄色高尔夫球衣,穿在了身上,“你要走吗?”

“是的。我要独自散一会儿步。”

“我想离开的应该是我。”玛戈特说。

她来这儿是寻求他的保护的,但他没提供。他好像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就打开了门,走了。

玛戈特坐在了他刚才坐过的那把椅子上。透过窗户,她看到了灯光辉映的华盛顿夜景。她似乎觉得每盏灯都在眨着眼睛嘲笑着她,并且在说:你最好离开这座城市,这里没有理想主义者的位置,对公正和尊严持盲目乐观态度的人在这里不会有好下场的。玛戈特,这个地方能使你窒息,正如你同杰夫的友谊那样。去找比利斯,告诉他随便给你换个地方,他会满足你这个要求的。你现在还有这个优势,错过了这个机会,你会后悔的。

她把胳膊肘拄在了桌子上,试图集中注意力好好想一想。任何事情通过深入思考都能分析出原委来,但感情的事可能是个例外。

她想直接去问杰夫,问他乔伊斯林向威斯戈特委员会泄密这个传闻是否是真的。

她最后决定还是离开这里为好。杰夫已经表白了他想单独呆着的想法。她打开了桌子的一个抽屉,想找到一张能给他留条的空白纸。当她找出一打用来打印的空白纸时,她发现有一页纸上写着这几个数字:2、2、5、5、10、2。

玛戈特盯着它,想不出这几个数字代表什么意思,也许是电话号码,也许是什么地址?她没有多想就把这张纸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合上了抽屉。她把一张空白的打印纸塞入了打印机,打了起来。

亲爱的杰夫:

我知道你现在需要单独呆着,我尊重这点。同时,我感到很遗憾。杰夫,我成了你躲避的对象了。

也许我太计较了,始终要找到我们之间的友谊证明。这种证明显然没有找到,或许它根本就不存在。

我现在坐在你的房间里,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重返华盛顿是我人生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凭着自身接受过的法律训练,我完全相信能够干好五角大楼这次委派给我的任务。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有了一个重叙友谊的机会。但现在看来,我完全失败了。

我曾经有个来自小城镇的朋友,她在纽约找到了一份工作。她在那里的第一个晚上就站在她住的旅馆的窗户前大声地宣称:“纽约,我要征服你。”当她把这件事告诉我们时,我们对她的行为都感到好笑。但最后我听说她真的征服了纽约,至少她对自己很满意。我当初也有“征服”华盛顿的豪情,但现在的结果恰恰相反。我感到我已经被彻底击败了,只好像动物一样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开了,然后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来舔舐自己的伤口。

报怨的话已经说得够多了。如果我们还有恢复的可能,给我打个电话。如果我们的情缘已到了尽头,我会把你看作我最好的、最值得交往的朋友的。如果你认为我们星期六的约会还有可能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她签了名:爱你的,玛戈特。

“总打扰你们真不好意思。”当玛戈特坐在史密斯的书房时,她对马可和安娜贝尔说。

“别说傻话了,”安娜贝尔说,“你的到来正好打断了我们的争吵。史密斯打算去伦敦度假,而我却喜欢到大海里冲浪。”

“一个野女人。”史密斯说完便大笑了起来。

玛戈特笑了笑,当她离开福克斯伯的宿舍时,本不想再去打扰他们。但她却像被别人施了魔法似地,不由自主地走到一个公用电话厅前,按下了他们的电话号码。他们没有犹豫,“你好像很悲伤,”安娜贝尔在电话中说,“来吧,我刚煮了咖啡。”

“今天晚上我和杰夫闹了别扭。”当安娜贝尔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她手中时玛戈特说。

“噢?我很难过。”安娜贝尔说。

“我也是。”玛戈特说。

“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史密斯问。

“没什么特别的,马可。我们始终像两个世界的人。杰夫很难过。他告诉我,他想认真地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因此想单独地呆一会儿。”

“不必像真的破裂那样悲哀,”史密斯说,“我们有时需要独自呆一段时间。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会伤害友谊的。”

玛戈特笑了,“但我和杰夫之间不是这样,”她说,“也许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越多越好。”

史密斯把身子往后靠去,仔细地审视着她,就像一个参观者在审看着一幅画,“与乔伊斯林——科鲍的谜团有关?”

玛戈特咬着嘴chún说:“正是。”

“杰夫对你不情愿接受这个结局的想法感到不高兴?”

玛戈特想了想说:“是,也不是。当初,他不愿意我卷入此案,但现在这个案子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他却鼓励我继续追查下去。”

“是什么使他改变了想法?”史密斯问。

“我不知道。”

“这仍使你感到苦恼。”安娜贝尔说。

玛戈特打了个口哨,“我始终认为我对自己太苛刻了,不像安娜贝尔那么潇洒。这个案子已经把我折磨得筋疲力尽了,但我仍在寻找答案。”

史密斯离开了她们,同卢伏斯出外散步去了。当他领着它走进拐角的草坪时,一个邻居喊住了他,“晚上好,罗斯,”史密斯说,“看起来天要下雨了。”

罗斯·吉普森退休以后一直在肯尼迪中心的礼品店里当一名志愿者。他有些神经过敏,尤其对日益上升的城市犯罪率。他是有原因的。两年之前,他被抢了,抢劫犯并没有拿走他的钱包,而是狠狠地揍了他一顿,结果他的一条腿被打残了,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了。他向史密斯摆着手,让他走近些。

“那辆车很令我奇怪。”吉普森说,同时用手指着停在史密斯房外四五步远的一辆深绿色本田车。

史密斯看了看,说:“有人在里面吗?”

“是的,已经在里面呆了一个小时了。”吉普森说。

史密斯嘟哝着:“可能在等什么人。”

“等的时间太长了。”

“好,罗斯,继续留心。如果一小时后他还在那……”吉普森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就叫警察。”史密斯说。

“我想我们现在就应该叫。”吉普森说。

“如果你感觉这样会好一些,当然可以。”史密斯说。

“我认为应该。”

当史密斯回到屋子里时,他问玛戈特:“你打算怎么对待科鲍的事?”

玛戈特说:“继续调查,我在葬礼上告诉科鲍的母亲,或许有人愿意帮助她,还她儿子的清白。我想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人。”

“很荣幸。”史密斯说。

玛戈特解释道:“一个下级军官含冤而死了,他始终没有机会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我做了比利斯上校警告过我不要做的事。我对他和他的家人以及他的朋友都已产生了感情。我想还他清白,马可,我不得不还他清白。”

“理由已经足够了,”史密斯说,“你打算怎么做?”

“我希望你能给我提供一些建议。”

“在部队中有能协助你的人吗?”史密斯问。

“没有,我很难过,一个部队上尉被指控谋杀了一个科学家,同性恋的谣言满天飞,后又被发现吊死在监押室内。没有人会同情他的。”她突然想起了露西·哈瑞森,内心很矛盾,不知该不该把自己同这位记者的会面告诉马可和安娜贝尔。

史密斯嘟哝着:“有趣。”

“杰夫一定知道此事的底细。”安娜贝尔建议道。

“我相信他知道,但他不说。”玛戈特说。

“乔伊斯林显然是这件事的关键人物,”史密斯说,“还有威斯戈特。”

玛戈特表示同意。

“你想让我怎么做?”史密斯问。

“那天晚上来你这儿的那位朋友是个私人侦探。”玛戈特说。

“托尼·布福林诺,”史密斯说,“你想让他完成此事?”

玛戈特无奈地摊开两手,“我没有办法。我从来没跟私人侦探合作过。”

“没有什么神秘的,玛戈特,”史密斯说,“你想让托尼调查乔伊斯林的私生活?”

“你认为他会干吗?”

史密斯大笑了起来,“托尼为钱什么事都能干。”

安娜贝尔立即补充道:“几乎所有事情。”

“对,”史密斯说,“几乎所有事情。我告诉你,他是个好侦探。科鲍的家人对证明科鲍的清白很主动吗?”

“非常主动。”玛戈特说。

“托尼是要求付费的。”史密斯说。

“当然,”玛戈特表示同意。她往前坐了坐,把手放在了膝盖上,“我认为科鲍的母亲为了证明儿子的清白会不惜一切的。”

“我会跟托尼谈的。”史密斯说。

玛戈特说:“如果科鲍的母亲不愿意,我会用我父亲留给我的钱付账给他的。”

史密斯提醒她说:“你要想明白,玛戈特,如果你是一时的感情冲动,那么你追查这件事的热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下来的。”

“我也一直考虑着同样的问题,”玛戈特说,“当科鲍给我打电话时,我没有去看他。我不想后半生都生活在懊悔和内疚之中。”

史密斯站在了房间的中间,“明天早晨我要到托尼那里,同他谈一次。你明天晚上能来吗?”

“明天是星期二,”玛戈特说,“下班之后我就过来。”

“除非你接到我的电话,或你打电话给我,否则我明天会让托尼7点钟准时到这儿的。”

他们站在院子的前边望着天。这个街区每个房子都有一个小院。夜晚的气温很温和,炎热和潮湿已经退去,现在已是夏未了。低垂的乌云在他们上空快速地移动着。史密斯问:“你打算离开五角大楼吗,玛戈特?”

“有这打算,但是我想最好还是继续在那儿干下去,因为我在五角大楼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不知你意识到没有,”史密斯说,“如果你继续追查此事,肯定会出现对你不利的后果。”

“我已经意识到了。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弗洛·科鲍。我想我让你涉及此案也是出于同样的一种考虑:科鲍的家人想请一位民事律师。现在,同一个家庭想为死去的儿子恢复名誉,难道不值得冒些险吗?”

史密斯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如果我们谨慎行事,就不会陷入麻烦之中。”

玛戈特对他们表示了感谢,然后出了门,向她的停车处走去。马可和安娜贝尔看着她进了车,发动了车,打亮了车灯,然后开走了。这时引起吉普森怀疑的那辆车也离开路边,跟在了她车后。史密斯跨上了人行道,眯着眼睛注视着这辆车的车牌号。

“怎么啦?”安娜贝尔问。

“那辆车的司机一直在等玛戈特离开。我想她正被跟踪。”

罗斯·吉普森走了过来。

“你叫警察了吗?”史密斯问。

“是的,他们来了。”

“怎么样?”

“我从窗户看到了一辆警车开到那辆车的旁边,警察同那个司机进行了交谈。”

“结果怎么样?”

“警察把车开走了。”吉普森厌恶地说。

“我想没什么不正常的,”史密斯说,“晚安,罗斯。”

“晚安。”

回到屋内,史密斯记下了车号,“我想明天早晨让托尼首先做的事就是查清这个号码。”

“她很危险,是吗?”安娜贝尔问。

“就我所知,当人们跟踪你时,他们是不打算把赛马的赌金交给你的。出外逛一逛,怎么样?”

“去哪儿?”

“布鲁林。开车去。你给玛戈特打个电话,在她电话留言机上留下这样的话:有人在路上跟踪你,多加小心,我们已在去布鲁林的路上。”

“我很害怕,马可。”

“会没事的,但我们应该谨慎从事。”

当马可到一个租用的汽车库内开出他的汽车时,安娜贝尔一直在路旁等着他。在他们去基地的途中,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当他们来到基地大门前的横杆下时,一位空勤人员把他们的车叫住了。

“我能帮上忙吗,先生?”空勤人员问。

“是的,”史密斯说,“我们想见一下玛戈特·弗克少校。”

“有预约吗,先生?”

“没有。但她见到我们会很高兴的。”

“请稍等,先生。”他返回小岗亭,查找了电话簿,接着按下了号码。经过一段简短的对话后,他来到了史密斯车前,说:“弗克少校住在军官单身宿舍。”他向史密斯指了指那栋楼,然后返回了小岗亭。他按了一下电钮,大门自动地升了上去。当史密斯的车从门底下经过时,他敬了个军礼。

马可的车转个弯就到了1300号楼前。安娜贝尔首先发现了玛戈特,她正站在楼门外侧等着他们。马可却看见了跟踪玛戈特的那辆深绿色的本田车,它正停在玛戈特所住楼的对面路边上。史密斯直接把车朝它开去。

“玛戈特在那儿。”安娜贝尔说。

“那辆车就停在路边。”他粗暴地说。

他紧挨着它停了下来,盯着车上的两个人好长时间。那辆车开始后撤。

“马可,行了。”安娜贝尔说。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呢?”马可问。接着他又自己回答,“他们就是这的人。”他把车拐了个u形弯,开到了玛戈特的站立处。那辆车也缓慢地开走了。

“马可,安娜贝尔。”玛戈特通过史密斯打开的车窗向他们打着招呼,“你们为什么来这儿?”

“那辆车。”史密斯说。

玛戈特看到那辆深绿色的本田车闪着红色尾灯拐过了拐角,“它怎么啦?”她问。

“他们在跟踪你。”

“跟踪我?”

“是的。那辆车一直停在我们房前,你离开后就跟随在你后边。”

“你确信?”

“是的,我会让托尼明天早晨核查这个车的号码的。”

玛戈特不自然地笑了起来。

“你没事吧?”史密斯问。

“没有,我很好。”

“你收到安娜贝尔打给你的电话了吗?”

“什么事?”

“我在留言机里留了话。”安娜贝尔说,同时把身子靠在了她丈夫的肩上。

“我还没来得及听。”

“玛戈特,为什么有人跟踪你?”史密斯问。

“他们是谁?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这样做。”

“我们很为你担心。”

“我很感激,但……进来吗?我刚沏了咖啡。”

“不,谢谢,”史密斯说,“我们只不过想确信一下你是否平安。”

“我很好,对你们的到来我真的很感激,谢谢你们,我真的很好。”

“千万要当心。”史密斯说。

“我会的。”她吻了吻史密斯,抓住了安娜贝尔的手,“睡觉去吧,明天一定会再来。”

当马可和安娜贝尔驱车回家时,马可说:“对不起,把你也拽了出来。”

“你没有拽我,是那辆车,是同一辆车吗?”

“是的。”

“为什么?”

“我不知道。有许多可能性,但有一点我能肯定。”

“是什么?”

“玛戈特现在正被世界上最有权力的机构关注着。”

“你也很关注。”

他没有回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