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30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兰利直升机停机坪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中央情报局总部,现在已是子夜,停机坪漆黑一片。有三个人正急匆匆地向一架停放的直升机奔去。三个人中,穿飞行服的是部队上校,穿着一身工作服的是技工中士,第三个人穿着短袖夏季军装的是部队少校。此刻,探照灯已被打开,停机坪上亮如白昼。

他们爬上了直升机,接到了允许起飞的信号后,就直向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飞去。

他们的突然到来令安德鲁斯基地办公室的值班军官大吃一惊。他正懒洋洋地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读着罗纳德·里根的自传,他跌绊着站了起来,向他们敬了个军礼。

“早晨好,中尉。”少校说。他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张指令,把它放在了桌子上。中尉仔细地读了起来,“今晚需要两架直升机?”他问。

“对,一晚上。”

“好的,先生们。”这张指令是被中央情报局局长托马斯·黑根亲自签发的。这几个人看样子很有来头,值班军官想。

“让我看看今天的飞行安排。”少校说。

“可以,先生。”中尉把一个写字夹板从桌子那边推了过来。少校仔细地看了起来,“我可以选择吗?”他问。

中尉笑了,“没问题。”少校匆匆记下了两个直升机的号码——617和439,“我们就选择这两架。”他说,“我们不想破坏你们今天的安排,它们运行都正常吗?”

“正常,先生。”

少校向与他一起来的中士点了一下头。“他是克林顿中士。”他说,“我们那儿的航线指挥官,他现在就要对这两架直升机进行检查,今天下午它们被使用时他要对它们进行仔细地观察。”

“完全可以,赖希少校。”这个值班军官说。他是从赖希的胸牌上得知他的名字的。

在星期六早晨,玛戈特7点钟才起床。她头痛得厉害。昨天晚上在杰夫的苦劝下,她给出租车公司打了个电话,最后,一个埃及人开着出租车来到了杰夫的住所,她告诉了司机她想去的地方。当出租车开向布鲁林时,一辆灰色本田车跟在了后面。

“开到路边去。”她告诉司机,但他没照办,“停下!”她喊道。

他明白了这个简单的指令,把车开到了路边。那辆本田车放慢了速度后向他们开来。玛戈特在出租车里踢下了她的高跟鞋,打开了车门,跳了出去。她已把脚上的长统袜脱了下来,套在了手上,她向那辆本田车的司机挥了挥拳头,那个司机调头就把车开跑了。

她被扔在了布鲁林的主街上。当走回她的宿舍时,她早已疲惫不堪了。她很晚才睡着,又不断地被噩梦惊醒。

这天早晨,电话响了三次,但她都没有拿起话筒,她打开了留言机,监听了电话的内容。

第一个:

“我要见你,玛戈特,有几件事我需要向你解释,因为你昨天根本就不想听。我知道你在,关掉留言机,拿起电话。”

第二个是马可·史密斯打来的:

“早晨好,玛戈特。我是马可。我确信你遇到了不痛快的事。我给你打电话是让你知道托尼来了,并带来了一些有意思的事,也许并不十分有用。是关于我们在纽约的那位心理医生的事。给我回个电话,我会安排你和托尼在我家会面的,祝你愉快。”

第三个打电话者的声音也很熟悉:

“我想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谈,”比利·蒙罗尼说,“时间很紧迫。现在我是一个单身汉了,请往我在安德鲁斯的军官宿舍回电话。”

他留下了电话号码。

这些电话都很有诱惑力,但她一个也没回。同杰夫的谈话现在都令她很难受。她看错了人,活该吞吃苦果。她洗了个澡,穿上飞行服后,她感觉好多了。她最后检查了一下飞行包。她把车向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开去。

“下午好,少校。”当玛戈特走到桌边时,值班军官打着招呼。

“嘿,安排好了吗?”玛戈特问。

他微微一笑,“当然,”他说,“给你安排的直升机是439号。飞行地点是广场,行吗?”她摇了一下头,“不,今天我要作一个旅游者,也许能飞过土耳其岛。”她指着把图上波特马克河上的一个由6个小岛环绕成的群岛说。它们位于安德鲁斯的西北。

“地点不错。”他说。

“有机会进入p——56a禁飞区的入口吗?”华盛顿的中心,尤其是白宫及附近建筑被规定为禁飞区,在地图上就被称作p——56a。

“没有问题,少校,我会安排的。”

必要的表格填完之后,她就去了直升机439号停放的航道。

一个胸牌上写着“克林顿”的航线指挥官正在同几个飞行员在机旁闲聊。玛戈特很高兴发现上次那个粗心的年轻航线指挥官已经不在了。她向他们作了自我介绍。

她问克林顿:“一切都正常吗?”

“是的,女士,”他说,“出发前的一切检查工作都完成了。”

她仔细地按照飞行前的检查单开始检查起来。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但她正准备爬向右边的座位时,还是犹豫了一下,她返回直升机的顶部,仔细检查了桨叶。他的父亲如果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为她感到自豪的。每个直升机驾驶员都会检查这个“上帝的心脏”,但许多人都忽视了桨叶上可能存在的一丝裂缝。“‘上帝的心脏’也许没事,”她的父亲曾经告诫她说,“但一旦桨叶裂开,飞行员的后果就不堪设想。”

这些桨叶看起来很好。

她把耳机插到直升机收音机上的耳机孔内,又把头盔戴到了头上,调整好了位置。然后系上了安全带,对机舱内的系统进行了核查。

玛戈特听了听机场的天气情况,然后把收音机调到安德鲁斯机场塔楼发射出的频率。“空军4——3——9号准备起飞。”她利落地对着话筒说,“要求直升机的二道航线。”二道航线是直升机穿越城市的线路之一。

“收到了4——3——9号。”在塔楼的指挥员答道,“要求飞向禁飞区p——56a的请求已经被批准。同意飞行二道航线。”

“收到了。”

“空军4——3——9号可以起飞。”

“收到了。”

她按罗盘指的西北方向飞去,在飞过晨边镇后她改变了航向,直接向北面的华盛顿国家公墓飞去。

当直升机到达杜邦要塞公园时,她减慢了飞行速度,增加了动力,以便让飞机盘旋着飞过公园。再往前,通过阿那克斯特河,就是首都了。灿烂的阳光早已把政府大楼和纪念碑映衬得亮闪闪的。在下面的公园里,乡村的绿房子星罗棋布。这么好的天气非常适合飞行或野游。她突然回忆起了昨天在杰夫房里的谈话,她意识到:从走进基地的办公室,她就没想过此事。“忘了它。”她大声地告诫自己,同时调整了动力,向纪念碑飞去。

她穿过了阿那克斯特河后,选择了一条位于dc区总医院和纪念堂之间的飞行路线。飞过这些熟悉的路面标志后,她向预定的西边飞去。当她飞到草地广场的上空时,她看到广场上布满了人,有的人在野餐,有的人在骑自行车,有的人在晒太阳,有的……

她盘旋在1500米的上空。她知道下面有些人一定在看她的飞机,那些人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军用直升机会出现在天空。他们也许会想:是为一位显要人物的到来进行安全检查?是飞行训练的一部分?她笑了。不要管这些,做你该做的事情吧,要充分享受这个美好的星期天的每一分钟。

她慢慢地向纪念碑飞去。此刻她的下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游泳池,池的未端就是林肯纪念堂。飞过纪念堂后,再往西北飞就到达了她的目的地——一个小群岛。

她的耳机里传来了呼叫的声音。“直升机4——3——9号,dc区控制中心,你已经飞过p——56a了吗”?

“还没有,但很快就会了。”她回答。

“听到了,请保持联系。”

“一定。”

她提高了直升机的速度,直向林肯纪念堂飞去。

这时,直升机的左边突然震动了一下。玛戈特试图用自动脚踏轴进行调整,但不起作用。直升机开始狂颠起来,尾部发动机转动得很疯狂,显然转速已达到极限。她手脚开始并用。用手抓紧操纵杆,用脚踏住了脚踏轴。

“呼救!呼救!”她对着话筒大叫道。

她向下面望去,游泳池中有上百,也许上千个人。她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她可能会在几秒钟之内把直升机撞到池子中间。

她闻到了烟味,是电线,是液压控制线。电线燃烧产生的辛辣烟味直往她鼻孔里钻。

仪表上显示的高度是1000米。她把主旋翼变为自由轮,让直升机自动下降。它下降的速度很快,远远地超过了她想要的速度,但她知道她会安全降落的。更重要的是,她会垂直地落入水池中,不会受到伤害。

她关闭了发动机。随着尾部发动机的停转,剧烈的振荡也减缓了下来,她又熟练地操纵起了直升机。

直升机击到了水面,她受到了剧烈的撞击,但不必担心会被淹,因为水池里的水不到一米。当直升机稳定后,她打开了舱门,在舱门边坐了下来。水池里的几百人都鼓起了掌。但她却没有一丝成功的喜悦,只感到很尴尬。

“空军4——3——9号。”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玛戈特打开了落在舱板上的话筒,“听到了。”她说。

“我们收到了报告,一架直升机掉在了草地广场,是你的吗?”

“是的,先生。”她说。

“你好吗?”

“很好。”她说。

“直升机呢?”

“生锈了。”

“我们已经派去了一个救援队。我们建议你留在直升机内,除非这样做有危险。”

“没危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