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33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那么,我们就在这儿,”比利斯吼叫道,“你想找我谈一次,那就来吧。”他脱下了他的夹克衫,卷起了袖子,拉松了领带。

玛戈特已经想出了几个使这次谈话能平缓进行的办法。但比利斯的气势却很凶。

“先生,我心中有许多需要解答的疑问。”

他的脸色很难看,“说吧,”他说,“我正听着呢。”

“我昨天差点儿被杀死。”

“我已经知道了。我读了报纸,看了电视。你处理得很好,避免了一场灾难。”

“是的。”她停了停,“我认为我的直升机被人做了手脚。”

“这是个很严重的指控。你要指控谁?”

“现在确定不了,很多人都知道我昨天有飞行的打算。”

“包括我。”

“很对,先生。我不知道捣鬼的那个人是谁,但肯定有幕后指使人让他去干的。”

“证据?”

“很多。”

“我洗耳恭听。”他说完就把身子向椅子后面靠去,把脚放到了桌子上。她对这种坐姿很厌恶。

“乔伊斯林博士被害的前几个月,在中央情报局有一名叫韦恩·赖希的少校就得知科鲍上尉是个同性恋者。你知道,根据部队的1332条例,科鲍要被开除的。但赖希却对科鲍破了一次例。他告诉科鲍他要保留一个好军官。”

比利斯没有任何反应。

“科鲍在纽约被送到一位心理医生那里做了心理测试实验,这个医生名叫马库斯·哈佛。他是中央情报局的人。据我所知,哈佛多年来一直参与着中央情报局的脑控实验,他研究的课题叫催眠诱导表象。它把实验对象划分为5个等级。如果你是实验对象,你的等级是5,那么就意味着你已经完全处于被催眠状态,你将会严格按照指令行事的。”

“继续。”

“有人在科鲍的档案中加了‘hp-5’这个符号,我想这就意味着科鲍已是哈佛催眠实验的第5级的对象了。”

“你是不是打算重写《满洲的候选人》这本书?”

他显然是在嘲讽她,但她并没有理睬,“蒙罗尼上校的助理——安东尼·穆西改动了乔伊斯林被害的那天早晨的值班表。在最后时刻他把科鲍安排进去。很合适,是不是?”

“也许是工作需要的缘故吧。”

“我不这么认为。穆西受命于中央情报局。”

比利斯笑道:“在五角大楼,中央情报局的人有上百个。”

玛戈特说:“我的结论是:科鲍上尉已被当作乔伊斯林谋杀案的替罪羊,还会有人会被安排为这次直升机事件背黑锅。”

“是赖希少校?”

“很有可能。”她说起了赖希带着他的技工去了安德鲁斯机场的事。

“为什么你会想赖希或者是其他人想杀你?”

“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

比利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她头上已成为古董的一只挂钟看去,同时把脚从桌子上挪了下来,坐直了身体,“为什么?”他问。

“为什么指的是什么内容,先生?”

“为什么你要对乔伊斯林和科鲍的事追究到底?”

她刚想对这个指责进行反驳,但他没有让她说出来,“少校,你的话如芒刺一样扎在我的背上。你已经成了焦点人物,我今天开了半天的会,内容就是关于你的。”

“对不起,先生。关于我的会?”

“对,我已被命令要解除对你的委任,使科鲍和乔伊斯林的事永不被人提起。”

“我现在被跟踪,”玛戈特说,“你知道这件事吗?”

“从刚开始我就知道。”他说。

“先生,我感到很失望。”

“这不是我的决定,但我参与了此事。”

“是谁的决定?”玛戈特问。

“说真话吗?我不知道,但肯定是上面的意思。”

她说:“先生,你问过我为什么要为科鲍洗刷不白之冤。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工作职责,但我已答应了科鲍的家人要还他们的尊严和安宁。我不能违背我的诺言。随便说一句,上校,我也不相信科鲍是自己上吊自杀的。”

比利斯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他走到墙角的一个贮藏橱,打开一个小冰箱,取出了一瓶苏打水,“要吗,少校?”他扭头问。

“不,谢谢。”

他回到椅子上,“你讲完了吗?”他问。

“没有。我认为之所以选择我作为科鲍的辩护律师,是因为我是个女人,可以作为一个牺牲品,而不会兴风作浪。”

“如果我是出于这些考虑才委派你担任科鲍的律师的话,那我一定是想错了。”他又看了一次挂钟,“现在是6点半,”他说,“9点之前我有时间,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玛戈特皱了皱眉,“9点之前?”

“今天同我见面的人让我在天黑之前解决你的问题。我告诉他们这不可能,因为我认为玛戈特·弗克少校非常固执。”

她耸了耸肩膀,避开了他的目光,“即使我是这样,但我却从未违抗过命令。”

“我告诉了我的同事,我在6点钟同你会面,命令你停止现在所做的工作。如果你不遵守这项命令,你就会被认为是公然犯上。”

这些话很刺耳,但丝毫不令人感到惊讶。她点点头。

“我告诉了他们,你可能拒绝执行我的命令,即使这意味着你的军事生涯从此结束,我也告诉了他们,如果发生了上述情况,你就会变成一个愤怒的平民女士,在公共场合大声地宣布你的控诉,那么这里的每个人都必须花时间来驳斥你的指控。我向他们建议说,如果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话,他们应该在今晚同你见上一面。时间是9点。我建议你去。”

“这是‘建议’还是‘命令’?”玛戈特问。

“由你定。”

“我会去的。”玛戈特说。

“差一刻钟9点,就在这儿。在你离开这间办公室之前,还有要控诉的事情吗?”

玛戈特犹豫了,但时间不长。

“乔伊斯林博士被谋杀是因为他向威斯戈特参议员的委员会泄了密。他把安全防御工程的信息卖给了他们。”

“这些我知道,付钱了?”

“是的,先生。但是我还被告知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

“我真想把它烂在肚里,我被告知中东试验的那颗原子弹是由我们提供的。”

比利斯的脸并没变色。他平淡地说:“要有根据。”

玛戈特没有理会他,“我被告知乔伊斯林博士已向威斯戈特委员会提供了这项指控。”

比利斯绕过桌子,站到了她面前,说:“我想9点钟的会面更加至关重要了。”他走到屋子中间,背对着她站住了,双手叉着腰,很显然在深深思考着,当他转过身时,他说:“以我受过的训练,我应该软禁你。但另外一个我却说没必要。”

“软禁”这个词令她很震惊。这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比利斯在等待着回答。“我不需要被软禁,”她说,“差一刻9点我一定会在这儿。”

他系上了衬衣最上面的扣子,拉紧了领带。他打开了门,玛戈特想要说许多话,但最终一句也没说。她出门后他用力关上了门。

玛戈特回到了她的空荡荡的办公室,把身子深深地埋在了椅子里。她看见了一张小传单。政府机构防御咨询委员会7点钟要在礼堂开个会,她打算要参加的。她想:与其孤独地坐这儿等着安排好的宣判,不如去解脱一下。

当玛戈特进入礼堂时,成百个女军人已聚集在里面了。国会的民主党议员科洛迪正在发表演讲。

“事实是,”科洛迪说,“军队不能没有妇女,女性的作用不能被男人替代。在1968年,武装部队中只有4万名妇女。今天,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了40万。你们都清楚地意识到了部队禁止你们参战的虚伪性,你们中的许多人早已参战过,只不过是换了别的说法而已。”

听众大声地鼓起掌来。

她继续说:“当你们把你们自己置身于海湾前线时,你们实现了自身的价值。现在,这个地区已经受到了核战争的威胁,你们将又被召唤到那里去迎接新的挑战,我相信你们会做得与从前一样出色并赢得荣誉。”

这次的掌声比上次更加热烈,许多人都站了起来。

科洛迪又介绍了一下其他国家妇女在军队中的作用。她介绍说,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是完全把妇女排斥在军事部门之外;德国妇女在部队中的作用被限制在健康服务部门;加拿大和丹麦训练妇女作战斗飞机飞行员;以色列强征妇女入伍,但作战时则把她们全部撤出参战部队。

“非常感谢你们能倾听我今晚的演讲。这个组织将继续为争取男人和女人能并肩战斗而努力下去。”

听了这些话,玛戈特异常激动,但同时一丝悲哀涌上了心头。她现在已经站在了一个门槛边,再跨前一步,她就要失去为之奉献多年的事业。

她看了一下表:8点30,该返回比利斯的办公室面对现实了。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给马可·史密斯打个电话,征求他的意见。但征求什么呢?继续战斗还是远离此地?不,这次他帮不上忙。她必须继续战斗下去。

她坐在了比利斯的接待处。差10分9点他来了,进了他的办公室。10分钟之后他又出现在玛戈特的面前,“走吧。”他说。

她跟在他的后面进了二楼e圈,这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所在地,这里铺着地毯,显得很安静。不少人仍在工作。

他们在一个写有布鲁斯·马辛杰门牌的门前停住了,“等着。”比利斯说。他敲了门,听见“进来”后就进去了,把玛戈特一个人留在了外面。过了很长时间,门开了,比利斯说:“进来,少校。”

一个上尉和一个上校正坐在接待处的椅子上。上尉站了起来,来到一个门前敲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推开门,把头伸到了里面,“他们已经到了,先生。”他说。玛戈特跟着比利斯进入这间国防部副部长的私人会议室。

这个房间里的灯的位置要比走廊的低。在光亮可鉴的樱桃木的长会议桌未端坐着的就是国防部副部长马辛杰。她在照片上见过他,并听说了关于他如何耍弄权术的事。

在远处他看起来很小,他头发灰白,穿了件黑色西装,扎了领带,衬衣是白色的。难以形容的脸上毫无表情。坐在他两侧的是三个军官。玛戈特被介绍给了其中的两位: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戈特林将军和中央情报局负责对外政策的主任卡特。第三位无需介绍,她认出是安东尼·穆西少校。

“坐。”马辛杰说,指了指桌子两边的椅子。玛戈特挨着卡特坐了下来。比利斯坐在了她对面。“很高兴这么晚你能来这儿。”马辛杰说。他的友好语气令玛戈特很惊讶。倒不是因为他的权势,而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

“按我的理解,弗克少校,比利斯上校今天已经直接向你传达了我们对你最近的行为不满意的想法。他命令你停止这些行动。我说的对吗?”

玛戈特清理了一下喉咙,说:“对,先生,很正确。”

“按我的理解,你告诉了比利斯你不打算执行他的命令,我又说对了吗?”

“是的,先生。”

“我相信你知道,弗克少校,军事部门不能,也不会忍受这样的违抗命令的行为。”

玛戈特点着头。

“也许你能解释为什么拿着自己在美国空军已取得的杰出成绩去为这事冒险。”

玛戈特做了一个深呼吸后看了一眼比利斯,然后把她的双手放在了桌子上。她对再一次解释她为什么要恢复科鲍的名誉的动机还没考虑好。她已经通过不同的渠道把她的动机讲给了福克斯伯、马可、安娜贝尔和蒙罗尼,仅仅几个小时前,她又讲给了比利斯。

“弗克少校,”马辛杰说,“我要求你解释。”

“先生,我相信比利斯上校已经告诉你了为什么我让自己处在这样的境地。我是故意这么做的,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我从来就无意涉足乔伊斯林的谋杀案,但我却被委派担任被告罗伯特·科鲍的辩护律师。我请求过取消这项任命,但比利斯上校拒绝了我的请求。我执行了他的命令,尽管我很不情愿。我下决心要为被告做最好的辩护。由此,我认识了一个年轻人、一个好士兵、一个体面的人和这个年轻人的母亲。我开始相信科鲍上尉没有杀死乔伊斯林博士。对这个确信我从未动摇过,即使是现在。我也不相信科鲍是自己上吊自杀的。他是牺牲品,牺牲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对乔伊斯林的死该负责任的人。科鲍的母亲每夜都与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