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34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威斯戈特从他的参议院军事部门委员会的主席位置上向下看去,他声音铿锵有力,面部表情也显得十分激动。

“你今天在这儿提供的证言细节很令人震惊。自然,在你所指控的层面上,我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确切证据。我已经传唤了你告诉我们的那本录像带,但他们却说那本录像带根本就不存在。我也给在纽约的心理医生马库斯·哈佛发了传票,但他借口医生和病人的关系而拒绝作证。在马可那拘押中心给科鲍看过病的那位医生只承认给他注射了一只镇静剂,因为当时他的情绪异常激动。”

“是否我们最终能解开这个谜团,现在还尚未可知。然而,我要说,弗克女士,你是一位无畏的女士。你为坚持自己的原则把前途似锦的军事生涯都放弃了。如果这种明显的滥用权利的行为能得到证实,那么我们这个委员会和美国人民都会为争得我们正当的权利而斗争的。任何一个人,不管他是军人还是百姓,如果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惜滥用法律和权力,那他就是个叛国者。”

玛戈特对威斯戈特微微一笑。她瞧了瞧坐在这个参议员后面的杰夫·福克斯伯。在这次听证会上,他成了她的盟友。他们的爱情已经成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可以做一个最后陈述吗?”玛戈特问。

“只要你愿意,你做多少陈述都可以,弗克女士。”

“我想,在我的一生中最悲哀的日子就是我加入美国空军的那一天。每天早晨,当我穿上军装时,一股荣耀和责任的感觉就油然而生。在今天,我感到我的爱国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武装部门把成千上万个富有奉献精神的合格男人和女人召唤到部队中来,就是让他们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受侵害。但在他们中也有少数人为了把自己的预言变成现实而不惜破坏国家的法律和部队的规则。不幸的是,在我接受五角大楼的委任后就直接同这些少数人打起了交道。从此我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我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感叹命运的不公了。但同这样一群有奉献精神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工作过,我感到很光荣,我也为他们感到光荣。”

威斯戈特的女同事说:“我可以说,弗克女士——不,我应该叫你弗克少校,我认为你是青年妇女的榜样。美国和美国空军已经失去了一个有价值的人。这次你为了到会作证不得不辞职,我感到很遗憾。我们会永远感激今天你在这里所做的一切。”

已是上午11点了,威斯戈特宣布休会20分钟。

当委员们回来时,第二证人坐在了证人席上。威斯戈特面带微笑地看着玛戈特,“我很高兴你选择了留下,玛戈特·弗克,”他说。他看着坐在她旁边的新证人说:“先生,你们显然是同出一辙。你的军事生涯很令人尊敬,然而,由于你处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你才能够在此作证来反对你的同仁。我赞赏你的这种行为。”

詹姆斯·比利斯上校军装笔挺,他把胳膊拄在了桌子上,身子向前倾去。玛戈特瞅着他,心里感慨万千,你是一个好人,她想。真的有些像我父亲。

比利斯上校把他知道的一切都讲了出来。这个计划完全是:由布鲁斯·马辛杰一手策划的,由五角大楼的一小撮忠实信徒执行的。他们把核武器提供给阿拉伯独裁者的目的就是要引起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恐慌,迫使国会增加军事预算,他的证言是详细的、有根据的。他出席了许多关键性的会议,并都作了秘密记录。因为这个计划安排得非常周密,几乎没出任何纰漏,所以能够支持他和玛戈特所作证言的证据不是很多。但随着证人的依次到来,委员会获得的这方面的证据也越来越多。

领事馆的成员都接到了要求到会的传票,但因为无法采取强制性的措施,所以他们一个都没来。这些人除了波特莫斯外,都是外国人,甚至波特莫斯也利用领事馆的关系移居到了希腊。

威斯戈特最后把对比利斯和玛戈特的评价当作这次听证会的结束语。“你们俩自始至终地听取了这次听证会,这一点就令我很振奋。我祝愿你们今晚愉快,并把愉快永远保持下去。”

他用力敲了一下槌子,结束了今天的听证会。

马可和安娜贝尔坐在乔治镇的一家烧烤店内。

“玛戈特今晚能打来电话吗?”当褐虾和开胃的饮料被端上时安娜贝尔问。他们在电视上刚看完威斯戈特委员会的第一天听证会的新闻。

“我不知道,如果我是她,我就回家上床睡觉。”马可回答。

“她真得令人很敬佩,”安娜贝尔说,“因为忠于自己的信仰而放弃了她的职业。”

史密斯补充说:“她似乎很快乐。比利斯的支持令她很振奋。你怎么看比利·蒙罗尼的?”

“显然他很狂热地爱着她。你的意见呢?”

“这要由玛戈特来决定,不是我们。我相信她的判断,她是我教过的最好的学生。”他向后靠去,苦笑了起来。

当天的《华盛顿邮报》就在史密斯的桌边放着。他瞟了一眼第一页的标题:边境发生了武装冲突——三个美国人被打死。

露西·哈瑞森写的系列文章也登在了第一页上,并附上了玛戈特和比利斯上校离开听证会的照片。哈瑞森的系列文章共有三篇,这些文章详细叙述了科鲍——乔伊斯林事件的整个过程。

“我想比尔德斯利不久就会让派驻到中东的部队采取行动了。”史密斯说。

“也许玛戈特和比利斯的证言会令他们返回。”

“没有这可能了。比尔德斯利正像当年的布什那样需要战争。此外,这对军事工业会大有好处的。”

安娜贝尔笑着问:“这件事结束以后你认为玛戈特会做什么工作?”

“我认为她会去直升机服务公司。在一周内当三天律师,当两天直升机驾驶员。”

这时侍者来到了桌旁,“还要些什么?”他问。

“来一些蔬菜,”史密斯说,“要热的那种。”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五角大楼疑案》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玛格丽特·杜鲁门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玛格丽特·杜鲁门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