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07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大多数领事馆人员是在星期六分批来到维也纳的,有一些人则是在前一夜到达的。他们聚集在科尔萨一个小型的私人餐馆用晚餐,这个餐馆是克思滕州的布里斯托尔大旅馆里环境最优雅的地方。整个晚上他们一直都呆在这里。

他们吃得相当奢侈。一些人吃着当地非常有名的烤rǔ猪,另一些对猪肉有忌讳的人正吃着鱼。进餐的8个人中有两个人一直吃炸小牛肉饼,荷兰代表挑了一瓶当地的奥地利白酒,其他人都赞成说这种酒很有特点,惟有法国代表嘟哝着说酒中果味太浓了。

现在差不多已是午夜了,盘子已经被撤出去了。甜点心和咖啡被送了上来。每个人都有一份萨克森大蛋糕。大多数人选择了简单的黑咖啡。只有一个美国人还要酒,他就是保罗·波特莫斯,他在桌子的上首坐着,因为他就是第一号人物。但他的身材却不高,还不到5英尺8英寸。他头发秃得利害,头顶黝黑的头皮在灯光的映射下光灿灿的。他的父母是希腊人,而他出生在美国。16岁那年,他继承了他父亲经营的船舶公司。在他的悉心经营下,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生意伙伴,尤其那些跟他接触较多的商业巨头,都认为他特别傲慢自大。他却认为这是自信心的表现,因为这个特点为他赚了好多钱。

保罗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表,“要是没有别的事情要谈,”他说,“我建议晚餐就这么结束吧。”

“有事情要谈。”巴西代表说。

“是什么?”

“付款,这最后一个问题最容易被忽视。”

波特莫斯瞅了一眼领事馆的德国代表汉斯·凯勒。汉斯正高兴波特莫斯想结束这个晚餐,有个人正在他的房间等他,并且他知道她不能离开,因为她已经被付了费。把令人兴奋的时间浪费在这里,真是讨厌,“他欠多少钱,汉斯?”波特莫斯问。

凯勒是个肥胖的家伙,他的衬衫领子却特别小。他耸了耸肩膀。“他已付3300万,还差3000万。”

“就为了这些核反应用的重铀酸铵原料?”专家锡德尼·雪佛勒说,“保罗是对的,他拖欠的太多,3000万仅仅为了要重铀酸铵。我们的日本供应商会对此有疑问的。”

“另外款项呢?”波特莫斯问,“还有欠的债。”

凯勒大笑了起来,接着由于刚吸了一口烟,他猛地又咳嗽起来,“在签约之初就很少征求过我们的意见。真空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作为预购款?真荒谬透顶。他还不用马克支付。”凯勒是前东德人,他是一个不需要德国统一就可以发财的人。现在德国统一了,但对他没什么分别。

“车床和机器,”在桌子边的英国人桑福德·设菲尔德说,“还有镍合金。如果我记忆准确的话,他对这些在条款中并没有提到。”

“他付了很少的一部分现款,而不是用发票支付,”凯勒说,“非常小。”

波特莫斯站了起来,“先生们,”他说,他瘦小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现在恐怕太累了,不能处理这样一笔巨款。也许明天,如果你们感到必须的话。我提醒你们:当领事馆接受这项挑战时,能够保证利润不会下降。这点大家都应该很清楚。”

“是的,但是……”

“我宁愿等一等,瞧一瞧,了解一下我们的委托人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对经济合同不予考虑。什么时候这件事清楚了,预付的款项得到了保证,我们才开始行动。按我们的话说,应该让他当面说清楚。”他又一次看了凯勒,“你将什么时候再会见一下我们的委托人,汉斯?”

“在这几天。”

“日期确定了吗?”

“没有。”

波特莫斯做了个手势,“好,我建议大家等一等你的会面。你跟沃尔特一起,确定一下他到底有多少钱。会见完我们的委托人之后,起草一个报告给我们。我相信我们的下次会议将在9月末举行,在哪儿好呢?”

巴西人拉乌尔·西塞回答:“伦敦。”

“好,金融报告将是我们面对的首要问题。大家都睡个好觉。我们明天还在一起吃午餐吗?”

沃尔特·闵希说:“在一起。地点是格拉贝斯。我在你的邮件里留下了这个地址。”

“非常不错。”波特莫斯说。

当他同凯勒离开这间私人餐馆时,他问:“这次是一个红发女郎,汉斯?”

凯勒脸红了,勉强笑了笑,“我堂妹,黑肤色。我很长时间没见到她了。”

“与家人再一次见面,这多么令人高兴。充分享受一下你的团聚吧。”

两位侍者开始清理领事们会面的房间,“这些大人物。”一个说。

另一个嘟哝着说:“是的,是大人物,昂贵的房间和晚餐,可怜的小费,我看我最好到咖啡馆去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