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08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星期二早晨,在五角大楼新闻简报发布处的一个中心会议室内召开了一个紧急的新闻发布会。起初,军方打算在星期三宣布对玛戈特作为科鲍上尉辩护律师的这一任命。

但在星期一早晨,玛戈特在8点钟与比利斯上校会面后,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军方新闻处的一个负责大众事件的军官收到了一位记者打来的电话。他说他是《华盛顿邮报》的新闻记者,被派驻到了五角大楼。他想证实一下是否一名叫弗克的少校实际上已经被任命为罗伯特·科鲍上尉的辩护律师,并说如果允许的话,他想同她谈一谈。这位军官答应给他问一问,并把此事立即告知了比利斯上校。

“真是活见鬼了,他们是如何知道这一任命的?”当他那3个可怜部下离他还不到100码时,他就向他们大吼了起来,当然玛戈特也在其中。他狠狠地用目光盯着她,好像要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是否她与马可·史密斯的谈话中已经把秘密泄露出去了。她知道此事绝不会发生。虽然她没有对史密斯做过暗示,让他保守秘密,但她相信他会谨慎地对待这件事情的。

比利斯马上给新闻发布会的官员打了个电话,“通知各路记者,明天早晨10点钟将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布置一下会场。对那些新闻兀鹫们要严加防备,确保发布的内容不被泄露。”他打完电话,把身子向椅子后面靠了靠,摇了摇头,“如果是我的办公室的人泄露了此事,我就让他立刻滚蛋!”玛戈特看着他,暗想:他真是个凶神恶煞。他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玛戈特一个人。这时他关上了门,在椅子边上坐了下来,“你同史密斯讨论过此事吗?”他问。

“是的,先生,讨论过。”

“你告诉他这件事需要保密吗?”

“我们所谈的内容决不会被他屋外的任何人得知,对于此类事情,他向来很谨慎。”

比利斯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认为,虽然我对他并不了解,只是耳闻过他的大名。那么你知道谁泄露了这个秘密?”

玛戈特摇了摇头。

“我刚才说的意思是:如果泄秘者出自我的办公室,我会把这个人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玛戈特忍不住笑出了声,比利斯似乎很高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幽默。他往椅子后面靠了靠,“午餐有安排吗,少校?”

“没有,我打算在我的办公桌上用餐。”

“错了,少校,你今天要在我的办公桌上用餐,在明早之前,我们有许多工作要做。我建议你先回办公室,认真琢磨一下明天新闻发布会上要做的每件事情的细节。一旦你抽出时间,马上给海伦打个电话,告诉她你要见我。我会取消今天下午的各项预约,至少是那些不比此事重要的预约。”玛戈特站了起来。

“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少校!”

“我有选择吗?”

“一点儿没有。你的时间只有几小时。”

玛戈特取消了那天下午所有的预约。最后她给福克斯伯去了电话,他正在威斯戈特参议员的办公室。他们约好了今晚要一起吃晚饭,“杰夫,我今天说不准什么时候能下班。有件棘手的事,我脱不开身。”

“什么事?”他问,听起来他好像有些心烦意乱。

“在电话里我真的不能讲。事实上,在明天早晨新闻发布会之前,我是不能透露出半句的。”

听她这么说,他注意力似乎集中了一些,“别开玩笑,玛戈特。这事听起来令人心烦。到底怎么啦?”

她这么说很后悔,至少她不该暗示发生了意外,而应该央求他取消今晚的约会。她说:“我知道,这样做很不公平,但我实在抽不出时间,请理解我。如果我能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我们的约会将照常。”

“随你便吧。”他说,他生气了。

“我尽量抽空儿。”她挂上了电话,心里感到很难受。最近她和杰夫之间总发生些小磨擦。她认为这是由于彼此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所以她一直想抽出几天时间,同时要求杰夫也挤出一些时间,与她共度一个时间长一点儿的周末,那样两人之间的矛盾也许会小一些。可是现在已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她立即打电话给海伦,说她已为会面做好了准备。海伦迅速地把这件事告知了比利斯,然后给她回了个电话,让她半小时后来。现在已是12点半了,她突然感到有些饿了,比利斯上校会给她定午餐吗?她真希望他订了,因为她实在抽不出时间了。他们也许会说在五角大楼没有两个办公室的距离会超过7分钟,但她却达不到这一点。到楼下最近的餐馆去就餐至少也要花上15分钟。如果她转错了弯,她花的时间将会更多。

“在我同国防部长见面之前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比利斯对玛戈特说,“这意味着我们要在两个小时内处理新闻发布会上可能出现的零星琐事。”玛戈特不知是否喜欢他选择的这个字眼。

比利斯继续说:“这个案件除了必须在军事系统下进行审判外,我们还要确保两件事:首先必须向公众保证:科鲍上尉将在最大范围内被起诉。他将被指控的罪名是谋杀军事武器领域里的著名专家。而谋杀又刚好发生在军事范围内。”他嘲讽地笑道,“在五角大楼内,这个国家安全防御的总指挥中心。其次,我们也要向公众保证:科鲍上尉将会受到完全公正的辩护。”他作了个手势,“换句话说,少校,这次审判最好的方式就是教科书式的。”

玛戈特事先已经设计好了一系列问题。然而,在她提出这些问题之前,她说:“上校,我先为自己辩护一下,我现在有机会吃东西吗?”

“我总是敬佩那些务实的律师,我将命令海伦完成此事。你满意吗?”

“要米饭加鸡沙拉,”她说,“还有咖啡。”

他们又回到眼前最主要的问题,“科鲍上尉已经知道委派我作他的辩护律师这件事吗?”

“这点毫无疑问。”

“考虑到指控的严重性,我将考虑提醒他有聘请民事律师的权利。”

“尽管我知道,他没有提出过这个要求。但我们一定要让他确信这是他的一项权利。如果同别的律师合作,你会有什么感觉?”

“我非常愿意。”玛戈特说。她一直希望这个案子能按这种方式进行。按她的考虑,如果能有一个懂得民事犯罪的律师协助她来完成对被告的辩护任务,她会感到称心些。

她又问了科鲍现在被拘押在何处。

“马可那。”

部队基地——莱斯利·马可那要塞,坐落在哥伦比亚区美国国会大厦南端的一块狭长陆地上,从阿那克斯特海军基地和布鲁林空军基地方向来的阿那克斯特河正好流经此地。作为拘押地,它有着漫长而又多彩的历史。在美国历史上最古老的军事要塞就在这儿。1865年7月7日,4个因阴谋暗杀林肯总统的人就被吊死在这儿。同时约翰·威尔克斯·布斯的尸体也被秘密埋藏在此地,直到两年以后才被挪走。现在它是美国国防大学的所在地。

“在明天新闻发布会前我有跟科鲍上尉谈一次的机会吗?”

“这是星期二计划要宣布的内容之一,我不想让你先去。如果明天你被问及是否已同被告见了面的话,你就说你将在以后48小时内完成此事。”

玛戈特说:“我将不得不认真通读一下对科鲍的所有指控证据。顺便问一句,谁是这案子的裁判者?”玛戈特所说的裁判者是指在军事审判统一法典下,最终判定被告律师的辩护是否有效及被告是否有罪的人。

比利斯说:“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主席。”

“在军事法庭开庭时,如果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裁判者的话,我看会发生一件很有趣的矛盾冲突。”她等待着答案,但比利斯什么也没说。她又加了一句,“会不会是这样?”

“那又怎么样?”

“军事审判统一法典已经说得很清楚,被告律师不能从嫌疑犯的部门中产生。”

“对,少校,但你不是被参谋长联席会议委任的,你是被国防部委任的。”

“这样有技巧的解释我很赞同,但是上校,这两个部门似乎是密不可分的。”

他摇了摇头,“不,我过去一直担任国防部的辩护律师。主席认为这没有什么冲突。”

“我多虑了。”

“你考虑得对,我们今天在这里就要考虑到明天新闻发布会上可能出现的每一种情况,确信不出现任何纰漏。”

玛戈特问:“在发布会上要我参与的内容多么?”

“很少。我打算发表一个包括介绍你在内的陈述,其中有你的军事背景,法律训练,担任科鲍辩护律师的资格,以及他们想听的一切。”

她犹豫了一下,说:“包括我是一名辩护新手和从未接手过谋杀案这两个事实?”

“我不打算指出这两点,不必要。你具有军事法庭的辩护经验,只是少了一点儿。如果被问起,你就如实地回答好了。”

他们又花了一个小时对发布会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推敲。比利斯最后交给玛戈特一叠含有科鲍军事档案的材料,“明天发布会前你要对这些材料做到滚瓜烂熟。”他说。

玛戈特把这些材料装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她此刻感到这些材料太少了,就跟自己的辩护经验一样少得可怜。她现在真正想做的事情是冲出比利斯的办公室,跑到史密斯的身边,坐在他的面前,尽情地吸取他的智慧和经验。就跟她从前作学生时经常做的一样。但她知道她不能那么做。星期天那天他始终很热情,大多时候是在听,偶尔也问了一些问题,他最后断言她能够接受这项挑战。当她要离开时,他告诉她随时都可以与他进行讨论,但她不打算这么做。

同比利斯会谈之后,她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打算给福克斯伯打个电话,看看能否恢复他们的晚餐计划。她需要一段时间休息。她感到经过短暂休息后,她将能更好地消化这些材料。

“杰夫,我是玛戈特。”

“祝贺你。”他说。

“祝贺什么?”

“我刚从收音机里听到你已经被委派为科鲍的辩护律师。”

“你在收音机里听到了?我们打算在明天早晨10点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此事。”

“别理这些了。上帝啊,你是怎么被卷进去的?”

“我一直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出去吃一顿,好吗?也许你能帮助我找到答案。”

“你不应该接受这项委派。”

“我试了,但运气不佳。”

“玛戈特,你当律师的经验不足。”

她对这话很反感,这方面似乎没必要夸大。他感觉到了,又补充说:“我的意思是,你受到过良好的训练,但你从未对一个重大的犯罪行为作过辩护。”

“我知道我没有。对我来说这项委派的分量有些重了,但是杰夫,没必要对此感到沉痛,这个不幸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在明天新闻发布会之前我有许多事情要做,但是我很想同你吃顿晚饭,好好放松一下。”她停了停,“我真的很需要这个,杰夫。”

“好吧,今天晚上我本打算要完成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可以等到明天。我们在哪儿会面?”她激动不已,“你定。”

“喜欢吃泰国菜吗?”

“当然。”

“纯泰国风味的,乔治镇有一家。”

“几点?”

“6点?”

“说定了。还有……谢谢你,杰夫。”

他们一边吃着木炭烤的嫩鸡,一边谈论着。当玛戈特刚介绍完她对这项委任的感想时,福克斯伯就发起了感慨。他俩在一起的时候,福克斯伯一般是听的多,谈的少。但当他被什么问题困扰时,他就会在这个问题上滔滔不绝他讲解起来。现在,中东爆炸的那颗原子弹已经影响到了在国会举行的军事预算听证会和五角大楼的气氛,大量的游说者直接来到国会,要求恢复两年前被国会砍掉的巨额军事预算,这些都无疑影响到了福克斯伯今晚的情绪。如果被砍掉的军事预算不被恢复的话,国家也许可以用这笔钱改善人民的生活。但现在他们不但想把原有的预算恢复起来,而且还想加大军事投入。

“他凭着现在拥有的核能力已经作出了进一步威胁的姿态。”玛戈特说。

“这点毫无疑问,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年的社会民主改革就此了结。上帝啊,这些年一直统治着这个国家的是你们军人”。

“你们军人!”

她对这个字眼极其反感。他已经把她归进庞大的军事机构中去了,而没有把她看做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作为一个人,她碰巧选择了军人职业,但这并没有错;而作为女人,她知道:她深深地爱着他。当然这种爱不是一种认识行为,而是一种纯粹的感情,一种女人对男人的纯粹反应。

她把手从桌面伸过去,抓住了他的手,“杰夫,不要让这美好的夜晚在讨论军事预算中度过。我知道你对这感触很深,在这点上我尊重你。但是当你说‘你们军人’时,你把我已经不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个体存在了。”

“一个刚巧是空军少校的个体。”

“是的,但那有什么分别吗?我不关心政治。我是一名律师,就像你一样。我也刚巧喜欢飞行,但那不意味着如你所说的我参与了一些军事阴谋。”

“你是对的,玛戈特。你是一名律师,就像我一样。我们之间不同之处是我们从事的工作性质不同。”

她想他要提醒的事实是他所从事的是民事诉讼,而她是军事的;他所从事的法律工作更有社会价值。他接着说:“你一直做着令人极其疲倦的工作,玛戈特。”

玛戈特向后靠了靠,皱了一下眉。

“这话不像我所知道的杰夫·福克斯伯说的。”

玛戈特认为福克斯伯能吸引她的许多因素之一就是他特别关心社会公正问题。

他知道他离题太远了,他没有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感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道:“对不起,玛戈特,我知道我们现在是在吃晚餐,不该用这些事情烦你。我也知道你不愿接受这个委派,但你又无从选择,因为你是军人,你不得不接受命令,即使这些命令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劲儿。愿意吃点冰淇淋吗?”

她弄不懂他为什么在感情上来了个大转弯。他已经挫伤了她的傲气,她对此耿耿于怀。但是她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我喜欢吃,”她说,“但不是今晚。我不得不回去了,我得对这些材料进行深入研究。”

他的车停放在一个街区远的地方,她却没那么幸运,她的车停在三个街区以外。

“我送你到你停车的地方。”他说。

“不必了,但很感谢,我可以散步过去。饭后我常做些锻炼。”

他一下把她拉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她此刻感觉到眼中的眼泪直打转,但她没让它们掉下来。他们热烈地吻着,一种难以抗拒的生理渴望涌遍她的全身。

“你今天晚上不得不看完这些材料吗?”

“恐怕得这样。”

“我们需要在一起呆段时间,玛戈特,不受任何打扰的一段时间。”

“是的,我知道。我想我们可以多安排几天,过一个长一点的周末,也许可以到海边去玩一玩。”

“但你现在接手了这个案子,恐怕不会有时间。”

“我保证尽量抽出时间。”

“这个月末怎么样?刚好又是劳动节。”

她犹豫了一下,“好吧,我尽量争取。让我们彼此都把它列入日程表。”

“非常好。”他又吻了她一下,目送着她离开。她拐个弯,消失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