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疑案》

第09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玛戈特紧挨着比利斯站在了发言台前。在她的一边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审判律师——托马斯·德特尼上校,他的职责是给联席会议的成员们提供法律建议。德特尼长得又高又胖,他的军服绷得紧紧的,然而举止却很优雅。他头发卷曲着,泛着青灰色,戴着一幅角质边眼镜。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玛戈特注意到他有点口吃。德特尼是一位执著的高尔夫球爱好者。他办公室的绿地毯又长又宽,使人走到上面感觉就跟走在草坪上一样。另外,在他的每个房间你都会发现9个球洞。

玛戈特估计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人已超过50人。她没敢伸头去数,她太紧张了。

德特尼首先说话了,他用简短的几句话说明了召开这次发布会的目的,他宣布一个常规的军事法庭将在近期开庭,审判律师和被告辩护律师已经选择好了。接着他就把发言台让给了比利斯。

比利斯手里拿着一张打印好的发言稿,“众所周知,一个在部队任职的人已经被指控为谋杀理查德·乔伊斯林博士的嫌疑犯,他的名字是罗伯特·科鲍,上尉。他现在被拘押在马可那要塞的部队拘押所。对他的控诉将在本周内进行。审判依据的原则是《军事审判统一法典》和《军事法庭手册》。辩护律师已经被委任,一会儿我将把她介绍给大家。”

玛戈特笑了笑,这是神经高度紧张的人才有的本能反应。

“军事法律的目的,已经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制定的《陆空军法规》中体现出来了。最好的陈述来自1984年制定的《军事法庭手册》。《手册》中陈述道:军事法律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公正,维护武装部队的良好秩序和严明纪律,提高部队的军事效率,增加有生力量,由此增强美国的国防实力。这次军事法庭对科鲍上尉的审判将严格遵循军事审判的每一原则。”

“科鲍上尉将被允许抗辩。抗辩行为将由他的律师代其完成。显而易见,这个案子产生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受害者是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乔伊斯林博士是先进防御项目研究处的副主任,他始终矢志不渝地为维护、改进国家的军事防御能力而努力工作。我们失去一个宝贵的人,他的损失将是无法弥补的。”

一个摄影记者蹲行着把身体移到了发言台前。他在玛戈特的下面停了下来,把镜头对准她。“喀嚓,喀嚓”。她想到了《花花公子》的摄像记者,不由自主地把身子向后退了退,幸好她还穿着衣服。

“与此同时,科鲍上尉虽然被指控有罪,但他还没被宣判定罪。军事系统的审判与民事系统的审判虽有很大差别,但被告基本的权力是有保障的。”

“关于这个案子的流言很多,这些流言只能增添人的不快。在法庭审判的最终结果没有宣布之前,我建议这些流言应自动销声匿迹。为此我郑重地要求诸位:你们提问的内容要与我下面将陈述的事实相符。”他用目光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后,笑了,“你们也许已经领会了我的建议,任何不适当的提问将不予以回答。”

“不予以回答并不能消除这些问题,比利斯上校。”一个记者大声喊道。

“但我们会解决的。”比利斯反击道。

他开始了正式的陈述:“因为对被告指控的罪行比较严重,如果成立的话,将会有个严厉的惩罚。审判科鲍上尉的军事法庭将会按法律程序进行组织,5位军官将被选出作为陪审员。此外,美国部队司法审判委员会将委派一位军事法官负责此案的审判工作。本案的审理将在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指导下进行。你们当中有人也许已经意识到了:军事审判的法官是被委派的,而不是被任命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审判的公正性和独立性。”

玛戈特认为比利斯做事一向干脆、利落,为什么他今天不厌其烦地进行了一个这么长长的、细致的陈述。记者们只是对谋杀的内容感兴趣,他们不是来接受法律教育的。

“审判律师是任命的。这点,军事系统与民事系统是相同的。军官的名字将在以后宣布。”她现在明白了,他这样做出了三方面原因。首先,他要给记者留下公正的印象。他绕着圈子指出他尊重事实这一观点,并向记者说明了将如何按照法律程序来完成这次审判工作;第二,他要减少记者对她的关注。他用军事审判的常识来拖延时间,使记者们无暇纠缠她。对于这一点,她是很感激的;第三,他就是让记者们懂得一些军事法律知识,使他们提问时不至于太没分寸。

“科鲍上尉的律师就站在我旁边,空军少校玛戈特·弗克。玛戈特·弗克作为美国空军的一名军官,她拥有出类拔萃的军事记录,她是一个有级别的飞行军官,曾获得过许多荣誉。同时她也是个律师,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获得了法律学士学位。她目前是国防部的一名高级律师。”他瞅了一眼玛戈特,笑了笑,然后又转向话筒,“我已经问过弗克少校,问她是否打算发表一些声明。她明确表示并无此意,但她要做一些简短的答疑。我已经向你们提醒过,为了审判的公正性,这个不幸事件的许多方面都不宜公开讨论,现在我请你们提问。”

在屋内的新闻记者有大量的问题要问。

一位记者立即问起了法律程序运用是否恰当的问题。他说,没有正式的起诉,拘押科鲍是否合法。比利斯回答说,对他的拘押完全是按军事法律进行的。正式的指控将在几天内提出。

“弗克少校,你同被告见面了吗?”

玛戈特走向了马可风,开始回答被询问的第一个问题,“不,还没有,我打算在近期内约见他。”

“你有从事谋杀案辩护的经验吗?”

“如果你问我是否曾经为一个犯谋杀罪的被告辩护过,答秦是否定的。”

“比利斯上校,你谈到要确保科鲍上尉得到最好的辩护,那么你怎么会委派一个毫无经验的人替他辩护呢?这不是对你刚才的声明一个最大的嘲讽吗?”

比利斯从讲台上向下直直盯视着这位年轻的记者,他用同样的语调问:“你以前写过关于部队谋杀案的报道吗?”

一阵哄堂大笑,“我需要指出一点,”比利斯说,“一个好的新闻记者应该能够根据所给的恰当材料写出任何东西。对于一个好律师也是一样。弗克少校在校的学习成绩是优异的,无论作为飞行员还是律师,她的表现都称得上是模范的。她有在军事法庭上辩护的经验。下一个问题。”

“我们已被告知凶器属于科鲍上尉的,这点毫无疑问,那么你如何处置这一明显的犯罪事实呢,弗克少校?”

“对于这项以及另外一些指控,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去处理的。我已经被委任为科鲍上尉的律师,现在就讨论他受指控的具体内容将是违规的。”

“作为一个女性,你已经被选择了作为科鲍上尉的被告律师,你会不会把自己的情绪带入到案件的审理中呢?”

“无可奉告。”玛戈特说。

紧接着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提问。有些值得回答,有的则被比利斯避开了。最后,他看了一下表,宣布发布会到此结束,然后跟着玛戈特和德特尼离开了房间。在发言台后面的一个小秘室里,比利斯对她说:“你做得很好,少校。你很好地控制了你自己。”

“谢谢你,先生。”

“我已经同马可那拘押所方面的负责人通了电话,你今天下午4点钟将同科鲍上尉会面。”

玛戈特吃了一惊,比利斯怎么能事先没同她商量就擅自安排这一会面呢?现在她是被告律师,如何安排日程表以及在什么时间、地点与人见面,这些都应她自己安排。然而她没有把这种不满情绪表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对此太深究了。从实际上说,她很高兴当天就能与她的委托人见面,因为这是她迈向新征程的第一步。

在五角大楼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同时,在老式的拉塞尔大楼内的参议员听证房间里,威斯戈特参议员正召开着一个特殊的关门听证会。威斯戈特此刻坐在主席的座位上,在他的两侧都是参议院部队委员会的其他委员。坐在他后面的是杰夫·福克斯伯和一位年轻妇女,她也是参议员的属下。

参议员的前边是一张长桌子,4个证人正坐在桌子后边。他们不是传唤到场的,而是自愿来的。

从左到右,这4个人分别是中央情报局主任托马斯·希科克;核武器协调委员会常务委员保罗·伯顿上校;国防部副部长布鲁斯·马辛杰;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怀特·戈特林将军。威斯戈特对他们几个都相当熟悉,因为过去他们已为这个委员会作过好几次证。在这4个人中,威斯戈特最讨厌的就是马辛杰。并不是因为他粗俗,而是因为他过分地炫耀自己的权利。马辛杰常常为了五角大楼的利益而不惜破坏国家的长远规划。在他的操纵下,五角大楼从事了一些隐蔽性的经营活动,赚得的钱就成了“黑预算”,这种活动又总是得到中央情报局的支持。威斯戈特时常认为美国有两个政府。在没有得到国会和行政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军方总是对全世界的各种事情进行干预。

威斯戈特调了调话筒,清理了一下喉咙,说:“早晨好,先生们。我和委员会的委员们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大家都知道,最近的中东事件给我们这个委员会带来了巨大压力。大家都要求尽快重新评估国防预算。”

“在这间屋内,我们已听取了许多人的证言。他们有的赞成增加国防预算,有的表示了强烈的反对。说实话,当今天早晨我走进这间屋子时,就听到许多冲突的观点。我希望今天大家都能各抒己见,弄清事情的真伪,使这件事得以妥善解决。”

伯顿上校和戈特林将军分别发表了他们各自的陈述。他们说得都不多。显而易见,这4个人都是军方的代表,希科克虽不属于部队人员,但中央情报局却跟军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经过证人们公开陈述后,威斯戈特开始了他的主席陈述:“面对眼前这4位先生,我感到非常困惑。以前为了增加国防预算,我们这个委员会就进行过激烈的争论,最后达成的看法是:世界已经进入和平时期,不需要再增加军费开支了。但国防部的人却强烈反对,他们说为了国家的安全不应该撤掉一个警卫。最近发生的中东事件,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最后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没有一个阿拉伯国家能在5年内发展并拥有核武器。你们还有其他人已经多次重复地指出:在这个地区的许多国家一直都在积极地寻求制造这样的武器。但是因为相关的种种原因,他们要想获得成功,还需要很多年。现在,这样的一个炸弹已经被引爆了,我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能够犯这样的错误,让这个阿拉伯领导人突然设计、制造并拼装成了一颗原子弹?”

每个证人都根据自己掌握的材料和推测回答了威斯戈特的问题,但威斯戈特认为中央情报局局长托马斯·希科克的解释最有道理,“威斯戈特参议员,我们以前提供的分析报告是准确的。报告已经指出了没有任何一个阿拉伯领导人可以在5年内通过内部努力而制造出一颗原子弹来。”

威斯戈特往上挑了挑眉毛,“还有?”

“我们考虑,问题可能出在军火商上。最大可能性是一个国际财团性质的军火商把一个核装置卖给了他。”

其他证人也对希科克所说的进行了详细阐述。最后委员会的玛撒·卡莱尔参议员问:“难道我们海外情报机构如此没用,连军火商这么大的一个行动都没有丝毫察觉?”

“这种事情太多了,”希科克说,“在过去我们发现并查明的这样活动有200多起。我们已经跟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进行了紧密的合作。德国当局目前就已经调查出有20多家德国公司企图卖给中东国家这种炸弹所需要的零件。我们也成功地关闭了军火商在巴西、瑞士和日本的核武器零件制造厂。”

“令人很满意,希科克先生。”卡莱尔参议员说,“但如果我是军火商的话,我可以让你关闭那些没有实际用途的工厂。”

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戈特林将军这时打断说:“我认为关键的地方不在这里,卡莱尔参议员。他已经向全世界演示了那颗炸弹的威力,这是最明显的事实。当然我们应该认真地调查一下是哪个军火商把核设施给了他。但这种炸弹的存在是真实的,我们在录像带上已经看过上百次了。它的存在已完全破坏了中东平衡的政治局面,对其他国家也造成了威胁,当然我国也包括在内。我现在郑重地提出:我们已没有时间猜测它是怎么发生的了,我们应当立即恢复两年前被砍去的国防预算,而且应该再增加一些。”

他们又辩论了一个小时,但咀嚼的话题是一样的。威斯戈特和他的同事们强调的重点是这个阿拉伯领导人是如何获得炸弹的,而在桌子后面的证人们则要求结束这种浪费时间的争论,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反对这一威胁。

马辛杰最后从证人席上站起来,作了陈述:“关于这个不幸事件是如何发生的,我一定会给委员会及国会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我们每天在这儿反复争论时,那个疯子可能会引爆第二颗、第三颗原子弹。我很欣赏国务卿和其他人员在政治上所作的努力。但我提醒诸位,政治磋商很可能成为泡影,炸弹随时随地都可以在以色列、埃及甚至哥伦比亚地区上空爆炸。”

马辛杰的话像一粒大的葯片塞入威斯戈特的喉咙中,难以下咽。他立即宣布听证会结束。他本打算再举行一个委员会的全体会议,但他感觉头痛难忍,就把它取消了。

“感觉不舒服吗,参议员?”当他们返回办公室时,福克斯伯问。

“我已经感觉好多了,杰夫。我想使我烦心的是他们说的有道理。那个狗杂种手里握着炸弹,我们就不得不拼命地为了这而工作。请原谅我的反阿拉伯语言,你知道的,我对阿拉伯并不反感,但我确定是反对核武器的。我的头很痛,我想小睡20分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五角大楼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