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01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她叫贝娜黛特,18岁,高挑的个子,黝黑的皮肤却有着天鹅绒般的质地,人们都说只有典型的海岛人才有这样的“光滑肌肤”,乌黑亮丽的头发垂到肩上,褐红色的毛织紧身上衣透露出迷人的曲线,一个真正的“曼特瓦纳”,岛上的人用这个词来形容性感的女人。

大清早,自从小艇离开乔大岛的安圭拉角前往莫斯基脱岛的德雷克安克雷奇起,他们就一直在取笑她,尤其是一位来自乔大岛的年轻男子。她已经注意到他。尽管贝娜黛特做了反击,但她对此并不厌恶,反而以此为荣。她对她的新男朋友很是骄傲,知道别的女孩嫉妒她。

船上餐厅有15个男女服务员,包括酒吧侍应生、帮厨、旅馆女服员和花匠。大多数服务员住在维尔京乔大岛上,往返得坐船。德雷克安克雷奇是莫斯基脱岛(名字取自哥伦比亚的印地安部落)上唯一的度假胜地了,里面只有一间供服务员住的房间,现在住进去了两个工程师。

贝娜黛特是助理经理。她的英语非常流利,数学也不错。她的父亲是一位身体非常结实的渔夫,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就离开位于“谋杀洞”的简陋的小屋,出海去捕鱼。父母的生活非常艰难,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可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她转过脸去,享受着轻盈的海风,回想起昨晚与男友共度的美好时光。小船飞驰,激起阵阵浪花,溅到她的脸上。现在的生活对贝娜黛特来说是多么的美好。上一周,她还非常的消沉,不知道是否自己的余生会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度过,尽管这儿有美丽的风光。而现在,他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一切又变得美好了。

一位加拿大商人把整个度假地包了下来,时间是两天。他的助手说在这儿要开一个讨论会,参加者可都是些名人。其中一些最主要的人会住进两栋豪华别墅,从那儿可以鸟瞰整个酸橙树海滩。另外一些级别较低的经理人员会住迸10间白色的吊脚屋,这些屋子都朝向大海,正对着乔大海峡。他们都在一个没有墙壁、只有覆盖着茅草的屋顶的餐厅吃饭,厨师们严格按照食谱精心制作了夹着蜗牛和与香蕉一起烘烤的海豚肉的酥皮馅饼,用香料、香草烹调出的石斑鱼,以及白酒和制作精良的巧克力甜点供经理们享用。

贝娜黛特记起了这位加拿大商人上一次来这儿举办会议时订下的规矩:两栋别墅除了他的人,外人一律禁止入内,度假地的工作人员也只能经过特别允许后才能进入;服务员应在客人用早餐时清扫房间;通常,服务员在清扫房间或餐厅送食品和威士忌时,那些住吊脚屋的年纪较轻的人都会在场。

尽管在这位加拿大商人第一次来莫斯基脱岛时,他所要保守的秘密就已经成了人们的笑柄,但当一切都真相大白时,仍免不了被人们说三道四,就像那天在海滩上贝娜黛特看见一个年轻男子坐在帆布椅上正在擦枪。当他意识到贝娜黛特正在看他时,他立刻把枪放进皮套里,转身走进吊脚屋。

随后,贝娜黛特的朋友注意到参加会议的其他人在腋窝下都有一只手枪皮套,里面装着左轮手枪,尽管他们都极力隐藏。“商人们,”厨师对她说,“严肃的生意,我是这样想的。”

正当这位加拿大人和他的三位高级同僚在别墅里开会时,那些常穿着笔挺西服的年轻男士们却坐在别墅周围的空地上,什么也不说,只是环顾周围的一切事物。他们看上去很开心,却从不与他人交谈。其中有一个稍微开朗的人,贝娜黛特曾与他有过几次友好的交谈。他长的很帅气,带着迷人的微笑。贝娜黛特猜想他是个无线电技师,掌管着通讯联络,因为他常常都通过一部小型便携式的无线电与停在海边的两艘快艇进行联系。四位年纪较大的人中有三位已经登上了快艇,另外一位乘水上飞机到达。

那位无线电技师似乎很喜欢与贝娜黛特攀谈,贝娜黛特也公然与他调笑。有一次她曾经问过这名男子为什么一个商业会议会有这么多的秘密。她问的时候带着轻松的口吻,咯咯地傻笑着,并碰了碰他的胳膊。他笑了笑,平静地说:“我们打算推出一个新产品,我们的竞争对手对此非常感兴趣,想知道更多的细节。就这么多。这样做是为了防备。”

贝娜黛特没问手枪的事,因为这并不是她分内之事。但贝娜黛特和她的同事私底下闲聊时却做着各种各样的推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从北方来的上层人物比起他们应当做的事情来,更关心的是他们自己的事。

就在这一天,有一艘快艇载着这个集团的三位领导人两点多一点儿到了这里,水上飞机半个小时后也飞抵这里,慢慢地沿着地面滑向又长又窄的船坞。

这些人从快艇上登上岸,贝娜黛特与他们打了招呼。不过她很失望,那位英俊、年轻的无线电技师并没有来。

现在,在她等待飞机上的三位客人上岸时。她通过飞机上的一个窗户看见了他的脸。他最后一个从飞机里出来,贝娜黛特给予了他最热烈的欢迎。他只点了点头就与两个年纪稍大的人钻进机动车。那位本地司机驾着车驶离船坞,顺着沿海岸线修建的窄路向前行进。贝娜黛特看着车消失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中。她怎么也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这么没有礼貌。“怪人。”她自言自语道,不过她很高兴她的新男朋友回到了岛上。

周围海域快艇上的人看见了那只快艇和飞机,但又没怎么在意。快艇在英属维尔京群岛里实在是太普遍了,就好像纽约大街上的黄色出租车一样多。但有一名男子却从他那46英尺的摩根艇上通过望远镜观察着这一切。大清早他就把船停在离岸一英里的海里,在船上他吃了早饭。中午,他就着一瓶朗姆五味酒吃了些三明治,又喝了壶咖啡。他身边的一沓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他穿着牛仔短裤,棕色的帆布鞋,t恤衫上印着“爱德华快艇出租”。头上那顶白色的帆布帽有着宽宽的软边,上面缝了蓝、红、黄色各一片的补缀——英国海军:珀泽朗姆酒。

他抬起头,查了查风力。借这样的风力返回托尔托拉的基地会很慢。扬帆没什么用,还不如用船的发动机,他开始盘算着再待一会儿,后来想也不会有没什么收获了,就拖开锚,望了莫斯基脱岛最后一眼,就返航了。其间要经过一个小岛,上面只有一栋混凝土修筑的三层小楼,周围用高高的铁链围着。两只德国种短毛猎犬在海滩上追逐戏耍。一艘水上飞机和两只又大又快的汽艇同时发动起来,轰隆隆的离开了这个私人码头,渐渐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这名男子在他的摩根艇绕过这个小岛时笑了笑,然后把朗姆酒倒进咖啡里,朝小岛举起杯子,说:“再见!”说完放声大笑,又伸出右手的中指朝小岛指了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