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11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第二天早晨,卡希尔开着一辆租来的车进了城,住进了宾夕法尼亚大道15号的华盛顿饭店。这个饭店不是华盛顿最好的,但也不错,而且,这里还曾经有过美好的回忆。从位于顶层的餐厅和酒吧可以把华盛顿的美景尽收眼底。有4个国庆节卡希尔都是在这里和朋友们一起度过的。她的朋友们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总能设法在一年中最难预订的时候订下这里的一个位子,这样他们就可以看到只有在华盛顿才可以看到的节日盛景。

她走进房间,把随身带的几件衣服挂了起来,洗了个脸,就赶赴今天的第一个约会地点:中央情报局在弗吉尼亚利的总部。

她在培训期间总能见到的那个人已经成了教练。汉克·福克斯是一个满头灰发、桀骜不驯、因为经常旅行而面带倦容的老手。他有5个女儿。他对中央情报局招募进来的一大批女士特别感兴趣。他的职位是协调人,制定培训政策和计划。新进来的人常常开玩笑说他的头衔应当是“神父”。他确实是那样的人——当然也就顾不上他5个女儿了。

她沿着乔治华盛顿纪念大道匆匆向前方走去。一直走到一个牌子前,上面写着“中央情报局。”以前不是这么明显的。自50年代后期中情局成立以来的若干年里,高速公路边只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公路局”,随后,国会要求这个机构更为公开和透明的呼声越来越高,于是它就换了一个新牌子,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她离开大道,走到一条通往占地125英亩的中情局大楼的路上。朝前走,穿过一片密林,就是一个现代主义的像个堡垒的中情局大楼,周围是又高又结实的护栏。她停住了,向两个守门的士兵出示了证件,解释了她此行的意图。其中一个打了电话,然后通知她可以走到下一个检查站。在下一个检查站她又出示了证件,接受了详细的检查,然后才被允许进入一个主要入口附近的小停车场。

门口有两个穿着蓝衬衫的年轻男子,茄衫里佩着手枪。两人都有运动员的体型。她注意到两人的头发很短,脸上也是面无表情。她又一次出示了证件,得到了许可后,被其中一个人护送着穿过了门。他在卡希尔前面走,脚步很轻也很稳。两人一直走到一条顶部为拱形的又长又直的白色通道入口。地上铺的是品蓝色的机织地毯,除了隐藏在墙壁上的灯在整个通道划分出明暗两部分外,通道里别无他物,在通道的另一端,两扇不锈钢电梯大门把明亮的灯光反射到通道里。

“朝前直走,女士。”

卡希尔顺着走廊慢慢朝前走,思绪却已回到她刚被招募进来、第一次看见这栋大楼,第一次走这个通道时的情景。当时由一名向导带着他们走,向导是一名年轻男子,向导的漠不关心令她们很是气愤。她和与她同班的同学都觉得,由于中央情报局本身给人留下的不太好的印象,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奇怪和不礼貌,更会让人对中央情报局产生不出什么4好感。他说,当时建造这栋大楼的承包商无法得知这栋大楼究竟有多少人在里面工作,就只好靠猜它的大小来安装热气和空调系统。后来,热气和空调系统不充足,中央情报局就把承包商告上法庭,最后,承包商赢了,他的辩词显然比中央情报局的律师们一味强调的“国家安全”更能说服法官。

向导还说,这栋价值4600万美元的大楼可以容纳所有分支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这之前,中央情报局的小组都是分散在华盛顿和周围地区的,国会还就由此产生的团结问题进行过辩论。这个健谈的向导又说,所有的分支机构在大楼建成后搬了进来,不久又都搬了出去,1968年,当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得知此事后,非常愤怒,下令未经他本人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移动。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命令并没阻碍各个分支机构的头儿们继续往外搬。因为他们发现同在一个屋檐下容易产生令人窒息的气氛,即使不是窒息也是令人厌烦的,于是,各个小组还是照搬不误。

卡希尔常常都弄不明白,怎么能用那种纪律来管理这样的一个组织。还有也不知道那个嘴巴不紧的年轻向导是否缩短了他在这个机构的工作时间,而在联邦调查局参观都是按照设计好的方案进行,每天只要例行公事就可以了,而且负责此事的俊男靓女被雇来就只做那样的事,中央情报局不会让外人来参观,向导也是其全职工作人员。

她走到通道的尽头,有两个年轻男子在等她,“你是卡希尔小姐?”一个人问道。

“是的。”

“我可以看看你的通行证吗?”

她掏出证件递了过去。

“请坐电梯,福克斯先生正在等你。”他按了电梯按钮,门立即打开了,她走进电梯,等着他们关门,她可不知道按哪个钮,因为钮太多了。电梯直达目的地。

电梯门打开了,汉克·福克斯正在等她。他一点没变,尽管有些老,但他看上去总是那么老,所以很难立即看出他到底有哪些变化。看到卡希尔,他那粗糙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伸出他又大、又红、皮肤又硬的手,“科列特·卡希尔。很高兴再见到你。”

“汉克,见到你我也很高兴,你看上去不错。”

“我感觉良好,在我这个年龄你最好至少得躺下了,过来,卡希尔,福克斯式特制混合咖啡在等着你。”卡希尔笑了笑,跟在他后边,沿着一条铺了红地毯的走廊向前走去,走廊两边的白墙刚好成了一些放在镜框里的大地图的背景。

卡希尔注意到,福克斯发胖了,走起路来步子很重而且很慢。跟她上次见到他时有些不同,他穿着灰色的西装,西装的样式表明这衣服出自特型男装店,当然,衣服很合身。

他停住脚步,打开门,让她进去。这间位于拐角外的办公室有几扇大窗户,从这里向外看可以看到一片树林。他的办公桌和往常一样杂乱不堪,墙上挂满了他和政界重要人物的合影,最大的一幅是他与微笑的哈里·杜鲁门总统在总统去世的前几年照的,桌子上放的都是他的妻子和孩子的彩照。桌子后面,沿着空调和热气管放了几个小的威风凛凛的金属战士。

“喝咖啡吗?”他问。

“如果这咖啡还和以前一样好喝的话。”

“当然,唯一的差别是人们告诉我我有些心动过速,脉搏不太正常,医生说这是因为我喝了大多咖啡,所以让我喝不含咖啡因的咖啡,我妥协了。现在我就一半是从乔治敦那间不错的咖啡和茶的商店买来的意大利苦杏酒,一半是不含咖啡因的咖啡。我不知道它们有什么差别。”福克式特制的的混合咖啡在局里人人皆知,能被邀请来喝一杯,就是受到承认和礼遇的象征。

“味太棒了,”卡希尔喝了第一口就连连夸奖,“汉克,在这样的美味下,你都没什么知觉了。”

“不是对咖啡,是对别的事情。哦……”

“他们调离你了。”

“是的,上一次我见你时我还在那间与人事部共用的办公室里,我更喜欢那儿,把我安排到这儿来参加‘全方位计划’;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局长说这是提升,但我心里明白,我被踢出去了,这样也好,我已经60岁了。”

“还很年轻啊!”

“胡扯!那些废话都是害怕变老的人的胡说。人可能感觉年轻,但身体不饶人啊。”他坐在一张破烂的转椅上,把脚放在桌子上,然后,伸手去够一个烟斗,这样卡希尔所能看到的只有他的鞋了,鞋子上还有几个特别明显的洞。“这就是说,我的一个优秀学生回来看我这个老朽,你怎么样?”

“很好。”

“我从乔·布雷斯林手下的一个‘盲从者’那里得知你回家了。”福克斯从早年起就经常使用情报术语,尽管在这些年以来,他们早已经不是通常的意义了。“盲从者”源自二战时入侵法国的秘密计划,而且,送达指挥者的命令上都盖着“to gib”的图章。bigot刚好是这几个字母倒过来,这个称呼就这么产生了:一些敏感的行动都被看成是盲从的,而制定这些行动计划的人则被列在盲从者的名单。

“有什么理由让你做那个工作?”她问。

“我只是一个顾问。你倒先问我了,这是你第一次请假离开布达佩斯?”

“不,我曾经多次在欧洲做短暂停留,一年前又回了趟家,参加我最喜欢的叔叔的葬礼。”

“那个酒鬼?”

她被逗笑了,“哦,天,都已经成往事了,不,我的爱喝酒的布鲁斯叔叔仍然和我们在一起,酒坏了他的肝和内脏,要是他还在家的话,我就不会来这儿了,不是吗?”

“是的,那个谨小慎微的男人在你审查的过程中总是提起此事。”他感觉鼻子有些痒,瞬间喷嚏就出来了。他赶紧说了声“对不起”,就接着说,“如果家里有这样一个酒鬼不让你来这儿工作,那只有许多有节制的人团结在一起。”他摇摇头说,“该死,有一半的职员酗酒。”

她微笑着表示赞同,同时又喝了几口咖啡。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他严肃地说,她抬起头,等待着他的问题,“你到这儿来只是为了休假?”

“是的。”

“我问这个问题的理由是我觉得有些奇怪……哦,可能也不奇怪,但乔不怕麻烦地让一个盲从者来告诉我你回来了,却有些反常。”

她耸耸肩,“哦,汉克,你知道乔总是喜欢摆父亲的架式,他人很好,他也知道我是多么得喜欢你。”

“‘喜欢’,把这个词用在一个老头身上倒是挺让人高兴的。”

“更老的人。”

“谢谢,哦,我也喜欢你,我只是觉得,我提出这个问题是担心你要是参加什么正式行动需要有个圈内的老师做指导。”

“他们现在还叫你神父吗?”

“他们把我调离之后,就没以前那么常叫了。”

他的话让卡希尔吃惊不已,她原以为他只是人挪动了一下,他的工作还和以前一样,没想到……她把心里的疑问告诉了汉克。

“科列特,我仍然负责培训工作,但他们让我负责一个行动,就是跟踪‘白蚁’和‘蛆’,这是章鱼计划。”

卡希尔微笑着说:“我还真不知道白蚁和蛆之间有什么差别。”

“这不重要,”福克斯说,“白蚁是个中间派,他不会给共产党送信,但经常给我们挑毛病,蛆则是追随白蚁,做任何流行的事,就像你知道的,每天都对我们、联邦调查局和任何他们认为对第一宪法修正案有威胁的组织进行跟踪。在你我之间,我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剥夺他们写下他们想写的东西的自由。这就是这个国家根本想要做的事,不管怎样,我们在计算机上抓住了他们的把柄,而且找到了任何他们写的东西,无论正面还是反面。”他打了个哈欠,坐回到椅子上,把胳膊放在头后面。

卡希尔知道他用这个来表示“章鱼计划”。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个追踪潜在的恐怖分子的计算机组织,就叫“章鱼计划”,这个名称也成了类似的以计算机为基础的计划的一般称呼。她还想起了弗恩·惠特利,他是只白蚁还是蛆?想到这儿,她觉得有些好笑,很明显,他什么也不是,她所认识的绝大数记者也不是,在中央情报局工作的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思维,谁要是不按他们的方式来看待事物,他们就用一些否定性的称呼来代替这些人。这样的思维常常困扰着她。

她曾经想过此次兰利之行要不要向福克斯谈些什么。要不要提起巴里·迈耶的事。她知道这样做极为不谨慎——特工人员的“需要知晓”原则又浮现在她脑海里,但这大有诱惑力了。而且,乔·布雷斯林曾经让福克斯注意她的到来,这也使她心中有所触动。在皮克尔工厂里,没有她可以信任的几个人。布雷斯林是一个,福克斯是另外一个,错了?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一个定律,可是……把与你一起工作的人看成是潜在的敌人,你怎么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生活方式,一点儿都不健康,在巴里·迈耶一案中,情况就不一样了,她得相信谁?托克尔说是苏联特工干的,他的话对吗?这实在令人难以接受,但她的老板对每个职员灌输的另一条规则就是:“我们很容易忘记我们每天都在与共产党人进行战斗。这正是他们破坏我们的体制和我们的国家的阴谋。每天在你的脑子里都要牢记这一点。”

“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科列特?”福克斯问。

“什么?”

“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