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13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卡希尔坐在乔治敦四季饭店的豪华休息室里,等待戴维·哈伯勒的到来。一个钢琴家正在演奏古典轻音乐,悠扬的乐曲在空旷的大厅里飘荡,卡希尔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那些穿着优雅的男士们和女士们,他们都是有权有势的,很有影响力的大人物:黑西装、毛皮大衣,蹭亮的皮鞋,简单的手势,优雅的姿态,他们都有。但有些人没有,这种差别在华盛顿表现得更明显的。

她身边的人有来自政界和政府的人吗?人们常常都认为在华盛顿工作的每一个人都从事这儿的基础工艺——政府,但这早已变了,卡希尔更了解这些。

在她上大学那阵儿,似乎每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都在为一些机构、国会议员或政治行动委员会工作,而且,所有的讨论都无一例外的是关于政治的,她很厌烦这一点。她真想到这个国家的另一个地方的另一所大学去,以避免自己变得更狭隘,她没有去,最终还是去了政府,一个愚蠢的游戏。现实是她在为中央情报局干活,没有了朋友,而她现在却在华盛顿全力以赴查明发生在她那个朋友身上的事情真相。既为她自己,也为她的老板。

她意识到在她等哈伯勒时,她一直忘了至少忽视了她来这儿的第二个原因。

她请假,用非正式的身份调查巴里·迈耶之死,这一正式的任务对她来说太偶然了,就好像她所发现的一点儿都不重要一样,但她很清楚,无论哪种导致迈耶死亡的潜在因素都与巴纳纳奎克有关,可能这是公司所采取的最重要也是最有野心的秘密行动,这一行动在某些方面被迈耶之死泄露了,行动也加速执行了,周围充满了紧急情况——种卡希尔现在可以感觉到的危急。

她突然没有了时间概念,也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在她脑子里全是过去几周发生的事情,特别是那位匈牙利特工阿帕德告诉她的事情,还有汉克·福克斯那天早晨说的巴纳纳奎克上泄露了一个重要的秘密。

托克尔?海迪盖什已经暗示了他可能对另一边“友好”。但她也有些怀疑,他到底获得了关于巴纳纳奎克的什么情报,以致威胁到整个计划,如果是这样的话,情报的来源是什么?

巴里·迈耶?对她来说这是唯一可能的来源,但这也有问题——迈耶从哪儿了解到关于这个计划的细节的?

埃里克·爱德华?有可能,他们是情侣,他是中央情报局的人,而且他住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如果迈耶被害的原因与她所携带的东西有关,那谁收获最大,苏联人?还是与中央情报局有关或就是中央情报局的人,只不过他们有所隐瞒罢了?

她看了看表,半个小时前,哈伯勒就该到了,她要了杯白葡萄酒,然后告诉服务小姐她要去打电话,她把电话打到巴里的公司,是一个叫马西娅·圣·约翰的人接的,“我和戴约好了,半小时前在四季饭店见面。”

“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圣·约翰说,“我知道他打算见你,但就在你打电话之后,他就收到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一个奥林匹克短跑运动员,然后,他就出去了。”

“他没说他去哪儿了?”

“没说,对不起。”

“哦,那我再等半个小时,如果他不来并且与你联系了,别忘了让他给我打电话,我住华盛顿饭店。”

“好的。”

当科列特返回她的座位静静地喝了几口酒时,戴维·哈伯勒正好把他的车停在罗斯林的一个消防栓前,他下了车,把车门锁好,看了看大街。街上车水马马龙,每个人都急匆匆地赶路,在路的另一边,上面挂着发出刺目阳光的太阳,那光炽烈直接。令戴维不得不眯起眼睛,最终还得用手挡住这强烈的光线。空气中弥漫着肮脏的浓雾,使人眼前就好像蒙上了一个罩子,无法看清前面的东西。

那个打电话的人告诉他的是从办公室出发的路线,而且,希望他就不要去和科列特见面了。他把地址拿出来,大声地读了一遍,又看看表,他早到了10分钟。街角的一块路牌显示,他只要再走半个街区就可以到达他的目的的——两栋没什么特色的商业大楼之间的一条小巷子。

一群少年从他身旁经过,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个大收音机和录音机,里面正大声放着摇滚乐。哈伯勒看着他们从身边经过,然后转身,朝街角走去。人行道上到处是下班回家的人,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妇女,赶紧一连声道歉,又不小心撞上了正在拥抱的情侣,短短的一条路真让他有冲锋陷阵的感觉,终于走到了街角,“该死。”他说,他进而朝左边一转,沿着大街只走了一半,就到了那条小巷子的入口,小巷的另一端挂着西下的太阳。他把头低下,沿着台阶小心翼翼地走了去。走进一个非常窄的通道,四周空无一人,至少现在没人。通往商业大楼的大铁门紧锁着。偶尔有一大堆捆扎整齐的文件堆放在街边,两辆摩托车和一辆自行车安全的用铁链拴在一个通风管道上。

哈伯勒继续朝前走,他的目光一直集中在左边的墙上,想寻找一个红色的大牌子,上面写着“不准停车”。走着走着他发现中间有一个小通道,就在一片小水湾上面,牌子下面有一个很窄的波状卷闸门,里面就是一个装货的小船坞,旁边的大桶叠起来大约有3尺高,5尺深,桶与桶之间的缝隙很小,从里面根本看不见街上的人。

他又看了看表,到点了,他从桶边绕到装货的船坞,把他的手放在上面,仔细听,远处街市上的喧闹声在这儿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这里有的只是安静。

“很准时。”哈伯勒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哈伯勒的手还在船坞上,听到声音,他把头抬起来,朝后一转,刺目的阳光使他刚从黑暗中出来的双眼有些受不了,立刻闭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适应过来。那个说话的男人朝前走了三步,拿着一根6英尺的碎冰锥突然刺向哈伯勒,锋利的锥尖穿过皮肤和肌肉直刺向心脏,要不是锥把,哈伯勒的心脏肯定被刺穿。

哈伯勒大叫一声,嘴巴和眼睛都睁得大大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衬衫。这个男人拔出碎冰锥,把头贴近哈伯勒,仔细观察他的反应,整个场景就像一个画家突然在他的画布上猛地涂上了颜料。哈伯勒双膝跪在地上,没多久,全身就瘫倒在地上,那个男人也跪了下来,从哈伯勒裤兜里掏出皮夹,立即放进他的棕褐色雨衣里,然后站起来朝小巷两边望了望,就顺着有太阳的一方走了过去。

卡希尔等了很长时间,哈伯勒还没到,她也没耐心再等下去,就付了账,回到饭店里。有两个人打电话过来,一个是弗恩·惠特利,另一个是英国的文稿代理人马克·霍特克斯,她试着给戴维·哈伯勒家里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霍特克斯的留言说他住在刚翻新的威拉德饭店,她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弗恩·惠特利说他住在杜邦环形路上他哥哥家里,这一次没让卡希尔失望,电话接通了。

“什么事?”她问。

“没什么,我只是问你有空没有,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饭。”

“现在没空,弗恩,真希望我有,下次可以吗?”

“明天行吗?”

“听起来不错,任务进展的怎么样?”

“很慢,但又有什么别的新东西吗?想把那些官僚们看住就好像去关一个旋转门一样,明天下午我会给你打电话,把一切都定下来。”

“很好。”

“嗨,科列特。”

“嗯?”

“你今晚是不是有个约会?”

“事实是这样的,是公务。”

“我原以为你回家去休息了。”

“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办公,也不累,明天再跟你说。”

挂了电话,她就骂自己多嘴,正当她脱了衣服准备洗澡时,她发现自己特别希望现在是在度假,可能在她调查完巴里之死的事情之后,她可以放一个星期的假,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洗完澡,她一丝不挂地站在一个大镜子前,从头到脚地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她捏着自己的小腹,对着镜子说:“只能吃沙拉,不能吃面包。”其实她一点儿都不胖,但她很清楚,只要她稍不注意自己的饮食习惯,狂吃豪饮,她就有可能胖起来。

她从家里带来的两件衣服中选了一件,是她在布达佩斯时为自己织的一件淡紫色毛衣。她的头发很长时间没有剪,变长了,她也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就这样留着,现在看没什么事,她也没打算哪天晚上去剪头发。为了配这件毛衣,她穿了双棕色的软底鞋,带了一串样式很简单的金项链,还有一副很小的金耳环,这副耳环是乔·布雷斯林庆祝她到布达佩斯工作一周年时送给她的。一切准备完毕,卡希尔拿上她的皮包和雨衣,就走出了房门。穿过走廊,来到了大门,她告诉门童说她想要辆出租车,她没心情开车,也不想去找停车位。

天开始下雨了,空气中多了几分凉意,门童给她举着一把很大的高尔夫球伞,然后帮她打开停在门口的出租车车门,她把贾森·托克尔的地址给了司机,几分钟后,就到了托克尔办公室的前台,时间是6点咽45分,托克尔还在开会,15分钟后,会议结束了,与会人员从她身边一个个地走过去,过了一会儿,托克尔才出现,他微笑着说:“今晚的会开得很热烈,你看他们相互之间在一些琐事上争得面红耳赤,也就理解了他们为什么无法与同事和配偶相处。”

“他们不知道你在挖苦他们?”

“但愿他们不知道。饿吗?”

“不是很饿,而且,我又长胖了几磅,我可不想在今晚再增加些重量。”

他打量了一下卡希尔说:“我觉得你看上去很好。”

“谢谢。”她心想,他倒没浪费时间。她从来没有回答男人们提出的像那样的问题,她觉得男人们一般都不太安全和不成熟。刚想到这,她脑子里就划过弗恩·惠特利的影子,她多希望她没有接受托克尔的邀请,但这是任务,她告诉自己,然后面带笑容问他在哪家餐馆吃饭。

“城里最好的那一家,就是我家。”

“哦,等等,医生,我……”

他抬起头,严肃地对她说:“卡希尔小姐,你把我看的太老套了,不是吗,你觉得我在我家邀请你吃晚饭,我就会勾引你吗?”

“我曾这么想过。”

“老天哪,坦白说,如果你去我家吃饭,我保证,如果你改变主意,我会完全听从你的意见,一喝完咖啡和科涅克上等白兰地,我就撵走你,公平吗?”

“公平,吃什么东西?”

“牛排和沙拉,不放酱,这样你的体重就可以少一两磅。”

他那香槟酒色的美洲虎牌车就停在外面,卡希尔从来没坐过,她喜欢皮椅散发出来的味道和坐在皮椅上的感觉。飞驰的车穿过雾谷,然后转到威斯康星大道上,路过华盛顿大教堂,又开过了几条很小的街道,才到一片豪华住宅前的空地上,这片空地是为以后修路留着的。他驾着车沿着两边都是白杨树的车道,开到了一栋很大的石屋前面,屋前这一片空地是用碎石铺成的环形道。房子的入口处是一个半圆形的用卵形与尖形图案装饰的门柱,前厅里的窗帘使照进屋里的阳光是淡黄色,显得异常柔和。

托克尔下了车,赶紧地把车门打开,让科列特下车。科列特跟在他后面,走到一个前面的门,他按响了蜂鸣器。卡希尔心想,里面还有别人吗?门开了,一位穿着牛仔裤,深蓝色的宽松无领短袖运动衫的中国男孩跟他们打了招呼。

“科列特,他叫乔尔。他给我干活。”

“你好,乔尔。”她一边说一边走进了很大的门厅,左边是看起来像书房的房间,右边是饭厅,里面用枝状灯架上的电灯照得通亮。

“过来。”说着托克尔把她领到了大厅,带她走过大厅来到客厅。客厅有一扇和房间一般高的大窗户,足以将外面一个典型的日式花园的风光尽收眼底,花园的周围是高高的砖墙。

“很漂亮。”卡希尔说。

“多谢,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喝些什么?”

“就要些苏打水,谢谢。”

乔尔听完就离开房间,托克尔对卡希尔说:“乔尔是在美国大学念书的一名大学生,我给他提供食宿,他则做我的杂工,他是一个好厨师,他整天都把牛排浸泡在卤汁里。”

卡希尔走到书架前,看起了书的名字,这些书好像都是关于人类行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收藏。”卡希尔夸奖道。

“很多书突然之间都变成了垃圾,但我想留着所有的书,从本质上讲我是个收藏家,”他走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