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17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爱德华穿着一件白色的由宾馆提供的厚绒布长袍——胸前的口袋上还镶着一个“w”字母——给卡希尔打开了房门。“卡希尔小姐,请进,稍等一会儿,我昨晚做了一小会儿运动。”说完,就跑到卧室,只剩卡希尔一个人在客厅。

地上有一副杠铃,上面写着“水门饭店所有”。一家专放摇滚乐的电台正在播放着最新的金曲,家具上到处都是衣服。

有人敲门,她打开门,是一个年轻的拉美人服务生,手里握着手推车的把,见客人出来了,他把上面的布揭开,露出了银制餐具和毛巾,然后递给卡希尔账单,“我不……好的。”她签了爱德华的名字,给了他一些小费。

爱德华穿着一条休闲裤从卧室里走出来,卡希尔立刻注意到他躶露着上身——胳膊和胸部的肌肉十分发达,皮肤是古铜色,体形完美,“早饭到了,我欠你什么吗?”

“没有,我签了你的名字。”

“好的,哦,我去穿件衣服,你自便吧!”

“我能倒些东西喝吗?”

“请便,你可以在杜松子酒里加上冰块,瓶子在那儿。”他朝橱柜指了指,果然上面有半瓶杜松子酒,他穿着一件白色带花的丝制衬衫和平底鞋就回客厅了。卡希尔已经倒好了酒,她把杯子递给爱德华。爱德华举起杯子说:“为纪念一位出色的女士巴里·迈耶而干杯。”他一饮而尽,卡希尔也喝了一口,这酒使她有些不舒服。

“抱歉,这里太乱了。”他把沙发上的衣服和杂志收拾起来,这样两人才有了坐的地方,“巴里的事情有什么新进展吗?”

“新进展?没有,我想你听说了她的合伙人昨晚被谋杀了的事情吧?”

“没有听说,哪个合伙人?”

“戴维·哈伯勒。”

“真令人难以置信,她很喜欢他,他被谋杀了?”

“警察是这么说的,这事发生在罗斯林,有人把一个尖利的东西刺进了他的心脏。”

“天哪。”

“他们认为杀人原因是抢劫,因为他的钱包和信用卡都不见了,但对我来说这什么都证明不了。”

“我猜也不是,太出乎意料了,怎么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死了两个人。”

科列特点点头。

他眼睛盯着她说:“我很想念巴里,我俩正准备使我们的关系获得认可。”

卡希尔吓了一跳,“你们打算结婚。”

“或许,‘打算’不是事实,但我们正朝着这个大方向努力,”他笑了笑,这是一个迷人的、逗人喜爱的小男孩式的微笑,“你一定觉得听我给你电话里留言就好像我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那么幼稚。我想了好久,才拨通了布达佩斯的电话。当我与你通电话,面对那可怕的机器时,我有些语无伦次,我非常难过,非常难过。”

“我可以想象,”卡希尔说,“你见她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

“在她死前大约一个星期,坦白讲,我们当时出现了些问题,我们都想分开一段日子,整理一下心情,好准备从匈牙利回来后去英属维尔京群岛,现在她永远也去不了岛上了。”

卡希尔补充了几句,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她又在想该怎样应付此时的局面。过去几天来,她和每一个人的见面她都得这么做。他知道她是中央情报局的人吗?她提醒自己,她来这儿之前就已经定下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知道。然而,她应该提起所有的事,如巴里的送信人身份、贾森·托克尔、她在布达佩斯的工作。他知道她岛上的使命吗?还不到时候。

“好了,我们还是谈点轻松的事吧,你准备在我的小地方休息一阵儿。”

“是这样。”她差点忘了这件事了。

“你有计划吗?”

“不,有,这是我最后一分钟才做出的决定。我原来想找一个旅游公司,但我马上想到了你,巴里说,你最了解岛上的情况。”

“不是这样,但我很熟悉那些岛上的航海情况,想赶时髦吗?去彼得岛、小迪克斯岛、比拉斯克里克岛。想多走走吗?去特拉德温兹岛、比特恩德岛。想要寻找一种真正的感觉吗?去去安迪弗拉克斯的费希尔洞穴,莫斯基托岛上的德雷克安克雷奇。有多种选择,有时甚至兼而有之。”

“那才是我要去的地方。”

“如果游艇还有一个没租出去,那我保证和你一起去出海,你还不如就待在船上,这样可以省些钱。”

“你太大方了。”

“我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巴里曾经和我在我的船上、我的家里待了很长时间,我也给你这个特权,科列特,我不能保证我有很多时间,这得看租船的情况,不过现在还是淡季,至少在我离开的时候是这样。”他站起来给杯子倒满酒,“不再来一杯吗?”

她看看表,说:“你得走了,我也有事要做,我感觉好像我应该做些什么来报答你的慷慨。”

“别傻了。”爱德华一边说一边送她到门口。

“要是你明天不回去,我就可以请你和我一起去肯尼迪中心,我有一场非常精彩的表演的两张票,现在只好都让我用了。”

“该死,真希望我能去,但不可能,我回家后下午还有个约会,你可以找别的人。”

她很高兴他拒绝了她,这是一个冲动的邀请,是她匆忙间想出来可能会拉近两人距离的一个办法。但如果这件事成为可能,那她在休息时间时见乔·布雷斯林时一定会很尴尬。爱德华认识布雷斯林和汉克·福克斯吗?可能听过名字,但没见过,像爱德华这样的特工都是扮作小流氓的,很少与管理人员打交道,他们只在兰利那儿见过一次,就这些,恶人的本性,他知不知道她的底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两人之间都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当……

“大使馆的事情怎样?”他们站在门口时他问道。

“很好。”

“你还在同一个部门?”

哪个部门?她说:“是的。”

“你计划什么时候去英属维尔京群岛?”

“我想可能是周六吧!”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周三。

“太好了,泛美航空公司的班机只到圣胡安岛,你可以搭乘英属维尔京群岛航空公司的小飞机,还有一条从迈阿密起飞的直飞航线。”

“我想从纽约走,”她迅速在脑子里想了想迈阿密的航班。“谢谢你的指点。”

“我盼望着你的到来,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别忘了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到,我好去接你。”

“真是令人无法抗拒。”

“这是为了巴里,几天后在阳光海岸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