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20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你好,我是杰基,我为爱德华先生工作。”一个瘦小的纯朴的本地姑娘大声说道。

“是的,他告诉我你会在这儿,”卡希尔说。爱德华也在电话中告诉她去接她的姑娘几乎全聋,“大声说,让她看清你的嘴chún。”他说。

杰基驾驶着一辆破旧的黄色陆地罗孚车,后座上堆满了零零碎碎的废物,所以卡希尔只能和她一起坐在前面。爱德华根本不必费口舌去教她如何与杰基说话,两人没有交谈,小姑娘在路的左面以赛车的速度向前飞驰,双chún紧闭,一只脚踩着油门,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按在喇叭上,男人们,女人们,孩子们,猫、狗、羊及其他四足动物听到刺耳的喇叭声纷纷让开,要不就要被车子碾过去了。

车子带着她们到了一个陡峭的山上,山上的风光很美——水就像画家的调色板,调成了蓝色和绿色的每一个色度,茂密的森林满山都是,远处水面上白色的条纹就是一个个游艇,大的小的,撑帆的不撑帆的,有时是那样的令人激动——帆是那样的高——卡希尔不住地赞叹。她们慢慢向下走,开到了雷德镇,绕过雷德港,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陡峭的斜坡,斜坡上满是密密的树林,穿过斜坡就是一片平地,这么大的一片平地只有一座房子孤零零地仁立着。房子只有一层,外面涂着白色的涂料。屋顶盖着桔红色的瓦片,一辆黑色的四门梅塞德斯车停在车库黑色的大门前。

科列特下了车,深深地吸了口气,海港吹来的微风轻轻撩起她的头发,房子周围的橡耳果树、金钟柏、木棉树也都随风婆娑起舞,空气中满是芙蓉花和九重葛的味道,树林里的青蛙一直叫个不停,巴纳纳奎特鸟则欢快地从一个枝头飞上另一个枝头。

杰基帮她把行李拿进了屋,屋子里很宽敞,空气也很流通,家具很少。地上铺的是红黄相间的地板砖,墙十分的白,薄薄的黄色窗帘随风起舞。一个有墙那么高的大鸟笼里有4只颜色鲜亮、羽毛十分漂亮的大鹦鹉,“你好,再见,你好,再见。”一只鹦鹉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真漂亮,”卡希尔站在杰基后面,不住地赞叹,然后她走上前,对4只大鸟调皮的说了一句,“谢谢。”

杰基笑了,“他一会儿就回来,他交待我要好好照顾你,随我来,”她把卡希尔领到后边一间客房,里面有张双人床,上面铺着黄白相间的被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橱柜,梳妆台,两把藤椅和一个破旧的扁行李箱,“你就住这儿,”杰基说,“我得走了,他马上就回来。”

“好的,多谢。”

“再见。”说完,杰基就走出房门,开着车回港口了。

她觉得房子还不错。她回到客厅,对那几只鹦鹉说话,然后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好几瓶冰镇的苏打水,又榨了些莱姆树果汁放到苏打水里。然后走到门口的空地眺望整个港口,又闭上眼,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苏打水,无论未来有什么样的情况在等着他,这一特殊的时刻还是值得珍惜的。

她坐在一辆轻便的游览马车上,一边喝着美味的酒,一边等待着爱德华的到来。

她比要料想的时间等的还久,一个多小时后,他才开着丰田车回来,很明显,他喝了很多酒,但没有喝醉,只是说话有些不清楚,他的脸通红,这是在太阳底下曝晒的结果。

“你好,你好,你好。”他笑着去抓她的手。

“只要你别说,‘你好,再见,你好,再见。’”她大笑。

“哦,你见到了我的朋友们,他们介绍他们自己了吗?”

“没有。”

“真没礼貌,我得跟他们讲讲,它们的名字是彼得,保罗和玛丽。”

“那第4个呢?”

“还没起,王子,乔治男孩,一些该死的摇滚歌星,你看哪个合适?我看你很轻松,悠闲,旅途顺利吗?”

“很好。”

“很好,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太棒了,我饿坏了。”

一个小时后两人坐着梅塞德斯车花10分钟到了当地一家很小的餐馆,爱德华点了一些主菜,如一些腌制的食品和洋葱一起,煮熟的猪头肉、芹菜、辣椒、莱姆树果汁等。卡希尔一听这些菜名,连连摇头,她不吃这些东西,而只要了一些非常普通的吃的:一种名为卡拉路的浓蟹汤,海螺、猪肉、秋葵浓汤、菠菜,还有几块大蒜,汤里面放了芋,餐前两人要了一个新鲜的椰子,服务员当着他们的面剥开椰子,然后将椰汁与朗姆酒混在一起喝。

“味道好极了。”她一边吃一边说,在尝了用刺番荔汁做成的丛山茶后,她更是赞不绝口。

“这是醒酒最好的东西。”他说。

“可能我需要这个。”她说,

他听了后大笑,说:“我一天洒的比你喝的都多。”

“可能是吧。”

“想看看周围的风景吗?”

透过窗户,她看到外面已是漆黑一片,只有远处山上不断闪烁的灯光让这个夜不那么黑。

“这是出海的最好时间,不能扬帆……现在风很小,但我们可以开动发动机。随处漂流,我想你会喜欢的。”

她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白色衣服,难为情他说:“我没穿出海时穿的衣服。”

“没事。”他说完,站起来,抽出她的椅子,“在船上穿那个足够了,走吧!”

俩人开车去了爱德华游艇停泊的码头,途中,卡希尔觉得她是如此的放松,很长时间她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她非常愉快。

她知道,方向盘后的那个男人——埃里克·爱德华在这方面很有一套,像他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让一个女人觉得的很安全和很重要?他的阳刚之美与有些放荡不羁的面孔当然是原因,但还应该还有别的原因,与化学因素有关吗?是气候,夜晚热带地区所特有的香味,还是肚子里的朗姆酒和食物?谁知道呢?卡希尔当然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想这些东西只会使她的感觉更加强烈。

爱德华扶着她登上摩根46号船,他点燃发动机和打开船舱里的灯,“随你坐在椅子上面或下面。”他说。

卡希尔坐在椅子顶部,看见了许多女人的衣服,她笑了笑,看来这家伙常常利用冲动的夜间航海来勾引女人,她从皇面拿出一条厚毛绒短裤和一件无袖的出海穿的蓝色运动衫,爱德华则爬到甲板上。她迅速踢掉鞋子,脱下衣服,换上她挑出来的短裤和运动衫,然后把她的衣服挂在卫生间的门后,就爬到甲板上去了。

爱德华正在松开绑在船坞上的缆绳,之后,熟练地操纵发动机和舵,一切都弄好了,爱德华从船坞回到船上,打开电源。慢慢地,这只又大又光滑的游艇离开了港口,穿过其他停着的船,到了一片开阔的海域,“过来,你把它握住了,”他指着方向盘对她说,她开始不想过去,但他说:“你就朝远处那个有灯的浮标开就可以了,我马上就回来。”她走到方向盘后面,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让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而爱德华则笑着舒服地坐在椅子上。

如果说她以前觉得很放松,那她现在则觉得十分陶醉了。

几分钟后,他回到她身边,两人开始了一段愉快的观光旅行,船平稳地穿过弗朗西斯爵士海峡和托尔托拉,到了黑漆漆的“维尔京的胖子”——维尔京的乔大岛,这是他们停船的地方。

“你觉得怎样?”他轻轻地问道。

卡希尔满足地笑了,说:“我刚才想我还真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爱德华放声大笑,“科列特,要是遇到了几对夫妻租一条船拼命地玩,狂喝你的酒,有多少喝多少,那就没这么安静了。”

“我明白,”卡希尔说:“但你也得承认并不是常常都是这样,很明显,你有时间去……”

“有时间邀漂亮的年轻女子一起在月光下出海游玩?是这样的,你不会因此而厌恶我吧?”她转过身,看着他的脸,他的笑容很灿烂,牙齿很白,白得在月光下像磷光一样。她说:“我怎么会讨厌你?我一直都在欣赏美丽的风光。”她本来打算说她不是一个“漂亮女人”,但活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她从来没觉得她漂亮过。两人又航行了一个小时,然后就返回了,早晨2点到船坞时,她已经靠在他肩上睡着了。爱德华把她叫醒,她帮着把船停好,就回爱德华家了,回到家里,他又倒了一大杯朗姆酒。

“你看上去很累。”他说。

“是的,白天太长了……晚上也是。”

“为什么不去睡觉呢?我很早就要出去了,但你得在家里睡觉,房子是你的了,我回来后我们再好好聊聊,我会把钥匙放在厨房里,放松些。”

“太感谢你了,埃里克。”

“我很喜欢你在这儿,科列特,在某种程度上你让我觉得离巴里更近了,”他看了看她的脸,继续说,“你不生气吧?我不想让你觉得被人利用了,如果你理解我的意思的话。”

她微笑着站了起来,说:“当然不会。太有趣了。但当我们还在海上时,我想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也觉得来到这儿离她更近了,如果有任何利用的成分,那我们都会内疚的。晚安,埃里克,多谢你今晚的款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