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24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卡希尔在德雷克安克雷奇经理办公室里给爱德华的胳膊和头部进行紧急包扎之后,他给自己在托尔托拉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派一艘摩托快艇到维尔京格尔达岛接他们。蚊子岛的短程运输船把他们送到那儿,然后他们去了一家诊所。在那儿爱德华得到了更加精心的治疗,并给他的胳膊拍了一个x光片。胳膊是断了。头部被落下来的金属碎片所造成的伤口比他们原来想象得要深得多。缝了11针才把它缝好。

他们用车把爱德华和卡希尔送到一个港口。爱德华手下的一个海员驾驶着一艘很大的机动船在那儿等他们。一个小时后他们回到了爱德华的家。

在回托尔托拉的路上,他们相互之间一句话都没有说。科列特仍旧处于惊慌失措之中。爱德华看起来好像已经回过神来了,但是在回来的路上,脸上一直表现出痛苦与沮丧的表情。

他们站在他的阳台上,俯视着港口。

“对不起。”他说。

“是的,我也很抱歉。”她说,“我很高兴我们还能活着。要是我们不去游泳……”

“有很多要是……”他含糊他说。

“这可能是由什么引起的?”她问道,“汽油泄漏?我听说有好几艘船发生过这种情况。”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盯着下面远方的一个小船坞。然后他慢慢地转过头,说:“那不是因为汽油泄漏,科列特。有人在快艇安了电线。并在定时器上装了炸葯。”

她向后倒退了几步,两只躶露的小腿碰到了一把金属制的椅子。她跌落在椅子上。他仍然望着港口的上空,扶着阳台的双手不停地哆嗦,身体不停地前后起伏。最后,他转过身,倚着围栏,“你这该死的家伙几乎因为你不知道的事情丢掉性命,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科列特。”

当她想多听一些爱德华要说的事情时,忽然感到一阵非常强烈的恶心,接着身体也开始摇晃起来。头也变得非常沉重。她站起身来,用椅子背支撑着身子,“我想躺一会儿,埃里克。我感到身体不舒服。我们以后再谈,好吗?”

“当然可以。去休息一下。等你身体感觉好点儿的时候,我们再坐下来,详细谈一下所发生的事情。”

她很感激地爬上床,心烦意乱地睡着了。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脸正对着窗。外边很黑。她坐了起来,用手揉揉眼。树丛中的青蛙仍然演奏着它们那老掉牙的曲子。它们发出了静夜中唯一的声音。

她朝门望去,门开了一道小缝。“埃里克?”她用一个几乎没人能听得见的声音叫道,“埃里克。”她提高声音,但是仍然没有回应。

她是穿着白天穿的衣服睡觉的,只是把鞋子脱掉了。她把赤躶的双脚放到冰凉的、铺着瓷砖的地板上,站了起来,努力驱走阵阵袭来的困意和让她起鸡皮疙瘩的寒意。她又叫了一声:“埃里克?”

她打开门,走进大厅的过道里。从起居室里露出的灯光就照着她站的地方。她借着灯光,穿过起居室,来到开着的阳台门前。没有人。什么也没有。她打开前门,仍旧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莫塞特牌汽车和摩托车仍旧停在那里,就是不见它们主人的踪迹。她走到汽车前,向里面望了望,然后走到屋子的旁边,那儿有一棵大树,在一个白色的熟铁座位上空形成一个天然的帐篷。

“睡得好吗?”

她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转过身看见爱德华就站在树后。

“浑身都歇过来了吗?”他一边问,一边朝她走来。

“是的。我……我不知道你到哪儿去了。”

“我哪儿也没去,只是在这儿欣赏一下这美好的夜晚。”

“是的,它……它很可爱。现在几点了?”

“9点了。想吃点饭吗?”

“我不饿。”

“不管你饿不饿,我都要去给你去端饭,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几块牛排,自己种的蔬菜,半个小时,怎么样?”

“那好吧,谢谢你。”

半个小时以后,他俩坐在阳台上。他们这一餐只有两只盘子。一瓶葡萄酒已经被打开了,两只做工精细的红色葡萄酒杯放在桌子上。

“开始吃吧。”他说。

“真是有趣,但是我现在真是有点饿了。”她说,“有些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喜欢吃东西,其他人是无法相信这个说法的。我一直是一个吃客。”

“很好。”

她问他的胳膊怎么样了。他说好多了。诊所里的医生曾经说过只是“一个严重的扭伤”。医生告诉爱德华要把胳膊放在医生给他的背带里面。他的左太阳穴上缠着一片很大的纱布。一滴没有擦去的血干了,还在他的脸颊上。

卡希尔把她的盘子推到一边,身子往后一靠说:“你说过你有一些东西要和我分享。很抱歉刚才我不能听你讲,但是现在我准备好了。你还愿意告诉我吗?”

他往前欠了一欠身,两只胳膊支在桌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盘子,好像在思考要说的事情。

“你并不是非说不可。”她说。

他摇了摇头,“不,我想说。你几乎因为我丢掉自己的性命。我认为你应该得到一个解释。”

卡希尔想:巴里·迈耶。难道她也是因为他丢掉了性命吗?

他重新挪了挪椅子,腾出空来翘起二郎腿,正对着她。她做一个相似的姿势,双手放在大腿上,两眼看着他。

“我确实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笑了一笑,“在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意思,是不是?”她点了一点头。

他继续说:“我在为中央情报局工作。”

她被他完全的真诚打动了,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掌握了他的活动。很明显,巴里没有告诉他自己最好的朋友是靠什么来谋生的。这种事情是非常令人欣慰的。但是另一方面,它把卡希尔推到了一个不诚实的位置上。这让她感到坐立不安。

该她说点什么了,“这……很有趣。埃里克。你是一个……特工?”

“我觉得你可以那样称呼它。别人付给我工资,让我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注意这儿所发生的事情。”

卡希尔顿了一顿,看起来好像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实际上她已经有一大堆问题了。她说:“中央情报局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人,是吗?”她不想表现得太天真。毕竟他知道她曾经为中央情报局工作过,当然应该或多或少地知道一点儿那种事情的内幕。

“它不仅仅是把人安插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往回报告那儿所发生的事情。我是因为特殊的目的而被安置在这里的。记得我指给你看的那个岛吗?那个俄国人掌管的岛。”

“记得。”

但是他并没有再往下说其他事情。她往前探了探身,“你认为是俄国人炸毁了我们的快艇吗?”

“那样的解释是比较合乎逻辑的,不是吗?”

“我认为这是可能的,因为你是另一方的特工。但是你所说的好像并不能使人信服。”

爱德华耸了耸肩,在两个人的杯子里又倒了一些葡萄酒,举起自己的酒杯和卡希尔干杯,说:“来,为了大胆的设想干杯。”

她端起自己的酒杯,恢复到自己原来的姿势,“什么大胆的设想?”

“我希望无论和你说什么,你都不要误解我愿意跟你说的原因。我的意思是,毕竟我们两个人都在为联邦政府工作。”

“埃里克,我不是一个第一次接触政府机构的刚毕业的大学生。”

他点一点头,“好吧,我们接着说。我认为是中央情报局在快艇上安置了炸葯,或者是安排某个人干的。”

自从事故发生以后,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为其工作的人会做这样的事情。她原来以为是俄国人,当然她也曾经考虑过那会不会是相互竞争的快艇祖赁公司干的。她也不得不怀疑是否有其他的人也牵扯到里面去了。没有证据能证明这次爆炸是一个阴谋,同样也没有证据来断定它是因为自然的原因。

但是这些想法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她只是问一些非常明显的问题:“你为什么那样想?”

“我这样认为只是因为…………因为我知道一些中央情报局不喜欢让其他任何人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情?”

“一些私人的事情,他们的行为不仅不符合中央情报局的最高利益,也不符合联邦政府的最高利益。实际上…………”

科列特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她确信他要告诉她一些有关巴里·迈耶的死的事情。

他没有令她失望,“我确信,科列特,巴里是让人给谋杀的,因为她同样知道一些引火烧身的事情,”他把头稍微往后挪动一点,眉毛往上一挑,“真的,她从我这儿知道了那些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用这种方式跟你谈话。对一个人的死负有责任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看着又一个人差一点儿……”他在拇指和食指之间弄出一道缝,“为此送命会更加痛苦。”

卡希尔往后一靠,望着像她的大脑一样阴云密布的天空。她的脑子里已经停止了思考,失去了情感。她起身走到阳台边,低头望着下面的港口和船坞。他所说的一切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证明了从一开始靠她的直觉所感到的那些事情。

一个新的想法突然涌上心头。或许他错了。假设这次爆炸是因为某个人在甲板上安装了一个装置,谁能说这次蓄意谋杀的受害者不是她自己呢?她又转过身来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中央情报局的人谋杀了巴里吗?”

“是的。”

“那么戴维·哈伯勒,她在文艺机构中的助手呢?”

他摇一摇头,“我对那件事情一点也不了解,除非巴里同样告诉了他自己从我这里得到的信息。”

科列特重新坐回椅子里,呷了一口葡萄酒,说:“我可能也将会成为受害者。”

“为什么是你呢?”

“因为,我…………”她几乎超出了自己为自己划定的向他吐露多少实情的界限。她决定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不知道,是你为了‘大胆的假设’而干杯的。或许他们想杀的是我而不是你。或许快艇的发动机是自己爆炸的。”

“不,没有什么东西会自动爆炸,科列特。当你在睡觉的时候,几个官员来这儿盘问我。他们正在打报告,说这次快艇遭到破坏是因为电泄漏到油缸里而引起的,因为那是我让他们这样说的。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子,我非常了解这件事情,这是有人故意干的。”

卡希尔几乎害怕问下一个问题,但是她知道她必须问,“巴里从你这儿知道了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以致竟使他们会如此不遗余力要谋害你呢?”

他发出几声干笑,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的夭,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科列特仔细猜度他的意思。很明显,蚊子岛附近发生的事情和巴里的死已经使他变得非常坦率,而他以前接受的每一点儿训练都是让他对此保持谨慎的;实际上是禁止的。她接受的训练要求她对这种事情也要这样。她用手碰了碰爱德华的膝盖,“埃里克,巴里知道些什么?知道这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就像你说的,我差一点就丢掉了性命。”

爱德华闭上眼睛,憋住一口气。然后慢慢地把气从嘴中吐了出来,又重新睁开眼睛,说:“在中央情报局中有一部分人,他们的利益仅仅是他们的自我利益。你听说过蓝鸟计划吗?”又回到那个问题上来了。贾森·托克尔。难道这就是他所要说的事情吗?她说:“是的,我听说过它,并且我还听说过超级mk计划。”当她把话说完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吐露的事情太多了。

他那感到惊奇的表情说明她的感觉是正确的。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计划的?”

“我退出中央情报局到大使馆工作之前,曾经在中央情报局接受训练,在那些日子里我听说了这些计划。”

“对,他们在训练中确实谈论过这些计划,难道不是吗?那么,你知道他们在许多无辜的人身上进行实验吗?”

她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它的具体情况,只是知道那些计划已经开始实行,最后因为公众的压力和国会的压力而被迫放弃了。”

爱德华眯起自己的眼睛,“你知道巴里是怎样加入到中央情报局的吗?”

科列特迅速地理了一下头绪。她是否应该承认她知道迈耶的工作是一个秘密情报递送员呢?她决定继续假装对此感到吃惊。

“巴里曾经向你提到过一个名叫托克尔的人吗?”

卡希尔两只眼睛向上望,好像在回忆以前的事情,然后说:“没有,我不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