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26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卡希尔从桌子上面看着海迪盖什,阿帕德·海迪盖什的出现是很容易理解的。她知道她这次回到布达佩斯的目的就是要与他见面。雷蒂是另一个麻烦。在忙忙碌碌的过去几个星期里她都几乎把他给忘记了。

“卡希尔小姐,请允许我向你介绍露克西斯小姐,玛格达·露克西斯。”海迪盖什说。卡希尔轻盈地站起来,伸出她的手。这个匈牙利女人试探性地把自己的手伸出来,然后滑落到卡希尔的手中。她笑了笑,卡希尔也笑了笑。这个女人的脸上表现得很安详,但是她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她并不漂亮,但是卡希尔觉得她具备了一个普通女人的各个方面。

“上一次我们见面时,我向你提起过露克西斯小姐。”海迪盖什说。

“是的,我想起来了,”卡希尔说,“但是你并没有提到她的名字。”她又朝着那个女人笑了笑。她是海迪盖什的情妇,卡希尔非常希望这个女人不会去阻挡他连续地提供情报。现在看着海迪盖什脸上荡漾着的幸福,她很高兴他找到了玛格达·露克西斯。他比卡希尔以前跟他见面时更幸福、更愉快。至于雷蒂,她只是以前从照片上见过他,从匈牙利国家控制的电视网络上见过他。巴里经常提到他,但是他们从没有见过面。“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了你,雷蒂先生,”她说,“巴里·迈耶经常满怀热情他说起你和你的工作。”

“过奖了,”雷蒂说,“她是一位非常好的女士和一名出色的、有能力的特工。我非常想念她。”

卡希尔转过身去问布雷斯林:“乔,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布雷斯林先看了看在座的其他人,然后说:“首先,科列特,我应该向你道歉,因为刚开始我没有告诉你我们今天晚上将要干什么。吃饭的时候我不想在你身上施加太多的压力。据我所闻,你在生活中已经承受了足够多的压力。”

她看上去似笑又不笑的样子。

“海迪盖什先生刚刚加入我方。”

科列特对海迪盖什说:“你叛变了?”

他看着她局促不安地笑了笑,说:“是的,我叛变了。我的家在俄国,现在我是你们的人了。对不起,卡希尔小姐。我知道这不是你或你手下的人所希望的。”

“不需要道歉,阿帕德,我认为这太好了。”她看着玛格达·露克西斯,问:“你也叛变了?”

露克西斯点点头说:“我和阿帕德一块儿来的。”

“当然,”卡希尔说,“我确信……”她转过身对布雷斯林说,“但是我们坐在这里不是为了这些事情,不是吗?”

布雷斯林摇摇头,说:“不是。他们的叛变是以前的事情。我们今天坐在这儿的目的是听一听海迪盖什先生和雷蒂先生要告诉我们的事情,”他笑了笑,“你不在这儿他们一个字都不想说,科列特。”

“我明白了,”卡希尔说着在桌子旁坐下,“尽管说,我在这儿,我将洗耳恭听。”

但是没有人说话,布雷斯林说:“海迪盖什先生。”

现在海迪盖什看起来非常紧张。他清了清嗓子,紧握着情人的手。他把一个手指放在衬衫领子的下边,故做高兴地说:“我们现在是在酒吧里,是吧?我能来一杯威士忌吗?”

显然他的要求惹怒了布雷斯林,但是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门,对那个坐在酒吧柜台上身穿红色缎子裙子的女人说:“给我们来一瓶葡萄酒好吗?”

海迪盖什从布雷斯林的身后说:“要威士忌好吗?”

布雷斯林转过身,皱了皱眉头,问道:“威士忌?”

“是的,卡希尔小姐总是……”

布雷斯林摇摇头,然后对穿红衣服的女人说:“一瓶威士忌,”然后他笑了笑补充了一句,“再来点苏格兰威士忌加杜松子酒。”他关上门然后对卡希尔说,“永远不能让别人说乔·布雷斯林对待科列特·卡希尔还不如一个叛徒。”

“你表现得非常不错,乔·”她说。然后看着佐尔坦·雷蒂,问道:“你也叛变了吗,雷蒂先生?”

雷蒂摇摇头。

“但是你曾经……”在继续往下说之前她看了看布莱斯林。他那毫无表情的脸使她能够继续往下说,“雷蒂先生,你一直通过巴里·迈耶参加我们的所有活动吗?”

“是的。”

“你是巴里在布达佩斯的联系人吗?”

“是的。”

“她会把她为我们送的所有情报交给你吗?”

他笑了笑,说:“那比你说的还要复杂一些,卡希尔小姐。”

有人敲了一下门。

布雷斯林开了门,穿红衣服的女人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盘子里面放着一瓶白酒,一小桶冰和几个玻璃杯。她把盘子放在桌子上离开之后,竖起脑袋,透过墙倾听钢琴曲那优美的旋律和顾客的笑声。他们在这几进行这种谈话足够安全吗?对此提出怀疑几乎使她感到很可耻,因为布雷斯林在布达佩斯大使馆中享有最谨慎的谍报人员的美誉。

“或许最好由我来开个头。”布雷斯林说。

卡希尔刹那间吃了一惊,但是她还是说:“无所谓。”

布雷斯林伸出一只手指,从桌子上面指着佐尔坦·雷蒂说:“先从你说起。”然后对海迪盖什说,“你不会介意吧?”

海迪盖什正忙着向高脚玻璃杯中倒威士忌,他赶紧摇摇头,说:“当然不。”

布雷斯林继续往下说,“雷蒂先生,卡希尔小姐曾经回到美国去查明巴里·迈耶小姐的事情真相。我不知道你是否意识到,但是她们确实是最好的朋友。”

“这个我知道。”雷蒂说。

“那么你知道我们从不相信巴里·迈耶死于自然事故。”

雷蒂张嘴一笑说:“她是被谋杀的。只有傻瓜才不这样想。”

“你说得很对,”布雷斯林说,“现在我们遇到的一个麻烦就是她带了什么重要的情报足以导致她被人谋杀。坦率地说,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们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间最后一次到布达佩斯来执行任务。我们从华盛顿那里得不到什么消息,但是很明显你知道她要来布达佩斯。”

雷蒂点点头,他闭上眼睛,睫毛都触到眼睛的下边。

卡希尔说:“但是你不在这儿,雷蒂先生,你在伦敦。”

“是的,匈牙利美术协会派我去出席一个国际作家大会。”

“难道巴里不知道你不会在这儿和她会面吗?”卡希尔问。

“她不知道,我没有时间和她联系。在她离开美国之前,我不能使用任何通讯方式与她联系。”

“为什么?”卡希尔意识到她已经取代了布雷斯林成为会谈的主角。她瞥了一眼布雷斯林,看他是不是生气了。他脸上的表情表明他并没有生气。

雷蒂耸耸肩,说:“我只能假设他们……政府意识到她和我不是一般的特工和作家。”

卡希尔考虑了一下他所说的话,接着问道:“他们除了不让你告诉巴里你将个会在这儿与她见面外,还让你做其他的事情吗?他们知道你已经参与了我方的一些活动,但是仅仅是不让你给她打电话?”

雷蒂笑了笑,露出一排缝隙很大的牙齿。他说:“那并不奇怪,卡希尔小姐。俄国人……和我的政府……他们不会蠢到惩罚像我自己这样的人。这究竟不是件好事,对吧?”

他的解释让卡希尔觉得有一定道理,但是她问道:“还有,如果巴里来到这儿找不到你,她将怎样处理她所携带的情报?她将会把它交给谁?”

“这次,卡希尔小姐,巴里没给我带来任何情报。”

“她没带情报?”

“没有。”

“那她来干什么?”

“她来告诉我一点儿事情。”

“告诉?”

“是的,她这次带的东西装在她的脑子里。”

“你是说在她的脑子里。”

“是的,在她的脑子里。”

屋子里非常闷热,但是科列特身上产生一股凉气,她打了一个冷战。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真的了吗——贾森·托克尔和埃斯塔布鲁克斯用催眠术训练一个出色的情报员的理论,象蓝鸟计划和超级mk计划之类的项目,许多年以前人们就以为停止了,但是现在却愈演愈烈——埃里克·爱德华告诉她的每一件事情,他告诉她的每一点?

她望着布雷斯林,说:“乔,你知道巴里将要告诉雷蒂先生什么东西吗?”

布雷斯林只是把自己的烟斗点燃,眯着眼,透过烟雾说:“可能吧。”

卡希尔并没有期望得到一个确定的答复。布雷斯林对海迪盖什说:“可能现在该你说点什么了。”

这位匈牙利的精神病医生看了看玛格达·露克西斯,喝了一口威士忌酒润了润嗓子,说:“它与我上一次告诉你的事情有关,卡希尔小姐。”

科列特轻轻地说,声音几乎压到了桌子上:“托克尔医生?”

“是的,你的托克尔医生。”

“他怎么了?”

然后,海迪盖什开始撒谎:“他给了迈耶小姐一些关于巴纳纳奎克计划的非常重要的情报。”

“什么样的情报?”卡希尔问。

“英属维尔京群岛泄露的原由。”布雷斯林说。

卡希尔睁大了眼睛,说:“我还以为……”

布雷斯林耸耸肩,说:“我认为你开始逐渐明白了,科列特。”

“阿帕德,上一次我们在一块儿的时候,你告诉我托克尔不是一个可靠的人。”

“没错。”

“但是现在我认为他是在巴纳纳奎克计划中调查秘密泄露原因的成员之一。”

“不错,”布雷斯林说,“你知道我们正在谈论谁?科列特。”

“埃里克·爱德华。”

“很正确。”

“那很荒谬。”科列特说。

“为什么?”布雷斯林问道,“爱德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主要的怀疑对象。那就是你为什么……”他停了下来。他已经违反规定了。要尽量从对方那里打听一切,但是自己却不能透露出一星半点。

科列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不想凭一时的冲动来给爱德华进行辩护,因为这只会让布雷斯林怀疑她这样做的原因。她强作镇静,问布雷斯林:“你是怎么知道巴里带着什么情报的?可能它与巴纳纳奎克计划……或者与埃里克·爱德华无关。”

布雷斯林没有理睬她,朝着海迪盖什点了点头,海迪盖什充满遗憾他说:“关于托克尔医生我弄错了。”

“弄错了?”

“我被误导了,可能是我的职业圈中的某一个人。托克尔医生并没有对你不忠。”

“就这些?”卡希尔说。

海迪盖什耸耸肩,“这是一个不应该犯的错误,尤其是在美国,不是吗?”

卡希尔叹了一口气,身体往后靠了一靠。“科列特,”布雷斯林说,“事情是明摆着的。巴里来这儿是为了……”

她说了:“来这里送贾森·托克尔给她的情报。”

“不错,”布雷斯林说,“告诉她,雷蒂先生。”

雷蒂说:“当她来到这儿的时候,我会对她说一些事情,能够使她记起自己所携带的情报。”

“情报的内容是什么?”科列特问道。

“那个住在维尔京岛上的埃里克·爱德华向苏联人出卖巴纳纳奎克计划的情报。”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她所带的情报?”

“我们与托克尔联系过了。”布雷斯林说。

卡希尔摇摇头,说:“如果托克尔能很随便地告诉我们他知道的关于埃里克·爱德华的事情,那么他又为什么费那么大劲派巴里来送情报呢?他为什么不直接去兰利找一个人告诉他呢?”

“因为……”布雷斯林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科列特,我们可以以后讨论这件事情。现在让我们把重点放在雷蒂先生和海迪盖什先生向我们提供的东西吧。”

“好吗?”她对两个匈牙利人说。

“卡希尔小姐,”雷蒂说,“首先,在我跟巴里说暗号之前,我并不知道她要告诉我什么事情。”

“暗号是什么?”卡希尔问。

雷蒂看了看布雷斯林,他点头表示同意,“我会说‘天气近来不错’。”

“天气近来不错。”卡希尔重复了一遍。

“不错,就是这句话。”

“然后她就会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开口对你说?”

“那我并不知道。我只是执行命令。”

“谁的命令?”

“……先生”他又看了布雷斯林一眼。

“斯坦利·波捷夫斯基,”布雷斯林说,“从一开始斯坦利就是巴里和雷蒂先生之间的联络员。”

“我为什么不知道这些事情?”卡希尔问。

“没有必要。巴里的情报员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