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03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科列特·卡希尔对乔·布雷斯林说。在布达佩斯贡德尔一家豪华的老字号餐厅设在户外的餐桌前,两人谈论着刚刚发生的不幸事件。“巴里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去费里海吉接她乘坐来自伦敦的班机时,发现她不在飞机上。于是我返回大使馆,打电话给她在伦敦常住的卡多根园饭店。他们告诉我的只是那天早晨她去了机场。而马列弗航空公司也没告诉我什么。直到我找到那个负责检查登机名单的工作人员,才得知巴里预定了机票,名单上也有她,但她没有登机。那才是让我最担心的。然后……然后戴维·哈伯勒从巴里在华盛顿的办公室打电话过来。他难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让他不断地重复他说了三四遍的话,并且……”她忍了一晚上的眼泪终于像决了堤的洪水喷涌而出。布雷斯林伸出手在她肩上拍了拍。一支吉普赛乐队朝他们走来,但布雷斯林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科列特坐在椅子上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用纸巾擦去眼泪,摇着头说:“心肌梗塞?太荒谬了,乔。她才35岁,或是36岁?她身体棒极了,肯定不会是得病死的。”

布雷斯林耸耸肩,点燃手中的烟斗,“可能是,科列特。巴里死了,这一点毫无疑问。真令人难过。她的那位作家雷蒂怎样了?”

“我去过他家,但没人。我肯定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哈伯勒打电话告诉他了这个消息。”

“那葬礼呢?”

“还没有,至少没有任何正式的葬礼。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她母亲。真令人恐惧。她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她说她知道巴里想立即进行火葬,没有祈祷,没有人来参加,那就是她所得到的。”

“验尸的结果呢?你说是在伦敦验的尸?”

“是的,他们说是冠状动脉出了问题。”卡希尔紧闭双眼。“我决不相信这个结论,乔,决不相信。”

布雷斯林笑了笑,向前倾下身子,“吃些东西吧,科列特,你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而且,我也饿了。”他们面前的两大碗菜炖牛肉汤还没动过。她尝了一勺汤,此时布雷斯林已经用一片面包美美地蘸了些浓汤,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令卡希尔欣慰的是她还有乔可以依靠。自从她到布达佩斯以来,她结交了许多朋友,但乔是最牢固的一个。多少次她都像现在一样需要他,可能是因为他56岁了,年纪较大,而且他似乎很乐意扮演“父亲”这样一个角色。

布雷斯林在布达佩斯的美国大使馆里工作了十几年。事实上,上周,卡希尔才和他的一些朋友为他庆祝了工作10周年纪念,地点在他们晚上最喜欢去的位于布达拉兹罗街上的米尼亚特酒吧,那儿有一个极有天赋的年轻的吉普赛钢琴家,名叫尼亚利·卡罗伊,每晚他都会演奏欢快的匈牙利吉普赛乐曲、美国流行歌曲、匈牙利情歌和现代爵士乐。那一夜有着节日般的欢乐气氛,直到清晨3点,酒吧关门时他们才离开。

“汤好喝吗?”布雷斯林问道。

“不错。乔,我想我应该给另外一个人打个电话。”

“谁?”

“埃里克·爱德华。”

布雷斯林睁大眼睛,“为什么?”

“他和巴里关系……关系密切。”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

“关于这一点她谈的不多,但她对他很着迷。”

“但不是唯一的一个。”

这句话终于让科列特脸上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微笑,“我终于长大了,知道不要去问有关人与人之间那种关系的问题。你了解他吗?”

“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只听过这个名字,还有这个行动。今早我们收到了他的一些急件。”

“他说什么?”

“没什么令人惊奇的东西。巴纳纳奎克活过来了,恢复得很好。他们见了第二次面。”

“在莫斯基脱岛?”

他点了点头,又皱起眉头,斜靠在桌子上说:“巴里随身带了些东西吗?”

“我不清楚。”他们都朝周围看了看,确定没人在偷听。她把桌子移到离一个体格魁梧的男子和3个女人坐的桌子很远的地方,然后对布雷斯林说:“那是利特克·莫罗瓦夫,苏联文化部官员。”

布雷斯林笑了笑,“他现在做什么?是克格勃在这里的第三号人物吗?”

“是二号人物,一个十足的契卡官员。我要叫他上校他会发疯的。他居然想不穿制服来掩盖他的军衔。他是头猪,常常要我和他吃晚饭。真烦他。让我们回冢巴里的问题上。乔,我不知道她是否带了些东西,还是因为公务而待在那儿。她最近变得很注意控制自己,这使我很高兴。当她第一次卷入其中时,她说起此事时简直像一个女学生。”

“在她走之前她见到托克尔了吗?”

“我也不清楚。她常在华盛顿与他联络,但这一次旅行她在纽约消磨了很多时间,所以我猜想她在那儿见过他。我什么也不知道,乔——真希望我知道。”

“或许你不知道会更好些。想吃饭吗?”

“不想吃。”

“不介意我吃吧。”

“随便。我会随便吃些的。”

他点了搭配了四种蔬菜做成的鱼片和一种非常好的匈牙利红酒。在他吃饭时,他们几乎没说什么话。卡希尔抿了几口酒,试图理清由于巴里的死而使他混乱不堪的思绪。

她们在大学时代就成了朋友。科列特在弗吉尼亚长大,后来进入乔治·华盛顿大学学习,并毕业于这所大学的法学院。在她读研究生期间,她遇见了巴里·迈耶,迈耶来自西雅图,也在这所大学里攻读英国文学的硕士学位。她们的相遇是非常偶然的。一个也叫卡希尔的年轻男律师在他位于老城的寓所里开了一个小型聚会,邀请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一名律师——参加。巧合的是他的这位律师朋友正与迈耶谈恋爱,于是他就把迈耶带来参加聚会。就这样迈耶与卡希尔认识了。

她们成了好朋友,这使介绍她们认识的两个律师非常惊讶。她们的个性相差很大,就和她们的外形相差很大一样。迈耶个高、腿长,有一头浓密的棕色长发,喜欢穿宽松的衣服,而且很少化妆。她有一双孔雀石般的眼睛,眨眨眼,挑挑眉,睁大眼睛,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通过这些简单的动作足以表达她内心的丰富情感,也使众多男子为之倾倒。

卡希尔则又矮又胖,脸上长了许多少年时就有的雀斑。这使她寡居的母亲多少个夜晚都难以入睡。她和迈耶一样活泼,一样懒散,一双深蓝色的眼睛不停的转动。她的脸很有特点,颧骨很高,这常使她被误认为有苏格兰血统。这张脸似乎随时都会迸发出热情和迷惑的表情。她特别喜欢化妆,给脸颊和嘴chún涂上浓重的色彩。她的头发是黑色的(“天哪,怎么会是这样?”她母亲常常问道。)而且被她剪得很短,不过这与她圆圆的脸型很贴合。她俩成为朋友的最初原因是两人都希望事业成功。当然每个人具体的目标是不同的。迈耶想有一家图书出版公司。卡希尔则希望在政府部门特别是司法部任职井进入高层,没准还能成为第一位女性司法部长。她们常常都会为她们的野心而放声大笑,但她们是很严肃的。她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直到毕业,两人都开始了她们的职业生涯,并因此而分离。卡希尔在华盛顿一家法律杂志社工作,处理一些在法律上悬而未决的问题。一年后,她听从一位朋友的建议,开始申请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包括司法部、政府和中央情报局。中央情报局第一个接受她的申请,于是她就进入中央情报局工作了。

“你,什么?”当卡希尔告诉迈耶她的新工作时,迈耶几乎打翻那顿丰盛的晚饭。

“我去中央情报局工作了。”

“你………你简直疯了。你不知道吗,卡希尔?中央情报局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这都是传媒的歪曲,巴里。”她笑了笑,“而且,训练结束后,他们会把我送到英国去。”

迈耶笑了笑,“好吧,那他就不是一个糟糕的地方。你在那儿做什么?”

“我还不知道,但不久就会知道。”

两人为科列特新的征程特别是去伦敦而干杯,随后就相互道别,离开了餐馆。

就在科列特·卡希尔决定进入皮克尔工厂——这也是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通常都会去的地方——时,巴里·迈耶在华盛顿特区一家主要的“城市”杂志做级别很低的编辑工作。她的朋友做出这样戏剧性的决定使她受到很大震动。她辞掉杂志社的工作,去了纽约。在那儿她一直与她的朋友待在一起,直到找到一份新工作:一家很有名气的出版社的执行主编的助手。就是在那儿工作期间,她对出版业里的文稿代理产生了兴趣,并在一家中型代理机构中找到一份工作。这个工作非常适合她,工作节奏比她在杂志社里的快多了。她也喜欢连轴转,整天与客户打交道。当然,她干得非常出色。

在这家代理机构的创始人去世后,迈耶才发现她已在这儿工作了3年,于是她决定自己开一家代理公司。她排除了纽约,这里竞争太激烈。而在华盛顿,随着作者数量的增长,市场前景看好。她决定就在华盛顿开一家名为“巴里·迈耶文稿代理联合公司”。一开始她代理的生意就非常好,特别是随着她代理的国外作家的数量不断增长,就像华盛顿那些有名的作家在不断增长一样。

尽管因为职业的关系,巴里和科列特相隔千里,但两人偶尔通过互寄明信片和信来保持联络,很少把更多的心思花在加深两人的友谊上。

在中央情报局设在伦敦郊外一栋废弃的英国广播公司大楼里的监视站工作了3年后,由于她截获了一份发自苏联的密电并把它翻译出来,写成一份中肯的报告提交给领导,卡希尔因此调到中央情报局匈牙利分部的秘密行动小组,直接受布达佩斯的美国大使馆的领导。她对此提出异议;她喜欢英国,而且考虑到她在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任务,她对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

秘密行动小组在中央情报局里负责谍报工作。加入这个小组也有吸引她的地方:尽管空间技术发达到可以在距离地球几千英里的上空看清楚地球的每一个裂缝、每一个角落,因此减少了客户的需求,但一些特殊需要总还有,而且作家笔下的间谍故事中男女主人公的风流韵事仍然具有永恒的魅力。

在弗吉尼亚的兰利以及“农场”(位于华盛顿南部、离华盛顿大约两小时路程的一大片地方)接受训练期间,他们一遍又一遍说得无非就是“中央情报局根本不是或不完全是一个间谍组织。谍报工作只是中央情报局工作的一小部分,如果可以从其他途径获得情报的话,特工是绝不会用于获得情报的。”

她的教授“间谍实务管理”的教官引用英国情报机关的话也表达了同一种意思,“一个好的间谍行为就像一个好的婚姻,没有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会发生。那是也应当是不重要的。这决不是一个好的故事的基础。”

她表面上是大使馆工业贸易代表团的成员,实际则是一名办案人员,负责在匈牙利政界、实业界、情报机关寻找并发展成为美国工作的间谍,把他们“变成”我们的人。这意味着返回华盛顿接受儿个月的集中训练,包括在外事学院学习44周的匈牙利语课程。

她要接受这份工作吗?她母亲催她从英国回家,把她在大学学习的法律用到它该用的地方。卡希尔也一直在考虑从皮克尔工厂辞职,返回家乡。在英国待的几个月里,她感到非常无聊,不是在交际方面而是在工作上:她的日常工作变得可以预料,变得单调。

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周末,她与她在泰晤士广播网工作的朋友看了场非常不错的戏剧,然后又奢侈地在布朗饭店喝了一顿完全英国式的茶。在从伦敦返回的火车上,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她决定接受这个工作。

一旦她做出决定,就会全身心投入到其中。她兴奋地为返回华盛顿做准备。走之前,她被告之除了那些可靠中央情报局工作人员之外,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她的工作。

“连我母亲也不能告诉吗?”

头儿的脸上露出轻松、理解的微笑,“特别是你母亲。”

“你会从匈牙利人那里听说两件事,”华盛顿外事学院的语言老师在她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对她说,“第一,他们会告诉你匈牙利是一个很小的国家。第二,他们会告诉你匈牙利语很难。相信他们,他们的话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