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情报局疑案》

第32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她慢慢地、轻轻地走到门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一个男性的声音说:“科列特?”她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但是这不是霍特克斯的声音,它不带一点英格兰口音。“科列特。”

她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地呆在那里,左轮手枪就放在她的身边,她的脑子急剧的旋转,想猜一猜他是谁。她把眼睛趴在门的瞭望孔上往外看,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喊她的名字的人紧贴着墙壁,从门的瞭望孔里根本就看不见。她没有办法弄清他是否还站在那里。楼道里都铺了地毯,根本听不到脚步声来判断一下。

她来到电话旁边又给弗恩打了一个电话,希望他能提前回来,但是他还没有回来。

她来到客房的卧室,极力地想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但是,她知道她必须找机会离开这儿去艾伦·李旅馆。或者她应该等着惠特利回来然后打电话让他到水门宾馆吗?她把两个问题都否定了。

她低下头看着电话,看了看给宾馆的另外房间的电话表。她脑子里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斗争,然后她拿起话筒,询问了查询处,接着飞快地拨了1010房间的电话。电话响了很长时间。她刚想挂断,埃里克·爱德华却拿起了电话。

“埃里克,我是科列特。”

“我简直不敢相信。神秘女人的脸。让我喘口气。我一直在工作。你在哪儿?”

“我……我就在附近。”

“我知道你在华盛顿。我的秘书已经告诉我了。你会在这儿住多长时间?”

她想说永远,但是她却说:“我确实不知道。我想见你。”

“我希望你愿意和我见面,”他说,“上次在英属维尔京群岛从我身边消失的方式非常令我伤心。”

“我也是迫不得已。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谢谢你给我留下的纸条。今天晚上晚些时候我要和别人一起吃饭,但是……”

“我今天晚上真的需要和你见面,埃里克。”

“你现在能来吗?在我去换衣服之前,我们可以一块喝点什么。”

科列特停顿了一下说:“好吧,我10分钟以后去你那里。”

“我希望你不会介意一个浑身是汗的主人。”

“那没什么关系。你自己在那儿吗?”

“当然。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10分钟。”

“好吧,我住在1010房间。”

“我知道。”

挂断电话以后,她穿上雨衣,把左轮手枪插进雨衣的口袋里。把包往肩上一甩,朝门口走去,又把耳朵贴在冰凉的铁门上听了听。门外没有声音。接着她听到盘子的碰撞声和一个人的口哨声——宾馆的一个服务员端着托盘走过她的房间。她听见这叮叮当当的声音消失在远处,一切又平静了。她尽可能轻手轻脚地把链子锁打开,转动门把手上的锁,把门打开,然后朝走廊的左右看了看。外边空空如也。她确信自己带了钥匙后,从门缝里走了出去,然后关上身后的门。

电梯就在她的左边大约100英尺远。她飞快地朝电梯走去,这时霍特克斯从电梯后面走廊的一个拐角处走了出来。她停了下来,转过身,发现贾森·托克尔从相反的方向朝她走来。他的右臂上缠着带子,那只茄克袖子就披在他的肩上。“科列特,”托克尔说,“冷静点,我想和你谈一谈。”

“滚开。”她说,朝着电梯退去,手伸进她的口袋里。

托克尔继续朝她走来,说:“不要傻了,科列特。你犯了一个大错误。你必须听我说。”“住嘴,”她说,手中端着枪从口袋里拿出来,指着他。于是他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这次我不会失手。”

“卡希尔小姐,你非常不理智。”霍特克斯在她的身后说。

她扭头看了看他,朝着他比划了一下武器,“我让你离我远点,否则我会杀了你。我不是说着玩的。”

两个人都停下了脚步,看着她朝电梯走去,她的头前后转动,就像一个人在观看乒乓球比赛一样,这样可以同时看到他们两个人。

“抓住她。”托克尔大叫了一声。

霍特克斯伸出胳膊,跌跌撞憧地朝她扑来。她一直等到他快要抓住她的时候,猛地抬起膝盖朝他的腹股沟顶去。他大叫一声跌倒在地,双手捂着他受伤的*部。

科列特跑到电梯前,按了“下降”的键。几乎就在同时一个电梯的门开了。里面没有人。她退进去。“不要追我。”她说。电梯的门随着她的话音慢慢地关上了。

她看了看控制盘,按了7层的键。电梯到了底下的一层后,她跑着穿过大厅,转了一个弯,来到另外几部电梯前。她疯狂地按着电梯的键,直到其中的一部电梯停了下来。电梯的里面有一对夫妇。她进了电梯,按了一下10层。那对夫妇跟着她在10层下了电梯。她等他们进了房间,然后路过他们的房间,直接朝1010房间走来。她敲了敲门。门立刻被埃里克·爱德华敞开了。他穿着蓝色的健身短裤和一件不带袖子的灰色运动衫。头发因为汗而湿漉漉的,紧贴在黑黝黝的额头上。

“你好,埃里克。”她说。

“你也好。”他说着向后退了一步,让她进来。他关上门,插上门闩。

她来到房间的中央,低头看见一对宾馆的哑铃和地板上的一堆皱巴巴的毛巾。她又回到他的身旁。

“见了面就不亲我一下吗?”他从她的身后问道。她转过身,叹了一口气,低下眼睛,身体开始颤抖。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脸流了下来。

他用胳膊紧紧地搂着她。“嗨,现在快说吧,事情没那么糟。对我热情点,否则我会很伤心的。”

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抬起头来说:“我被弄懵了,埃里克,也被吓坏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华盛顿吗?”

“不知道,你只是说你有事情要处理。”

“但是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他摇摇头,笑了笑说:“不知道,除非你告诉我,否则我永远不会知道。”

“我被派到这儿来杀你。”

他看着她就像她是一个小孩子在撒谎一样。她说:“是真的,埃里克。他们想让我杀了你,并且我说我会的。”

“让你杀我是一回事,”他说着,走到窗下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同意杀我是另一回事。你为什么要杀我?”她把雨衣扔在长椅子上。

“我不会。我是说我没有,我决不想这么做。”

他笑了笑,“你简直不可思议,你知道吗?”

她摇摇头,走到他的面前,在椅子前边蹲下身,“不可思议?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真正的我是一个受到迷惑很深但又醒悟过来的女人。”

“对什么醒悟了,我们在兰利的好朋友吗?”

她点点头,“这个所谓的公司,我的生活中的每一个人,还有生活本身。”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们想让我杀你因为他们认为你是一个双料间谍,向苏联人出卖关于巴纳纳奎克计划的情报。”

他咧嘴笑了笑,耸了耸肩。

“上次我去英属维尔京群岛找你,向你询问如何度假只是在撒谎。他们让我那么做。他们想让我接近你,弄清楚你在那里干什么。”

他往前斜了斜身子,用手抚摩着她的脸庞,说:“我知道,科列特。”

“你知道?”

“不很确定,但是我对此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因为几个原因所以我并没有在意。第一,我爱上了你。第二,我感觉到我们在快艇上死里逃生之后,你失去了为他们做事的兴趣。我说的对吗?”

“对。”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会使人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事情,不是吗?你可以看到你和我在他们的眼里是多么微乎其微。我们可以为了他们疯狂的所谓的责任感和爱国心,提心吊胆出去办事,但是当出了事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些可以随便抛弃的牺牲品。不准问任何问题,只是‘结束’一些人,然后继续蒙骗其他人。”

他的话使她感触很深,就像别人说出你已经考虑过的话一样能打动她的心。她想起托克尔和霍特克斯以及与他们的斗争。“在这个宾馆里有两个男人极力想在大厅里拦住我。”

他挺直了腰,“他们是谁?你认识他们吗?”

“是的,一个是贾森·托克尔,控制巴里的精神病医生。是他给她洗了脑子,埃里克。另一个是一位名叫马克·霍特克斯的英国人,接管了巴里工作的那个人。”

爱德华平静的脸变得严肃起来,他朝窗外望去。“你认识他吗?”科列特问道。

“我听说过他,他是英国情报局的,一个应该挨揍的老家伙,他参加了mi-6计划,在中东,我这样认为。”

卡希尔说:“我认为托克尔就是杀害巴里和戴维·哈伯勒的凶手,或许不是他亲手杀的,但是我确信他是幕后指挥者。”

爱德华仍然继续静静地顶着窗户。最后他转过身对她说:“我有一个建议给你,科列特。”“也不是什么建议,虽然没有什么把握。如果……巴里或许会,”她等待着他说完他的想法。然而他却说:“就智慧而言,巴里不及你的十分之一,科列特。”

“如果这些天来我自己有一件事情没有想到,那就是狡猾。”

他把手放在她的肩上,轻轻地吻着她的前额,“你在你的生活中已经见过大部分人们难以想象的事情。你不仅亲眼目睹了已经烂掉根基的中央情报局,他们所谓的情报,而且你还是一个受害者,就像我一样。巴里不会明白这些。她从来不会认识到她是如何被他们利用的。”

卡希尔一直身子,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我不明白。”她说。

“我觉得对巴里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她已经死了。但是对你来说却不一样,你可以……你可以重新回到她停止的地方,在她的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他的脸上忽然间容光焕发,就好像他刚才所说的是一个意义深远的重大发现一样。“对,你可以这样看,科列特,就像做一些巴里记忆中的事情一样。”

“这样看什么?”

“做一些事情来伸张正义,为一切因为他们而发生的事情报仇。包括你失去的好朋友,和那个为她工作的年轻人。你可以为这个世界做一些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科列特。”

“你是什么意思?”

“随我来。”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脸上那迷茫的表情说明了这一点。

他向前走了几步,用一个低沉而又带有父爱的声音说:“科列特,我想让你仔细考虑一下这儿个星期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从巴里·迈耶的死开始。”他盯着她的脸,“你知道巴里是为什么死的,是吗?”

“有时候我觉得我知道她的死因,但是我从来不敢确定。你知道……很确定,是吗?”

他的脸上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就像嘴中吃到一口非常难吃的东西。他用同样的语气说:“巴里丢掉了性命是因为她不听我的话。她在开始的时候还听我的,因此她也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后来她就听别人的话了。”

“托克尔?”

“是的。他对她的控制力非常强。我警告过她。我尽我最大力量去说服她,但是每一次她总是要去见他。他已经控制了巴里的另一部分意志。”

“我知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但是……”

“但是什么?”

“如果她是这样服从他的话,他又为什么杀害她呢?”

“因为那就是他们那个愚蠢的意志控制试验的缺陷,科列特。他们花费了无数的钱,牺牲了一个又一个人的性命,但是仍然不能……永远不能……制造出一个他们能够完全控制的人。这是不可能的,并且他们知道。”

“但是他们……”

“是的,他们还在不停地花钱,不停地试验。为什么?参与这些项目的那些混蛋,象托克尔,现在无法自圆其说了。他们夸大了试验的结果,不停地保证要实现突破,而且那些控制资金的人宣称我们的对手也在进行同样的试验,而且规模更大,并以此为理由要求更多的钱。巴里可能已经被托克尔控制了,但是他并没有拥有她。或许如果他拥有她的话事情就会好些。或许他认为自己拥有了她。”

科列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考虑他所说的话。

“托克尔给巴里灌输了许多谎言,操纵着她来反对我,”爱德华继续说,“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她不知道该信任谁,最后把自己所有的牌都放在了错误的牌手手中。”卡希尔走到一张桌子旁,用手按着桌子,两眼看着桌子的表面。尽管她努力地去考虑他所说的一切,但是她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央情报局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