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山疑案》

第14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莉迪娅用两个晚上的时间读完了赫拉斯·詹金斯局长给她的谈话记录。她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其中马克·亚当·卡德威尔的话给人留下的印象最深。虽然对他父亲他并没有说任何公开敌对的话,但字里行、却透着令人不安的不满与怨怼。不知道詹金斯是否察觉到了同样的情绪。她忽然想起应该去查一下这些谈话有没有录音。她猜想是应该有的。听听这些人的声音远比读这些文件收获会大得多。

她给克拉伦斯去了电话,问他警察有没有在和他谈话期间录音。

“是的,他确实录了音。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原因,克拉伦斯。”她几乎想把谈话记录的事告诉他,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现在,只有她和詹金斯知道谈话记录在她的手上。当然,将来在合适的时间,她会把记录交给委员会,但是现在……

她还没有决定是否要进一步提起麦克南的案子。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做,就得在委员会面前提供充足的理由。但在这之前,她必须先查看警察局关于麦克南一案的档案。

“时间。”她在办公室喃喃说道。她靠在椅子上,查看着调查阶段开始后,委员会有可能传召的证人的名单。目前,一切事情还需要她自己做。但既然她没有让手下的人知道记录的事,而且答应了詹金斯私下查看麦克南的档案,所以可以说这种情况是她自己造成的。

她给赫拉斯·詹金斯去了电话。显然他这时情绪不高。当她说她想星期四去看麦克南的档案时,他嘟囔道:“到时别碍我的事。”

吉格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她把上衣挂好,关上了门。“我可以和你谈几句话吗?”

“当然。”

吉格在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她穿着一条灯心绒长裤,裤腿塞在棕黄色的牛仔靴里,上身是件深紫色的套头毛衣,胸前挂着一条颜色杂乱、由银片和铜片镶嵌成的项链。她摇摇头说道:“我越老,人们就变得越奇怪。”

莉迪娅忍不住笑了。“你有多大,吉格,二十八?”

“很老的二十八。说正事,我去吃饭前,接到了昆丁·休斯的电话。”

“他想干什么?”

“一起吃晚饭。”

“还有呢?”

“这次他请我到他水门饭店的公寓去。”

“你去吗?”

“去,不过只是因为我是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莉迪娅笑了,可吉格摇了摇手指。“我是认真的。昆丁·休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哈罗德仍然说他需要一定的空间来考虑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所以,我接受了他的邀请。现在,我想知道的是,关于休斯以及他和吉米·麦克南之间关系的情况,对你究竟有多重要。”

莉迪娅低头看了看满桌的文件,叹口气说道:“我不知道。上次你和休斯吃完饭回来告诉我,他不承认与吉米·麦克南之间有任何关系。是不是?”

“是的。但他那种回避的态度使我觉得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或许比谣言所传更甚。”

“问题是,吉格,尽管这些也许与卡德威尔谋杀案有关,但我无法正式任命你去继续调查。不过说老实话,这在现在还没有什么关系。即使休斯和她确实是情人,我们也无法把它和我们现在的调查联系起来。我真希望我能鼓励你继续进行下去,因为说实话,我对这一点很感兴趣,而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认为这两个谋杀案之间是有联系的。但是我已经得到通知,把麦克南的案子扯进来可能会使我丢了这份工作,而且如果我不能继续——”

“可也许你到现在所做的事都是正确的。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真正原因。昨天晚上我和一个老朋友有个约会。一个很好的人,最近刚刚离婚。他并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但我能怎么办呢?我不会告诉你他的姓名,因为我不想辜负他的信任。你明白?”

“似乎不很明白……说下去。”

“好的。杰克在联邦调查局工作。我本以为那是份相当繁重的工作,可认识他后,才知道他是搞审计、负责管理记录的。上帝,这真让我大失所望。我告诉他我在为调查卡德威尔谋杀案的委员会工作……希望我这样说你不会认为不合适……他问了许多关于委员会的问题。我并没有全部回答,因为我不想说得大多。但当我提到吉米·麦克南时,他脸上露出了那种狡黠的微笑,并且说——请注意——谣传说卡德威尔参议员和她曾发生过关系——”

莉迪娅举起手,似乎要制止这令人作呕的消息。

“我不是在开玩笑。”吉格说道。

“即使这是真的,这个人怎么可能知道呢?何况我保证这不是真的。”

“信息通道。”

“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之间的信息通道?”

她点点头。“他不知道谣言的来源和它散布的渠道,但他记得人们说卡德威尔参议员……他是怎么说的?……和吉米·麦克南之间曾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

“荒唐。卡德威尔是她的父亲,或者说就像她父亲一样。她是他妻子的外甥女。他们把她像女儿一样抚养大——”

“但在法律上她不是他们的女儿。”

“这无关紧要。我了解这个人和他的家庭。揣测这样一件事情简直是异想天开。”真是这样吗?她心中不得不问自己。她曾有种感觉,两者之间有关系。但这种说法……

吉格摆弄着一个劈了的指甲,脸上一副“随你怎么想”的模样。“我只是在告诉你我所听到的事情。而且他是在联邦调查局工作——”“他有没有提到其他事情来证实这一点?”

“没有。”

“这太——”

“太什么?”“太像一出肥皂剧了。”莉迪娅说完后悔不已。这不正是维罗尼卡用来形容她对吉米一案的兴趣的吗?“有人说这就是华盛顿,一场冗长的肥皂剧。”“对我来说不是,对你也不是。你还这么年轻,不该玩世不恭。”

“问题是在这两起谋杀案之间可能是有联系……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当然。”“顺着这条线索追下去。向别人打听一下情况。卡德威尔的两个儿子,他的妻子。我认为确有其事。”“我不这么认为。”虽然她心中半信半疑。这似乎能解释她长时间以来心中的那种奇怪感觉。“回到昆丁·休斯的事上。你说过他同意把卡德威尔参议员生前的那次采访录像带送来。”

“不错。我今晚会再问问他这件事。”“吉格,今晚小心。”“小心?为什么?”

莉迪娅身上那种母性的直觉又表现出来了,这使她有些不好意思。她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呃,你知道,他是个色鬼。”

“像他这样的老色鬼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

吉格走后,莉迪娅回想着她们的谈话,特别是关于卡德威尔和吉米的那一段。“荒唐。”她自言自语道。可这真的只是荒唐吗?麦克伦参议员突然打来了电话。他单刀直入主题。“我们准备好证人名单了吗?”“我正在做,参议员先生。这取决于委员会这个星期所做的决定。我本来想在明天的会议上提出这件事的。”“我希望名单能在星期五定下来,并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新闻发布会?”

“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向外界公布我们所取得的进展了。你反对?”“我认为这可能为时过早。应当首先解决麦克南谋杀案的问题。”“你说过要向委员会提交你这样做的理由,以供讨论。我们在等你的报告。”“我争取星期五把报告交上去。我想新闻发布会至少应该推到下周三、四。”他摆出一副大人有大量的姿态。“好的,但星期五我们要结束所有事情……证人名单,麦克南案件,所有这些。有不同意见吗?”“没有,参议员。”

他挂上了电话。莉迪娅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她正在起草的证人名单上。它包括参议院的议员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卡德威尔家庭成员、死者的朋友以及警察局的工作人员。她翻开电话簿,找到了小科尔·卡德威尔办公室的电话。她拨通电话,告诉接电话的女人她要和卡德威尔先生通话。

“哦,你好,詹姆斯小姐,我是约娜·马歇尔。我们在卡德威尔夫人家里见过面。请稍等。”

科尔拿起电话。“你好,莉迪娅,抱歉让你久等。”“没关系。我想知道我们能否今天见个面。”“今天已经快结束了。”“我知道,但我的计划有些变动,所以一切都得往前移了。我真的希望和你谈谈,哪怕是半小时。”“呃,今天下午我脱不开身,但下班之后我们可以喝一杯。”

“那太好了。”“在豪夫门怎么样?六点?”“好的。趁你还没挂电话,我想问一下,你能不能替我联系到你哥哥?”“呃,我……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我知道,但我更希望你为我们安排一次见面,最好是在星期五以前。”

“这可有些难办,莉迪娅。他……你知道他的,和他的朋友们与世隔绝,不与外人打交道的。”“和你说实话,科尔。我正在为委员会起草证人名单。你和马克肯定会在上面。在他面对委员会的所有问题前,我想我先见见他也许会好一些。我这是为他好,没别的。我想帮些忙。”“谢谢你,莉迪娅。告诉你我会怎么做:我会抓住他,建议他来见你。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我确实不能控制我哥哥的生活。”“我知道,科尔。感谢你所做的一切。”“见面的时候详谈。再见。”一个小时后,她接到了一个自称为弗朗西斯·朱维尔的男人的电话。他是“内心忠贞教”——马克所属教派——的执行领导人。“我听说你想和我们的一个兄弟马克·亚当讲话。”“是的,正是这样。是他的弟弟给你打了电话?”“是的。我们的方针是尽可能地保护我们的兄弟姐妹免受世俗生活的侵扰。当然,因为我们是一个奉公守法的教派,我们还是愿意就合法的事情进行合作的……”“这很让人敬佩,朱维尔先生。你打电话来是想安排我要求的会面吗?”“我并不愿意这样做。显然,我们的兄弟做了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去参加一个宴会。我们曾经建议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违背了他的兄弟姐妹以及他的主的意愿。我完全理解,在就他父亲的死进行的调查中,他不得不尽某些义务。一个人犯了错误总要付出代价。他弟弟告诉我,你将传他在参议院委员会前作证,但在这之前,你想先和他谈谈。”

“不错。”“你一定意识到,井没有什么理由要他一定答应这个请求。”

“当然。”他的语气开始有些令她不耐烦了。“对于这样一件事,他有权做出自己的决定。”

“有些人相信报上所说的东西,认为我们对教派成员施加控制。显然,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确实听到过一些事情,朱维尔先生。但我并不先入为主。我可以见马克·亚当·卡德威尔吗?”“在一定的前提下。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当然会影响到我们整个教派。我可以同意你和他见面,但我坚持要在我在场的条件下。如果你接受这一点,那我们就可以约定时间。”“为什么你一定要在场?”

“保护他的利益。”

“他的还是你的?”“也许二者都是。你想什么时候见他?”

“明天早上?”“十点?”“可以。”“你知道怎么找到我们?”“我会的。”

我的天!莉迪娅到达豪夫门酒吧时,小科尔·卡德威尔已经等在那里了。问候的时候,他显得格外亲切,然后为两人点了饮料。“谢谢你替我打电话给你哥哥的教派。”“他们给你回电话了?”

“是的,一个叫朱维尔的人。我不喜欢他,也不喜欢见面安排的那种形式,不过我想我没有别的选择。为了能见到你哥哥,朱维尔先生坚持我们会谈期间他也要在场。”

科尔笑了。“当然,我同意你的观点,不过我想我已经习惯了。自从马克加入内心忠贞教后,我们家所有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恐怕我们在这方面是无能为力了。这就是他们生活的方式,你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些什么,那你就必须照他们的规矩办事。”莉迪娅馒慢喝着饮料,注视着擦得锂亮的吧台。“真可怕,科尔。这些邪教以及它们对其成员的控制。这是对社会的威胁。应该进行更多的调查——”“这是个敏感的问题,”科尔说道,“干涉宗教,或一个所谓的宗教团体,你就冒着被人称作思想狭隘、干涉宪法所赋予权利的危险……嗨,你是个律师,你知道这些。”

她点点头。“但是,在琼斯镇之后……对了,你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国会山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