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山疑案》

第16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第二天,哈罗德开车把吉格从医院送回了家。医生说她得了脑震荡,要在床上休息几天。她提出抗议,可哈罗德坚持说她应该听医生的话。她只好不情愿地爬上了床。哈罗德到厨房去开一个番茄汤罐头,当他回来时,她正在给莉迪娅打电话。

“你现在不应该说话。”他大声说道。

她举起一根手指让他闭嘴,然后对莉迪娅说:“我觉得自己很好。我打电话是想知道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要紧的。重要的是你要好好休息,然后精神抖擞地回来工作。不过,还有一件事。昆丁·休斯采访卡德威尔参议员的录像带。”

“哦,是的。他说我们可以到他的工作室去看。”

“好的。我会给他打电话安排此事。吉格,照哈罗德的话去做,如果你需要什么,就大声喊。”

“我会的,莉迪娅,谢谢。”

莉迪娅打到wcap电视台的电话是由休斯的节目负责人克丽斯塔接的。莉迪娅解释了她打电话的目的,克丽斯塔说她会和休斯证实一下,然后给她回电话。一个小时后,她打来了电话,建议莉迪娅在下午五点到工作室来……

在休息室等了十分钟后,莉迪娅由克丽斯塔领着来到了位于地下的一个编辑室。昆丁和另外一个女人正等在那里。显然,她是负责这屋里错综复杂的电子设备的编辑。

休斯几乎没有跟莉迪娅打招呼。“准备好了?”

“是的。”

“开始吧。”他对编辑说道。她按了几个按钮,两台电视屏开始工作。

半小时后,录像带结束了。屏幕上的休斯向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表示感谢,并向他的观众道别。

“可以吗?”当灯光亮起、屏幕渐黑后,休斯问莉迪娅。

“是的,谢谢。看到他在屏幕上那么活跃、生动,真……真让人难过——”

“是啊,他现在不能再这样了。”

“是的,不能了。也许以后我还想再看一遍。我想你会同意的。”

“是的,我想可以。打个电话来。”

她站起身,克丽斯塔把她送回了一层的接待室。

“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能为你和委员会效劳,詹姆斯小姐,请一定告诉我,”克丽斯塔说,“我是认真的。”

在道别的时候,莉迪娅问道:“录像的时候你一直在场吗?”

“是的,当然。怎么了?”

“哦,没什么。卡德威尔参议员的动作、或外貌好像有什么地方……有点儿不协调,如此而已。”

“可我想不起来任何不寻常的地方。”克丽斯塔说道。

“也许只是我的想象。再次感谢你的帮助。”

“随时愿意效劳。”

她开车直接回到了她在参议院的办公室。她打开录音机,准备把她看完这次采访的印象记录下来,这时,维罗尼卡·卡德威尔敲门走了进来。莉迪娅把麦克风放回原处。“你好,维罗尼卡。这太令人高兴了。”

“我正准备离开,顺路过来看看你的调查员怎么样了。我听说了她的事,非常震惊。她怎么样了?”

“她很好。我今天给她打了电话。她已经回家,正在休息。”

“感谢上帝,你怎么样?”

“很忙……我刚从wcap电视台回来。我看了昆丁·休斯对科尔的采访录像。”

“哦?为什么?”

“部分是因为好奇心。但更重要的是,抓住每个机会更好地了解这件事……这也许听起来有点儿愚蠢,但有件事让我有些奇怪……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科尔不是那么无可挑剔……”

“这是什么意思?”

“呃,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都在不停地抚弄衬衫领口,上面的一颗纽扣不见了。科尔从不会装束不整地露面,更不要说是在电视上了……”

“真的?”

“是的……他穿着一件掉了纽扣的衬衫去电视台录像——”

“哦,他没有。”

“什么?”

维罗尼卡笑了。“他当然没有。那天我记得很清楚,他刚刚接到纽约威得利送来的新衬衫。他总是从威得利订货,他们有他的尺寸号码。他喜欢他们的衬衫,尤其是那些从上扣到下的款式。他去录像那天,从那批货里拿了一件新衬衫。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穿着衬衫给我看过。纽扣一个也不缺。”

莉迪娅也笑了。“哦,那他就是在录像前丢了一个扣子。”

“我听说你去看了马克·亚当……”

“是的。”

“他怎么样?”

“不错,他……噢,我怎么会说不错呢?实际上我看见的事情让我吃了一惊。他看上去像是被*醉了,或被某种东西控制住了。说实话,我很吃惊。”

维罗尼卡脸上的笑僵住了。她不安地抚弄着手里的皮包。“我知道让你了解他所处的境况是件很可怕的事。应该说我很抱歉……”她强装出一个微笑。“你永远不会想到孩子们会发生这些事情,莉迪娅。你把他们养大,给了他们你所有的一切。然后他们就变成了大人,而你则会变得无足轻重……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幸运的是小科尔走了一条不同的路。他使他的父亲非常骄做。”

“肯定的……我本不应该提这件事,维罗尼卡,但趁你正好在这儿——”

她举起了一只戴着手套的手。“听你说话的口气,我宁愿自己今天没来这里。”

莉迪娅抑制住忘掉此事的冲动,坚持说道:“我听说吉米和马克之间有某种私人问题。”

维罗尼卡似乎不愿理睬她。

“那是什么问题,维罗尼卡?”

“莉迪娅,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不相信,特别是在听了马克的话以后。求求你,维罗尼卡,这可能会给吉米和科尔的案子提供一些线索。我不是在探听隐私,我从来没想——”

维罗尼卡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她站起身。“我信任你是犯了一个大错误,莉迪娅。我讨厌你的含沙射影。”

莉迪娅早些时候所感到的内疚现在被心中的愤怒所代替。不仅是因为维罗尼卡,而且是因为她加入委员会以来令人失望的经历。有些人给了她一项任务,但也同样是这些人似乎一心一意在阻挠她完成这项任务。就在维罗尼卡走到门口正要开门时,她决定不顾一切了……“还有科尔和吉米是怎么回事?”

维罗尼卡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来。“我已经受够了,你确实走得太远了。出于你自己最清楚的原因,你已经歪曲了有关我们家的事实,以满足某种阴暗心理。我做梦也没想到在你身上会有这种低级趣味。你接受了一个公职,却又辜负了公众的信任。你把整件事变成了一个丑闻。我向你保证,你不会再有权这样做了。”她说完摔门而去。

莉迪娅坐在那里,惊呆了。她用指甲狠狠掐着自己的手掌。你怎么能这样?一生中她还从来没有这样冲动过,也从来没有这样不顾他人感受而说出如此不得体的话。她简直是疯了。维罗尼卡的反应是可想而知的。她想赶上去说声对不起,但却没有动。再等一天,然后打电话……

当天晚上她久久不能入眠。第二天醒来时,她觉得头晕脑胀,情绪极其低落。今天她要到警察局去查看吉米·麦克南的档案,但现在却想取消这次安排。经过昨天晚上……

她披上睡袍,烧上水,到前门拿来了《华盛顿邮报》。她把报纸扔在厨房的桌子上,便去冲了个淋浴。出来前,她用凉水冲了冲头,以便清醒自己的头脑。她把发生尖啸声的水壶从火上拿下来,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她在餐桌旁坐下,打开报纸的头版,浏览着报端的大标题。但紧接着她注意到了下面的一小段文字,上面的标题是《卡德威尔谋杀案中的突破》。

文章在第一版并没有结束,但上面的一行半文字足以给出故事的精髓。

昨天晚上,华盛顿市警察局副局长赫拉斯·詹金斯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科尔·卡德威尔冰锥谋杀案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詹金斯是在他办公室举行的一次非正式记者发布会上做这一声明的。

在记者的追问下,詹金斯拒绝就此事发表进一步说明,只是说:“警察局对卡德威尔一案进行了有史以来最深入细致的调查,现在看来我们的努力要见成效了。”接着詹金斯局长介绍了此案的一些重要因素。(接第二十二版)

文章的余下部分只是介绍了一下卡德威尔谋杀案及其影响。

莉迪娅穿好衣服,开车去了警察局。詹金斯的办公室周围站满了想要抢到头条的记者。莉迪娅告诉一个工作人员说詹金斯正在等她。过了一会儿他回来说:“他想知道你能不能今天下午再来?”

“不行。”

几个记者走到莉迪娅面前,询问起报纸上提到的突破。

“我只知道我今天早上在报纸上看到的东西,仅此而已。”她答道。

“别这样,詹姆斯小姐,如果你没有参与这次调查,那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相信我,我和你们一样吃惊……”

那个工作人员第二次从詹金斯的办公室出来,示意莉迪娅进去。

“早上好。”她说道。

“今天早上什么都不好,孩子。”

“根据我在报上看到的东西,你现在应该是在庆祝。”

“时机一到,自然会庆祝。你仍然想看麦克南的档案?”

“你说过我可以看。”

“情况发生了变化,你是在浪费你的时间。”

莉迪娅叹口气,坐直了身子。“你知道,局长,我已经厌倦别人告诉我我在浪费时间了。”

“再过几天,这些就会无所谓了。”

“为什么?”

“没什么。你看,卡德威尔的案子很快就会结束了。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参议院委员会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已经没有什么东西需要调查了。”

“这个案子所谓的突破到底是什么?”

“如果对我来讲是性命攸关的事,我就不会告诉你。而这确实是性命攸关的事。”他探过头来,一副说知心话的模样:“你真以为我会告诉你或其他任何人我们得到了什么?嗨,莉迪娅,我也许不是个天才,但我决不是傻瓜。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案子,我认为和别人分享侦破此案的荣誉并不是很明智的行为。”

“你知道是谁干的?”

“无可奉告。”

“我并不是记者,我是——”

“我得走了,莉迪娅。”

“你什么时候执行逮捕?”

“很快,祝你愉快。”

“我不会离开,除非我看到了麦克南的档案。”

“我告诉你忘了这件事。”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出去告诉那些记者,警察局拒绝和参议院合作。我会告诉他们——”

“不要威胁我。我不希望改变对你的印象。对不起,但我确实没有时间了。”

莉迪娅抓起自己的手提包和公文包,下楼离开了警察局。

当她快走到街道尽头时,一辆汽车拐了过来,从她身边开过。她站在人行道上,看见两个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们站在车边,等着第三个男人从后门出来。两个站在警察局侧门边的记者走近汽车,但司机从车里跳出来拦住了他们。

几分钟后,车里的第四个人慢慢走了出来。他戴着手铐。另外两个人抓住他的胳膊,领他向警察局大门走去。他转过身,朝莉迪娅站的方向望去,然后抬头望了望天空。光光的头和白色的长袍使他显得格外刺眼。

莉迪娅还没来得及叫出马克·亚当的名字,他就在记者的包围下被推进了大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国会山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