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山疑案》

第22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威尔福雷德·麦克伦参议员乘飞机来到了犹他州。邀请他大驾光临的当地政客对参议员在他为重新当选所进行的活动中所给予的支持极为感谢。邀请发出后,双方就参议员是否成行并发表演说进行了多次接触。参议员办公室的决定是在最后一分钟做出的。当地的竞选班子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放出风去,说麦克伦本人将亲自出席他们举行的活动。

“你能回到这里帮助我,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参议员。”募集捐款的宴会后,当地的那位政治家对麦克伦说。

麦克伦拍拍他的后背。“如果我们不互相帮助的话,那剩下的人就不多了。”这话在围着他的人群中引起一阵笑声。

“再来一杯,参议员?”有人问道。

“可以,不过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在从华盛顿来的飞机上他已经喝了不少,而且在宴会期间也没有停止过。食物他只看了一眼就得出了结论:难以下咽。

“如果你今晚能来寒舍小住,我太太和我将不胜荣幸,威尔。”当地的那个政治家说道。

“谢谢,可我今晚在饭店还要参加一个会议。”

“真不知道你怎么能处理这么多事情。”一个中年妇女带着满脸的殷勤说道。

“尽我所能而已,”麦克伦说着朝门口走去。他举起双手示意屋子里的人安静,然后高声说道,“有一件事我要向所有犹他州的人民保证——导弹防御系统一定会建在本州。”

欢呼声伴随他走出宴会厅,来到等在外面的一辆租来的汽车前。他有些费力地爬上车,然后告诉司机回他在南缅因大道的饭店。当车行驶在盐湖城的街道上时,麦克伦不禁感叹在涉及到酒精饮料时,他的某些摩门教选民有多么两面派。摩门教控制着整个犹他州,这就意味着所有的饭店和酒吧都不得供应啤酒以外的酒精饮料。可最近以来这条规定似乎有些放松,有些饭店现在已可以提供两盎司装的小瓶鸡尾酒,但条件是客人必须要点菜。不过与其他州相比,犹他州的酒鬼并不少。它们惟一的差别是,在犹他州人们是在私人俱乐部里饮酒寻欢的。或者像今晚这样,在政治聚会上。麦克伦也知道,在他下榻的旅馆套房里也储备着大量他最喜欢的威士忌。没问题……

一个陪同他来到犹他的助手正等在旅馆里,问候老板后,他立即问是否要给参议员倒杯酒。“我要吃点儿东西。”麦克伦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卧室脱去上衣和衬衫,换上一件宽松衬衣和一件铁灰色的开襟毛衣。

“那我叫他们送些什么东西上来,”助手说道,“想吃点儿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快点儿就行,”麦克伦说道,“摩根和他的人来过电话吗?”

“是的,先生,”助手一边说着,一边去打电话通知客房服务,“他们一小时前打过电话,说他们要晚半个小时。”

“大人物啊,”麦克伦说着在椅子上坐下,拿起一份报纸,“他们到这儿后,你出去。”

助手的脸上写着掩饰不住的失望。参议员和重要人物会谈时,他经常被打发走。他和另一个助手里克·贝休恩经常开玩笑,说他们离开后,那些妓女就会从后门进去,参加这些尊贵大人物的会议。

麦克伦狼吞虎咽地吃着,快吃完时,前台打来电话,说他的客人到了。

“在我离开前,你还需要什么吗?”他的助手问道。

“不,不过两个小时后回我这儿来。”

“好的,先生。”助手早就考虑过这段时间去做些什么,但实在想不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最后,他决定去泡酒吧,喝点儿啤酒,没准会有什么浪漫的奇遇呢……

来到麦克伦套房的两个人在外貌上形成鲜明对比。第一个进来的叫朱迪安·史密斯,高大而英俊。他已经六十出头,但在旁人眼里却很容易被认为是五十。铁灰色的头发剪得很短,晒得黝黑的脸上布满皱纹,仿佛一个向太阳挑战过多的退休飞行员。他的肩膀宽阔而厚实,只有微微隆起的将军肚才暗示出他的年龄。他穿着一身昂贵的牛仔服,和一双擦得锃亮的飞行靴。由纯银制成的巨大皮带扣闪闪发光。皮带扣中央是一只雄鹰,身上刻着他名字的缩写字母js。

朱迪安·史密斯是犹他州最富有的工业家之一。他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母亲自称是传说中的丛林英雄朱迪安·史密斯的后代。在1826年,这个英雄曾对现在成为犹他州的这片土地进行过由北向南的勘探。从来没有人证明过他的家族系谱,但也从来没有人提出过异议。史密斯与麦克伦热情握手后,径直向屋内的小吧台走去,给自己倒了杯波旁葡萄酒。和史密斯相比,第二个人特德·普鲁斯特就矮得多,也瘦得多了。他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灰色三件套西装,但衣服极不合身,似乎是为一个身材高大得多的人订做的。虽然还不到四十岁,但他头顶的头发已掉得精光,只剩下了周围的一圈。他有着一张五官挤在一起的脸,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和两只永远都在滚动中的黑眼睛。“你好,特德,”麦克伦向普鲁斯特打着招呼,“把你的包放下,过来喝一杯。”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彼此交换着见面时的客套话。最后,史密斯在椅子上动了动,他的上衣滑开,露出腰间一把口径45毫米的左轮手枪。“你的讲演怎么样?”他问麦克伦。“你对这个并不感兴趣,朱迪安。你给我打电话要我到这儿来时,说你对导弹防御系统的讨论有些紧张。我告诉你不要担心,可你根本没听我的话。”史密斯大声笑了,露出一口整齐而雪白的牙齿。“有人说过要听一个政治家的话吗,威尔?”三个人都笑了。“关键问题是,威尔,我和其他人都读到一些关于导弹系统的令人头疼的报告。我不是在说这个系统最终会建在哪里,我是在说国会会不会一开始就不批准这个项目。”“只要我说些什么,项目会被批准的,”麦克伦说道。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不迭。一定是喝得在太多了。他告戒自己不能再碰杯子里的酒了。麦克伦的话使史密斯脸上现出一丝不快。他看看特德·普鲁斯特,然后把目光又转回参议员的身上,“我们认为我们在这件事上已经投入太多,不能袖手旁观,任其自由发展。我们认为,威尔,要在这件事上再加把力,摆脱现在的僵局,把这个项目落实在犹他州。见鬼……我们最大的障碍已经消失,亲爱的卡德威尔参议员已经死了。”谈话使麦克伦越来越不安。他真希望自己呆在华盛顿致力于导弹系统的工作,而不是在这里聆听史密斯的教训。但他也明白这种希望是没有道理的。犹他的头面人物组成了一个匿名的私人委员会,以确保犹他能得到这个导弹项目,而史密斯正是这个委员会的领导人。这个委员会从各个方面对不同层次的官员都进行了工作,甚至还针对手握大权的议员们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宣传战。犹他州内也建立了各式各样的委员会,向市民们宣传导弹系统将给这里带来的好处。州内有相当多的人对这个系统持反对意见,原因很多,其中也包括环境因素。但在另一方强大的金钱攻势面前,他们的努力显得苍白无力。“问题在哪儿,朱迪安?”麦克伦问道。他已经感到自己在出汗了。“问题,威尔,问题是事情似乎并没按它们应该发展的方向发展。你肯定还记得,我们都以为卡德威尔一死,项目获得批准,建在犹他的障碍就会消除。事实上,卡德威尔被……之后,你就这样跟我们说过。但现在看来,它似乎并没有按那个方向发展。至少速度不够快。”麦克伦忘记了刚才对自己的告戒,拿起酒杯大大喝了一口威士忌,然后说道:“卡德威尔死后,反对力量看上去确实是瓦解了。这种假设很合理,而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像我们预料的那样。问题是卡德威尔死后留下的空白很快被其他人填补了。我对这些人其实并不担心。时机成熟时,他们自会转变态度,对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乡州来说,还有许多其他很重要的法案,而我在这方面自会有所安排。”他又喝口酒,摇了摇头。“不,朱迪安,我认为事情仍在按我们希望的方式发展。”史密斯从口袋中掏出一根又长又粗的雪茄,慢慢点着后问麦克伦:“来一根,威尔?”“不,谢谢。”“随便你了,”史密斯说道。他仰起头细细品味着雪茄烟带来的享受。“古巴雪茄。”他再次深深吸了一口,将烟灰抖落在烟灰缸里,然后俯身对麦克伦说道:“我想你刚才说事情仍在按我们希望的方式发展。这还不够,威尔。房子建成八分之七后,却因不愿花钱装门而无法搬进去居住,这种做法在我来看没有任何道理。明白我的意思,威尔?我们已经投资了七百万美元以使该项目建在犹他,我并不介意再花一百多万来达到这个目的。”麦克伦看了看普鲁斯特,无奈地伸出手去。“再多花一两百万能有什么好处?”他问道。普鲁斯特将眼光转向他处,使得麦克伦不得不重新看着史密斯。“我们已经把钱分给了那些能起作用的人,至少是那些我们知道会接受这笔钱并会感谢我们的人。再给他们更多的钱于事无补,他们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了。”史密斯抚弄着衣服上的扣子,抿紧了嘴chún。“那么刚才你提到的那些新出来的人呢?”麦克伦摇摇头。“不要说贿赂,就是接近他们都是个错误。”“为什么?”“我认为他们根本就不会接受。毕竟,我在参议院已经呆了很长时间,朱迪安。我对那些人很了解。”“他们是谁?”史密斯问道。“马克维奇,是一个。还有杰明斯和汉尼根。”“其他途径呢?”史密斯问道。“别人都给了他们些什么?”麦克伦不安地笑了笑。“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并不是处女,是不是?”史密斯问道。

特德·普鲁斯特很欣赏地笑了。

麦克伦犹豫了一下。“我可以到警察局查一查,不过我觉得不会有太多收获。国会中的这些新成员相当循规蹈矩。如果是他们自己相信的事情,他们可能会接受你的东西,但是——”“胡说,”史密斯说道,“就像我们常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格。即使是来自伟大的犹他州的尊贵的参议员。”

麦克伦的身体僵硬了。他极力装作没有注意到史密斯的话,并向他保证他会尽全力促进事情的进展。

史密斯对麦克伦说道:“特德带来了一些糖果。”他们都明白这是指钱。“我希望你回到华盛顿,找到更多喜欢糖果的人,威尔。在国会以外找找,就像我们以前所做的那样。这个项目涉及到政府的各个部门,而大多数人是爱吃糖的。我爱吃,你也一样。”

麦克伦真希望他们赶快离开,这次谈话赶快结束。“别担心,朱迪安,我会回去把这件事最后搞定。你可以信任我,也请把这一点告诉其他人。”

史密斯捻灭雪茄,站起身,用手抓住麦克伦的胳膊。“威尔,有你在美国参议院中代表犹他州是件荣幸的事情。相信我,等这件事圆满解决后,所有犹他人民会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支持你。”

“谢谢,朱迪安。我明天给你打电话好吗?”

“不,过几天给特德打电话吧。他会飞去华盛顿,把糖果分给那些你认为合适的人。还有,威尔,我们安排了你的一位老朋友今晚到这儿来。”

“是谁?”

“一起来看看。”

三个人离开套房,沿走廊来到一扇门前。麦克伦敲了敲门。一个身材袅娜、穿着透明睡衣的姑娘打开了门。“你好,参议员。”

“我的天,”麦克伦说着,走进了房门,“凯特……”

“我一点儿也不吃惊,参议员。”史密斯说着,和普鲁斯特沿走廊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国会山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