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山疑案》

第33章

作者:玛格丽特·杜鲁门

克拉伦斯从音乐会回到家中半个小时后,莉迪娅打来电话,说她在wcap。她说她现在没有时间详谈,但他可以一个小时后开车来接她。

他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响了。这次是吉格·约翰逊,莉迪娅的助手。“很抱歉打扰你,”她说道,“但我很担心莉迪娅。”接着她把克丽斯塔·琼斯来电话的事告诉了他,井问她是否在音乐厅联系到了莉迪娅。

“是的,她打过电话。莉迪娅已经去找她了。现在他们在wcap。事情办完后,莉迪娅会给我打电话。”

吉格沉默片刻,然后说道:“你认为她和詹姆斯小姐在一起没事吗?我是说,她在电话上听起来非常……非常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希望莉迪娅不要受到伤害。”

克拉伦斯没有告诉她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而是说道:“也许我不该等莉迪娅的电话。也许我现在就应该开车过去。”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和你一块儿去。”

“我来接你。”

“还是我去接你吧。正好顺路。等我半个小时。”

放下电话,他立刻后悔不该再等半个小时……哦,好了,他对自己说,你看的电影太多了。可他心里依然忐忑不安。

莉迪娅给克拉伦斯打完电话后,克丽斯塔领着她穿过一道道走廊,来到地下室一间小小的工作室。这间工作室是用来录制对名人的采访的,只是利用率并不高。

克丽斯塔把灯打开,这使莉迪娅感觉好了许多。工作室中央的平台上摆着两把橘黄色的旋转椅。三台巨大的摄相机默默站在三脚架上。莉迪娅和克丽斯塔绕过像蛇一样盘绕在地上的电线,来到了上面的控制室。克丽斯塔扒掉包裹外的牛皮纸,露出里面的带子,“我本来想去一间编辑室,就是你上次来看昆丁对卡德威尔的采访时用的那种,但我想最好还是让你在这里最大的屏幕上看看这盒带子上的东西。我可以用这里的设备来播放。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弄好。”

莉迪娅仔细注视着克丽斯塔灵巧地摆弄着控制室里的设备。显然,她对自己能操作这里的一切感到很骄傲。

一切就绪后,克丽斯塔领着莉迪娅回到工作室,示意她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然后,克丽斯塔指着椅子旁一个支架上的机器说:“这就是遥控仪器板。”莉迪娅下意识地摸了摸仪表板上的旋纽,然后把注意力又转回到克丽斯塔身上。

“我在控制室里操作,”克丽斯塔说道,“这样容易一些。而且,我想看录像时,你更愿意一个人呆着。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我解释,录像带会说明一切,我惟一要说的是里面的资料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内心忠贞教里的人用八微米胶片拍摄的。另一部分是吉米·麦克南对马克·亚当的采访录像。你会很容易地分辨两者,因为后者的质量要比前者好得多。我还得提醒你,莉迪娅……你要看到的东西并不怎么令人愉快。”

莉迪娅的胃猛地抽搐起来。她意识到自己也许并不想了解她要看到的东西。她甚至想告诉克丽斯塔不要放那带子,然后跑回家去,忘掉卡德威尔死后所发生的一切。当然,她没有这样做。既然已经走了这么远,那就一定要走到底。她望着克丽斯塔回到控制室,坐在庞大的仪表板后。工作室中的灯光渐渐暗去,一面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银幕亮了起来。

银幕有八英尺宽六英尺高。从天花板上垂下的两个扬声器里发出噼噼啵啵的声音。莉迪娅抬头朝隔开工作室和控制室的大玻璃窗望去。从仪表板上发出的光映衬着克丽斯塔的脸,使她看上去就像戴了一张阴森森的面具。

银幕上出现了粗糙、不稳定的镜头——内心忠贞教的大楼。拍摄的人显然是想介绍中心的大致情况,因为银幕上紧接着出现了周围的土地、农场,最后是大楼的后面。

下一个场景是大约一百个身穿自袍的男女教徒聚集在小河边。莉迪娅注意到一个人手中拿着一个手提录音机。她想这个人本不该出现在镜头中,可是显然他走得太往前了。

一直到这时,电影都是无声的。但现在她听到了那些教徒的声音。莉迪娅侧耳细听他们的祈祷……随着摄相机和录音机的靠近,这种持续、有节奏的呻吟变得清晰起来。

突然,电影结束了,吉米·麦克南的脸充满了整个银幕。那张脸显得很长,使莉迪娅几乎忘记了她那张不相称的天使般的面孔……之所以说不相称是因为她最近听说的关于这个女人的事……以前有人说,那是一张即使戴着浴帽也楚楚动人的脸。莉迪娅想辨认出吉米是在哪里拍的录像……似乎是一个旅馆的房间。吉米坐在深绿色的窗帘前,面朝着镜头。“你们好,我是吉米·麦克南,”她那沙哑的声音说道。这和她那精致、充满女性魅力的脸似乎也不相称,“你们也许知道,作为一个调查型的记者,我一直对洗脑和思维控制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这种兴趣曾引导我写了一本关于这方面的书。我研究了这个问题的各个方面,包括最近在我国兴起的所谓宗教组织所使用的控制技术。我得出的调查结果是,那些教徒实际上都被这些组织的领导人所控制。

像其他记者一样,我报告的深度取决于我和调查对象所建立的关系。这一次,我可以说是非常幸运。我成长在一个地位显赫的家庭,一家之主就是美国参议员科尔·卡德威尔。在这个家里,有两个人们要我称呼他们为哥哥的年轻人,小科尔·卡德威尔和马克·亚当·卡德威尔。今天和我在一起的就是两兄弟之一,马克·亚当。”

镜头拉开去,马克·亚当出现在银幕上。他坐在紧靠吉米右侧的一把椅子里。他穿着那个教派规定的白袍,头剃得精光,眼睛里仍然是莉迪娅上次见他时的那种迷茫神情。

吉米接着说道:“你们无疑会对即将看到的东西感到无比震惊。我首次看到它们时所感到的震惊,我想我今生都不会忘记。但现在,你们不仅将亲眼看到这一可怕事件,而且将亲耳听到当时的主要当事人解释这件事发生的起因,以及他参与此事的原因。”她转身面对马克·亚当。“你是我的哥哥,马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爱你的。”(你当然是,莉迪娅不禁想到。)吉米再次面对镜头。“我要再次提醒大家,你们将看到的东西可能会使你们感到震惊和愤怒,但要想了解邪教是如何利用洗脑来控制它们的教徒,就一定要将这样的事情曝光。”

画面渐渐转黑,再亮起来时已换成了粗糙的电影胶片。莉迪娅死死地盯着屏幕。镜头前出现了聚集在河边的教徒。画面在这些青年男女间晃动,最后停在了河边。四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围在他们中间的是一个同样穿着白袍的年轻女子。她看上去最多二十岁,有着一张甜甜的脸,褐色的头发像其他女教徒一样修剪得很短。她的手被紧紧地绑在身后,眼睛直视着前方。她的脸虽然显得平静而坚定,但目光中的恐惧却表明了她所经受的煎熬。

吉米的画外音……“洗脑的一个重要成分就是消除人的自我意识,斩断其与过去的所有联系,然后对其灌输新的想法和思维。一般来说,这就足以使教徒们俯首帖耳。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被控制者。我通过研究发现,对邪教的歪理邪说疯狂崇拜的人本身就具有屈从于这种控制的倾向。似乎没人能解释为什么一个人会对邪教深信不疑,而另一个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也许这是由基因、成长环境和父母影响等各种原因所决定的。重要的是,个体当中的这种倾向极易被那些想控制他人的人所利用,从而比较容易地达到他们的目的。”

“但是,有些时候个别人也会不像预期的那么听话。这种情况发生时,可以用惩罚来加强对人们的控制。你们将要看到的就是一种极端的惩罚措施。这和当众砍断人的手或头的阿拉伯风俗有异曲同工之妙。杀一儆百,那么就不会再有人胆敢违抗领袖制定的戒律。”

画面上出现了女孩脸部的特写镜头。那上面的无奈与恐惧显得更加分明。吉米关于惩罚的那些话令莉迪娅坐立不安。即将看到灾难发生的想法不禁使她心生胆怯,但又无法将自己的目光移开。她抬头看了一眼克丽斯塔。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四个年轻人渐渐逼近。其中一个猛地抓住了女孩白袍的领子。围观的人群中一片死寂。接着,祈祷声再次响起。这不详的声音令莉迪娅的胳膊上冒起了鸡皮疙瘩。她看着那个年轻人退后一步,扒掉了女孩的袍子。现在她全身赤躶地站在那里。莉迪娅感到一阵愤怒和恶心。这时,马克·亚当走到镜头中央,挥拳击中女孩的脸。她倒在了地上。马克·亚当拎着她的头发将她提起,再次击中了她。一拳又一拳。镜头移进,清晰地呈现着这令人作呕的一幕。单调的祈祷声中传来她惨烈的哀号。

最后,马克·亚当走出了镜头。女孩躺在地上,似乎失去了知觉。她的腿张开着,头扭向一边。鲜血从她嘴角淌下。

“上帝啊。”莉迪娅低声道。

扬声器里传来吉米的声音:“下达惩罚命令的人并不是要结束牺牲者的生命。但这正是那天发生的事情。不管她对自己发誓要献身的教派犯下了什么错误,都将由另一个教徒亲手执行惩罚。这本是对那些试图背叛自己誓言的教徒的警告。但那天发生的事远不仅仅是一个警告。”

“他们为什么会拍这样的电影?这和问尼克松为什么要在水门饭店安置录音设备一样,不会有任何答案。要衡量那些身居高位、手握权利的人的动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次,他们拍摄这些镜头似乎是作为永久性资料,放给教徒们看的……当然不是那些有可能加入教派的人……作为一种警告,警告他们不要在献身宗教上产生任何迟疑。”

影片结束了。银幕上出现了吉米·麦克南的面孔。“我如何得到这卷影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我的观众——会对这类组织对这么多青年人所实行的可怕控制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接着,她转身面对马克·亚当·卡德威尔。“你为什么会同意对她实行惩罚,马克?”

他的眼睛依然茫然地瞪视着前方。他用单调、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回答道:“她违背我主,犯下了罪孽。我要执行主的旨意。”

“谁让你这样做的,马克?”

“我们的救世主。”他答道,依然没有注意到她就坐在他身边。

“你本来并不想杀她,是不是?”

“她犯下了罪孽。”

“可你本来并不想杀她。”

“她是邪恶的。魔鬼已经附上了她的身。”

莉迪娅想起了上次见面时,马克·亚当所说的关于吉米的话。他称她为一个犯下罪孽的女人,是死有余辜。

吉米结束了她的评论。银幕渐渐转暗,莉迪娅坐在黑黑的屋子里。不过她还能看见克丽斯塔站起身,走到机器前倒带。不管是不是事故,刚才那可怕的杀人一幕使莉迪娅思绪起伏。这和科尔·卡德威尔参议员的谋杀案有什么联系?当然,吉米也许是被那些教徒杀害的,因为他们知道她得到了录像带。上帝知道,从法律和其他角度讲,录像带都会给那个教派带来极大的灾难,用谋杀来阻止它并不奇怪。

但是卡德威尔参议员呢?他知道这盒记录他儿子杀害一个年轻女孩的录像带吗?如果他真的知道,又是谁会为了这个而杀害他呢?休斯?不太可能。克丽斯塔也许是对的,休斯可能出于妒忌而杀害他,但那个教派也同样有可能这样做。而马克·亚当就是教派的执行人,正像他惩罚那个年轻女信徒一样?也许……

莉迪娅的思绪被走进工作室的克丽斯塔打断了。克丽斯塔在另外那张椅子上坐下,把录像带交给她。“吉米曾用这盒录像带来敲诈卡德威尔一家。我想后来休斯也这样做过。很聪明,是不是……”

莉迪娅看着克丽斯塔。“这令人难以置信。吉米完全是作为一个亲生女儿而被抚养大的,她这样对待那些如此善待她的人……”

克丽斯塔闭上了眼。“吉米·麦克南这样做是出于个人野心。就连昆丁也知道这个。是他告诉我的。当他发现吉米怀了卡德威尔参议员的孩子,他简直气疯了。所以他杀了吉米。我说过,我认为这也是他杀害卡德威尔参议员的原因——”

莉迪娅摇摇头。

“这和录像带有什么关系?”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他们身后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国会山疑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