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蝴蝶》

第九节

作者:e·s·加德纳

“你知道斯特拉约唐·金伯利在皇家野鸡夜总会会面吗?”

“不,不知道,她一点风声也没露。”

“你知道比尔·埃弗里特在哪儿吗?”

“不知道。”

“你知道我怎么才能找到他的下落吗?”

“不知道。”

“他和那帮家伙厮混在一起有多久了,彼得?仅仅是一次失足还是——”

“一次失足,没那回事。”彼得说,“这个家伙打一开始就不是好东西,他一直对我们撒谎,那是他的生财之道——他是一个抢劫集团的成员之一。他自认为聪明,可以逍遥法外。”

“你认识这个集团的其他人吗?”

他摇了摇头:“我想,你可以到法庭记录中去查他们的身份。他们在那次汽油站抢劫中都落了网。”

“他们在一起为非作歹,已有些时日了?”

“很明显是这样的。”彼得说,“对此,我知道得不多。总而言之,我伤心透了,都快昏头了。”

佩吉说:“努力想想,把你知道的关于比尔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我。”

“这帮家伙过去常在一家报纸的私人专栏里刊登广告来互相联络,那是有一次比尔跟我说的,他们会借此安排会面地点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我只知道这些。”

“彼得,我想让你严格按我说的去办。”

“什么?”

“如果你严格按我说的去办,”她说,“就可以把事情搞清。我想让你去停尸房,认领斯特拉·林恩的尸体,把她当做你的妻子,你明白吗?你是她丈夫。”

“可是,”他说,“我们的婚姻——哦,你知道的,是不合法。”

“你怎么知道它不合法?你可以回忆起斯特拉的许多事。严格照我说的去做,马上去停尸房,以斯特拉丈夫的名义去认领尸体,不要让任何人看出你对你在墨西哥的婚姻的合法性有怀疑。懂吗?”

他点了点头。

“你有钱吗?”她问道。

“够了。”

“我可以帮助——”

“不,费用由我来付。”说完,挪开椅子准备起身时,他的举止如释重负。

佩吉在报纸办公室里,查寻着过期文卷,仔细地审阅寻人广告专版。

在一份4天前的报纸上,她在私人专栏里发现了这样一则广告:

弗朗西斯,找我联系,有笔大生意,我一个人做不了,但是如果我们一起做,就可以发大财。请拨埃塞克斯4—6810,白天、晚上什么时间都可以。比尔·e·。

佩吉脑海里的疑团逐渐烟消云散。接下来的问题是她能否将她对此事的解释灌入弗雷德·纳尔逊侦探的耳朵,或者再获取一些证据。

一枚10美分的硬币将决定佩吉下一个行动的方向。她拨了埃塞克斯4-6810,等了一会,她的脉搏因激动而剧烈地跳动着。

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她将自己来处理。如果电话中她触了暗礁,她的下一个电话将打给纳尔逊侦探。

终于一个机警而冷漠的男子的声音说话了:“谁?”

“比尔·埃弗里特在吗?”

“谁找他?”

“一个女孩子。”

这个男子大笑道:“你差一点耍了我。”

她听到他提着嗓门在喊:“比尔在那吗?有个女人打电话找他。”

过了一会,她听到脚步声向电话走过来,是另一个声音,冷淡、戒备、但有些好奇:“喂?你好。”

“比尔吗?”

“你是谁?”

“我是弗朗西斯的一个朋友,关于蝴蝶的事。”

电话线那头的声音立即失去了冷淡和谨慎。

“哦,早就该谈了!”他叫了起来,“见鬼,弗朗西斯死到哪儿去了?她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说与保险公司洽谈的事?”

“她现在的境况不能打电话。”

“天哪,你不是说她已经——”

“噢,别紧张,”佩吉说,“我要带个信给你。”

“什么信?”

“别蠢了,我不能在电话里告诉你。我可以在哪儿与你碰头?”

“你有汽车吗?”

“有。”

“到这儿来。”

“哦,等等,”佩吉说,“还有许多情况我没有从弗朗西斯那儿知道呢。她只给了我电话号码——”

“亚当斯路和埃尔莫尔路,”他说,“就在街角处。你开的是什么车?”

“绿色小轿车。”

“要多长时间?”

“大约15分钟。”

“好的,好的,过来吧!把你的车停在快到亚当斯路的埃尔莫尔路上,在街的右边,朝南,坐在那儿等我,清楚了吗?”

“清楚了。”

“噢,弗朗西斯什么时候才——”

“等我见到你再说,”佩吉打断说,“你在电话里说得太多了。”

“我发誓我没有。”埃弗里特说,她听到那头的听筒“砰”的一声挂上了。

接着佩吉拨通了警察总局的电话,找弗雷德·纳尔逊侦探,正巧他在。

“我是佩吉·卡斯尔。”她说。

“哦,是你呀,你好。”他的声音热忱友好,超乎她的预料。

“我有一条关于斯特拉·林恩案子的线索。”

“是的,我知道,”纳尔逊说,“你有很多线索,你制造了不少轰动效应,是不是?”

“哦,你是什么意思?”

“非常有戏剧性,”他说,“结果棒极了。因悲伤而快要发狂的丈夫跌跌撞撞地闯进停尸房,泪流满面地认领斯特拉·林恩的尸体,说是他的妻子。报界对此如获至宝!他们在停尸房就地给我打来电话。”

他中断了说话,佩吉缄默不语。

“你是在那听着吗?”

“是的。”

“哦,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一直在口若悬河,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一些事,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听我说,什么时候再告诉我。”

他笑了起来:“好啦,我洗耳恭听就是了,可是,别认为我是昨天才出生,我是见过世面的。”

“对此我毫不怀疑。”佩吉说,“正如我方才所说,我有一条关于斯特拉·林恩案件的线索。”

“这次是什么?”

佩吉说:“斯特拉约唐·金伯利在皇家野鸡夜总会碰头,是因为她想探问是否可以商洽关于归还加里森抢劫案的珠宝问题。”

“什么!”纳尔逊大叫起来。

“比尔·埃弗里特,斯特拉以前的男友,牵涉到那次抢劫,现在他握有一大笔珠宝财富而无法销赃。你知道,在那种时候会发生什么的。他想打听他能否和保险公司做笔交易。”

“你说的那个干了抢劫勾当的家伙是谁?”

“比尔·埃弗里特。他以前有过前科,因为抢劫一家汽车油站在科费尔维尔城被抓获过。”

“嗯——嗯,接着说下去。”

“我约了他,他要给我透露真相的。哎,你如果想和我合作——”

“很抱歉,卡斯尔小姐,”纳尔逊打断了她。“你的行为已经越轨了,与你合作无非只是改善了你的公司的处境,而让警察部门背上黑锅。如果你要想取火中之栗,你还是自己另寻一只猫爪吧。”

“可是难道你不想追回——”

“我只想从一些暗算打击中缓过来,”纳尔逊说,“你不知道布什内尔与斯特拉·林恩的婚姻是否合法,就让它出现在每一家报纸的头版位置,并附上那位伤痛慾绝的丈夫的照片。我想,我不喜欢为人火中取栗。这个比尔·埃弗里特在哪儿?”

“自己找去吧,如果你他妈的够聪明的话。”她大为恼火,“砰砰”的扣上了听筒。

她迅速地开上埃尔莫尔路,沿着这条路向亚当斯路开去,缓缓地停下来,等着。

坐在黑暗中,她体验到一阵全然的孤独。汽车冷却了下来,引擎发出尖锐的噼啪声。离她身后五个街区处,贯穿着一条直通的高速公路,来往车辆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时,已经变得很轻了。

一个男子从旁边经过,但看起来并没有注意这辆车,他行色匆匆,脚跟敲击着人行道,似乎在着急地赶去什么地方。

佩吉又等了5分钟,突然她感觉到在汽车右后面的挡泥板处有一个影子,接着,右手的车门开了,一个男人小心地钻到她旁边说:“好了,把车子发动起来。”

佩吉问:“你是——”

“我说过了,把车子发动起来。”这个男人对她说,“快点他妈的离开这里。”

佩吉启动了马达,驶离了人行道的路缘,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左右转动着身子,以便可以透过后车窗,仔细观察身后的大街。

“上了亚当斯路向右拐。”他说。

佩吉向右拐了过去。

“下一个路口向左。”

佩吉听从着指令。

“快点,”他告诉她,“别磨蹭。好的,加大油门,下一个路口向右拐……,好的,再向左……,好的。”

终于,这个男子以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坐回到原处,不再看后面的路了,而开始盯着佩吉。

佩吉感到一阵明显的不安和异样的惧怕,假如一切不顺,假如……

“该你说了,”这个男子说,“开口吧。”

佩吉知道她必须套他开口,至目前为止,她能蒙混过关,靠的是臆想猜测和虚张声势。现在她需要事实,而她身边的男人就是她可以获取事实的唯一人选。

这个男子接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先看看你是谁,我是比尔,你是谁?”

佩吉顺着短衫的开口把手伸进去,取出那只珠宝蝴蝶,在他面前晃了一下,随即迅速放回衣服里。

“嗨,等等。”他说,“见鬼,你从哪儿弄来的?”

“你说从哪儿?”

“这边,进下面的这个胡同。”比尔说,“我们要摊牌。”

她感觉有件东西在捅着她的身体一侧,往下一瞥,看见了一支手枪。

“去那儿,顺着胡同转过去。”他的鞋把她的脚挤在刹车踏板上。

她痛得轻轻地叫了一声,拽出了脚,车子偏了方向,枪紧紧地抵在她的肋骨间:“顺着那条胡同拐过去。”

她紧咬着嘴chún,强抑住脚上的疼痛,沿着胡同转了过去。

比尔探过身来,关掉打火开关。“好啦,宝贝,”他说,“如果你要耍什么花招,你的下场——”

突然间,车子里被照得通明,原来有一辆车子熄着灯一直在跟着他们,这时猛然对着这辆停着的汽车亮起了前灯。

比尔急忙把枪塞进衣服里。“如果那是警车,”他警告说,“你要是发出什么叫声,我一定会要你的命——”

一个人影从后面的那辆车上跳下来,大步流星地走上来。一个男子用讥讽的声音说:“哦,比尔,想为自己切一块蛋糕,是吗?”

听到这个声音,佩吉发现比尔的脸一阵恐惧,抽搐起来。他扭动着身体。“布彻!”他叫道,然后过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很高兴在这看见你!我抓住了一个女人,她企图对我们耍花招。”

“嗯,你看来好像很高兴见到我们。”布彻说。

又一个男子出现在车子的另一边,站在佩吉那侧开着的车窗旁。他个子很高,瘦骨嶙峋,薄薄的嘴chún使得他的嘴看起来好像是在脸上用剃须刀片划破的一道口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宝石蝴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