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的诱惑》

第16章

作者:e·s·加德纳

杜华德律师拿着柯白莎交给他,梅好乐先生遗嘱的照相拷贝仔细看看。

“柯太太,假如我没有弄错你的意思,你想请问我,部份伪造遗嘱的法律观点。”

“是的。”

杜华德拿起遗嘱的首页。“我们首先假设这一页是真的。”他说:“而第2 页,立遗嘱人及证人的签字是假的。”

“绝对不会。”白莎说。

“我知道,不过我要依次序一步一步来解释。我告诉你,一个遗嘱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予以废除。其之一中,是立遗嘱的人自己把它废除。但是,柯太太,请你记住,任何其他人不合法地破坏遗嘱,并不能使遗嘱无效。所以,让我们先看,假如第1页是真的,而第2页是假的,会有什么后果。换言之第1页是原文,第2页被人抽换,签字被伪造,会有什么后果?”

“我看你是在大兜圈子,”白莎说:“你说的都是我告诉你的,不过加了很多不必要的字而已。”

“我只是希望你能对事情了解清楚一点。”律师说。

“我也希望如此才来看你。”

“在上述情况下。”杜律师接下去说:“遗嘱被损坏了,但是不表示废除了。所以,整个内容只能参照可靠的口头证词,当然,还要着找不找得到可靠的口头证词。在我们这个案子里,假如第1页是真的,只要我们可以证明它是真的,第1页就必须执行。第2页里并没有你客户的事,所以只要证明第1页是真的,第2 页是否伪造和你客户没有什么关系。”

“换言之,梅克理拿到1万元?”

“是的。”

“好,我们来言归正传。”白莎说:“假如第1页是伪造的,而第2页是真的,又如何?我的案子事实上像是这样的。”

“假如像你所说,法律观点是相同的。遗嘱部份被损坏并不构成遗嘱全部废除。第1 页的内容希望能由别的方法证明以便执行。最多见的当然是有人说出来,我们法律名词口头证据。”

“假如梅克理在原先的第1 页里,指定遗嘱10万元,他还是可以得到10万元吗?”

“假如他能证明,原遗嘱里确是给他10万元。”

白莎说:“假如我们可以证明第1 页确实是被抽换的,但是又没有办法证明原遗嘱到底说些什么,那又如何?”

“这种情况下,我的浅见,整个遗嘱不可能被认证,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法庭可以决定把多少百分比拿出来交遗产接管人来接管。再说,谁知道第1 页里面除了梅克理之外,还有多少特别指定的被遗嘱赠人呢?”

“假如遗嘱不被认证,又如何?”

“如此的话,任何这遗嘱之前所立的遗嘱就可以生效。除非那张遗嘱,曾经被立遗嘱人经合法手续已经把它废除。大多数的这一类遗嘱伪造或部份伪造案,都是容易找到证据使遗嘱不被认证,但是,很少有找到证据使大家知道原本遗嘱中说的是什么内容。”

“那怎么办呢?”白莎问。

“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没有可认证的遗嘱,其结果就相同于梅好乐先生于无遗嘱情况下死亡,只有一点除外,那就是戴瑟芬仍可得遗嘱的1万元——这是遗嘱第2张唯一的一位固定数目特殊遗嘱。”

“那么梅克理可以得到全部遗产,当然,除了要给戴瑟芬1万元,是吗?”

“假如他是死者唯一的亲属,唯一的法定继承人,是的。”

“那末,葛兰第,包依娃和包保尔连1毛钱也拿不到,是吗?”

“拿不到。”

“即使他们能证明, 那写着把剩下来的财产都给他们的那1页是真的,他们也拿不到吗?”

“不是这个问题,柯太太。遗嘱的第2页规定他们3个人,每个人可以得到3 分之l—一分完给特定遗赠人后剩下来的全部遗产。他们得到的不是像1万元那种指定钱数的赠与,是余下来的财产。除非法庭能知道第1 页所有特定遗赠人总共要分去多少,否则无法知道立遗嘱人所指的剩余是多少。立遗嘱人也有可能在第1 页分赠了50万元出去——当然也可能是一元。”

柯白莎把椅子推后,自己站起来。“这就是法律?”她问。

“其实是我的概念,或者可以说是我的法律观。”杜华德说:“很有兴趣的,真要是上法庭,官司还有得打呢。”

“好吧,”白莎说:“可能会演变成个官司的,万一打官司,一定请你来打。”

杜大律师冷冷微笑道:“这种讲法我见过很多,我有不同的想法。柯太太,我的咨询费是25元,假如像你所说,这件事演变成打官司,由我来打的话,这25元可以自我的律师费中扣除。”

白莎叹口气,打开皮包。“这件案子除了我之外,好像每个人都在赚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变色的诱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