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的诱惑》

第19章

作者:e·s·加德纳

计程车把柯白莎带到了一位她认识的林豪杰医生的住宅。白莎按门铃,林医生自己出来开门。白莎道:“医生,我想你还认识我,我是——”

“喔!是的,柯太太,大侦探,进来,进来,柯太太。”

“我想请教一些专家的意见。”

他不懂地看看她。“有什么不舒服?我看起来你健康得很呀。”

“喔,我没有问题。我想问你些医学上的问题。”

“好吧,这里来。我在家里也有一个房间可以应付急症病人,有的病人也只能在晚上来看病。坐下来,我能为你做什么?”

白莎说:“真抱歉,这时候到这里来找你,不过我的事不能等。”

“没关系,星期天晚上我本来也睡得很晚,可以看点书,你说吧,有什么事?”

“我想要一点毒葯方面的知识。”

“是什么?”

“有没有一种毒葯,混在早餐里吃下去之后,会在一个小时左右发作,引起恶心;想吐,嘴巴干、喉咙烧灼,肚子极痛,又会死人的?”

“多久之后死的?”

“当天下午4点。”

林大夫打开一本急救手册。“有腿肚子肌肉的抽痛吗?”

“不知道有没有。”

“拉肚子?”

“也许,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一直到死都有恶心的吗?”

“好好坏坏,是的。”

“有治疗吗?”

“皮下注射。”

“胃和肠子会痛吗?”

“是的,他痛得厉害。”

“皮肤发灰,出冷汗?”

“没有仔细问。”

“兴奋?还是沮丧?”

“不知道。”

林医生用手敲着桌面。他问:“私人意见,还是正式询问,将来要出庭作证的吗?”

“你知我知,不会向任何人提起,”白莎保证:“绝不要出庭作证。”

“砷中毒,”他说:“砒霜。”

“症状相同?”

“几乎是个典型病例,恶心和喉咙的烧灼感很典型。胃肠极痛也很像,假如你想证实,可以问问有没有拉肚和小腿肚子的肌肉抽痛,病人也会感到沮丧。再来就是看看他吐出来的东西,砷中毒吐出来的液体像是米汤。”

柯白莎站起来,犹豫一下问道:“我该付你多少钱。”

“没有关系——只要我不被传询,又不必出庭作证,这是小意思。不过要叫我出庭作证,那又是另一回事。”

白莎和他握手道:“抱歉那么晚打扰你,不过这是件急事,我又希望今天晚上知道这件事。”

“没有关系。我没有上床,我12点以前不会上床。我办公室事情8 点半才完,我本来就是在轻松休息。柯太太,你的合伙人好吗?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赖唐诺。”

“是的,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好像脑子快得要命,那件一氧化碳中毒案,他推理得出神火化。我认识这件案子里好几个医生,有两位在医师界是大大有名的。”

“我知道,”白莎说。

“他好吗?”

“他入伍当海军了。”

“太好了,我想你会想念他。”

白莎生气地说:“他没来之前我混得不错,他走了我一样混得下去的。”

“你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

“我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公司还在,他有事可做。”白莎说:“老天,真希望这小杂种能平安回来。”

“喔!他会没有事回来的。”林医生说:“柯太太,再见了。”

“再见。”

跨进她坐来这里计程车后座的时候,白莎的脸上开心地在笑。“去哪里,夫人。”计程司机问。

“都会大旅社。”白莎把自己的肥躯舒服地在厚厚的车座一垫子上坐定。“告诉你没关系,我总算上了路了。”

“上了路了。”

“上了有油水的路了。”白莎胜利地笑道。

“我为你高兴,”计程司机说:“我听过老一辈的人总是用油水来形容钞票,我第一次听到油水的路。”

“是呀,我正在路上.爬上去的时候有点溜脚。但是我现在在上面。”

在都会大旅社里,白莎直接走去内线电话问道:“你们有一位梅克理先生住在这里?”

“是的夫人,319房。”

“请给我接上去。”

一会儿之后,白莎听到梅克理半睡的声音道:“哈罗!什么事?”

白莎简单地说:“我有重要事要见你,l分钟之后到你房里来。”

“是什么人?对不起。”

“柯白莎。”她说,把电话挂上。

柯白莎大步经过大厅,进入电梯,一面说:“3楼。”

开电梯的疑问地看看她,好像要问她是不是本旅社的住客,但没有问出来。白莎根本不理睬他,到了3楼,大步跨出电梯,走上走道,找到了319室,停下,正准备举手敲门,梅克理把门打开。“对不起,”他说:“我已经上床,睡着了。我这样不太能见客人。”

他穿着睡衣,丝质睡袍,沙滩拖鞋。他双眼肿肿泡泡的,他的头发本来老是梳理很好,把头上秃的部份遮盖起来的,现在一侧长长的盖过耳朵垂到颈上。使他的头有不平衡的感觉。

白莎道:“我不太喜欢转弯抹角。”

“那太好了。”梅克理说。一面把白莎请进去,让她坐在一张椅子里,自己坐在床上,又搬两只枕头放在背后,靠在床头板上。“有什么事这时候要找我?”

“好吧,”白莎机关枪似地开口道:“让我们打开天窗来说明话。”

“你说吧。”

“你的堂兄到底留下了多少财产?”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和你有关系吗?”

“是的。”

“我想至少50万元以上,也许还要多一点。”

“你只能拿到1万元,就扫地出门了?”

“这有什么办法,不过柯太太,请你原谅我,这是老消息了,不值得你半夜三更大驾光临呀、我们两个人都知道这个事实不少时间了。”

“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头而已。”

“好,开头已经开过了,有什么请你快说。”

白莎道:“好的,遗嘱是配了装甲又保险的,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弄的。你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的,我个人言来,你堂兄根本没有在自己的意识下立过这样一张遗嘱。看起来,那第2 页遗嘱,是被人强逼着立下来的。也许他们有他什么把柄,恐吓他立下的遗嘱。”

“但是,这和戴小姐,还有那个包保尔的说法不符合呀。”

“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看这件事。”白莎说:“设计得良好的圈套是不容易脱身的,和戴瑟芬同住一个公寓房子的贾玛雅,事实是替你堂兄监视她的。她也认识那管家,整个事件里面有鬼,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但是她一定也混在里面不知哪一个地方。至于保尔,我根本不相信他,他像议员想要你投他票一样不可靠。”

“是的,这一点我同意,但是,柯太太,你说你要实话直说,不要转弯抹角,而你到现在还没有说过一句直话呀。”

白莎说道:“你的堂兄是被谋杀的。”

梅克理的脸上现出惊奇,过了相当久才回转到现实来。“柯太太,这种话不能乱说的。”

“我知道不能随便说,但是你堂兄是被人下的毒。在他死的那一天,有人在他早餐里下了毒。他的一切症状是砒霜中毒。”

“真是令人不信,你能确定吗?”

“部份确定。”

“有证据?”

“老天!还没有,事实是,只要我们去工作,我们可以找到证据。”

“喔!”梅克理不起劲地说:“我以为你找到证据了。”

“没有,我只是说我十分确信他是被毒死的。目前,一切都只有环境证据。但是我相信我已经知道的足够我向地方检察官申请,把你堂兄尸体挖出来,看他是不是因为砒霜中毒死的。”

梅克理说:“喔!算了,柯太太。我觉得你有点杞人忧天了,你要是站在我的立场,你就会知道,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不会准你去做这种事情的。”

白莎说:“我会找到证据,使你相信我的话的。我已经找到的证据已经可以让他们来询问葛兰第和包保尔了。现在假如我再努力工作5 天,或是一个礼拜,我可以把证据放到地方检察官的桌子上,有条有理的都连得起来。”

“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出我意料。”梅克理道:“不知道到底柯太太你是什么意思。”

白莎道:“假如人是他们杀的,他们1 毛钱也拿不到。即使是一个人做的,其他人帮的忙,他们3 个人任何一个也拿不到卫毛钱。那些钱,他唯一的亲戚。就坐享其成了。现在,我愿意赌一下,我收你不论认遗嘱中50万元以外,多收到多少的百分之十,由我来负责一切侦探,搜证工作,使这件案子圆满结案。”

梅克理把两只手的手指尖—一相对起来,互相对压着,又把两只对在一起的中指指尖竖在下巴下面,皱起眉毛,在张开的手指头上面看向白莎。

“怎么样?”白莎问。

“你弄出了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局面,柯太太。”

“当然,这本来是个很特别的案子,你想否则我会半夜来这里把你从床上拖起来吗?”

“当然,假如我堂兄是被谋杀的,我要伸张正义。”

白莎点点头,说道:“不要忘记,在伸张正义之后还有50万元钱。”

“我不会忘记的,但是——”’

“说吧,”白莎说:“但是什么?”

“你说,还要工作一段时间才能真有一件案子?”

“当然,这种案子的证据哪能无中生有呢。”

“但是你已经有了些证据了。”

“有一些些。”

“你要我雇用你来挖掘其他的。”

白莎道:“不必讨论聘雇的条件,你我两个要订一个死的合同,你自遗产中拿到的百分之多少算是我的酬劳。”

梅克理说:“今天傍晚我有一个机会和葛太太长谈了一下,我觉得她实在并不是我初见面时认为她的样子。”

“她女儿呢?”

“非常美丽,很有意思的一个女孩子。”

“原来如此,那包保尔呢?”

梅克理的前额皱起皱纹。“不太合群。”他说。“对社会既有的制度都有反对,是一个人格发育不正常的人。”

白莎道:“要我来形容他用不到那么多话,‘狗屎’两个字就包括了一切。”

“虽然,讨价还价是和他在谈,不过我主要接触的对象还是葛太太。”

“好了,好了,”白莎不耐烦地说。“我相信你把小小的私人口角已经弥补好了。但是,假如你堂兄是他们谋杀的,又另当别论了。”

“正确。”

“好了,这正是我端到你面前来的菜。”

“可惜,柯太太,这对钱财已经没有差别了。”

“为什么?”白莎两只小眼死盯着他的脸。

“情况是这样师,今天傍晚,我和那一些人有了一个协定,这个协定,在目前的各方情况看来。还是非常合理的。我当然不便把协定里的条款一条条告诉你,但是因为你现在告诉我特殊情况,也为了我可以信任你,你将自己选择什么该走的路,我要把协定里的大概条件泄露一点给你听。戴瑟芬拿她应得的遗赠,为了避免违反遗嘱的条件,或发生伤感情的诉讼,当然也为了双方面子的保留,和促使遗嘱可以早日生效,和遗嘱有关的各方互相同意,在付完该付戴瑟芬的,帐款,丧葬费用之后,不论梅好乐的遗产剩下多少,一起平分为四份。换句话说,在依照遗嘱执行完毕之后,我得的1 万元也拿出来,加上所剩下的财产,分成四份,他们给我一份,来贴补我在遗嘱中只拿1 万元的缺失。这样,大概我可以纯拿10万元现钞。当然条文不那么简单,但是律师会处理得很——”

“协定你签字了?”白莎问。

“所有人都签字了。”

“这当然是为对付遗嘱的。”白莎道:“假如我能证明他们谋杀了他——”

“不对,你不了解。协定包括一条:任何一方,不能采取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行动来伤害另一方,使他们减少协定中规定的利益。聘请你工作,恐怕就违反了这个协定——至少违反了这个协定的精神。老实说,柯太太,我根本不相信葛太太或是她女儿依娃,会是你所说做这种事的人,当然,包保尔,在不令其他两人知道下,可能动点手脚想在遗嘱里有个名字。当然,在其他两个人看来,这也没什么大事。柯太太,我承认人都是贪婪的。都是为自己设想的,有时他们用些诡计和手段,但是,要我相信葛太太或是她的女儿依娃会谋杀我的堂兄——不会的,柯太太。完完全全的不可能。”

“也可能是保尔下了毒,事后她们才知道。”

“不行,你不了解,柯太太。假如权威方面主动要调查,情况当然不同。但是任何一方发动了使另一方不便的行动,或是发动了可使协定中分配方法有所更改的行为,都是违反协定的。不行,柯太太,我不愿冒这种险来做这种事。事实说,柯太太我认为我已经订好了一个非常有利的协定了。”

“我想也是的。”柯白莎无奈地说:“一群凶手贿赂了一个人,使他对自己亲戚的死亡都不愿意调查——”

梅克理抬起他的手,手掌向前,好像一个交通警察在阻止一串正面前来的汽车一样。“等一下,柯太太,不要紧张。”他说:“我谈到的只是不能出钱聘请你,至于权威方面,他们主动做任何工作,都不算我这方面的违约,他们也怪不到我头上来,但是付你钱,或不付现钞,说好将来分你一个百分比,请你来调查或挖出这件案子的证据来,就会影响我10万元的收入。不行,柯太太,我绝不考虑做这种事。我知道我的律师会拒绝你这个建议,他甚至连我要和任何人讨论这件事都要禁止的。”

“这是个诡计。”白莎道:“他们恐吓他做了这张遗嘱,然后把他毒死。再和你妥协,如此不会有人挖他们底,你竟看不出来。”

“但是我既不认为他们会杀人,也不认为他们会恐吓他,老实说,我相信遗嘱是我堂兄自己写的。有他典型的老调在里面,我恨他们,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我的堂兄从一开头就决定不会比1万元多给我1毛钱。这个胁定对我而言是个意外收获。”

“是他们来找你的还是你去找他们的?”

“他们来找我的。”

“当然,抢一个人,杀一个人,又找他的继承人给他10万元,这样不会有调查,真是挺诡的。”

“没有人阻止你向有关方面报案呀。柯太太!”

“去你的,”白莎生气道:“有关方面连第一垒也上不去。——再说,这样的话对我又有什么油水呢?”

“不过,柯太太,假如这件事你是有证据的话,有关——”

“我有的证据是我的。”白莎自椅中站起来。“我是靠出卖消息赚钞票的。”

“假如你认为你有什么警方需要的消息,交给警方处理是你的责任,假如这一类消息——”

白莎道:“换句话说,你决定1 毛不拔。你要自己稳坐在那里,由一个匿名的人给警方一个密告,警方展开调查,而你坐收渔翁之利。我相信我要是去向警方说明,你还会说一声谢谢了。”

“这是做事的正确方向。’”梅克理说:“做一个好公民,假如你知道一件罪案,甚知有一点点知道一件罪——”

白莎走向门口道:“我会出去让你穿上衣服,为作方便告诉你,拐角处有个葯房,里面有公用电话。”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梅克理说。

“去你的不懂,”白莎生气地说:“我离开十分钟后,警方会收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是梅好乐是被毒死的,建议他们再看一下死亡证明书,和医生谈一谈,然后再做一次尸体检查来确定一下,然后你可以把电话挂上,回这里来,微笑地睡得像个小孩。这样只要作花5分钱,没别的开支。”

“但是,亲爱的柯太太,你不了解——”

白莎把门打开,快步跨出去,把门门重重碰上,把他的话关在门里面。

带白莎来旅社的计程车仍在旅社外面等候白莎出来。

计程司机用右手碰碰帽子。“夫人,好。’他说:“有油水的车子在等你吩咐去有油水的路。”

“油水!”白莎咕噜道。世故的司机立即把微笑自脸上收起。

白莎说:“油水个大头鬼!油水个魂灵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变色的诱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