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的诱惑》

第29章

作者:e·s·加德纳

日光晒得红地镇地区又干又热。一条条种植得整整齐齐的柑林伸展出去,像是在浅蓝色的天空背景上,画出了很多的深青色条纹。界在中间的是海拔1 万尺以上高山的山峰。干的大气中本来有才洗过澡似的新鲜干净感觉,可以使开车来这里的人精神为之一振,但是一路在担心的白莎,心灵已经闭塞了,感觉不出田野之美和空气的新鲜。

白莎不很灵活地从汽车中出来,蹒跚地经过人行道,头是低着的,两臂不断甩动, 爬上进疗养院的石阶, 来到门厅,用沮丧无力的语气,问询问处的小姐道:“你们这里会不会正好有一位戴瑟芬小姐?”

“请等一下。”小姐用手指拨弄她的卡片说道:“是有,有,她是在单人房,207室。”

“有护士在招呼吗?”白莎问。

“没有。她是在等候完全康复的。”

白莎说声谢谢,拖着她疲乏的身躯走上走道,经楼梯上楼,找到207 室,轻轻有礼地在门上敲了两下,自己开门进去。

一个金发女郎,大概27岁,有一双深蓝的眼珠,微笑的嘴chún,稍翘起的鼻尖,坐在靠窗的一张椅子里。她穿着休闲的丝袍。前面另有一张椅子,放了个大枕头,她的两条腿放在膝头上,两膝互相交叉着。她正在很有趣味地看着一本书,白莎进来时她抬起头来用两只深蓝的眼睛看问她道。“你吓了我一跳。”

“我敲门了呀。”白莎解释道。

“我被这本侦探小说迷住了。你看过侦探小说吗?”

“有时也看。”白莎说。

“在进医院之前我从来没有看过侦探小说。我也从来没时间看,但是我成了忠实侦探小说迷。我想刑案的侦破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事。你呢?”

白莎说:“这要看你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

“好了,请坐,你看我有什么事吗?”

柯白莎疲乏地坐进一只舒服的沙发,问道:“你是戴瑟芬小姐?”

“是的。”

“你是和一个盲人相当有友情的戴瑟芬小姐。”

“喔!你是指常在银行拐角那个盲人。”戴瑟芬热心地说。

白莎无力地点点头。

“我认为他相当可爱的。实际上,他是我见到心地最善良的一个人。他的人生观非常合理,一点也不自暴自弃,也不怨天尤人。很多盲人把自己封闭起来,与世脱节了,但是他不会。他甚至比他没有盲眼时更关心世上的一切。我想他过得尚称快乐,当然有很多不便,不过我是指心灵上,相当坦然。”

“我也认为如此。”白莎不是十分热诚地承认。

戴瑟芬很热衷于这个话题。“当然,他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所以很难从好的起点开始。假如他学过盲文,用触觉来读书,也许出路不同,但是他没有。他也付不起学费,他是1毛钱也没有,只能靠别人帮助过日子。”

“我了解。”

“你不了解,后来他运气来了。一个人帮助他在石油上投了一点资。现在他有钱了,要怎样花都可以了。但是他感到太晚了,他太老了。”

“那我也知道。”白莎说:“他那只音乐匣是你送的?”

“是的—一旦是我不要他知道是我送给他的。我只叫他们说是一个朋友送的。我只是不要他心里有负担,这样一件贵重礼品是来自一个自食其力的女孩子。当然他不知道我现在可以付得起这件礼物了。在我付定金的时候,我的确有点付不起这货款。”

“原来如此。”白莎道:“我好像把事情一再弄错了,你不会正好认识另外一位碰到车祸了的戴瑟芬小姐吧?”

“什么样的车祸?”她好奇地问。

白莎说:“星期五晚上6 点,银行大厦拐角发生的车祸。一个男的撞上个年轻女孩子,把她撞昏过去。一开始她以为没什么……”

“但是我就是那个人。”戴瑟芬说。

一身的疲乏突然自白莎体内消失,她把背一下弹直。“你是什么人?”她问。

“我就是那个被撞倒的年轻女孩。”

“我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一定疯了。”白莎说。

戴瑟芬笑出声来。“那一定是我。真如一场大梦一样。那人撞倒我,把我撞昏过去,但是他是一个很好的年轻男人。那时我不认为自己有严重的伤害,第二天我起来就有点昏眩,而且头痛得厉害。我去看医生,医生说我有脑震荡。他建议我要完全休息和——”

“等一下,”白莎说:“那个男人有没有开车送你回家。”

“是他建议的,我就也让他送我回去。开始我并不觉得受伤了。我知道有撞昏过去一下下,我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对我说起来我走的是绿灯,就因为如此我根本没有仔细看一下——反正,他坚持我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一再拒绝,所以他就要送我回家。”

柯白莎看起来像见到了鬼一样。她说:“之后呢?”

“男的看起来是一个标准绅士,但是上他车不久,我就发现他喝过不少酒。然后我看出他有点醉了,越来越醉他就把绅士的假面具抛掉.露出尾巴,从口头上不三不四,进而就动手了。我摔了他一个耳光,叫他停车,我下车,换乘街车回家。”

“你没有告诉他你住哪里吗?”

“没有,一开始只是告诉他个方向。”

“他也知道你的名字?”

“我告诉他了,看来他醉了也不会记得住。这一点我记得很清楚。”

柯白莎眼睛睁得滚圆,她说:“你假如要我完全发疯,从窗上跳出去,只要告诉我你曾经住过山雀公寓。”

“但是,我不但住过山雀公寓,我现在还是住山雀公寓。南费加洛路上的山雀公寓。你怎么会知道的?”

白莎一把掌拍向自己前额就放在那里拿不下来。

“怎么啦”戴瑟芬问。

“他奶奶的,”白莎说:“真他奶奶的。我见到大头鬼了。”

“我不懂你说什么?”

“你说下去,把之后的事告诉我。”

“没有什么了呀!车祸第二天早上我就不舒服。我去看医生,他叫我完全休息。我当时没有钱,但是知道有一笔钱会来。我想也许我可以安排一下——那就是,葛太太,梅先生的管家有一些钱保留着做日常开支的;此外也许我可以预支我的薪水。我想我应该先告诉你梅先生是我老板,他那天死了,死得相当突然——”

“这些我都知道。”白莎说:“告诉我有关钱的事就好。”

“我去找葛太太,她手上没有多余给我做我想做的事,但是她叫我进去躺下来,她来想想办法看。她真是能干,保险公司给我一个太有利,太有利的妥协。”

“怎样一个妥协?”

“他们同意我的医生,我应该全休1个月到6个星期。同意我应该到一个没有人知道,所以没有人打扰的地方,把全世界的事抛诸脑后,也不要通知任何朋友来看我。我的老板死了,反正暂时也没工作做。保险公司同意送我这里来疗养,每1 分钱都由他们付,还照以前薪水付我两个月,离开洛杉矶时给我一张5 百元的支票,另外保证我出院的时候有工作做,够慷慨了吧。”

“你签了什么文件吗?”

“有。这是一个合法,完整的妥协,我签了字——应该叫作放弃权利书吧。”

白莎说:“老天!”

“我不懂,好像你不太舒服,是我告诉你这些的原因吗?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那保险公司,”白莎说;“是不是共益保险公司,那个和你们接洽的人是不是r.l.傅?”

“不是,怎么啦?”

“那是什么人?”白莎问。

“好像是对等汽车保险会社,反正就差不多这样个名字。派来的人姓弥,很少的姓,是他办好一切手续的。”

“支票你用什么方法兑的现?”

“最后一刻付的是现钞,因为那是星期六的下午。弥先生银行都关门了,而我急着要来比较安静的这里,所以他方便我给的现钞。在签完字之后,你知道他告诉我什么?”

“不知道。他告诉你什么?”

她大笑道:“他的客户当时醉了,醉到不记得曾经撞倒过人。他承认喝了很多烈酒开车回家。他甚至不记得到过那个撞到我的路口。完全不记得出过车祸。我真的不相信会有……”

“等一下,”白莎问:“照你这样讲,你又是怎样能联络上那保险公司的呢?”

“是葛太太办的。”

“我知道,但是她又怎么能联络得上那保险公司的呢?凭了什么——”

“我记得那男人的汽车牌号?”

“你写下来了吗?”白莎问。

“没有,我没有写下来。我记住而已,我告诉葛太太是几号。当然回家之后我就写下来了,我刚才说没有写下来是说我没有在现场,当了汽车的面把它写下来,怎么啦,有关系吗?”

“你做了最笨的事了。”

“我?”

“是的。”

“什么事,我不懂。”

“你把汽车牌号记错了。”白莎道:“你记错了,可是无巧不成书,你记错车牌的那个主人,也正在这个时候,喝得烂醉在开他的车。”

“你说那个人——一那个保险公司——一”

“正是这意思。”白莎说:“你们弄到的一个人正好醉后开车,走的哪一条路都不记得,也不记得有没有撞到人,也许他撞了个别人。当葛太太找到他,他当然急了;他报告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急了。匆匆赶来,你们要什么,他们给什么。”

“你的意思这个人根本没有撞到我。”

“你要求赔偿的那个人,不是撞到你的那个人。”

“不可能。”

“我知道是巧了一点,”白莎说:“但是这是事实。”

“那对我有什么影响呢?”

白莎说:“使你站在世界的顶端,再来一次要什么有什么。”

“我不懂。”

白莎打开皮包,拿出一张公事卡片,脸上透着微笑。她说:“这是我的卡片。柯赖二氏—一”

“你说——一你是一个侦探?”

“是的。”

“哈,真过瘾!”

“不见得。”

“你一定有了不起的经历,你一定忙得错过吃饭时间,你有没有胃溃疡。看你昨晚上一定开夜车,没有睡——”

“是的,”白莎打断地说:“我们这一行是有不少奇怪经历和晚上不能睡觉,我现在不是找到你了吗?”

“但是,你为什么要找我呢?”

柯白莎道:“我要替你赚一些钱,假如我给你找到钱,你肯不肯给我一半——50%呢?”

“什么钱?”

“保险公司赔偿,酒后驾车撞人的钱。”

“但是我已经得到赔偿了,柯太太,我们已经妥协了。”

“没有,你没有。你还没有叫真正撞你的人赔偿你,他们赔偿你的总价是多少?”

“你说这一家保险公司?”

“是的,跟你要协的一家,那家汽车保险会社。”

“他们要付我两个月薪水,两个月是250 元。他们要付这里全部的费用。我不知道多少,但我想大概是10元一天。两个月是大概600元,已经给了我500元。老天!柯太太,他们要花1300多元。”

“你说,”白莎道:“你签过一张放弃权利状,你是放弃那一家保险公司的投保人,一切你可以控诉他的权利。你并没签放弃控诉共益保险公司任何投保人的文件,现在,我告诉你怎样办,你把一切控诉权交给白莎。我可以从共益保险公司得到一大堆的钱,我不论弄到它多少,你要付出其中一半给我,我保证你的一份至少两千元以上。”

“你说两千元现钞。”

“是的。”白莎道:“拆帐之后,你的一份,至少会有两千元。当然,我的一份和你的一份一样,也是至少两千元。那是最低估计。我有把握可以多弄一点,每一份也许3千元,4千元。”

“但是,柯太太,这就不诚实了。”

“有什么不诚实。”

“因为我已经签了一张放弃权利状给保险公司。”

“但是那是个错误的保险公司,错误的驾车人。”

“我现在知道了,但无论如何,为这件事,我收过钱了。”

“他们付过钱了,那是他们运气不好。”

“不行,我不能这样做。伦理上不可以这样做,这不诚实。”

“听着。”白莎说:“保险公司钞票太多了,他们大笔大笔的赚,那个人酒后驾车,醉到在做什么,做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葛太太告诉他,他撞了你,把你撞昏,又调戏你,他还真信了他马上叫保险公司出面来摆平。也许他对保险公司说:‘我闯祸了,昨天下午我开你们保险的车,我喝醉了,不知发生什么事了,我撞了一个年轻女人。她现在有脑震荡,躺在她老板家里。你们快出面来摆平它。”

“他说了,又怎么样?”戴瑟芬问。

“你看不出吗?他根本没有撞你,你给他一张放弃权利状,算哪门子,什么意义也没有。换言之,有人撞了你,由我来给你1 千元,叫你签张放弃权利状给我,那是没有用,并不是说你不能再控告真正撞你的人了,你还是可以要求真正撞你的人赔偿你的。”

戴瑟芬平整的前额皱起横纹,她转头望向窗外研究白莎给她的建议,太阳光跟了她在移动的金发闪闪发光。然后,她下决心给白莎一个坚决的摇头。

“不行,柯太太,我不能这样做,这是不公平的。”

“假如你一定要公平,”白莎说:“你该打电话给那保险公司,就告诉他们这是一场误会,是你把车牌号记错了。”

怀疑的眼光立即自戴瑟芬眼光中看出来。“我绝对不会记错车牌号码的。”她说。

“我告诉你,你记错了。”

“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知道真正在处理这件案子的保险公司。”

“好吧!”戴瑟芬说:“既然你知道那么许多,那么你来告诉我,我记错在哪里,那辆真正撞我的车子是什么牌号?”

白莎避开这一点,她说:“我实际上真的和那家保险公司的代理谈过话,他告诉我假如你——”

“那辆撞我的车子,是什么车牌号码?”戴瑟芬打断她说话,坚定地问道。

“我不知道。”白莎承认道。

“我就知道你说不出来。”戴瑟芬道:“柯太太,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但是我怕你的目的总有几分对我不利的。依我看来,我现在的妥协已经很满意了。”

“但是,依你的说法,这家保险公司没有义务,可是付了你赔偿,这是不公——”

“不过柯太太。你才说过,保险公司大笔大笔赚钱,他们钞票太多了,你意思是用点他们的钱没关系的,是吗?”

“那是我的理论。”白莎说:“当然,假如你报在意的话。”

“那就算也是我的理论好了。”

“那你要由我来对付另一家保险公司?”

戴瑟芬摇她的头。

“请求你。”白莎殷勤地说:“让我来替你工作,我告诉你我可以那么简单替你弄到钱。”白莎用两手指爆出一声响来。

戴瑟芬微笑着,“柯太太,我想你是在搞我的鬼。我听到过很多人说保险公司会捣鬼,我看到弥先生那样有效率还真的印象深刻。是不是总公司不同意他那么慷慨,叫作出马要赖一点债,是不是?”

白莎无力地说:“不是的,事实正像我刚才说的,你把车牌号码记错了。”

“但是你说不出来记错在哪里?”

“说不出来。”

“恐怕你这牌照上的一个字也不知道吧?”

“不知道,我对那个人毫无所知。我只知道这家保险公司。”

“你知道那一人姓名吗?”

白莎生气道:“我告诉过你,我对这浑蛋人毫无所知。”

戴瑟芬拿起她的小说。“柯太太,真抱歉,我想我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了,要再见了。”

“不过,戴小姐,你知不知道贾玛雅在公寓里假扮是你?你知不知道——”

“对不起,柯太太,我说过我不再讨论这件事了,再见!”

“但是——”

“再见,柯太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变色的诱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