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出茅庐破大案》

第10章

作者:e·s·加德纳

曙光初起静寂无声,附近大厦远处的天空晨爆破晓而出,街上又有灯光,又有要亮未亮的清晨银灰色,一切看来在另一个不真正存在的废墟里。房子清一色的灰暗,高低不同,但都还没有生命,我们走了3条街才找到一辆计程车,一面帮助白莎上车,一面对驾驶说:“找一个最近,但可以打电话的地方。”

他试着开我们去车站,但白莎看到一处通宵营业的饮食店,对他说:“转回来,回到那小店去,我们说最近就指的是最近。”

驾驶咕噜着注意了驾驶未及看到什么的,还是转了回来,白莎对我说:“看分类电话,那家伙是个医生,记住计程车等候是要钱的,不要叫我坐着心痛,快去快回。”

“我知他还不是开业医师,我要先试大医院,给我点硬币。”

她叹息着摸出四个硬币:“老天,要有效率,这钱要自掏腰包,没有客户可报公帐,这是赌博,我在用自己的血汗钱。”

我拿了硬币,走进饮食店开始试医院,第2个试的秀兰纪念医院它们有个何豪启是实习医生。

我谢了接线女,走出店来,一面告诉驾驶要去秀兰纪念医院,一面爬进车坐在白莎边上。

只是很短的车程,驾驶也开得很快,柯太太说:“他也许不在值班,看看有没有住家地址。也许医院有宿舍,我还是在车上。”

我跑上大理石梯阶进入医院,天很快转亮,自外面清凉的新鲜空气突然进入医院,觉得空气中充满疾病与死亡。一个倦眼护土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我。东侧窗户中进来的日光与灯光相混,使她脸色惨白,不健康。

“有一位实习医生叫何豪启?”我问。

“有。”

“我有急事想见他。”

“他正在值班,我可以请他听电话。你尊姓?”她说。

“赖,赖唐诺。”

“他认识你?”

“是的,他认识我。”

护土和总机小姐通话,过了一阵子,他指着电话亭说:“赖先生,你可以在那里和他说话,也可以就用这个电话。”

我选择用电话亭。我知道我必须十分小心,我不能使他认为我在恫吓他,我认为最好办法是让他认为我一直知情,但故意和他们玩到底的。

“我是赖唐诺,医生,我要和你谈谈今天下午传票送达给韩莫根时真正发生的内幕,我要查一下你诊断的鼻子骨折。我希望你能下来一下,柯太太等在计程车中见你。”

“什么人?”“赖唐诺,你知道的,私家侦探。”

“我根本不认识你。赖先生。”

我耐心地说:“你记得你在仙蒂公寓里给阿利弄他那只鼻子吗?”

“我看是你弄错了。”他说:“你一定把我看作别人了。我还没有执业呀!”

原来如此,他怕医院知道他在外边处理病人。

“对不起。”我说;“我想有的地方我说错了,无论如何请你下来一下我有话和你当面谈,你能不能下来?我们无法在电话中谈。”他犹豫着,我就加了一句:柯太太在车里等,所以反正也无法在这里谈。”

“好,我下来。”他说:“看看你到底搞什么鬼。”

我谢了他,挂了电话就在大厅等,自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清晨明朗尚未热闹的街道。数分钟后电梯下降开门,映入眼帘的应该是何医生,但是不是他。一个年轻人自电梯中跨出,走向护士办公桌。我又转身欣赏街景。耳中听到低低的会话声,年轻人径自走过来站在我后面。

我转过身来。

“是你要见我?”他问。

“不是,我在等何医生。”

“我就是何医生。”

我说:“何医师,你是对的,我找错人了,我要找的是何豪启,河医生。”

我再端详他一次,他20快过接近30岁。诚实热心的外表较为苍白的脸色。颧骨稍高,黑眼珠,黑色卷发。我说:“对不起,请你劳驾一步到那计程车处。我可向一位女士解释,你不是她要找的何医生。”

我见到他怀疑的表情,向桌边的护士看了一眼,向外面路边计程车看了一眼,再仔细的等量着我。显然他觉得即使有什么意外,对付我应该没有问题。于是跟了我来到车旁,我向车中的柯太太说:“柯太太,这位是何医生,何豪启医生。”

她看着他:“真是见鬼了。”

何医生莫明其妙地说;“柯太太、很高兴见到你,有什么我可替你服务的?”

“啥也没有。”她说:“唐诺,滚进来。”

“谢谢你,医生,真对不起。”我告诉他。

他看着我,慢慢明白了我和白莎两个人神经都有毛病,我钻进车里,白莎把仙蒂的地址告诉驾驶,车子启动,留下何医生站在路边,他不知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我说:“剧情越来越有趣。”

“有趣个鬼。”她说:“说不定别人在有趣,我们倒霉。你确信这是何豪启医师没错?”

“他说他是,医院也说他是。”

她翻弄着皮包说:“唐诺,我没香烟了。”

我从急速减量的存粮中给了她一支,自己也拿了一支。

我们用同一火柴点燃了香烟。她说:“非常聪明,非常聪明,唐诺,他们非常聪明。他们要一个可靠的背景。他们找不到一个真医生来做这种丑事情、他们偷用个实习医生的名字来掩饰。假如我们要调查,可以查到他出身,毕业。目前工作等等,但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去医院找他。”

“这又产生一个有趣的问题。”我提出:“那个自称是何医生的又真正是什么人?”

“多半是她的男朋友。”她说:“无风不起浪呀!”

我们在静寂中前进了一段路。她说:“唐诺,你不要自己陷进去。”

“是什么意思?”我问。“看你有一半爱上了姓赫的女孩。”

“3分之2。”我说。

“就算3分之2,与我无关。百分之百也可以。但她有麻烦,我看脱不了身,你想救她,但自己先要站稳了。再说,有关枪击一点,她对你说了谎。”

我说:“也许她没有说谎。”

她观察着我冷冷地说:“你再多想想。”

又是一段时间的静寂。

“你有什么既定方案,”我问。

她回答:“可以把枪杀推在阿利身上。”

“不太灵光,”我反对:“我们不是清楚了根本没有阿利这个人吗?”

“这不是太好了吗?”她说:“这样的话就变了悬案。照目前一般看法本案有两个人,一是莫根,一是阿利。我们是唯一知道二实为一的局外人。莫根死了,阿利也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连尸体都不可能有。我们把一切谁在阿利身上——假如她付得起给我们的钱。我来把计划解释一下:

“你接管这件案子,要是一上来就把阿利是凶手的概念推销给警方,他们会先称赞你很聪明。他们也正循线索向这可能发展。因为线索多,—一都要追踪到底。又说最多半小时之后你讲的一切他们都会思考出来。万一将来发现不是那回事,他们会反过来怪你把他们引入歧途。可是你接手这件案子,你混在里面猛问阿利去那儿了,不用多久,会有一个聪明的条子想到阿利可能是凶手。你得到相同效果但有益无害。”她一口气把计划解释清楚。

“但是再聪明的条子,怎么会在赫艾玛自己承认拿起枪,扳动枪机之后,再去想别人可能是凶手呢?”我问。

“这就须要像柯氏这种天才侦探社才能做到。”她说;“假如仙蒂想帮艾玛脱罪,她愿付足够的钱,我们就尽力把阿利拱出来利用。你看,艾玛是神经质的,所有女人都有点神经质,艾玛更敏感一点,她几乎到了歇斯的里的程度。她激动得不得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听到一声枪声,她以为枪声来自她手里所握的枪。事实上不是。枪是阿利所开。阿利也正在房里。”

“阿利在她房里做什么?”

“欣赏她的睡姿呀。”

“而她不知道阿利也在房里?”

“不知道。”

“艾玛根本没开枪?”

“当然没有。”她说。

“假如留在地下的是她的枪呢?”。

“不,不是她的枪,她惊叫,抛掉枪逃跑,阿利捡起她的枪,杀了人再把枪留在地上,自黑夜中逃跑。”

“相当复杂的程序。”我说。

“我们可以把它说得像真的一样。”她说。

“我不太喜欢你讲的方法。”我说:“这有很多的破绽。再说警察也不见得喜欢你的。”

“警察有头、手、脸、脚,和我们一样是人,他们也像我们一样会收集证据,归纳结论。我们不必去证明艾玛无罪,而警方必须证明艾玛有罪才能拘捕她。假如我们能想出一个无缺点的理论,他们又捉不到破绽,就可以使陪审团无法定罪。这就是法律。”

“这虽然不是法律的真正解释。”我说:“不过相当接近。”

她请问道:“你到底想不想把赫艾玛救出来。”

“想。”

“那就紧闭你的嘴,一切由你白莎姑妈来发言。”

计程车靠向仙蒂的公寓。一位警察在门厅守卫,显示清晨所作一切调查尚无确实的结论,也还须要现场收集证据的样子。

柯白莎付了计程车车费。闯进公寓去。警员说:“慢点,慢点,你住在这公寓里吗?”

“不是。”

“去哪里?”

“来看韩仙蒂。”

“你什么人?”

“柯白莎。柯氏侦探社的主持人。这是我的一个部下。”

“要见韩仙蒂有什么事?”

“我不知道,是她要见我。怎么回事,她被捕了吗?”

“没有,没有被捕。”

“那凭什么不能进去,这是她的公寓不是吗?”

“是,你去,你可以上去。”他说。

“谢谢,我是要上去。’何太太表示着。

我们乘电梯到4楼。韩仙蒂没等我们敲门就把门匆匆打开。

“我等你们很久了。”

柯白莎说:“我们希望不和警察碰头。”

“楼下有个守卫守着。”

“我见到了。”

“他有没有阻止你上来。”

“有。”

“那你怎么通得过。”

“当他没这回事。”

“你告诉他你是私家侦探。”

“是。”

“除了侦探,其他人可不可能放进来?”

“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个警察。警察是说不定的。”

仙蒂皱眉,咬chún说:“我正在等一个年轻人——我们的一个朋友——我想他们会窃听我的电话,我想他们不带我走是设好的一个陷讲。”

“那种陷讲?”

“我不知道。”

柯白莎说:“先让我们看看卧室,我们等下再谈。”

韩仙蒂打开卧室的门。白粉笔圈画出的人体形态表示尸体被发现的地点。门板有一部份被锯掉。正方形一小块木头被电锯挖去。

“这是什么?”柯白莎问:“子弹埋在门板里?”

“是的。”

“他们是否确定子弹来自那枝枪?”

“他们还在查。”

柯白莎说:“她从哪里来的枪?”

“这就是我最不了解的事。”仙蒂说:“我绝对确信昨天早上之前她没有任何手枪。”

柯白莎看着我,她眼光专注.思虑着但充满了叱责。

“你哥哥哪里去啦?”她问。

韩仙蒂移开目光:“我真的不知道。”

“枪击发生时他在哪里?”

“在这房里,我想,他应该在这里。”

“他现在在哪里?”白莎问。

“我不知道。”

“他的床昨晚有没有睡过的样子?”

“没有,昨晚明显他没用他的床。”

“那种时候还没睡相当怪,不是吗?”柯太太问。

“我也不知道。”仙蒂有点生气:“我又不在家,当然假如我预知昨夜我丈夫会被杀,我会对昨夜做不同的打算,但我无法预知,我没有坐在我哥哥床边看他何时休息或他要做什么。”

“还有什么?”

“你什么意思?”

“还有什么你要说的?”

“为什么?”

“因为。”柯白莎平静地说:“跟我说话,你是要花钱的。假如你花钱,目的是站在他的立场和他行为后果的立场,我也只好由你,我反正收钱,可以听你讲到明天。”

仙蒂一直用着快速,热切带点攻击性的语气,来掩饰某些事情。现在她的眼光是疑问惊奇:“什么是站在我哥哥的立场和站在他行为后果的立场?”

柯白莎说:“亲爱的,你应该知道我什么意思,你的哥哥谋杀了你的丈夫。”当仙蒂开始要说什么的时候,白莎转向我说:“来,唐诺,我们看看其他的房间,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初出茅庐破大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