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出茅庐破大案》

第05章

作者:e·s·加德纳

12点差5分我回到办公室,门外挂着纸牌说明停止应征,但是应征的还是不断的来,我进门时就曾看到两个人败兴而返。

卜爱茜已停止打字,她坐在办以桌后面,左上侧抽屉半开着,我进门的时候她把抽屉推上。

“怎么?”我说:“中午时间看杂志也禁止呀!”

她用双眼看我,从头到脚的看我,慢慢拉开抽屉又开始看杂志,从我站立的地方可以看到那是一本电影杂志。

“请你通知我们老板。”我说:“007情报员等候报告。”

她从杂志中抬起头来;“柯太太外出用饭。”

“她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下午”我靠过她的桌子说:“如此说来我还有5分钟要等,你要和我聊聊还是看你的杂志?”。

“有什么值得聊的吗?”

我看着她的眼说:“没有。”

她的眼中瞬过一阵有趣的幽默感,“我也最讨厌有目的的聊天。”她说道:“抽屉里是电影杂志,我看过‘双城记’,看过‘飘’,现在只想轻松,你想聊什么?”

“我们从老板聊起。”我说:“她几点出去用餐。”

“11点。”

“12点回来,你的时间是12点到1点?”

“没错。”

我仔细看可以看到她比我初估要大几岁。我最初以为她不到30。现在看来应该已经出头。她注意皮肤及体型,但耳朵后面的竖条,额下的横线泄漏自然的奥秘。

“赫艾玛停车在黄线等着我。”我说:“要是柯太太回来的时间没准,最好我下去通知她。”

“她准时。”爱茜说:“前后差不了两分钟。她特别重视‘民以食为天’。她不会让我到时饿肚子。”

“我觉得她很有性格。”我真诚地说。

“性格没错。”她说。

“她怎么会吃私家侦探这行饭的。”

“她先生死了呀!”

“女人可以做的生意多得很呀!”我说。

“举个例子看,像什么?”她问。

“她可以做服装模特儿呀。”我建议着又接下去问:“你跟她多久了?”

“从她开业。”

“这又是多久?”

“3年。”

“她先生过世前你认识她吗?”

“我以前是她先生的秘书。”她说:“白莎介绍我去的,她……”

谈话被走廊上脚步声打断。磨砂玻璃门上出现人影。柯白莎神采选逸地走进来。“轮到你,爱茜。你走吧!”她说:“唐诺,什么事?”

“我要向你汇报。”

“进来。”她说。

她挤进办公室,两肩向后,胸部臀部在宽松套装内猛抖着。衣服也太薄了。当然室外天气太热。她倒不在乎。

“坐下来,”她说:“找到他了吗?”

“还没找她先生,见到了她哥哥。”

“还等什么?去找他呀。”

“是要去。”

“当然你要去,你算术好不好?”

“怎么讲?”我问。

“我收了7天的定金。不论你工作1天或7天,我收入150元。你今天找到他,我可以派你别的用处。算一算就懂了,快去找他呀!”

“我特地来向你报告。”

“我不要你报告,我要成效。”

“我也许要人帮忙。”

“帮什么?”

“我要跟踪一今女人,我已经知道韩莫根女朋友住什么地方。我要对她要狠,告诉她几件事。跟踪她去找韩莫根。”

“那还蘑菇什么?”

“我安排了一辆车,赫小姐将帮我开车。”

“就叫她开。另外还有件事,”她说:“你找到莫根立即通知仙蒂”

“这可能会影响传票送达。”我说。

她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没关系。付钱办法已有协定。”

“也许会把程序弄乱。那是一个少见的家庭,他带的哥哥强调韩莫根会有很多意见。”

“我们不管这些狗屁事,我们送达传票。”

“这我知道,我希望避免枝节。有没有什么证件可以证明我为你工作。”

她看着我想了一下,打开抽屉拿出一张印妥的卡。填上我的姓名,年龄及体型资料、签字、胶封,交给我。

“给支枪好吗?”我问。

“不好。”

“我也许需要保护。”我说。

“不好。”

“假如我需要保护。”我说。

“你自己保护自己。”

“有一支枪我自己有把握一点。”我说。

“你会保护过头的,你侦探小说着多了。”

我说:“你是老板。”走向门口。她说:“等一下,回来,既然你想为我工作,有些话我要给你说明白。”

我走回来。

“唐诺,我已经对你过去完全摸清楚了。”她用长辈样的语气说:“早上你看这些法律文件时自己泄了底。我看得出你有法律教育。你年轻,你出过问题,你不可能回法律界工作,我问你教育程度你又不敢说清楚。”

我尽量不使我的脸色有改变。

“唐诺,”她说:“我知道你的真名实姓,我也知道你出什么事。你因为违反职业道德被吊销律师执照。”

“我没有被吊销执照,我也没有违反职业道德。”

“律师公会期刊上这样刊登着。”

“他们看法不公平,我只不过嘴巴太多而已。”

“怎么回子事?”

“我与当事人讨论法律。”我说:“法律有漏洞,研究透澈后犯法只要方法对,就可以不受法律制裁。”

“这有什么稀罕,大家都知道。”她说。

“问题出在我不止讲这一些。”我坦白地说:“我告诉他知道了不做就没有用。我告诉他我研究出很多钻法律漏洞的新招。我知道怎么去用它。”

“讲下去。”她眼睛显出十分兴趣地说:“又怎么样。”

“我告诉他谋杀一个人也可以不受法律制裁。他不相信,我要给他打赌500元证明给他看。讲好第2天大家凑钱找证人,可惜当晚他被逮捕了。他是个小流氓,他把这件事一五一十抖给警察,说我会教他钻各种法律漏洞犯法,包括谋杀。他说为此要付我500钱。而且说假如真有可能他预备去做个职业凶手。”

“之后呢?”

“律师公会调查,停止发给我执照一年,他们以为我是法律界败类,我辩称这只是斗嘴和打赌。他们不相信。当然他们重视的是问题的另一面,他们不相信谋杀也有法律漏洞可以不受处分。”

“有这个可能吗?唐诺。”她问。

“有。”我说。

“你知道怎么做法?”她问。

“是,这就是我的缺点,我喜欢用脑筋想各种怪招。”

“你说你想出个方法,可以谋杀一个人,而法律对你没有办法?”

“是的”

“你是说有办法不被捉到?”

“我不是说这一类的方法。”我说:“必须要完全依我的方法一步一步地去做。”

“不会是找不到尸体这一类老方法吧。”

“那根本不是办法。”我说:“我是指法律漏洞,也是目前法律的缺点,我们真可以利用来逃避一件谋杀处罚的。”

“唐诺,告诉我。”

我笑着说:“你不记得吗?我做错过一次。”

“停业什么时候到期?”

“两个月之前。”

“那你为什么不去做律师?”她问。

“要很多钱弄一个办公室,家具,法律书、还要等客户。”我说。

“可以信用贷款呀。”她说。

“我现在没有信用。”

“可以找法律事务所为别人做事呀。”她建议。

“不可能。”

“这些法律教育你用来做什么呢?”她问。

“送达传票。”我说完立即向后转来到外间。爱茜已去吃饭。赫艾玛在车中等我。她说:“再不出来我向警察送媚眼也没有用了。”

“好孩子。”我奖励她:“现在去磐石公寓。我来对付侯雪莉。”

交通拥挤的大道上她必须转头看后望镜。每次转动她高领衬衫下露出那触目的紫痕,这是双手扼住脖子留下的。

我没有开口,我有太多问题要细想。车慢下来时已经到了磐石公寓。

“要看我的了。”我说。

“好运。”她微笑着说。

“用得着。”

我穿过马路,看着公寓门旁的名牌,按314‘侯寓’的铃。心里想着假如无人应门,别的老经验侦探要怎么办。就在有答案之前,开门声响起。候小姐在家。而且问也不问什么人来访,就开门请客了。

我闻声推门。经过一个短短走道来到自动电梯。我关上电梯门。按键上三楼。

我正要敲314房的门,一个穿蓝色丝质睡衣的女郎自动打开房门,同时说:“什么事?”

她是个金发碧睛型。但我估计金发是染出来的。30不到但接近,曲线从丝质睡衣里向我示威。她有点不耐又问:“有什么事?”

她的声音还是全身唯一比较不细腻的东西。

“让我进来。”

“为什么?”

“有话讲。”

“进来吧!”她说。

她正在为指甲美容。指甲油在沙发前小咖啡桌上。她坐回老地方,清闲舒服地坐着、拿起指甲刷。举起一手注目地审视自己的指甲,根本没有看我,嘴里说:“有话快讲。”

“我是个侦探。”我说。

这倒使她抬眼看我了。有一小段时间她眼中有不信任的表情,而后她开始笑了。看到我脸色不对她停止嘲笑说。“你是个侦探?”

我点点头。

“实在不太像。”她故作观察状以掩饰她突发的笑声:“你看起来像极了放学回家找妈妈的好孩子,我希望我刚才笑出来没有使你难过。”

“没关系,我很习惯。”

“你说你是侦探,有何指教?”

“我受雇于韩仙蒂,你该知道所为何来吧?”

她继续擦指甲油的工作双眼注视指端润或摇动着手腕从反射的光线中着指甲油的厚薄。她慢吞吞地问:“韩仙蒂和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能不小。”

“我不认识她。”她说。

“她是韩莫根的太太。”

“韩莫根又是谁?”

“你看不看报纸?”我问。

“看又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韩太太破坏力可能很大。尤其对你。”

“凭什么?”她问。

“凭你良心。”

她看我一眼又笑了:“我没有什么良心,早就没啦。”

“韩太太要是狠心的话可以把你拖进法院去。”我说。

“什么理由?”

“破坏家庭,你是她丈夫的外室。”

“证明起来很困难吧?要捉双呀。”她问。

“这不是我来的理由。”

“你来做说客,那就说吧,我就听你——一下子。”

“我只负责人家出钱叫我做的那一段。”

“那一段是什么?”

“把离婚案法院开庭传票,送达给韩莫根。”

“为什么送到这里来呢?”

“我认为你会告诉我他躲在那里。”

“我不会告诉你。”

“即使对你有很多好处?”

她的眼睛亮出兴趣;“多少好处?”

“那要着韩太太弄到多少好处而定。”

“谢了,我没兴趣,那雌货连1毛钱也拿不到。”

“她离婚条件可不简单。”

“离婚不是靠单方的条件,是要靠法庭判决。那雌货是娃娃脸的残人,她从结婚第一天就欺骗莫根。莫根有机会出庭只要讲出十分之一她的事——幄!天,还是你讲,我来听。”

“韩太太离婚是离定了。”我说:“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把你牵进去一起告,证据也足够,要不要牵进去靠你决定。”

“就这样,是吗?”她放下指甲油抬起眼皮。

“就这样简单。”

她叹口气说:“你看起来还老实,来杯酒?”

“不要,谢谢,工作的时候我不喝酒。”

“你现在是工作时间。”

“是的。”

“我替你难过。”她说。

“倒也不必。”

“请问她威胁我要做什么?”

“威胁?”我问。

“不是吗?”她反问。

“绝对不是,我只是告诉你事实。”

“很友善的,像多年好友一样。”她讽刺地说。

“的确是的。”

“听你的话,我要做什么?”她问。

“通知韩莫根我要向他送达传票,或者安排我送达给他的机会。”我说:“事实上他们离婚你也实惠,不是吗?”

“我不知道。”她思量着,面上的表情是忧心的。她说:“我也希望我能知道答案。”

我没答腔。

“我怎么安排能使你顺利地送达传票呢?”她问。

“你约会莫根,”我说:“你打ma6-9321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初出茅庐破大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