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出茅庐破大案》

第08章

作者:e·s·加德纳

计程车带我们到卫乐路,一路看着门牌,柯太太对驾驶说:“我们要去907号,但不要停车,慢慢地开过去让我们先观察一下”

驾驶没有意见,这种深夜车资是照例提升固定百分比的,顾客也一定有特别理由才在这个时间行动,再则越不与顾客辩论小帐也一定越多。

“唐诺,好好看看。”当计程车经过坐落在街角的907号时,白莎吩咐着。

我特别注意去车库的行道,自车库研究房子方向结构,说:“蛮像的。”

“不能确定?”

“不能。”

“相当冒险,但我们反正要试一试。”她说;“驾驶,转回头,停在前面街角那房子的对面。”

驾驶照做,“要我等候?”他问。

“对,要等。”她说。

我把门打开,她把车门拼命推得更直以便自己出来。门上的校链被推得吱吱叫,驾驶没说话看着我们跨过马路走向黑暗静寂的大房子。我摸索找到并按响门铃,铃虽然在门里,但深夜中听来特别清楚。

“由我来发言,还是由你发言。”我问。

“假如是这个地方,给我暗示一下,我来处理。”

“就这样决定,”我说:“假如是由我没见过的人来应门,我一定要进入客厅才能决定是不是这一家。”

“可以,告诉他们我病了,你急着借用电话找个医生.你见到那房子电话在哪里吗?”

“当然。”

“那一切没问题了,不要按太多次铃,我看够了。”

我听得到二楼有了声响,一扇窗推开一个男声说道:“什么人?”

我轻轻对白莎说:“像是头子。”

柯白莎说:“我来送一份紧急的消息。”

“门下面送进来。”

“不是那一类的消息。”

“你什么人?”

“你下来我就告诉你。”她说。

有一会儿那男人似乎不能决定,而后他把窗关上。灯亮了,是一条直线,显示窗帘布很厚.再一会儿楼梯上有脚步声传出。

“到我后面来,唐诺、”她吩咐“让我站前面。”

门厅灯亮起,我们都在光线之中,柯白莎直直地站在正门椭圆形玻璃窗之前,脚步声停止,我知道有人在那窗后向她探视。

大门打开一条缝,那男人说:“什么事?”

我转到前面来以便看清他的脸,正是头子,他穿着浅色质地甚好的睡衣、拖鞋、没穿外袍。

我说:“您好,头子。”

一时他愣在那里好像大祸临头似的,而后他胖嘟嘟草莓样的嘴chún横出了笑容。他说:“喔喔喔,是赖先生。我没想到那么快就见到你,我想到你找得回来,但那么快—这位朋友是谁?”

“柯白莎。”我说:“柯氏私家侦探社的头子。”

“难得难得难得。”头子说:“真是幸会,我正要向你请教,你—一你—一小姐还是太太?”

“太太,”她说:“柯太太白莎。”

“幸会幸会,”他鞠着躬:“你真幸福可以用到像赖一样又能干又勇敢,动作那么快的人帮你忙,我看他真行。观察力真强。请进,请进。”

他站过一旁让出路来,我犹豫着,柯太太像只船超过我前面直入客厅,我跟进,头子关门上闩:“赖,你还是找到路回来了?”

我点点头。

“我一定要告诉法莱,我会跟法莱讲,这完全是他的失策,使你找得回来,你肯不肯告诉我你怎么找回来的。”’

柯白莎说:“是的,让他以后告诉你。”

“好,好,我们不要伤感情,”头子说:“请你们随便坐,对不起,现在没有人给你们倒酒。”

他打开客厅的灯让我们进人坐下。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二楼楼梯头上向下说:“什么人哪?亲爱的。”

“下来吧,亲爱的,穿点东西下来,我们有两位贵宾。你也认识一位,我很希望你来见见他们。”

他向柯白莎微笑着说明:“我所有会议都请小美人参加,婚姻本是合伙生意,两个脑袋总比较一个管用,情况有变化时我先找小美人。”

楼上一扇门砰然关上,楼梯吱吱作响,我们听觉随了吱吱声下楼,突然静寂是因为软底拖鞋已站在客厅里的缘故,她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两眼注意着白莎。

她进来时我站了起来,头子没有。我说:“孔太太,您好,是孔太太没错吧?”

胖男人说:“孔不孔没关系,反正姓只是姓。对对,就是姓孔吧。这位是孔太太,我内人,这位是柯太太,我想你们两位会成为我们好朋友的。”

那又高又大的女人向下望着矮胖的女人:“柯太太,你好。”

柯太太说:“你好,我希望你不要太多礼,我喜欢随便一点。”

孔太太坐下,眼光是敏睿的,但带着份小心。

头子开口:“柯太太难得光临,有什么贵干?”

“钞票。”柯白莎说。

他的chún上又出现草莓式的微笑:“嗯,柯太太,简单明了,一语中的,我就喜欢这种做生意的方式,我平生最喜欢直接,不要兜圈子,是不是亲爱的?”

他问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并没有转向他太太。明显的他不期望他太太回答,他太太也并没回答他。

柯太太说:“我们可以谈谈条件。”

“不要误会。”胖男人说:“我不知道这位赖先生对你说了什么,但是他到这里来除了我们给他非常友善的接待以外。他……”

“放心,”柯太太说:“我们不要浪费时间讨论那件事,你修理他——对他说不定有好处,也是训练,你高兴可以再来一次,只是不要使他明天八点半上不了班。下了班他做什么,与我无关。”

头子笑出声来:“柯太太你真是有个性,爽快得可爱。真是好朋友,我们应该多认识认识,告诉我,你光临舍下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你要韩莫根的消息,我也许对你有帮助。”

“喔喔喔,你真好,柯太太。这一点我们会十分感激。尤其你肯那么早亲自来这里指教,当然时间因素十分重要,我们越早知道就越有利,柯太太你能告诉我们什么呢?”

柯太太说:“我们已经把传票送达给韩莫根了。”

“喔!你已经给他了。”

“当然,办妥了。”

“你看,”他说:“我一再强调赖唐诺已经完成任务,小美人也同意,你是在旅社里见到他的是吗?”

“唐诺,不要回答。”

“我没有呀!”我说。

头子转向他太太:“你看,亲爱的,合作无间,他们很有默契,叫我们跟他们做生意很有信心。”

她没有接话,头子又转向柯太太:“这样,柯太太,我也不知道怎么讲,你以为我们急着要莫根,事实并不完全如此,你有你开侦探社的看法,你以为如此而已。我们来协调一下,免得争论。我们只要和莫根说几句话,怎么样?”

“值多少钱?”

“这个——”那胖子抚摸着两层的下巴:“倒是一个很特别的生意。”

“也是一个很特别的情况呀。”白莎说。

“是的是的。真是的——唐诺那样快找回来我有一点失措,实在有点怪怪的,我已经想到各种避免他回来的方法。”

柯白莎说;“我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韩莫根,你不可能和他通话,这个消息对你值多少钱?”

微笑在肿脸上冻结,草莓嘴上面的眼色警觉,明显。

“你的意思他在狱中?”

“我说你不能和他通话。”

“他又喝酒了?”

“我说你不能和他通话。”

“你想要多少钱?”头子问。

“值多少就要多少。”“

“为什么不能和他通话?”

柯白莎说;“我不愿占你便宜,正经生意事先告知。”

“他不会是死了吧?”

“我不能告诉你他在哪里。”

胖子看他太太,她摇摇头,姿态表示什么不易知悉。

头子转回头向柯太太,他现在好像已轻松多了,“对不起,”他说:“这消息对我们一毛不值。真抱歉,我一直说你有很好潜力。对赖我也有信心,也许有一天我会惠顾你们侦探社,到时你们可能有表现机会。”

孔先生又转向他太太说;“亲爱的,你有什么想法,你看赖先生是不真是个能干的年轻人。

孔太太平静地说:“法莱不应该用大房车送他回去,赖看到了牌照号码。”

孔先生强调地摇头:“不可能,我叫法菜用我的大房车,特别叫他停车时要熄灯,送赖先生回家绝对确定他看不到时才开车灯。”

“赖就是看到牌照才找得回来。”孔太太平静确定地说。

头子用大拇指及食指捏着他下垂的下chún,“我希望这不是因为法莱的不小心。”他说:“我不想失去法莱,最不应该就是这样特种体力的人,往往低估体弱的人以为他们无能,是不是?亲爱的。”

“我们以后再和法莱算帐。”她说;“目前我们讨论雇用何太太及赖先生。”

“不要把我计算在内。”我说。

柯太太说:“不必顾虑唐诺,他替我工作,一切由我作主,你有没有个底价?”

“没有,一点也没有。”

他的语音缺乏决定性,因而白莎也不以此为意,她只是坐在那里等候,孔先生又向他太太瞥了一眼,把自己的下chún揪成一个怪模怪样的形态。“我对你坦白地说,柯太太。”他说;“依我们目前言来,时间十分宝贵,我们在争取时效,我们是需要一些情报,我觉得你可能有我们需要的情报,我们可以谈谈。”

“你谈,我听到。”

“这样不行,必须要交换情报才行。”

柯白莎说:“我不要你的任何情报,如果你要我的,就要花钱买。”

“是是,我了解。”孔说:“为了了解你知道多少,又对我们究竟有没有用,我们还是应该聊聊。’”

“那你聊呀!”柯白莎说,扭动着身躯在找比较舒服的坐姿。

孔说:“目前我不要韩莫根,我们要莫根情人的消息,我的弟兄疏漏了这一着,真是太坏了,我知道白京那边有一场热闹,我知道莫根和人见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和什么人,显然我们要找的女人登记莫太太,我的弟兄太注意莫根就没太注意那女人,被她溜掉了。”

孔先生停下来目的是希望柯太太讲话,她没有开口。

“我们非常有兴趣想得到他情人的一切资料。”孔说。

“要知道多少?愿付多少钱?”

“我们要知道她住哪里。”

“我可以帮忙。”柯白莎说。

“能不能面对面见到她。”

“可以。”

孔先生又瞥了他太太一眼,她保持石膏像一样无表情,得不到暗示,他向柯太太说:“这太好了,不过柯太太,我给你坦白的说,我们一向不赞成别派的人帮我们忙,主要是有人得了约定利益有时再想分一杯羹。我们不喜欢,我想赖先生会告诉你,欺骗我们对自己健康绝对有损。”

柯白莎说:“不必威胁我,我的健康情形非常好。”

“哈!哈!哈!”孔先生笑着说:“那很好,你健康情形良好,我也相信你健康良好,我满意你处理事情的乐观态度,我可能要雇用你的服务。”

白莎说:“等下离开这里时候我要去看韩仙蒂,假如你有足够的钱雇用我,我为你工作。假如韩仙蒂有足够的钱要我为她工作,我为她工作,我要选钱多的一方为他工作。”

“你是逼我出个价?”

“正是。”

“然后你再去问韩太太她出多少?”

“是的。”

“接受钱多的一方?”

“嗯。”

“这我不喜欢。”孔说;“我真的不喜欢,也不合伦理道德。”

“不要挂念我合不合伦理道德使你失眠。”白莎说:“我只是十分坦白而已。”

“是是,你非常坦白是没问题的。柯太太,你见到韩仙蒂会不会告诉她我们讨论的这一段呢?”

“不一定。”她说。

“怎么说?”

“要看韩仙蒂要我做什么及付多少钱。”

“我们不喜欢你说起这边的一切,这是暴露他人对你有信心时所讲的私情,这违反私家侦探职业道德。”

“不见得。”白莎反驳着说:“你不是我雇主,你没有请我来,是我自己找到这里的地址。”

“你使事情相当复杂化,柯太太。”孔说。

白莎长长叹口气:“我们说得太多,凑不到一块去。”

孔威廉说:“好,就算我对你建议很感兴趣,在我出价前我再要多知道一点,以免吃亏。”

“要知道什么?”

“我要知道你真能面对面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初出茅庐破大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