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杀人案》

第15章

作者:e·s·加德纳

佩里·梅森和德拉·斯特里特吃完了中国餐。

“要个杏仁蛋糕吗?”梅森问。

她摇摇头,说:“我喜欢更细软的米面饼,那种命运饼。”

“好,”梅森对她说,“我们最后再喝点茶,来点命运饼。给来一盘命运饼。”他对侍者说。

“你知道,”德拉·斯特里特说,“我有种强烈的预感。”

梅森点点头。“我们的工作得加快,”他说,“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

中国侍者端来一大壶茶。“最好的品种,”他说,“乌龙茶。”

他把洗干净的茶杯和一盘米面饼放在桌上。

梅森把盘子递给德拉·斯特里特,她拿了一个饼,掰开,拿出一个小字条读了一遍,微笑着,把它折起来,要往手提包里放。

“哎,等一下。”梅森说。

她摇了摇头。

“怎么了,德拉,”佩里·梅森说,“平时你什么事都不背着我的。”

“这一次我不得不这样做了。”

“为什么?”

“对不起,头儿,”她生气地说,“真没想到这么糟,要不我马上就会给你看,但是,现在就是不能给你。”

她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钱包,把折起来的写着字的纸条塞了进去。

德拉·斯特里特倒茶的时候,梅森掰开了一个饼。

“你的写着什么?”德拉问。

梅森突然折起纸条就往侧面口袋里装。

德拉·斯特里特大笑起来。“这回我可发现了,”她说,“你还没有看纸条上的字呢。”

梅森笑了笑,打开稻米面做的纸,读着上面的字,然后把它递给了对面的德拉·斯特里特。

纸条上写着:

去争取你的目标,要记住勇气是危险的唯一克星。“好了,”梅森说,“我想我们最好给德雷克的办公室打个电话,看看他们是否有什么新发现。”“头儿,无论如何,我……你不认为这些话是有含意的吗?”

梅森大笑起来。“当然没有,德拉。他们印了数以百计的字纸,把它们塞进饼里,饼蒸好了,你一掰开饼就发现了它们,我不知道有多少种命运,可能不只100种。”

“在你吃过的饼中是否发现过两个一模一样的?”

“你想一想,”梅森说,“我知道没有过,对。这种事我还没有仔细想过。”

“你相信命运吗?”

梅森说:“中国人这样做,他们把100个不同的字条,放进100个命运饼里,他们认为你捡出的那个就代表你的命运。这是算卦的人最常用的办法。有时,让你晃动筒子里的竹签,掉出来的那个就是你的。”

她说:“我有一种感觉,你的命运就是和写在纸条上一样。”

梅森大笑起来。“你真正想说的是,你希望你捡出的那个纸条上写的就是你的命运。”

她的脸变得通红通红的。

“噢,对不起。”梅森说着赶紧伸出手,把手放在她的手上。“我只是开玩笑,德拉,对我说的话别太认真……真的。”他补充说,“我想你太敏感了。”

“啊,没有。”她说,“你想让我给保罗·德雷克的办公室打电话吗?”

“坐着喝茶吧,”梅森说,“消消气,德拉,我给保罗·德雷克打电话。”

“我没有生气,我……我是……”

“是的,你的脸都红了。”梅森说。

她突然移开视线,说:“好吧,去给保罗·德雷克打电话吧,你有他的号码。”

梅森走到公共电话边,投进一个硬币,拨了德雷克办公室的号码。

当德雷克办公室的接线员接了电话后,梅森说:“我是佩里·梅森,不知道保罗·德雷克……”

“等一下,”那边的接线员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听见接线员在说:“德雷克先生,梅森先生给你来电话了。”德雷克兴奋地说:“太好了!你在哪里找到的他?”

“不是我找的,是他打来的电话,他……”

“喂,喂,佩里,佩里!”他兴奋地喊着。

“是我,保罗,怎么回事?我以为你睡着了呢。你发现什么了?”

“发现了很多。”德雷克说,“妈的,你的预感真准。你明天最好去参加比赛,把家庭财产都抵押上。”

“接着说,保罗,怎么回事?”

“b.f.巴恩威尔和海伦·凯德穆斯在内华达的一个小镇结的婚,没人作例行的检查。这个小地方几乎没有人想看,它在拉斯维加斯的东北方,通向伊利的路上。”

“好的,”梅森说,“给我说一下内幕,保罗。”

“手头有铅笔吗?”

“等一下,我去叫德拉·斯特里特。别挂电话。”

梅森把话筒放在一边,忽忙返回单间去叫德拉·斯特里特:“德拉,快拿铅笔和笔记本。”

德拉把刻花柚木椅子往后一推,向电话机方向跑去,打开手提包,匆忙拿出速记本,把手提包的一根提系挂在左手腕上,拿起话筒说:“接着讲,保罗。”

她用铅笔在速记本上飞快地写着,她写一串歪歪扭扭的符号,又写一个数字和一个人名。

“就这些?”她问,“好吧,老板想和你讲话。”

她离开电话,梅森拿起电话说:“保罗吗?”

“我已经把内幕告诉了德拉,佩里,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主要的事是,婚礼仪式举行后,治安官想知道所有的官方文件做完以后他要把它们送到什么地方去。他们沉默了一会,然后,这个女人说:‘送给b.f.巴恩威尔夫人。’她给了一个地址,这是位于加利福尼亚沙漠边缘的一个小镇。”

“就这些?”

“就这些。”

“德拉记下了详情?”

“是的,看在爱偷懒的份上,佩里,可别指望我往那里再跑……”

“我不会的,”梅森说,“保罗,我让你做别的事。”

“什么事?”德雷克用疲倦的声音问。

“去好好洗个热水澡,”梅森说,“最后再冲个冷水淋浴,钻进被窝,能睡多长就睡多长时间,因为当我叫醒你时,你就不得不工作了。”

德雷克疲倦地说:“这听起来像音乐一样美妙。在内华达有消息传来时,我就马上回家。开电梯的人说你们出去吃饭去了,我给你常去吃饭的餐馆全都打了电话。”

“对不起,”梅森说,“我想给你往办公室打电话来着,但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有消息了,我以为你睡着了呢。再见,保罗。”

梅森放下电话,抓着德拉·斯特里特的胳膊说:“快,德拉,我们上路。”

他跑到楼梯口的收款台,从钱夹里抽出一张10美元的钞票,扔在台上,对收银人说:“我们没时间算帐了,这是10美元,给那个侍者的小费……”

“必须得有侍者的账单。”收银人泰然自若地说。

梅森气愤地把自己的一张名片扔在桌子上,拿起10美元的钞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50美元的钞票,砰地放在了桌上。“好吧,你不相信我,我相信你。给那个侍者10美元小费,我明天或者后天还来,来取找的零钱,到那时……再见。”

梅森向着他停车的地点跑去。

“喂,德拉,”他说,“快走。”

他打开车门的锁,德拉·斯特里特猛地一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她从方向盘后的座位上伸过手,打开了司机座位旁的门。

梅森坐在方向盘前,发动起汽车,松开车闸,打开节流阀。

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德拉·斯特里特说:“你反对我开车!”

“这一次,”梅森对她说,“我们的确太匆忙了。”

“那么,我明白了。”德拉·斯特里特说。

他们在城市拥挤的马路上穿行着,挤上了快车道,很快车速的指针就指向了每小时70公里。

德拉·斯特里特瞥了佩里·梅森两眼,看到他虽然在拥挤的马路上驾车,但仍集中精力在思考,思考着如何行动。

20分钟后,他们冲出了拥挤的车流,视野开阔了,梅森把车速提到了每小时80公里。

“如果你被抓住怎么办?”德拉·斯特里特问。

“我怎么知道。”梅森说,“到时候再说。德拉,注意看着车后。”

“这个速度会追上以每小时65公里巡逻的交通警的车的。”她说。

“我们不得不这么干。我看着前面车的车牌,你帮我看着后边路上的车。”

三个小时后,梅森放慢了车速,看了一下一个十字路口的标志牌,然后向右拐去。

德拉·斯特里特说:“从这里看,7点钟人行道上就没人了。在晚上的这个时间你谁也找不到。”

“我就把他们叫起来。”梅森说。

德拉·斯特里特说:“就是这儿,这是个汽车旅馆,头儿,连个人影都没有。”

“我们把他们叫起来。”

梅森按了一下办公室的门铃,过了一会,一个男人揉着眼睛急匆匆地往门口走来。“对不起。”他说,“客满了。你没有看到‘没有空床’的标牌?你……”

梅森说:“这是5美元。”

“我告诉你客满了,我无法给你安排房间,除非……”

“我不想在这儿住,”梅森说,“我只想知道巴恩威尔夫人住在哪个小屋里。”

“巴什么夫人?她住在11号,但是,她睡觉了。”

“谢谢,”梅森说,“这钱拿去买瓶酒喝,很抱歉我们把你吵醒了。”

梅森和德拉·斯特里特快速地沿着一条水泥小路走着,路边院子里是一圈拉毛水泥墙面的小屋。

“这个就是我们要找的小屋。”梅森说。

他找门铃,但没有门铃。他试着开纱门,门是在里边闩着的。

梅森用指关节敲门。

一个女人用尖厉而警觉的声音说:“请问是谁?”

“有消息,”梅森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

“对不起,我得知道你是谁,我……”

“打开灯,”梅森说,“有消息,这消息与在内华达举行的一个婚礼的合法性有关。”

里面的灯“卡嗒”一声打开了。

“等一下。”这个女人说。

过了一会,外面的门开了。

一个裹着晨衣的年轻妇女的阴暗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门厅里。纱门还闩着。

“好的,怎么回事?”她问。

梅森右手拿着一支钢笔手电,他打开了开关,手电光穿过纱门,照在了女人的脸上。

她猛地往后一到退,严厉地说:“不许这样。”

梅森说:“我已经发现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了,凯德穆斯小姐。”

“我是巴恩威尔夫人。”

“我想和你谈谈这事。”

“嗯,我不想和你谈任何事情。”她厉声说,然后要关门。

“我想你会的,”梅森说,“如果你现在不和我谈,从现在起,再过两个小时,你就得和新闻记者谈。”

“新闻记者?”

“是的。”

“他们如何……他们如何能找到我?”

“通过我。”梅森说。

隔壁的小屋里传出了有力而生气的声音。“哎,安静点!去职业介绍所,或者找个喜欢社交的女人,别站在那里争论个没完,我要睡觉!”

梅森静静地站在纱门前等待着。

站在门厅里的那个女人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伸出一只手,打开了锁。

“进来吧。”她说,“请不要吵醒了孩子。”

梅森给德拉·斯特里特开着门,然后自己也随后走出了小屋。

梅森小心地关上屋门。

“你是谁?”这个女人问。

小屋既宽敞,又舒服。小小的起居室里家俱一应俱全,地板上铺着上好的地毯。他们看到卧室里有一个双人床和一个有栏杆的儿童小床。

梅森说:“我是佩里·梅森,律师;她是德拉·斯特里特,我的秘书。我把一切都给你说明白了吧,我是约瑟芬·凯姆波顿的一个律师。她被指控谋杀了本杰明·埃迪科斯,你的丈夫。”

这个女人紧闭双chún,充满敌意地坐着:“接着说。”

梅森说:“我与这个案子相联结纯粹是偶然的。我买了你的日记……”

“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日记?你要进行某种合法化的敲诈吗?你以为我会傻到什么东西都往里写……?”

“你记下了一些事,可是你并没意识到,”梅森说,“就是说,你以为别人不会发现你记的事。”

“比如说什么?”

“我到这儿来你想想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到这里来你有什么看法?”

“我不明白,我作了严密的防范。”

“我知道你这样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猩猩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