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杀人案》

第19章

作者:e·s·加德纳

梅森,德拉·斯特里特和保罗·德雷克一起坐在梅森的办公室里。

保罗·德雷克由于缺少睡眠,两眼通红,但仍然很有神采,他说:“天呀,佩里,你没有被杀死,真令人感到惊奇。”

梅森说:“如果我能绝对肯定的话,如果我事先就知道这一切的话,我就会去找特拉格上尉了,并把这一切告诉他。我还以为他已经搜查了这个地方,并且发现了那张大猩猩皮了呢。”

“当然,他们已筹划了好长时间了。”德雷克说。

“是筹划了好长时间。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本杰明·埃迪科斯已经发现了赫谢和内森·福朗贪污的事实——可以这么说,他已经给他们留下了很大的余地,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埃迪科斯试图用现金交易的方式来避税,而赫谢和福朗则从中狠狠地宰一刀。”

“当然,本杰明·埃迪科斯这种做生意的方式,其弊端就是你没有准确的帐目,你本人也说不清楚具体的数目。你随便拼凑帐目,因此没有书面记录,你在欺骗政府的同时,也欺骗了你自己。”

“你估计他们拿走了有多少。”

“赫谢供认说有300,000多美元,当然,这只是他们计划中的一小部分。显而易见,他们早就和赫曼取得了联系。如果他们能操纵这件事,在这种情况下,打乱本杰明的计划,赫曼就会从继承的财产中拿出一笔钱给他们。”

“仔细看看这件事,他们一直进行的相当顺利。他们制服了本杰明·埃迪科斯,弄断了他的腿筋,砍伤、打肿了他的脸,然后,把他捆起来,嘴里塞上东西。”

“这时,赫曼·巴恩威尔接管了一切,把自己装扮成本杰明·埃迪科斯,这样做很容易,因为他们的体形、肤色、长相很相似,非常具备兄弟的特征。”

“他们想找几个不认识本杰明·埃迪科斯的人作为公正的证人。由于脸上裹了绷带,赫谢和内森·福朗俩人又都把赫曼·巴恩威尔当成了本杰明·埃迪科斯,这样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就占了上风。”

“很明显,他们想把詹姆斯·埃特纳当作一个公正的证人,但是,碰巧我买了海伦·凯德穆斯的日记,又透露给了新闻记者,因此,我便介入其中了,他们觉得,利用我比利用詹姆斯·埃特纳更好。”

“因此,他们便制造了一个假象,即本杰明·埃迪科斯不相信内森·福朗,却完全相信莫提默·赫谢。他们当然也花了很长时间来练习伪造本杰明·埃迪科斯的笔迹。”

“当把一切都计划好后,赫谢和福朗就准备制造一个他们不在犯罪现场的铁证。因此,他们就不可能被牵连到谋杀案件中;赫曼·巴恩威尔装扮成本杰明,他让约瑟芬·凯姆波顿去那所房子。他找个借口,把她留下一会儿,去把笼子里的不会伤害人的大猩猩放出来。同时,迫使本杰明·埃迪科斯喝酒,一直喝到醉倒,失去了知觉为止。赫曼穿上那张精心制作的大猩猩的皮——唯一的难处就是,要做出一种自然的、稳定的表情,这样就会使约瑟芬·凯姆波顿认为她看到的是一只被催眠了的大猩猩。”

“他们把凯姆波顿夫人引诱进房间,她看到了这只大猩猩。看见它用刀刺失去了知觉的本杰明·埃迪科斯的身体。他们估计凯姆波顿夫人无法抵御盗走支票的诱惑,支票是精心伪造过的,支票的背书是伪造的。”

“当然,由于背书是伪造的,这张支票是换不成现金的,这笔钱还在遗产里面。谁继承遗产,也同样会继承支票上的那笔钱。”

“本杰明·埃迪科斯误认戒指和手表被偷走了,这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他们决定利用这件事,把它和遗嘱联系起来,这样就会使整件事情更加真实可靠。”

“他们没有利用所有的机会,有些对他们是不利的。其中一个就是,当我在那里时,西德尼·哈德威克来见他的委托人,而这个伪装成本杰明·埃迪科斯的人说他很烦躁不能见他——不能见他自己的律师,请注意,他可是见过了我的。而我不仅是一个陌生人,而且我处的位置完全是和他敌对的。”

德雷克说:“看来约瑟芬·凯姆波顿说的是实话。”

“除了那张支票外,都是实情,她想把支票藏起来。当然,赫谢、福朗和赫曼·巴恩威尔给了她拿支票的时间,不论她拥有了支票,还是想换成现金,都会被发现的。他们最乐意的是,她去取现金。如果她拿到了现金,那么,赫曼·巴恩威尔就会检查生意的往来,就会发现伪造的签名,而银行的记录则是把25,000美元支付给了约瑟芬·凯姆波顿,那么,他们就制住了她。”

“换句话说,如果大猩猩谋杀了本杰明·埃迪科斯的故事能蒙混过关,那很好,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但是,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约瑟芬·凯姆波顿就是杀人凶手;如果她自己不承认是凶手,一旦她把支票换成现金,他们就把她紧紧地控制住了。”

“是的,”德雷克说,“这是个异乎寻常的计划。但是,不管怎么样,当你了解了本杰明·埃迪科斯住处的古怪环境和他对动物作的心理实验后,你如何解释这件事呢,佩里?”

“他在澳大利亚杀了一个人,”梅森说,“有很多情况我们还要核实,但是,很明显,赫曼对我说的事,大部分还是真实的。本杰明·埃迪科斯,或者巴恩威尔的想法还是合理的,他可能感到自已被别人施行过催眠术,他可能做了件错事。”

“你是如何得到线索的?”德雷克问。

梅森说:“实际上,保罗,我早就感到有可疑之处。”

“这种感觉怎么有的?”

梅森说:“我去见本杰明·埃迪科斯,我见到了一个被介绍是本杰明·埃迪科斯的人,我无法看清他的脸。他戴着墨镜,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他的脸的大部分都被盖住了。事实上,我是在和赫曼而不是本杰明谈话。赫曼在这里呆了好长时间了,他在澳大利亚有个同谋,由他来答复哈德威克的电报。这是精心设计的圈套的一部分。赫曼真是个好演员,声音变得那么好。由于我从来没见过本杰明,那么,他们被发现的可能性就很小——不是百万分之一。但是,在一件事情上他们露了马脚。”

“什么事?”

梅森说:“就是在那个星期四的晚上,据说在前一天那只大猩猩袭击了本杰明。我瞥了一眼和我谈话的那个男人的面颊,发现刮得很干净。在法庭上,他们出示了一张本杰明的面部照片,我靠近了仔细的看了看照片,发现脸上的伤口很深。”

“我感到这张照片很不对劲,我知道那里有点不对头,但是,我说不出来,反正和我看到的裹着绷带的脸是不同的。”

“那脸上的伤口太深、太痛了,根本就不可能刮脸,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事实上,他没有刮脸。然而,我看到的却是在受伤34小时后却刮得干干净净的脸。”

“这是毋庸置疑的,绷带当然盖住了皮肤,但是,当他讲话时,绷带就会轻轻移动;如果绷带下的皮肤没有刮过,那么胡子就会露出来。”

“那又怎么样呢?”德拉·斯特里特问。

“幸运的是,”梅森说,“那个所谓的亲笔遗嘱证明了是伪造的,赫谢很容易地供出了对同犯不利的证据。那么,哈德威克准备的那个遗嘱是有效的。然而,这个遗嘱中的某一条款哈德威克不想告诉我们,这个条款是说要把大部分的财产留给海伦·凯德穆斯。哈德威克坚持让本杰明·埃迪科斯立一个新遗嘱,因为,他认为海伦·凯德穆斯已死了。然而,本杰明一点也不想修改遗嘱,因为他知道海伦·凯德穆斯活得很好。而且,他让她对他要发生的任何事都有所准备。”

“因此,这就出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律师坚持让他的委托人修改遗嘱,因为主要的受益人已经死了;而委托人知道她没有死,就和律师磨时间。总之,当哈德威克提出,由于出现了某种复杂的情况,坚持让本杰明立一个新遗嘱时,我就推测到了当时的真实情况了。”

“但是,他娶了海伦·凯德穆斯不就犯了重婚罪了吗?”德雷克问。

“如果他的第一个妻子还活着的话,是这样的,可是,不知怎么地我认为她死了。赫谢说,已经有18个月了没人得到有关她的消息,这以前她总是每隔四五个月就向埃迪科斯要一次钱。”

“他们为什么用这一点来攻击你?”德雷克问。

“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我起了疑心。他们知道约瑟芬·凯姆波顿把谋杀的事全告诉我了,他们感觉到我怀疑其中有问题。”

“到今天下午法庭休庭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同我谈过话的那个男人的刮光了的面颊的意义了,我渐渐地明白了真相。在去斯通亨格的路上,我知道一切将真相大白。”

“我知道他们想干掉我,如果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杀死我的话,德拉·斯特里特会真切地看到一只奇特的、狰狞的大猩猩,她去报警,警察会相信是那只大猩猩干的,因为这证实了约瑟芬·凯姆波顿的话。”

“因此,我知道他们会让德拉·斯特里特看到这只大猩猩的。如果她那时跑去报警,他们会让她去的,这就使我得想办法对付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如果有三个人的话,我可能就没机会了。但是,只有两个人——赫曼和赫谢。当然,赫曼披着大猩猩的皮、样子非常可怕,但他实际上是个弱敌,猩猩皮、笨拙的脑袋和所有的垫料的重量,使他只能挥舞着刀子,一点一点地往前移,仅此而已。”“因此,我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赫曼安排好了。就去私人酒吧去准备饮料。他穿上大猩猩的皮,在门口站了足够长的时间,以使德拉·斯特里特能看见他。然后,他消失了,又开了几枪。然后,披着猩猩皮,拿着刀出现在门廊里。”

“在一般情况下,一个人面对着这可怕的景象一定会吓瘫了的,我应该转身就跑。那么,那个老好人赫谢就假装帮助我,把一切搅乱,这样,大猩猩就有机会靠近我。”

“到德拉·斯特里特带着警察到达时,他们就会看到两个浑身颤抖不止的人,他们都会发誓说他们看见了一只大猩猩,穿过草地逃跑了,那只大猩猩杀了我。他们一齐向大猩猩开枪,大猩猩可能受伤了……或者,如果他们需要的话,赫谢会向我开枪,他会说他向大猩猩瞄准,却不幸打死了我。”

“你抓住了机会。”德雷克说。

“抓住了一些机会。”梅森承认说,“我已下定了决心,如果要最后摊牌,我就告诉他们,一切都完了,德拉知道一切秘密,她去报警了。”

德雷克说:“即使这样,也够紧张的。”

“可能吧,”梅森说,“这是我唯一能使他们出手的办法,这样,我才能得到绝对的证据。”

“我想我最好和海伦·凯德穆斯联系一下,让她知道目前的状况……顺便说一句,德拉,你还记得我在我们吃饭的中餐馆留下了一张钞票,并对收银员说我会回来取零钱的这件事吗?”

她点点头。

“我去取零钱时,那人把你的钱包给我了,可能是你从挎包里取笔记本时掉出来的。”

德拉·斯特里特突然脸红了。

“你怎么了?”梅森问

“里面的命运箴言。”

梅森摇了摇头。“你肯定把它放在别的地方了,德拉,这里面没有纸条。”

“是的。”她深感安慰地说。

“好吧,”梅森说,“你招待一下保罗·德雷克,德拉,把那瓶威士忌拿出来,我们干了它。我去给海伦·凯德穆斯打个电话,我们至少可以让她安心一点。”

梅森走到办公室的外间,边打电话,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稻草纸条,这是那个中国人在给他德拉·斯特里特钱包时,和那个命运饼一齐给他的。

纸条上精美地印着:

“如果你嫁给他,你就会非常幸福,并且会给他生一个

男孩,而这个男孩长得非常像他的父亲。”

梅森犹豫了一下,然后打开他的钱包,把纸条折起来塞到了钱包的最里边,把钱包装进了口袋。打给海伦·凯德穆斯的电话通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大猩猩杀人案》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e·s·加德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e·s·加德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