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杀人案》

第06章

作者:e·s·加德纳

德拉·斯特里特说:“我们10点钟的约会到了,头儿。”

梅森从他桌上的文件抬起头,“凯姆波顿夫人?”

“是的,约瑟芬·凯姆波顿夫人和他的律师詹姆斯·埃特纳。”

“你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德拉?”

“凯姆波顿夫人有点摸不清楚,她很瘦,大约50岁的光景,还有,脸上毫无表情,这使人感到生活对她来说一点也不快活,她得达观地调整一下自己以适应生活。”

“埃特纳呢?”

“他是一个有活力的年轻律师,他称赞你,并且非常坦率地承认,能认识你是他生活中的一大幸事。”

“好,让他们进来,”梅森说,“看看他们说些什么。”

德拉·斯特里特去了办公室的外间,带着访问者进来了。

詹姆斯·埃特纳大约有30岁左右,他急忙走向前,握住梅森的手:“梅森先生,我先不说这对我有多大的意义,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认为你昨晚做的事是最了不起的、最好的事之一。自从我和你谈话起,我就发现了这一点。”

“啊,能给你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我很高兴。”梅森说:“我想这位是凯姆波顿夫人了。”

凯姆波顿夫人笑了笑,很疲劳、很忍耐的样子。她伸出一只手说:“你好,梅森先生。”

“你知道以后的事吗?”埃特纳热情地滔滔不绝地说:“你刚刚挂上电话,哈德威克就打过了,他对我说这个点打电话很抱歉,但是,第二天早上他很忙,他认为他掌握的情况很重要,这直接关系到我的利益。”

“的确是。”梅森说。

“是的,他出5000美元来了结这个案子,是5000美元呀。”

“你接受了吗?”考虑到埃特纳的委托人在场,梅森单调地问。

“我不太傻了吗?”埃特纳说,“昨天下午如果他保证不再写信指责我的客户不诚实,我会了结这个案子的。但是,昨天晚上我知道了情况,我是不会接受他们出的这数的,除非他们给5 0美元。”

“好家伙!”梅森说,“以后呢?”

“啊,然后电话里就是一阵嗯嗯呃呃,他又把钱提高到7500美元。”

“你怎么做的?”

“我拒绝了。”

“然后呢?”

“然后,他让我坦率地说是否接到你打的电话了。”

“你给他说了些什么?”

“我对他讲了实话,我对他说,是的,我接到了梅森先生的电话,梅森先生承诺如果他发现什么与本案有关系,他都会告诉我。他也的确发现了一些与本案有关的情况,并且告诉了我。”

“那么,以后呢?”

“哈德威克说:‘很好,我认为梅森先生并没有掌握什么与本案有关的材料。我清楚地告诉你,我认为本案根本与他无关。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由于他已经介入了此案,我的委托人要求公平,我给你2 美元,这是我们的最高价了,也是全部的数目。然而,我还得面对现实,通讯的确是一种权利。’”

“你怎么做的呢?”梅森问道。

“我认真地考虑了这个数目,”埃特纳说,“我告诉他说我们接受了。”

“干得好!”梅森说,“我认为哈德威克可能告诉你的是实情,这可能是他们能出的最高价。”

“我也是这样想的。当然,还涉及到许多法律问题,如信仰问题、预谋或非预谋、通讯权等等问题。”

“但是,正如你昨晚所说的,当你把一切都抖落出来,”梅森说,“一个金钱滚滚而来的百万富翁为了满足他的癖好和对他的起诉而迫害一个勤奋工作的女人……你知道,陪审团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我完全明白,哈德威克更明白。我想我能得到陪审团的宽宏的裁决。但是,这可以放一边去,因为开庭只是一个假设……啊,约瑟芬,2 美元我们已经很满足了,不是吗?”

凯姆波顿夫人又忍耐地疲倦地笑了笑,但是她是看着佩里·梅森而不是她的律师说:“非常,非常满意。”

“我想让你知道,”埃特纳说,“我收了约瑟芬5000美元的费用,她得了15000美元。”

“很好。”梅森说。

“在这15000美元中我想拿出一些来给你,”凯姆波顿夫人说,“我觉得我该给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梅森先生……”

梅森摇了摇头。

“但是,为了这个案子你花费很多心血,你苦读了那些日记,作出了分析……”

“不,请坐下,”梅森对她说,“大家随便点,轻松些。你们俩无论谁的我一分钱都不要,我很高兴你们能妥善地处理好这件事。我同意埃特纳的看法,尽管你们可能会从陪审团那儿得到更多的补偿,但是,一旦把埃迪科斯带上法庭,他就会把官司一直打下去,一直打到最高法院为止。总之,最令他烦恼的不是别的而是报纸上的嘲弄,说一个富有的人通过各种手段阻止一个劳动妇女去取得谋生的工作。”

“我也是这样想的。”埃特纳说。

“现在,”梅森说,“你可以为我做点事,凯姆波顿夫人。”

“任何事情都行。”

“我想知道有关海伦·凯德穆斯的一些事。”

“噢,她是一个小……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接着说,尽量地说。我的感觉是她有点特别,是吗?”

“她犯过几次心脏病,我知道。”

“你在那里和她一起工作了多长时间?”

“我想大概有两年左右。”

“她失踪后非常短的时间,你的雇主就解雇了你,对吗?”

“失踪后两天。”

“雇主解雇你是否与海伦·凯德穆斯或她的失踪有关?”

凯姆波顿夫人摇了摇头。“他因偷窃而解雇我。”

“回想一下,”梅森说,“让我们努力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不管怎么说,这非常巧合……”

“不是。”她说,“埃迪科斯被海伦弄得心烦意乱,我想他喜欢海伦,我想……”

“等一下,”梅森说,“你说他喜欢海伦,你认为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啊……我不知道,这是雇佣者和被雇佣者的关系,是最高的友谊,我认为本杰明·埃迪科斯是一个情感型的人。”

“好的,让我们先谈一下海伦。”

“海伦非常具有装饰性,这点她自己知道。她对自己的身材非常非常自豪,她喜欢照像,喜欢在镜子里孤芳自赏,我知道,她房间里有一面一人多高的镜子,有好几次我看到她……嗯,她对自己的身材非常感兴趣。”

“说说镜子怎么样?”梅森说。

“她站在镜子前,整天照。”

“你怎么知道的?”

“我开开门,走进去,她就会在镜子前。”

“你是说她喜欢衣服,她照镜子,看穿衣服的式样?”

凯姆波顿夫人笑了一下:“她穿的衣服都加起来也不过一张邮票那么大。”

“是躶体?”梅森问。

“不是躶体,穿着浴衣。她喜欢用二三块布往身上一围,就成了一件漂亮可爱的浴衣。当然了,游泳的时候穿不住,也不那么经久耐穿。”

“在游艇上她这样穿着吗?”

“有时是。”

“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不是,只有她认识的人。她不是……我还是这样说吧,海伦一点也不会谦虚,她属于性格直率的那种姑娘。我知道阳光灿烂的日子她喜欢出去,她的肤色非常漂亮,她爱把自己晒成古铜色。”

“她的浴衣是从哪儿来的?”梅森问。

“这是最令她烦恼的事情,她身体上有白色的条纹。不,梅森先生,在屋顶上她有晒太阳的地方,她想让肤色均匀。我想她对她的棕褐色皮肤比她的……她的曲线更骄傲。她的曲线很美,恰到好处。”

“像这样的一个姑娘会自杀不是太不符合情理了吗?”

“是的,非常不符合。”

“她自杀的时候你在哪儿?”

“我在游艇上。”

“就在那条游艇上?”

“是的。”

“这我想了解些情况,你能告诉我吗?”

“我尽力吧。埃迪科斯先生想去卡特琳娜岛,他几乎每次都带着海伦一起去旅行,也常带我去。”

“你不在的时候,谁照顾那座房子呢?”

“我们还有许多仆人,他们白天来。我负责监督和全面工作,我也负责监督游艇上的事务,相信我,这只是一项工作,梅森先生。你可以让世界上所有的水手外表上干干净净,但是内务,把睡舱收拾整齐,清洁烟灰,把航行后他们弄得乱七八糟的大房间整理好,他们无论如何是干不好的。到处都是雪茄和香烟蒂、眼镜、空威士忌酒瓶,简直就是一团糟。”

“还有别人给你帮忙吗?”

“没有,这些我都得亲自干。当然,你知道,即使是一只大游艇多多少少也是有点拥挤的,无法带许多服务人员,尤其是女仆人。因为男人可以在前舱里挤一下,女人就不同了,我们得有自己的房间。”

“好的,咱们还是回头说一下那天发生的事好吗?”

“埃迪科斯先生想去卡特琳娜岛,他打了电话,并让游艇作好准备,他希望我们下午2点能出发。但是,忽然因为有重要业务,他推迟了时间,直到5点钟才出发。恰巧这时,海上突然起了风暴,并有通知要小船因风暴不要出海,但是,埃迪科斯先生还是命令开船了。”

“那么,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噢,风暴非常大,我们只好顶风停下,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到达卡特琳娜岛。”

“你是怎样去乘游艇的?坐汽车去的?”

“是的。”

“和埃迪科斯先生一起去的?”

“是的。”

“海伦也和他一起?”

“没有,我记不清楚了。她大概早走了一个小时,她开赛车走的。因为突然有一些业务上的事,埃迪科斯先生给她口授了一些材料,我想肯定是一些合同或者机密的信件。”

“接着说。”

“好的,她先去了游艇,埃迪科斯先生留下来再找一些材料,然后,他和我一起走的。”

“还有其他客人吗?”

“没有。只有水手、海伦和我,我们要见的人在卡特琳娜岛。”

“你最后见到海伦是什么时间?”

“那天下午……等一下,我没有见到她。在上船的路上,埃迪科斯先生决定对他让她打印信件或合同或什么文件进行修改,我们一上了游艇,他直接就进了她的睡舱,他在那里口述了……噢,我不知道,我猜想有半个小时。”

“你怎么知道他在口述?”

“啊,我能听到他的声音,海伦的睡舱在我的隔壁,我们共用一个洗手间。我记得我去洗漱的时候,我听到埃迪科斯先生在口述。很明显,他不能靠速写,得直接口述给打字员,我听见了他口述的声和海伦敲击键盘的声音。

“码头有内、外两个港口,我们出发了,但暴风雨太大了,因此,埃迪科斯先生让游艇进了外面的那个港口,我们等待着风平浪静,可是风暴总也不减弱。

“埃迪科斯先生给他在卡特琳娜岛的朋友打电话,他们在那里的时间是有限的。埃迪科斯先生的游艇是一艘可以环行全球的航海大游艇,因此,他决定出港,以中速行驶。”

“他口述了多长时间?”

“我想一直到暴风雨大了海伦无法打字为止,天气太糟了。”

“出港后你听见他口述了吗?”

“啊,是的。”

“多长时间?”

“我说不出来,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水手’,我睡觉了。”

“你睡着了?”梅森问。

“是的,我吃了点葯,当暴风雨变得更加剧烈时,葯物很快发生了作用,我沉沉地睡着了,我……”

“那天晚上你没有吃晚饭吗?”

“晚饭?天呀!没吃!我感到有些不舒服,就吃了葯,然后睡着了。我想,大约半夜时我醒了,天气更坏了,我又吃了点葯,睡着了。大约第二天早上7点钟,我才醒来,发现外面已经风平浪静了。那时,我们到达了海岛。”

“后来呢?”

“嗯,不久我们发现海伦不见了,埃迪科斯先生到了海伦的睡舱,我想你知道就是休息的地方,发现她的床根本就没睡过。”

“她可能从船舷上被冲走了?”梅森问。

“是的,可能。”

“她可能站在外面的甲板上?”

“可能。但是,那时正下着暴风雨,我们出发时,天气糟透了,我在自己的舱里,后来又和几个水手聊了聊天。我想海浪冲上了甲板,我们通过海峡时,天气更加恶劣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猩猩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